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风芷瑶垂眸看到令狐梓澈绯红的脸色,唇角轻轻上扬。

    “梓澈哥哥,想不到你也喜欢看《春宫秘技》?”风芷瑶微笑着戏谑道。

    “厄……”令狐梓澈慌慌张张的将一叠书籍放好,将《春宫秘技》放在最里边,俊脸涨的通红,可见他第一次遇到这种尴尬之事。

    风芷瑶暗想,原来令狐梓澈也很闷骚的。

    “梓澈哥哥,能不能问你个问题?”风芷瑶看着他的眸底闪过一丝兴味。

    “什么问题?”令狐梓澈一双桃花眼呆愣的瞅着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不晓得这小丫头又要问他什么问题了?

    “梓澈哥哥,这上面的恩爱姿势,你试过哪一种?”风芷瑶饶有兴致的问道,一点也不觉得这问题有多羞涩,她厚脸皮的程度堪比古城墙!

    令狐梓澈打从娘胎里出来,第一次碰到问话这么直接的女人!

    竟然这么问他!他的唇角猛抽!他觉得自己要风中凌乱了!

    “我……我……你小丫头一个,不准问!”令狐梓澈要不是看在她是他的好友温行远的未婚妻的份上,他当真有砍了她的冲动!

    “什么小丫头!我都已经及笄了!哎,算了,八成,你还是童男身吧!”风芷瑶小声嘀咕了一声。

    本来灿烂的桃花眼之中倏然变得阴沉一片,吼道,“我就是童男身,怎么着了?”

    “不就是随意聊聊吗?做什么对人家那么凶?”风芷瑶小嘴一扁,颇为委屈的说道,清眸氤氲,似要掉泪似的。

    “对不起……”令狐梓澈心想,他是凶了点,于是他蹙眉道歉了。

    “童男了不起啊!还非得用吼的!”风芷瑶见他道歉,心情好了点,可是还有点生气,于是她得理不饶人的娇斥道。

    “好了,你别生气了,这样吧,这里有一瓶润发膏送你,可以用了之后让你的长发更乌黑更发亮!”令狐梓澈觉得自己理亏,于是他眨了眨桃花眼,扬手从旁边的一个药箱里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绘着兰花的白玉瓷瓶来。

    “谢了!”不要白不要!风芷瑶顿时笑着接了过来。

    令狐梓澈看到她眸中闪烁着的光辉,犹如漆黑夜幕中水钻般的星河。他心道,她倒是一个纯真美好的女子!

    “这么痴痴的看着我做什么?”风芷瑶发现令狐梓澈在看自己,于是她莞尔一笑,清水芙蓉般的娇容,回眸一笑百媚生。

    一时间,令狐梓澈微微愣了下,甚至连呼吸都停了几秒。

    这样温柔含笑的风芷瑶让他恍了神,甚至连呼吸都停了几秒。

    “喂,梓澈哥哥——”风芷瑶看他像是被孙悟空的定身法给定住了似的,于是伸出如葱玉般的芊芊玉指在他眼前晃了晃,晶莹剔透的眸子在倾斜而入的阳光的反衬下,闪耀着迷人的光芒。

    近在咫尺的娇艳红唇,宛如诱人的被剥了壳的荔枝果肉,惹人心醉。

    令狐梓澈闻到鼻尖来自她馥郁的撩人体香,蓦然回过神来。

    看到眼前动人的红唇,好不容易恢复正常颜色的俊脸再次奇怪的飞上两朵红云,剧烈跳动的心脏,仿佛下一秒会跳出胸膛似的,他闭上眼睛,不敢去看,不敢去想!

    “怎么了?难道是你眼睛不舒服吗?梓澈哥哥,你告诉我,这么多药瓶之中哪一瓶是治眼病的?”风芷瑶以为他眼睛不舒服,见他突然间闭眼,还眉头蹙起,状似痛苦,才会那么认为的。

    果然这小妮子有把圣人逼疯的潜力!

    这不,令狐梓澈连忙睁开眼睛,看她已经在翻找哪一瓶药了,连忙伸手去抓住她的小手,不许她乱翻。

    只是这手握着好柔软的感觉,他的脸色更不自在了。

    “梓澈哥哥,你抓着我的手做什么?咦,你眼睛不疼了吗?”哎,真是奇怪,沈清涵怎么还不回来?

    “哦——”令狐梓澈也发觉自己太唐突佳人了,更何况眼前的女子还是好友温行远的未婚妻,所以他懊恼的咬唇,暗道,他刚才怎么恍神了!

    正想松开手的当口,沈清涵已经如离弦的羽箭一样冲到了令狐梓澈和风芷瑶的跟前。

    “你乘着我不在,竟然勾引我的大师兄!”接着沈清涵不问青红皂白,啪的揍了风芷瑶一个耳光。

    风芷瑶只觉得自己很冤枉!

    靠,她在美男面前打她!那她哭给美男看,让美男心疼,让她气死!

    “呜呜,梓澈哥哥,你这个小师妹怎么是条乱吠的母狗啊,呜呜,梓澈哥哥,我的脸好疼。”行,一巴掌换美男怜香惜玉也不错,不过,她美兮总是要秋后算账的。

    风芷瑶抬手摸着小脸,眼眶里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掉了下来,楚楚可怜的让令狐梓澈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小师妹,我和她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莫要冤枉好人!”令狐梓澈火冒三丈的冲着沈清涵怒吼道。

    “大师兄,你竟然为了这个不要脸的女子这么对我,之前我是相信你和她没什么!可是你刚才还握着她的小手了,我——我都看见了!大师兄,你怎么可以只喜欢她,不喜欢我?呜呜——”沈清涵气得哭了起来。那个坏女人骗她,这回还骂她是母狗!

    气死她了!她真想化身变成狂犬咬死这只狐狸精!

    门外的宗政少卿看不下去了。

    “小师妹,你没有证据,莫要毁人姑娘清白!”宗政少卿拧眉,心里为小师妹如此在乎大师兄,而心里黯然。

    “三师兄,这是我和大师兄之间的事情,不用你管!”沈清涵回头冲着宗政少卿娇怒道。

    “呜呜,梓澈哥哥……”风芷瑶敏锐的捕捉到令狐梓澈眸底的一丝不耐烦,便知道令狐梓澈开始讨厌起沈清涵了。

    于是她决定再接再厉,“梓澈哥哥,我的脸好痒,是不是你小师妹的手上有什么脏东西啊,才打的人家如此发痒?”

    于是她还真的作势了下,扬手在自己的脸上猛抓了两把。

    被打的一边脸上赫然出现黄豆大小的小孢。

    “沈清涵——你给她下了什么毒物?”这不是要人家毁容吗?令狐梓澈抬眸看向风芷瑶的左边脸颊,桃花眼里阴云密布。

    “我……我……我……大师兄……这跟我无关啊!一定是她自身的皮肤有问题!我可没有给她下药!”沈清涵也愣了一下,她虽然很想给她下药,但是还没有来的及实施,她的脸就这样了!

    “梓澈哥哥,我的脸变成这样的话,行远她肯定不要我了!你知道的,昨天听说他在碧兰节盛宴上带走了一个女子,还说是他的心上人,这下子,我的脸变的这么丑,他肯定不要我了!呜呜呜——”风芷瑶唱作俱佳的哭着扑进了令狐梓澈的怀里,把在场的三人雷的里焦外嫩。

    就长几个小痘痘就被她夸张成毁容了!

    令狐梓澈的脸上挂满了黑线,不过抱着如此软玉温香,他的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扬。

    宗政少卿想起碧兰节上的一幕,更是觉得自己这个小师妹太过刁蛮任性了。

    沈清涵没有想到,被大师兄第一个抱在怀里的女人竟然会是她!而不是自己这个痴痴爱着他的小师妹!

    沈清涵只觉得自己的眼睛似被什么蒙住了一般,模糊,潮湿……那个本该是属于她的怀抱,却讽刺的变成了别人的怀抱,她的心底涌起了寒冷刺骨的痛。

    一丝蚀骨的痛楚撕裂心底唯一痴缠的情感,就这么,生生的被撕裂了。

    从心底窜起丝丝的寒意,一圈圈的包裹了她的全身。

    大师兄的眸底突然对那女子涌现的一丝柔情似一把钝刀一般,一下一下割着她的心,很痛,很痛……她踉跄了一步,差点摔倒,幸好宗政少卿接住了她沉下去的身子。

    “三师弟,你带小师妹离开这儿,我要帮她恢复容颜。”令狐梓澈看到沈清涵脸上的泪痕,虽然有点心疼,但是想着有句话叫做长痛不如短痛,让沈清涵对自己死心才好,而且三师弟似乎对她有意,如果她和三师弟在一起,也是一件妙事!

    风芷瑶伏在令狐梓澈的胸膛前,小肩膀还一抖一抖,其实不是哭的,心道,沈清涵,我本无意对付你,是你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甩我一巴掌的,这只是秋后算账的第一步!

    “不,我不走!”沈清涵觉得自己很冤枉,她根本就没有给风芷瑶下毒,他们怎么可以不相信他们朝夕相处的小师妹,怎么可以去相信一个外人呢!

    “小师妹,我们走吧。”宗政少卿想要将她打横抱起。

    “不,你别碰我!”沈清涵忽然似想明白了什么,一定是大师兄在把自己让给喜欢自己的三师兄!一定是这样的。

    “小师妹,大师兄生气着呢,我们先出去吧。”宗政少卿也是好心劝她。

    谁料沈清涵小脸一板,冷道,“三师兄,我一直把你当兄长看待,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什么心思了,真的,我心里喜欢的人一直是大师兄!拜托你了,三师兄,你别追着我了!”

    宗政少卿没有想到自己一直疼宠有加的小师妹竟然在人前这么的拒绝自己,还拒绝的那般决绝!

    不,他喜欢了她那么多年,如何说放弃就可以放弃的!

    “小师妹,我知道你喜欢大师兄,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宗政少卿说完,眼角滴下一颗清泪,便自己一个人先走出了门去。

    好痴心的男人!

    风芷瑶想起了对自己的痴情的夜未央,是以,她连忙红着小脸,推开了令狐梓澈。

    令狐梓澈愣了一下,手上一阵落空,眸底顿觉失落!

    “小师妹,三师弟对你情深意重,你如何把他气走了?”令狐梓澈撩起火红的袍角,优雅的落座,口气责备道。

    “是啊,他对我情深意重,那你呢?大师兄?你可有看到我对你的情深意重!”沈清涵那尖尖的银甲差点嵌入掌心也不自知,只因心里的痛超过了肉ti的痛。

    “清涵,你不去找三师弟,我去找!”令狐梓澈见这么对峙下去不是办法,于是他红影一闪,快速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风芷瑶一想机会来了。连忙快速移步到沈清涵跟前,出手甩了她十个耳光!

    “你——刚才一定是你自己毁了你自己的容!”沈清涵怒极,想要还手揍她,却被风芷瑶给拽住了手,且力大无穷!

    也是这时候,沈清涵这才想通,她真是愚蠢,居然被她给暗算了。

    “没错!那又如何?我敢和你打赌,你大师兄这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你!你永远都没有机会了!”风芷瑶抬手一抚,双颊都是小孢状的痘痘,心道!苦肉计还是很实用的!

    没错,她就是坏,但是“夜煞”的女人哪个不坏!更何况她是“夜煞”四美之一!所谓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她坏的有理,坏的美男为她神魂颠倒!哇咔咔!

    “不,你这个坏女人,我要和你拼了!”沈清涵既然是在药王谷长大,自然也会武功。

    风芷瑶冷冷一笑,“拼什么拼?你拿什么和我拼?你知道不知道你那大师兄刚刚握着我的手,对我说了些什么吗?”

    “难道大师兄想要娶你为妻?”沈清涵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的眸子暗淡,更是如泄了气的皮球似的。

    “你说呢?你不也看见了,刚才你大师兄还抱住我不放呢?”论嘴上功夫,风芷瑶不会输给她,此刻她把事实抹黑了,任沈清涵去胡思乱想。

    “不,不会的,他和你认识没有多久,我不信!对,一定是你这个妖女在勾引我的大师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大师兄就会只喜欢她一个了!

    沈清涵这么一想,觉得对极了,她向着风芷瑶甩出一根蜿蜒如蛇的九节鞭来。

    靠,她的杀气好重!

    风芷瑶搬来红木椅子险险的挡过,下一秒她的身子已经飞掠了出去。

    她可是武功上的菜鸟,还是先逃命吧!

    于是一个用轻功逃,一个持着九节鞭在身后用轻功追。

    “紫云,快帮忙!”风芷瑶一跃跳在万三子驾驶的马车车辕上。

    “大小姐?”紫云吓了一跳,大小姐的这张脸堪称罗刹脸啊,她差点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了。

    “别挡路!”沈清涵怒着气红了眼睛,伸出**想要将紫云一脚踹开!

    “小师妹——不可——”沈清涵背后传来两道清越动听的声音,或低沉,或宛然。

    “梓澈哥哥,你家小师妹不仅仅想毁我的容颜,还想……还想……要我的命……呜呜……”她发誓她一定要练好武功,打小人像奥特曼打小怪兽一样轻轻松松。

    “沈清涵,道歉——”令狐梓澈见风芷瑶的脸上被一颗颗孢状的痘痘弄的满脸都是,眼底闪过一丝歉意,于是他训斥沈清涵道。

    “凭什么要我道歉!她脸上的一堆东西是她自个儿弄上去的,和我无关!大师兄,我可是你的小师妹,你难道不相信我?三师兄,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沈清涵没有风芷瑶会对自己用苦肉计,当下银牙暗咬,眼眸赤红,此时此刻,恨不得宰了风芷瑶泄恨!

    “小师妹,真不是你弄的吗?那你为何刚才要用九节鞭追打她?”令狐梓澈难以置信的目光瞅向沈清涵,他此刻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才没有追打她,是她先甩我巴掌的,你看,你们都看看。”她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这个坏女人打过她的耳光,肯定有火辣辣的五指印的。

    “清涵,别撒谎了,你脸上光洁白皙的很!”令狐梓澈唇角一抽,小师妹的品行如何变得这般坏了?

    连诬陷人的赖招都耍出来了?

    风芷瑶见令狐梓澈这么说,心里得瑟了一下,她打人巴掌,如果用了内力的话,那可是入木三分,被打者只有哀痛的份,但是被打者的脸上却毫无痕迹,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多个耳光下去,沈清涵只觉得,唇角没有流血的缘故。

    果然二十年的内力不是白长的!

    “是啊,小师妹,我看你脸色红润,不像是被人打耳光的。”宗政少卿歉意的看向风芷瑶,多好看的姑娘却被小师妹害成那样了。

    “清涵,快向她道歉。”令狐梓澈希望自己可以说动小师妹向风芷瑶道歉。

    “梓澈哥哥,道歉就不必了,你让她给我下跪磕三个响头就可以了!”沈清涵用暗器刮花她的雪烟纱舞衣,害她不得不跳惊世骇俗的水中裸舞!这笔账,怎么能一个道歉就解决!

    于是风芷瑶递了个眼色给紫云,让她用暗器射沈清涵的膝盖。

    紫云只好照办,陪着风芷瑶一起惩沈清涵。

    “我不会给你下跪的!”沈清涵很有志气的说道,她手持九节鞭站的笔直,如松如竹。

    “紫云,快点扶着沈姑娘给我下跪!”风芷瑶抬手摸了摸凹凸不平的小脸,恼声道。

    靠,可别真毁容了!这个药粉可是有时间限制的!

    “是的,大小姐!”紫云弯腰敏捷的捡了两颗小石子击向沈清涵的膝盖部位。

    但是一直将视线落在沈清涵身上的宗政少卿发现了紫云的动作,于是他比之紫云更快的动作去跃向沈清涵的身后,抱住了沈清涵,目的自然是为她挡去两颗石子。

    可是沈清涵不愿意被宗政少卿抱啊,于是她吼道,“不要抱我——”

    风芷瑶垂眸冷笑,迅速的移步至沈清涵的身边,将刚才跑路时临时抓的一只蟑螂扔进沈清涵张口说话的嘴里。

    这一招声东击西,她可是用的炉火纯青!

    “啊——”沈清涵怎么也没有想到如花似玉,冰清玉洁的自己竟然把“第一次”给了一只蟑螂!

    于是愤怒,屈辱,恶心一涌而上她的心头,立马吐掉了蟑螂。

    “这位姑娘,你太过分了吧!”宗政少卿看到小师妹这么苍白的脸色,他恼了。

    “我可没有你的小师妹过分!再说了我又没有让她吃蟑螂,她不是好端端的吐出来了吗?还有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把蟑螂放在她的嘴巴里了?”风芷瑶厚着脸皮辩解道。

    紫云心里笑死了,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大小姐如何想的出来?

    不过这种招数是其他人用的话,或许真是下三滥了,可是大小姐用这招数,反倒显得大小姐质朴纯真!

    令狐梓澈被风芷瑶如此一反驳辩解,绯色艳红的唇角微微上扬,眼底闪过一丝极致的宠溺。

    “大师兄,你也看到了,是这个坏女人给我下蟑螂了!”沈清涵气得吐血,那么脏兮兮的蟑螂,快恶心死她了,才这么说完,她华丽丽的呕吐了。

    “小师妹,你……要不要紧?”宗政少卿看了看风芷瑶的方向,再将视线调回风芷瑶。

    “我……三师兄,帮我杀了这个坏女人!”沈清涵吐的快没有力气了,于是扬手一指风芷瑶的方向。

    “三师弟,小师妹也算得到了教训,你先把她带去地字一号房歇息吧!”令狐梓澈对于小师妹的话摇了摇头,小师妹似乎变的让他陌生了,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不——”我不走三个字还没有说全,令狐梓澈就咻的一声,那一根极细的金线缠上了沈清涵那纤细的手腕,霎时,点住了她的昏睡穴。

    “大师兄,为何?”宗政少卿狐疑道。

    “点她昏睡穴,不至于那么抗拒你抱她!小师妹脾气任性了点,你自小和她一起长大,你还不了解她吗?”令狐梓澈收回金线,一边淡淡道。

    “那她将蟑螂扔进小师妹嘴巴里的事情,你难道不想追究吗?”宗政少卿没有想到大师兄会如此偏帮风芷瑶。

    “都说了她得到了教训,你还那么耿耿于怀做什么?如今这是给你一个极好的追求你小师妹的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了!”风芷瑶说着歪理,不过倒是把宗政少卿给说动了。

    “你这话是?”宗政少卿不明白,于是他疑惑道。

    “你附耳过来!”风芷瑶朝他说道,看来她要亲自传授泡美人秘籍了。

    “这样这样……那样……那样……”风芷瑶一番话把宗政少卿说的面红耳赤,先不管她给他说了什么,而是她身上淡淡的撩人体香充斥着他的鼻端,他还不不经意的瞄到了她沟壑分明的火辣妖娆。

    再加上风芷瑶说了一些例如生米煮成熟饭的话语,所以宗政少卿能不面红耳赤吗?

    然后他华丽丽的喷鼻血了!

    令狐梓澈看到宗政少卿脸红的样子,心里赫然有点儿不舒服,接下来他拧眉看到宗政少卿喷鼻血的样子,八成猜到了他看到了什么?

    于是他俊脸阴沉,催促道,“还不快点带小师妹走!”

    等宗政少卿抹了把鼻血,扛着沈清涵离开,他才缓和了下脸色。

    “你刚才和我三师弟说了什么?”他该死的很好奇。

    “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了一些如何搞定你那痴情小师妹的妙招罢了!”风芷瑶扬手优雅的撩了撩胸前的发丝。

    随后冲着紫云吩咐道,“太阳下山了,紫云,我们回府吧!”

    “不许现在走,我有事情问你。”令狐梓澈眸光微闪,于是他开口喊住她道。

  &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81 秋后算账,芷瑶魅力(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