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是你!”风芷瑶有点愣了一下,她没有料到司徒烨磊居然会这个时辰前来海棠苑。

    紫云也吓了一跳,怎么司徒家主如何会这时出现在大小姐的香闺?

    “紫云,你先去耳房歇息吧,我有话和司徒家主单独谈谈。”风芷瑶叹了口气,她还以为他不会再来海棠苑了呢,不过,他今天似乎很开心。

    “是的,大小姐,奴婢告退。”紫云匆忙收拾好了绣绷和绣线之类的东西,才微笑着转身离开,还细心的为他们关好了房门。

    “瑶儿,你这贴身丫头倒是细心,看到我一来,就知道主动为我们掩门了。”司徒烨磊笑着戏谑道。

    但见一袭黑色夜行衣包裹着他颀长的身材,唇瓣荡漾着几丝潋滟的笑容,有点坏坏的笑,真是只有让风芷瑶无奈耸肩的份。

    “烨磊,你这个时辰来找我?也不怕被我爹他发现吗?”风芷瑶轻笑着为他倒了一杯果茶。

    “我才不怕呢,我来看自己的娘子,我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若是被你爹发现了,我反而坦坦然然,大不了和他说,我们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我一定娶你为妻,轩辕灵熙那个小丫头,我是不会娶的,我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明天我就去找皇上,要求退去婚约。”司徒烨磊一边咕噜咕噜的喝着果茶,一边慷慨激昂的说道。

    “对了,你这茶的味道真好,有点像水蜜桃的味道。”司徒烨磊眸光一闪,垂眸看了看白玉杯内澄清的液体,又道。

    “是用水蜜桃做的果茶,很好喝吧?”风芷瑶扬唇淡笑,接着她又问道,“那如果你直接找皇上退婚约,是不是太危险了?古人言,伴君如伴虎,万一皇上一不开心,把你关入天牢咋办啊?”

    这个也是很现实的问题,她可不希望司徒烨磊因为她而失去他美好的前程。

    “你不必忧心,若是真是只能失去所有,才能让我和你在一起,那我也心甘情愿,我一生只想娶你一个妻子,如果我真的一无所有,我们可以去塞外生活,那儿有我私下里弄的产业,总之饿不死我的娘子和我的孩子的!”

    司徒烨磊走到风芷瑶跟前,将她一把抱起来,垂眸看了下她的腹部,说不定里面已经有一个属于他和瑶儿的小生命了,于是他深情的说道。

    “那你的娘亲和你的族人怎么办?”风芷瑶忧心的问道。

    “皇上还不至于那么糊涂,毕竟我们司徒世家也存在了五百年之久,不是他一夕之间能摧毁的!”司徒烨磊伸出葱玉一般的修长手指轻轻的点了点她的俏鼻戏谑道。

    “好吧,你有如此大的把握,那我也不好去阻拦你!或者就算没有我的出现,你和轩辕灵熙也没有成亲的可能吧!”风芷瑶的清眸流盼,一动不动的盯着他那双漆黑如星河璀璨的眸子,笑着反问道。

    “瑶儿,你为何如此猜测?”司徒烨磊心下一惊,她是如何猜出来的,按理他应该掩饰的极好的。

    “因为你是一个不愿被任何东西束缚的男人!自然包括女人!”所以她才聪明的和他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适才让这个男人牵肠挂肚吧。

    想至此,风芷瑶的红唇轻扬,心情极好。

    轩辕灵熙固然讨厌,但是在古代,一个女子若是被退婚,那她的影响一定很差,肯定在未婚榜上行情大跌吧。

    “你可不可以让她主动退婚?毕竟她是一个女儿家,被人退婚了,怕是流言蜚语太多,让她很难抬起头来!如果是女子先提出退婚,就不同了!”

    风芷瑶蹙眉道,她是想起她这具身体的原主,不就是因为退婚之后承受不住压力,才一根腰带了结性命的吗?

    “是的,我就是想让皇家退婚,我无所谓我的面子受损不受损!其实,你刚刚猜的很对,就算我没有和你在一起,我也一定会想法子和轩辕灵熙解除婚约,办法我早想好了。对了,你还记得威远大将军的儿子南宫若水吗?”

    忽而,司徒烨磊喝了一口果茶,细细道来,接着似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糟糕,她又不是真正的风芷瑶,如何知道?

    于是她决定装糊涂。

    “南宫若水?他怎么了?”风芷瑶继续为她续上鲜香的果茶,嫣然一笑问道。

    “南宫若水是我的好友,他喜欢轩辕灵熙很久了,大概在他十一岁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轩辕灵熙了。当时轩辕灵熙还小,还不懂情,后来一道赐婚圣旨,皇上将我和轩辕灵熙绑在了一起,若水太过伤心,远走塞外。但是前几天我把我的心事和他说了之后,他决定帮自己也帮我们,也算成全我和你,他准备等我和轩辕灵熙解除婚约之后,他想上折子娶轩辕灵熙为妻。”

    司徒烨磊想起好友南宫若水的痴情,脸上自嘲一笑,之前他还觉得若水是傻子,其实他自己如今也是一个爱上瑶儿的傻子!

    “好痴情的男人!”风芷瑶叹道,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司徒烨磊不会因为退婚而招致来自皇室的记恨。

    “瑶儿,难道我不痴情吗?”司徒烨磊挑眉道,他很在乎瑶儿如何回答自己。

    “你算痴情的吧!你啊采花贼一枚!哈哈——”靠,半夜三更学人家采花大盗,夜探美女香闺!风芷瑶一边说一边嘻嘻的笑个不停,笑的肚子都痛了。

    “瑶儿,不许再笑了!再笑,我把你脱光吃掉!”司徒烨磊扬手摸了摸鼻子,瞪了她一眼,他晚上不睡觉,辛辛苦苦的飞檐走壁,苦探香闺为的是什么啊?还不是为了好好的和她培养感情以及培养身体的熟悉度吗?

    “呵呵……烨磊,你有时候还挺可爱的!对了,那个若水现今是什么身份啊,可配的上轩辕灵熙?”风芷瑶问道。

    “他如今也是将军,不过级别不太高,我倒是有点担心灵熙的母妃端妃看不起若水。”司徒烨磊想到这个倒是有点愁眉苦脸了。

    “烨磊,你笨啊,我们可以帮你的好友若水包装啊!把他打造成完美女婿,就怕到时候端妃哭着喊着要把轩辕灵熙嫁给你那好友若水了?对了,你那好友若水长的怎么样?别一个歪瓜劣枣,那再如何包装,都没用!”风芷瑶想起自己最关注的一个问题,于是她连忙问道,眼神灼灼的看着司徒烨磊,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异色。

    “长的很……很好看吧……不说玉树临风,那也气度不凡……对,是这样的。”司徒烨磊握拳抵在他精致的下颚,思忖道,想着最合适的形容词。

    “好看就行,不过你必须让轩辕灵熙对你的印象差一点,不然若水再怎么出现,都是徒劳!”风芷瑶点点头笑着嘱咐道。

    “这个我有办法,瑶儿,我们快别说他们的事情了,还是说说我们的事情吧!”司徒烨磊炙热的视线落在她36滴的白白之上,坏笑个彻底。

    “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风芷瑶唇角一抽,她今天才被令狐梓澈诊断为纵欲过度,她可不敢再做激烈的活塞运动。

    “瑶儿,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很快就到了,等那该死的婚约一退掉,我一定带着最好最贵的聘礼来迎娶你入门,你说好不好?”司徒烨磊他边说边在风芷瑶的耳边呵气如兰,吐着丝丝缕缕的热气,哈的她痒痒的很。

    “不好!我还不想那么早嫁人!”风芷瑶闻言,面色一沉,干嘛一定要娶她啊!

    “不嫁我,你想嫁谁?难道你想嫁那个杀手吗?有房没房,有车没车,就一把灵蛇剑能当饭吃吗?”司徒烨磊想起夜未央那身打扮就呕的吐血,他堂堂南芍第二世家的家主竟然沦落到和一个杀手抢娘子的境地!气死他了!

    “灵蛇剑是不能当饭吃,但是可以杀人不见血!”风芷瑶一把拍开他欲将揽住她的修长手掌,冷斥道。

    “瑶儿,他是你的第一个男人,是真的吗?”司徒烨磊眉头纠结了下,终究还是忍不住,他呐呐的问了出来。

    “是真的!这个回答你可满意?”风芷瑶出乎他的意料,竟然点头同意了。

    “那……那我和他那个……那个……谁比较大一点?粗一点?”司徒烨磊说到这个,俊脸诡异的泛红了。

    谁料风芷瑶很邪恶的笑了下,“嘻嘻,人家不告诉你!”看你能拿我怎么着?

    司徒烨磊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俯首轻轻的落了一个吻。

    此刻,月光皎洁,一丝一丝在天边蔓延开来,窗台上的碧绿藤蔓柔柔的倾斜而下,一片片柔嫩的玉芽儿打着卷儿,一朵朵镶金边的蝴蝶兰泛着盈盈斑驳的彩光,淡淡的馨香飘到了鼻尖。

    “瑶儿,人比花娇,我算是见识到了!”司徒烨磊手臂一紧,将她的娇躯禁锢在怀里。

    “赞美吗?那我收下了。”风芷瑶甜美的笑了笑,视线看向他的俊脸,扬手捏了捏他的脸颊,态度亲昵,不过,司徒烨磊喜欢啊。

    “瑶儿,那天跳水中裸舞的是你吗?”司徒烨磊冷不丁的问道。

    “怎么可能?”风芷瑶当然要死不承认。

    “瑶儿,我希望那个女子不是你,倒不是因为她跳了惊世骇俗的舞蹈,而是我不希望有人和我一起抢你。”司徒烨磊眸底厉色一闪,道。

    哎,很不幸,那个女子就是她啊!风芷瑶松了口气,先吊着吧,不过也瞒不了多久的,他们一个个精明腹黑的要死,迟早一个个会找她算账的!

    不过,大不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不是我啦。”风芷瑶清泉般的嗓音,逸出粉嫩的红唇。

    那令人酥麻丢魂的动听声音撩拨着滚滚炙热的**,本来搂着她窈窕曲线的时候,他就感觉太难受了。

    “瑶儿,我不回去了。”他轻轻的在她耳边说完,便将她打横抱起,迅速走到里屋,掌风一挥,门自动关上。

    他主动脱下自己的衣服,但见此刻他黑发如瀑,肌肤雪白,修长的身躯比例堪称完美,肌理分明,宛如一只蓄势待发的美洲豹,颇有诱惑力的吸引着她。

    而她清甜如雨后的白荷,淡雅如空谷幽兰,娇媚之时犹如致命的罂粟花,36滴的诱惑,让他情难自控——

    “司徒烨磊!我不要,我不要!你不要脱我衣服!”

    “瑶儿,我几天没有和你恩爱了,想死我了!”

    “滚,不要啊——”

    “你真美,我真想吻遍你的每一处……”

    “不要……啊……嗯……痛……”

    “瑶儿,我爱你……”

    地上散落着一件又一件的衣物,抹胸,亵裤,中衣,黑衣,凌乱不堪的绞在一起,风吹起窗台上的蝴蝶兰,淡淡的香味混合着室内暧昧的气氛蜿蜒流转,夜色渐暗,许是月亮都不好意思看如此限制级的春光了吧。

    ……

    齐王府邸皎月阁内。

    “二小姐,北堂子萱即将成为王爷的正妃,你有何打算?”彩虹作为风芷琼的贴身丫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想不到最后竟然是她谋到了齐王正妃的位置!”风芷琼眸光阴森,怒气冲冲的抬手摔了一个杯盏。

    “二小姐,正妃又能如何,还不是,齐王殿下最爱的是你嘛。”彩虹见她生气,忙赔笑着拍马屁道。

    “错,彩虹,他心中从来没有爱过我,我倒是觉得他最爱的是他自己!”风芷琼垂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她之前见自己承欢多次,却未能有子嗣,于是她私下里去找过大夫,却得到了一个令她怨恨终身的答案,她永远都不可能生下自己的孩子!

    她曾经想着合不会是风芷瑶买通了太医,但是她又求着表哥打听,原来不是风芷瑶害她终身不孕,而是他最爱的那人不给她怀下他子嗣的机会!

    特别是这些天来,他好久都不曾到她的皎月阁来了,这多少让她有点寒心。

    她一直以为他心里最爱的那个女人是他,看来是她高估了自己。

    “彩虹,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风芷琼只觉得耳朵旁似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

    “没……不……奴婢……没有听见……”彩虹仔细倾听,似乎有那么点声音,但是她仍旧强自镇定道。

    “啊——”风芷琼微微一转身,她竟然看见了墙壁上挂满了一条一条的死蛇,居然正中间还悬着一条粗大的鹿鞭!

    “二小姐,这些东西好恶心啊!呜呜……”彩虹毕竟年纪还小,竟然吓的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赶紧派人去喊齐王殿下过来看看,也让他派人查一查,究竟是哪个不要脸的女人派人做的这等恶心事!”风芷琼也吓的一步步的退到门口方向。不敢去看向墙壁上恶心的血淋淋的东西,她闭着眼睛,努力镇定的冷声吩咐道。

    “二小姐……奴婢……奴婢马上去……”彩虹忙推开房门,飞也似的奔出去了。

    彩虹问了管家,才知道齐王殿下今天去蝴蝶院留宿了。

    彩虹不敢耽搁,连忙跑去蝴蝶院,只是门口的粗使丫头冷眼瞅了她一眼,“要我进去禀报也行,拿银子来。”

    彩虹无奈,只好拿出碎银子给了那粗使丫头,她想罢了罢了,等二小姐出人头地了,她的银子自然也会回来。

    只是粗使丫头带回来的传话,让彩虹气得飙血,齐王殿下竟然不管,只说,一点小事还来禀报,烦死了。

    当风芷琼听到齐王轩辕皓飞这样的回复,她气得怒火中烧,真当她好欺负吗?

    好,她现在好得是他的侧妃,那也是皇上亲封的,她的老爹好得是相爷,轩辕皓飞竟然如此待她。

    “彩云,拿个袋子来,把这条粗大的鹿鞭给本小姐装起来,本小姐就不信,齐王殿下看到了这个,还有闲情逸致和那青楼出身的狐狸精鬼混!”

    风芷琼眼眸赤红,泪痕点点,咬唇吩咐道,语气说的极重!

    “二小姐,奴婢……奴婢……不敢……”彩虹看到那些恶心扒拉的东西,吓的毛骨悚然。

    “不敢也要敢!你是不是不想在我身边混了?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仗势欺人的事情!去,给本小姐好好的做!不然本小姐一不开心,将你许配给管家的傻儿子!哼!”

    风芷琼黛眉皱起,靠,连个小丫头还搞不定,她还做什么齐王侧妃?以后还怎么和北堂子萱斗!

    亏她当北堂子萱是好姐妹,竟然使出奸计抢她风芷琼的男人!只是风芷琼忘记了,她之前是抢了谁的男人!

    “是……是……二小姐,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做!”彩虹讪讪的笑了笑,其实心里吓的要死,但是一想到齐王府邸管家的那个傻儿子,她就打哆嗦,但是她还是必须去做。

    彩虹颤抖着小手将那条恶心的鹿鞭放入纱袋里系好,这才跟在风芷琼的后头,步步呕心的走着,终于走到了蝴蝶院门口。

    “快去里头禀报,就说本侧妃到了!”风芷琼甩着帕子捂在鼻间,那东西真是太臭了。

    “齐王殿下正和我家蝶夫人一起,奴婢现在去禀报似乎不太好吧!”那守门的粗使丫头恼声道,是侧妃怎么啦?齐王殿下还不是最喜欢她们院里的夫人!

    “你说什么?”风芷琼火死了,一个小小的粗使丫头看她最近不受宠,就给她摆脸子吗?不,她要崛起!

    “风侧妃娘娘,我家夫人如今正在侍寝,你若是此刻去了,不太方便吧!”粗使丫头受过蝶夫人的好处,自然这心呢是向着蝶夫人的!

    什么?侍寝?不太方便!

    “彩虹,掌嘴!”风芷琼再也忍不住了,气焰直接冲至脑门口,寒声下令道。

    “是的,主子!”在外人面前,彩虹喊了声主子,于是她说完便麻利的冲到那个粗使丫头跟前,左右开弓打了她十多个巴掌。

    “来人呐,风侧妃娘娘她草菅人命,她要打死奴婢了……”粗使丫头大声喊道,只是喊了一半,就被风芷琼扬手将一块布头塞进了她口里。

    “主子?”彩虹被风芷琼的动作吓了一跳。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种下贱的丫头,死不足惜!”风芷琼扯唇冷笑,之前她风光的时候,那么多人来奉承自己,如今他连着几天不来皎月阁,他们还真当自己失宠了不成?

    “有什么好看,快走!”风芷琼望了望漆黑的夜色,催促彩虹道。

    彩虹诺诺点头,她胆战心惊,她望着风芷琼的后背,她只觉得她周身阴冷,手脚都冰凉了。

    走进蝴蝶院里头,小厮丫头们都不见一个,想必都知道齐王殿下在里头宠幸他们夫人,便识相的离开了吧。

    在静寂的黑夜里,风芷琼将里边男人和女人的粗宽声和娇吟声听的彻彻底底。

    只是她一边听,一边心痛,这就是她全心全意想要跟着的男人,甚至不惜想要逼死嫡女,甚至心甘情愿送他处子之身!

    泪水迷蒙了她的双眸!

    她一直都知道轩辕皓飞有很多女人,她也从不奢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梦想,但是两人那般甜蜜的时候,她忍不住还是期望着,期望着即使他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但是心里爱的还是她风芷琼,只是她错了,她错的离谱,她所有的青春,她多年的等待在这些**的声音面前,显得多么可笑,多么的不堪一击!

    原来错的是她自己!她太过自以为是了!

    不,不是这样的!他是爱自己的!

    不,她要证明他是爱自己的!

    于是她阴沉着小脸接过彩虹手中拿着的鹿鞭纱袋!

    她一步步的向前,一步步的走到他和她合欢的门前。

    “王爷,奴家还想要……”

    “小妖精,你好紧啊……本王好舒服……”

    她的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脚下的步子如千金一般重,心脏似被一座大山压着,痛的她喘不过气来。

    呼呼而过的夜风吹起她额前凌乱的发丝,月光婆娑的照耀在她苍白的面容之上,更衬托的她那张娇艳的小脸似风中的曼陀罗,更显得鬼魅三分。

    怒极!

    她使出吃奶的劲儿,狠戾的踹开红漆的木门,于是月光倾泻而入,照在室内迷乱的床榻上,一男一女如两条蛇一般蜿蜒缠绕。

    “琼儿?”轩辕皓飞诧异,他在临幸美人的时候,风芷琼来此做什么?他不是吩咐下去了,让她自个儿处理那件事情吗?

    风芷琼冷冷一笑,将纱袋里装着的鹿鞭甩到了他和她的床榻上!

    顿时,轩辕皓飞顿时蔫了,因为他的xing欲没了!

    是啊,如果是你,正当**高涨之时,被人扔来一条赤条条,血淋淋的鹿鞭,那该作何感想!

    轩辕皓飞阴霾的俊脸上闪过一抹嗜血,伸手推开了身上的如花似玉的女子,立马套上裤头,冰冷的声音斥责道。

    “琼儿,你可知道你正在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82 缠情,这个女人很欠抽(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