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温行远说,你这些青青紫紫的吻痕不像是我前几天留下的!

    咋闻此话,风芷瑶那波光潋滟的眸子微垂,心里七上八下,衣服本就湿漉漉的她,如今更像是水里那婷婷玉立的白荷,清艳绝美,她慢条斯理的拧干衣服,随后扬眉一笑,“你倒底想问什么?”

    “你——是不是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男人!”温行远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笑的出来。

    风芷瑶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眼帘微闭,任温行远一个人生闷气去。

    “罢了,别穿这湿衣服了,你先披着我的袍子吧。”温行远心里虽然痛楚,但是看着她全身湿漉漉的,他不忍心去说她,毕竟她是他这辈子唯一动心的女子。

    或许只有她,能让他一再的忍让吧!

    “谢谢。”风芷瑶也不扭捏,马上睁开眼睛,接了过来,披在了肩头。

    “瑶儿,为何与我如此客气?”温行远的俊脸凑到风芷瑶的跟前,俯首看向她,轻道。

    “瑶儿,你是不是讨厌我?”温行远一想到这个,心里就特担忧。

    “没有,你多想了。”风芷瑶撩开马车帘子,外面的雨似乎停下了。

    “那就好。对了,瑶儿,等一下我直接送你回相府,正好我想找你爹谈谈有关我们的事情。”温行远伸出他的大手将她的小手包裹住,软语道。

    “不……我暂时先不回去相府,我要去一趟曲荷楼。”风芷瑶摇摇头,心想,他和风老爹还能商量什么事情啊?八成是把她打包送去温家的事情!

    “对了,瑶儿,你和曲荷楼是什么关系?如何你变成曲荷楼的大小姐了?”温行远好奇问道。

    “机缘巧合!”风芷瑶只说这四个字,她不想多提自己和曲荷楼的关系。

    “瑶儿,你说话越来越神秘,真是弄不懂你。”说完,温行远叹了口气,只是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蝴蝶锁骨处。

    “保持神秘感才好,难道你不喜欢这样的我吗?”风芷瑶忽而清媚一笑,让温行远只觉得美人一笑,倾国倾城。

    “喜欢,喜欢,只要是瑶儿,我都喜欢!”温行远眼中的柔情不是假的。

    “好,是你说的,我现在想睡觉了。”风芷瑶才说完便伏在温行远的胸前呼呼大睡了,起伏的白鸽看的温行远的俊脸一片酡红,他再次想起了那晚两个人在别庄抵死缠绵的**。

    风芷瑶实在是太累了,这一睡居然睡到了晚上。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睡在海棠苑的床榻之上了。

    “大小姐,你可醒来了。”是紫云的声音。

    风芷瑶一听这话,皱着眉,问道。“我如何回的海棠苑?”她可是记得她今天下午想去曲荷楼的。

    “是温家主说你睡着了,直接让车夫拉回相府的,而且他还见着了老爷。”紫云说完,偷偷笑了笑。

    “你可知他对我爹说了什么?”风芷瑶大惊,不会是正好是她想的事情吧?

    “具体是什么,奴婢怎么可能知道?不过据小厮们说,温家主走出相府大门口的时候,他的心情看起来极好。脸上的笑容不断!”紫云努力回忆道。

    “哎,毁了,毁了!”风芷瑶差点仰声长叹,温行远是已经将她和他之间的事情和风老爹说了吗?

    “大小姐,什么毁了?”紫云不明白她干嘛捧着脸大喊毁了?

    “没……我饿了。”风芷瑶只觉得自己错过午膳,现如今饿的前胸贴后背。

    “大小姐,告诉你一件好解气的事情。”紫云小声道。

    “什么事情啊?你说就说,做什么弄的神神秘秘的?”风芷瑶笑着反问道。

    “小姐,奴婢听说二小姐昨夜回来相府了,但是后来被老爷给赶出府去了,老爷只说了句,你好自为之吧!”紫云将此事当成笑话一样说给了风芷瑶听。

    “八成是在齐王府邸受气了。”风芷瑶猜测道。

    “勾心斗角的日子肯定不是好过的!”紫云笑道。

    “没错!咱紫云学聪明了,如果我哪天见到了你的主子,我得问他收你在我这儿的学费!”风芷瑶笑着调侃道。

    紫云听了这话,石化了。

    ……

    且说风芷琳被端妃弄了个下马威之后,一路回到橘华宫,她心里气愤极了。

    等榕姑姑去忙别的事情之后,竹儿小心翼翼的走到风芷琳身边小声说道,“小主,等皇上宠幸你了,你还怕什么端妃?”

    “竹儿,可是我进宫好几天了,连皇上的影儿都没有见着。”风芷琳想起此事就恼。

    “小主,奴婢听说皇上下朝之后会经过御花园走去御书房处理朝事,那我们可以去御花园等皇上啊。”竹儿脑子一转说道。

    “这主意好,我试试看。”风芷琳一想到自己因为一个狗屁规矩被端妃惩罚的下跪了两个时辰,弄的她的双腿都麻了。

    次日,阳光明媚,风芷琳精心打扮了一番,带着竹儿那丫头往皇宫御花园去等轩辕康。

    不过轩辕康没有等着,倒是等到了太子轩辕皓晨。

    这是风芷琳第一次见到太子轩辕皓晨,当下像被定身法定住了一般,多好看的男人!

    甚至比齐王轩辕皓飞还要美上几分,甚至此刻,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芳心怦怦直跳的很。

    而太子轩辕皓晨本来因为刚才朝堂之上那些大臣又在说他吸食五石散的破事,烦的他焦头烂额,适才他来御花园透透气。

    谁料,却在此时,见到了一个美人儿,只是这美人儿怎么看起来是如此的熟悉呢?似在哪里见过?啊,他想起来了,那次的碧兰节盛宴上,这个胆大的女子主动对着父皇告白,才被父皇册封为琳贵人之事。

    但见此女衣着华丽,袖子做得比一般的宽大些,迎风飒飒。腰身紧收,下面是一袭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梳出彩的桃心髻,戴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插上金步摇,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枝翡翠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一张绝美的心形脸蛋,小巧挺拔的鼻子,柳叶般弯弯的眉,薄薄的嘴唇,那浓密的青丝柔顺的放下来,垂落在外,脸上泛着惬意的表情,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媚人笑容,携着婢女漫步来到御花园。

    “美人儿,你长的可真美啊。”轩辕皓晨因为五石散的事情,弄的他心情不好,有几天没碰女子了,如今看到精心打扮的风芷琳,他的眸底闪过一丝惊艳,惊艳过后是浓浓的**。

    “你是谁?”风芷琳本来是等轩辕康的,哪里料到自己却等来了一只黑心的狼。

    “本殿是谁,你难道真不晓得吗?”轩辕皓晨邪魅一笑,伸出修长白净的手指捏住了风芷琳精巧的下颚,接着他空着的另外一只手快速的点了点竹儿的哑穴。

    “太子,你是太子殿下,你为何点竹儿的穴道!”风芷琳大骇,她虽然不懂朝政,但是她也听说过太子无德好色的传闻,是以,此刻的她,全身的鸡皮疙瘩惊骇的都掉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似吓傻了一般。

    “本殿看上了你,自然是要宠幸你!”轩辕皓晨吩咐身后的暗卫看着竹儿,他自己则抱着风芷琳去了一处御花园的僻静处,那里的假山很大,他们进去了一个假山山洞。

    天啊!太子殿下要宠幸她?

    不,不行的。

    于是她忙摇头,“求求你太子殿下,我是你父皇的女人,你不可以动我的!”

    轩辕皓晨将她放在石床上,妖魅的一笑,“父皇他老了,难不成以你的花容月貌,青春年华,你真心想把自己的身子去给那个糟老头子糟蹋吗?”语气之中似有惋惜,似有叹息。

    “再说了,我是太子,等父皇死了,这南芍的天下还不是我的吗?你应该了解南芍的殉葬制度吧?妃嫔无子嗣者陪葬!你难道年纪轻轻想要那么快的老死在坟墓里吗?”轩辕皓晨慢条斯理的说着,充满**的视线落在风芷琳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线上。

    不,她不要死!她要站在权利的巅峰!她要活下去!她要好好的保护她娘亲,娘亲她还等着她光宗耀祖呢!

    “美人,你就别考虑了,你若从了本殿,等本殿荣登大宝之位之后,本殿就册封你为四宫之一。总比你现在是个贵人强吧!”轩辕皓晨自然也不想勉强她和他合欢,合欢这种事情你情我愿了,才舒服,才能让他的重要零部件得到满足。

    风芷琳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在打鼓,她倒底要不要赌一下呢?

    “美人,难道是本殿的容貌入不了你的眼吗?”轩辕皓晨柔和魅惑的声音在风芷琳的耳边响起。

    “不……不是……太子殿下容貌绝色,是天底下少有的美男子。”风芷琳,一边说一边羞红着脸,论相貌,她也是极看重他的,可是一想起她自己如今的身份乃是他父皇的琳贵人,如何枉顾伦理和他共赴巫山呢?

    “美人,本殿也是极为的喜欢你的,你看,你的胸,你的屁股,哪一样看起来都是完美无瑕,钩的本殿心痒痒。”边说边出手去摸了那里一下。

    引起风芷琳一阵颤栗,“不,太子殿下,不可以啦。”娇声婉转,如黄莺清鸣。

    “美人,你好好权衡下,是跟着本殿强还是跟着本殿的父皇强?”轩辕皓晨突然走过来,双臂牢牢的禁锢着她的娇弱身子,侧首在她玲珑的耳垂边呵气如兰,浓烈的龙延香充斥着风芷琳的鼻尖。

    风芷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异性如此亲密接触。之前她有学习过闺中密术,但都是看男女交合,然她自己却从来没有领略过男女合欢的美好。

    “太子殿下,请自重。”风芷琳还是有点害怕的,如果此事被老皇帝知道了,她给他戴绿帽,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美人,别考虑了,让本殿瞧瞧你这里。”说完,轩辕皓晨的修长大掌一把探入了她的衣襟内。

    “太子殿下,不要,不要。”风芷琳还是黄花闺女,对于他狂风暴雨般的霸道之吻,她惊恐的看着他,使劲的喊着不要,甚至想喊救命了。

    “本殿这是喜欢你,又不是强暴你,你喊什么救命!”轩辕皓晨冷冷的睨了她一眼,随后嫌她吵,干脆点了她的哑穴,而他的手却在她的柔软白熊之上似拿着画笔一样一一勾勒着,似泼墨画徜徉于极致美妙之间,又似水粉画,蝴蝶翩跹,如痴如醉。

    “嗯,身材还不错,是你自己脱衣,还是本殿为你脱?”轩辕皓晨俯身看向躺在石床上的她,坏笑道。

    风芷琳心里左右权衡了下,左右是个**,如果她和太子交好,那她也能得些助力,等皇上召侍寝的时候,她再想办法就是了。

    忽而风芷琳缓了缓脸色,唇瓣扬起一抹妩媚的笑容,接着她抬手指着自己的嘴巴,她的动作是想告诉他,她想通了,她有话对他说。

    “你想说什么?”接着轩辕皓晨意会了她的意思,他俊脸上闪过一抹骚包至极的笑容。

    “妾要太子殿下答应奴婢,往后太子殿下登基之后,将关雎宫赏给妾!”没错,风芷琳的意思是她要四宫之一的位置,关雎宫那么大的宫殿是她的首选。

    风芷琳希冀的眼神看向身边俊朗妖媚的男子。“太子殿下可答应妾?”

    “当然答应,之前本殿便是这么想的!”轩辕皓晨拉着她的一双细白柔荑,轻轻的摩挲着,似柔情的说道,然他的眸底快速的闪过一丝不屑。

    “嗯,那妾愿意将处子之身献给太子殿下!”她暗暗咬牙做下了这个决定,她除了自己的姣好身体,她什么都没有,既然如此,那她就该好好运用,如果运用得当,那她也能成功,扶摇直上!

    这么一想之后,她含娇一笑道。

    “如此,甚好!”逼出来的,做了也没有意思。轩辕皓晨细长的凤眼微微一眯,带着七分慵懒,三分邪气,吹拂了下他那修长如葱白的手指,暗道,女人都是爱慕虚荣的,不过,能主动的女人,他当然要不吝享受一番。

    于是风芷琳缓缓的脱下自己的长裙,抹胸,亵裤,堪称完美的身材霎时暴露在空气之中,斑驳的阳光透过假山山洞的空隙照射了下来。

    她很高兴,因为她看到了轩辕皓晨眼底的**,且一点点的灼热了起来,她很自信自己的身材,以及自己处子的身份,一定可以让他对她倍加呵护。

    接着她缓缓的走到他的身边,为他除去了浅黄的太子锦服,露出了昂藏的男子躯体,很美很伟岸很壮观!

    白如雪的肌肤,没有半点的赘肉,肌理流畅,性感而又带着诱惑……

    而他怀里的女子有着让人美的动人心弦的容貌。

    心形脸蛋,柳叶眉,秋波暗潭的眸子此时因为**而妩媚潋滟,樱桃小口,呼吸微微急促,吐气如兰。

    柔软无骨的娇躯如藤蔓一般缠绕在男子的身上,浅笑娇吟。

    忽而,轩辕皓晨却故意停了下来。

    “太子殿下,别……再折磨……琳儿了,琳儿……”软侬含媚的声音让人听了,如同心口钻进了一条虫子,啃咬的心痒难耐。

    轩辕皓晨闻言低低的笑了,邪魅的眼波流转之间,尽是让人呼吸一致的风流邪气。

    风芷琳看到在向自己打招呼的时候,脸色绯红,眼底一片羞涩,看见是一回事,真是做起来是另外一回事了。

    “琳儿,我的美人,快快取悦我——”轩辕皓晨望着她娇美的容颜,柔声哄道,他在顾欣儿那里得不到的自信,在这里可以得到,他自然喜悦,连带着声音也柔和了几分。

    连哭带求的娇媚声声席卷着整个山洞,排山倒海……让人分外怜香惜玉。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顺理成章,儿子和父亲的小老婆成就风流之事,不知道老皇帝知道了会不会吐血而亡?

    山洞外的某暗卫听春叫听的鼻子都喷血了,他家太子狠彪悍啊,怎么遇到太子妃以外的女子,他的精力就会如此旺盛?

    大概一个时辰后,两人才**停歇。

    “太子殿下,琳儿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可要疼惜琳儿一点哦。”风芷琳嫩白的纤臂抱住他的脖颈,媚眼如丝道,声音婉转动听。

    “美人,本殿岂是说话不算话之人?”轩辕皓晨抬手在她妆容精致的脸上摸了一把。

    “这是一瓶为你遮住身子痕迹的药膏,等下你回去之前抹上几下,不然被父皇知晓,你的小命就没了,好了,本殿该走了,等下让你的贴身侍女进这山洞内伺候你。”轩辕皓晨揽住她的纤腰,不知道他从哪个暗格里面拿出了一瓶药膏。

    “太子殿下,能不能再陪琳儿一会儿。”风芷琳撒娇着说道,刚才她初尝**,让她一时之间觉得美好之极,肖魂蚀骨。是以,她楚楚可怜的拉着他的大手,期盼着。

    “本殿喜欢乖巧柔顺的女人。”轩辕皓晨俯身在她颈部落下一吻,便起身快速的穿衣,随后他的身影快速的消失在石洞里。

    不一会儿,风芷琳的贴身侍女竹儿进来石洞了。

    “小主,刚才那人有没有对你怎样?”竹儿担忧的看着自家三小姐,也就是如今的琳贵人。

    “刚刚那人是南芍国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储君!”风芷琳的眼神之中充满着膜拜和迷恋,刚才太子殿下的床技让她觉得做他的女人那是极为的舒服,肖魂。

    竹儿吓了一跳,再抬头看到风芷琳半掩着衣物的白如玉的身上布满了斑斑点点的吻痕,顿时大骇,莫不是刚才三小姐和太子殿下在这假山山洞内合欢?

    天啊!三小姐是皇上的琳贵人,太子殿下是皇上的儿子,好复杂的关系,他们……他们……这不是乱论吗?传说之中的禁爱?

    竹儿吓的一动不动,心跳加速,天啊,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三小姐这次玩大发了!

    “竹儿,我已经决定了,我要脚踩两只船,皇上和太子这两座靠山,我都不能放弃!”风芷琳接着旋开药瓶的瓶塞,将里面的乳白药膏涂抹在身子上的吻痕处,自己够不着的,还让竹儿帮忙涂抹上。

    “三小姐,这时间长了,你不怕东窗事发吗?”竹儿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

    “好了,整理一下我的发鬓,赶紧回去橘华宫。等下若是榕姑姑那老女人如问起,你就说在御花园看了樱花,看的忘记了时间。”风芷琳皱眉嘱咐道,实在是那个榕姑姑不怎么好对付!

    毕竟榕姑姑是端妃派来伺候她的人,其实与其说是派来伺候,不如说是派来监督的!

    “知道了,奴婢会注意分寸的!”竹儿马上察言观色道,心下想着三小姐自小对她亲如姐妹,如果不是三小姐,她竹儿早就流露烟花柳巷了。是以,竹儿对风芷琳的忠心无人可比。

    “那便好,快点帮我抹均匀了,可不能让人看出痕迹来,万一今晚有幸侍寝,那?”风芷琳心里一跳,此刻倒是没有先前那般盼着侍寝了。

    毕竟巫山**之事,她如今已经和年轻男子做过,如果换了老皇帝,还真让她有点难以接受!

    更何况,如今她并非处子,万一皇上发现她不是黄花闺女,她还不是照样人头落地!这可如何是好?

    “三小姐,不必忧心,有伪处子血滴,你还怕什么?”竹儿将自己之前在坊间打听到的消息告诉给风芷琳听。

    “嗯,也只有如此了!还是我的竹儿心细!”风芷琳满意的笑了……

    且说风芷瑶那边——

    她在家休息了几天,美其名曰是睡美容觉,实则是养身子,她实在怕极了纵欲过度带来的后果。

    九月三十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是个出游的好天气。

    “大小姐,你在家里睡了好几日了,奴婢瞧着今日天气极好的,你要不要出去逛逛?”紫云伺候她梳洗之后,笑着问道。

    “是该出去逛逛了,对了,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风芷瑶轻笑着问道,笑容璀璨,明艳动人。

    “大小姐,你是不是约了靖王殿下谈开业的事情?”紫云似想起的样子喊道。

    “确实有这件事,看吧,差点忘记了,紫云,你赶快让万三子备车,本小姐马上要去咸阳第一靓汤店。”风芷瑶快速的解决了一碗清粥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83 禁爱,谁来了(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