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苏慕焰?”风芷瑶没有想到在如此僻静的地方,他还能看到自己。

    “瑶儿,你这是要杀鸡吗?”苏慕焰对她点点头,接着问道,他恰好和西凉国月落山庄的少主在画舫上谈生意,却看到了风芷瑶两只手拎着两只草鸡在晃来晃去,适才觉得奇怪忙飞掠而来。

    “嗯,正想杀鸡呢!如今这事情就交给你做了!”风芷瑶弯唇笑了,既然是他问该做什么,那正好让她将此事交给他做。

    “什么?让我杀鸡!”苏慕焰听了这话,脸色颇为的不自然,想他打从娘胎里出来,何时做过这等事情,于是他迟疑了下。

    “我没有听错吧?”苏慕焰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没有听错。”风芷瑶淡淡说道。“是不是你不会杀鸡啊?”狡黠的眸子盯着他看了一眼。

    “我……我当然会杀鸡。”苏慕焰为了不让她笑话自己,准备打肿脸冲胖子。

    “给你!”风芷瑶利落的甩给他两只草鸡,活蹦乱跳的草鸡让苏慕焰眼角猛抽,逮也逮不住,他只好点了草鸡的穴道。

    风芷瑶看了他抓草鸡的方法,捂嘴笑了。

    “算了,看你这样,你一定没有抓过鸡,杀过鸡!还是我自己来杀**!”风芷瑶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微笑着快速的将草鸡接了过来。

    “瑶儿,我……”苏慕焰俊脸一白,还真是被她给猜中了,心里郁闷的要死,早知道他无论如何都要杀一次鸡了。

    “别我什么我了,你就在一边呆着吧,等下给你吃我亲手做的美味!”风芷瑶问他拿了匕首,三下五除二就刮了鸡毛了,匕首上还沾满了血。

    恰好旁边就是大玉湖,于是他走去湖边,弯腰清洗着匕首。

    “慕焰,我才发现你这匕首削铁如泥,用它刮鸡毛特顺手!”风芷瑶看见万三子和紫云都将任务完成了。

    于是她笑着将生鸡洗干净,外面涂抹上了粗粗的盐粒,然后,再用洗干净的荷叶包裹住,再荷叶包外面沾满了黄泥巴。

    架起火堆,两个荷叶包塞入火堆下方的土洞口里。

    苏慕焰看着风芷瑶做这一切很是顺理成章,娴熟优雅,眼底不止一次的诧异。

    “大小姐,就这样包堆黄土,这草鸡会好吃吗?”万三子很好奇,他人憨厚,于是他老老实实的问道。

    “三子,你就信大小姐的手艺吧,她做的菜都是稀奇百怪的,但是味道好极了!等下,你就知道了!”紫云和风芷瑶呆在一起久了是了解风芷瑶的厨艺的,于是她扯唇笑道。

    苏慕焰,他的目光闪了闪,这小女人做的菜真有那么好吃吗?

    半个时辰后,叫花鸡的香味香飘十里。

    “慕焰,那画舫上有个人怎么老看着我们这边?”风芷瑶一边拨弄着火堆,一边笑着问道。

    “那是我生意上的朋友。”苏慕焰淡淡的解释道。

    “很高的男人,而且长的也不错。”风芷瑶只是中肯的评价。

    偏偏听在苏慕焰的耳朵里,那是另外一翻景象了。

    他讨厌风芷瑶在他面前夸奖别的男人!

    “是吗?”苏慕焰勾唇淡笑。心道,那家伙将他的话当耳旁风,叫来别出来船舱,他这个时候出来意欲何为啊?

    “啊,大小姐,那个男人朝着我们这边飞过来了,他的轻功真不错啊,踏水而来,竟然他的足尖毫不沾水。”紫云震惊的叫喊了起来。

    “紫云,能让你惊讶的武功高手怕是没几个!”是以,风芷瑶看的很是起劲。

    “苏兄,为何放弃画舫上的美酒佳肴?莫非是为了约会佳人?”那人出声问道,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温度。

    但见他一身白衣着身,袖口缝制出了一片翠绿的杨柳之叶,犹如脆嫩的新生,带着雨后清新的甘甜,就犹如他的气质一般,清新醉人,甘甜的美酒,即使醉了也甘愿。

    一头乌黑亮丽的发丝柔软的好似绸缎,白色发带挽起,湖风徐徐的吹过,带出了发丝飘扬的弧度。白净无瑕的脸上是淡然的笑容,俊眉挑起,一双平静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就连薄情的嘴唇都挂着淡漠的浅笑。

    风芷瑶呆愣住了,这个男人怎么生的那般好看?

    “瑶儿,瑶儿!”苏慕焰不悦的抓了抓风芷瑶的小手。

    “怎么了?怎么了?叫花鸡焦了吗?”风芷瑶被苏慕焰这么一抓小手,手腕上传来的痛,让她皱眉疾呼。

    “不是焦了,是你呆病犯了!”苏慕焰愤愤道,他压根没有发现自己竟然有几分浓浓的醋意。

    靠!看美男而已!苏表哥做什么说她犯了呆病了?

    “切,你才犯呆病了!”风芷瑶不甘示弱的反驳他,小脸上却是笑颜如花。

    “这位公子,你和我慕焰表哥刚才是在泛舟赏荷吗?”风芷瑶唇角带着浅浅的笑容,她将他问的话巧妙的回答,什么约会佳人,她可没有和苏表哥约会,他这是强行过来蹭美食!

    “墨兄,这是我的表妹风芷瑶,瑶儿,这是西凉国月落山庄的少主墨染白。”苏慕焰不得不微笑着为他们介绍道。

    墨染白?名字倒是还好,那她可不可以喊他小白?

    “风姑娘。”墨染白淡淡道,声音没有起伏,很是平和。

    “墨公子,拜托你别喊我风姑娘,好似听着如疯姑娘!”风芷瑶摇摇头,于是她笑着道。“你可以喊我名字,看你和我慕焰表哥差不多年纪,那我喊你小白哥哥好吗?”

    墨染白闻言,平和的脸上第一次被其他的表情代替,“怎么听着是在喊小狗?”

    “那染白哥哥,好听吗?”风芷瑶纯粹是欣赏美男忘记了身边的醋味美男苏慕焰了。

    “嗯,勉强凑合!”墨染白于是不说话了,他并没有将视线一直落在风芷瑶的身上。而是将视线落在火堆上。

    风芷瑶兀自猜测道,她这么个大美人就这么站在他眼前,他怎么就无动于衷呢?

    苏慕焰看到风芷瑶那般火辣辣的注视墨染白的俊脸,他的耐性在一点点的消失,他现在恨不得将风芷瑶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去一分一毫。

    “瑶儿,叫花鸡倒底能不能吃了?”苏慕焰问道,语气不悦,很明显,他很在意风芷瑶去看别的男人,即使这人是他很好的朋友,他都不允许。

    “可以吃了!”风芷瑶一边笑着,一边弯腰拿着树枝去拨弄火堆,接着将荷叶包着的叫花鸡拨了出来。

    烟雾萦绕,还发出兹啦兹啦的响声。

    紫云和万三子局促的站在一边,不知道下一步做什么?

    “紫云,三子,这只叫花鸡你们一人一半好了!”风芷瑶接过苏慕焰手中的匕首,剖开两半。

    “大小姐?那你呢?”紫云和万三子都很惊讶,那还剩下一只,他们三个人怎么吃啊?

    “我不吃,另外一只给慕焰表哥和染白哥哥吃好了。”风芷瑶扬唇一笑,在阳光的衬托下,是更加的娇艳,本来不能用这个词形容,但是她此刻的笑容却如一种雨后的彩虹绚烂无比,好比夜空耀眼闪烁的星辰,光亮明媚,仿佛是沙漠之中的一片绿洲,温暖清新。

    她的随意一笑,倾国倾城的震撼,如此的让人看了回不过神来,仿佛被摄住了灵魂似的。

    墨染白愕然,苏慕焰呆愣,万三子和紫云傻了。

    “瑶儿,那你吃什么?”苏慕焰没有料到风芷瑶竟然还把唯一的叫花鸡分成两半,一半给他,一般给墨染白。

    “我自然是去玉湖楼吃饭,难不成慕焰表哥和染白哥哥请不起我吗?”风芷瑶想用半只叫花鸡勾住美男的心,就算勾不住,当个普通朋友也成啊。

    “瑶儿,你不公平!”苏慕焰听到风芷瑶喊墨染白为染白哥哥,而喊他为慕焰哥哥,他的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什么不公平?难不成是你不想请我吃饭?”风芷瑶凉飕飕的剜了他一眼,这一眼看的苏慕焰不寒而栗。

    “你看你喊墨兄他染白哥哥,却喊我慕焰表哥,为何?”苏慕焰较真道。

    “那好吧,慕焰哥哥。”哥哥两字的音调拖的长长的,让苏慕焰暴汗,他怎么觉得风芷瑶这小女人是故意的。

    “芷瑶,这叫花鸡的做法甚是奇怪,味道也很好吃,你如何得知这种制作方法的?”墨染白淡然的出口叮叮咚咚的嗓音宛如溪涧的流水撞击在石头上,轻轻的敲打在所有人的心里。

    风芷瑶啊了一声,才回答道,“一本古籍里看到的!”她又不能说在现代的时候,她学会了的。

    “哪一本古籍?”墨染白问,苏慕焰也问。

    “哎呀,瞧我这记性,我记不起来了。”风芷瑶说的一脸抱歉,实则是她压根就没有看过什么古籍,那是她瞎掰出来的!“好吃吗?”

    “肉质鲜美,肥嫩多汁,酥香可口……”墨染白一边吃一边闭着眼品味。

    “真乃人间美味!”苏慕焰这个爱好美食的食客也不由得大赞。

    “喜欢就好!对了,紫云,三子,你们的感觉如何?”风芷瑶得瑟的笑了,或许咸阳第一靓汤店可以附加一道叫花鸡,而且每天限做一只,为何只做一只,其实就是风芷瑶太懒了!

    “大小姐的手艺好的没话说!”万三子吃完,抹嘴道,一脸的意犹未尽。

    “是啊,三子说的对,大小姐的手艺真是好极了!”风芷瑶勾唇一笑,都说不错,那就是很好了。

    “叫花鸡吃完了,那个紫云,你和三子一起先回相府吧!我有点事情想和慕焰哥哥说说。”风芷瑶想起明天那咸阳第一靓汤店开业的事情,她蹙眉了下,如果她让擎天堡的美男少主去捧捧场,那她的店是不是会财源广进啊?

    “是的,大小姐,奴婢知道了。”紫云点点头,先和万三子坐上马车离开了。

    “瑶儿,想必这个时辰,你的肚子一定饿了吧,要不我们就去附近的玉湖楼用膳吧?”苏慕焰听见风芷瑶肚子里咕咕叫的声音,他好心疼的说。

    “好的,那我们去那里用膳!”风芷瑶笑着点点头,接着她的目光瞄了一眼一直表情淡然的墨染白。

    “染白哥哥,你也去,好吗?”美男啊,你可一定要去,据说玉湖楼有专门的贵族包厢,里面还有床榻,正好让她乘机扑倒美男。

    恰好,身上带了独门春瑶,是她自己调至出来的!

    等下该放在谁的杯子里呢?

    风芷瑶愁眉苦脸了很久。

    一路上,苏慕焰看着垂头思考的风芷瑶,以为她饿的小脸苍白了,于是他担忧的问道,“瑶儿,可是饿极了?”

    对啊,她现在是很饥渴!当然饿了!

    “嗯,有点。”风芷瑶恰到好处的羞涩的笑了笑。

    “芷瑶,前方就是玉湖楼了,适才吃了你弄的叫花鸡,非常好吃,今儿个你的午膳,我请了。”他扯唇笑了。

    这一笑,不打紧,如皎月一般的面容,带着淡淡的光晕,那是何等的风华,似乎所有的光芒都笼罩在他的周身,经久不散。

    风芷瑶暗道,好美,好美!等下吃饱了努力扑倒他,不扑倒她,她风芷瑶三个字倒过来写!

    而且这种男人遇事比较淡然,肯定不会追着她负责的!想想就美滋滋的!

    “好的,谢谢染白哥哥。”风芷瑶嫣然一笑。

    苏慕焰看他们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让他的心情非常不悦,他总觉得她是故意和自己作对的。

    “到了玉湖楼了!”风芷瑶之前和轩辕皓玉到玉湖楼吃过饭,心道虽然这儿的饭菜勉勉强强,但是有美相伴,那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碧兰节盛宴早就过去了,怎么这群才子佳人还没有离开呢?”风芷瑶心里疑惑,于是嘴上问了出来。

    “自然是为了五岳诗会!”墨染白淡淡道,他自然不是来参加十一月的五岳诗会的,他可是来和苏慕焰做买卖的。

    “啊?连你也知道?”风芷瑶听到墨染白都晓得的五岳诗会,而她却不知道,等等,似乎轩辕皓玉有跟她提过的。

    不过,一个诗会而已,她是不会感兴趣的!

    对她来说,她这辈子最感兴趣的该是美男了吧!

    客栈里的小二,看到三人的华服,便知道是贵客,于是笑盈盈的将他们迎上了三楼的高雅厢房。

    “啊,这个雅间真的有床!真好,吃饱了美美的睡上一觉。”风芷瑶看到这间高雅厢房内的红檀木雕大床,心里一阵激动!

    “瑶儿,看到床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苏慕焰取笑她道。

    “慕焰哥哥,人家这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有趣的厢房!”风芷瑶笑着解释道。

    “这个设计是我想出来的。”墨染白淡淡道,不过他一点儿也没有沾沾自喜的兴奋,反而很淡然。

    “染白哥哥,你很上道哦!”吃完美食正好把美男xxoo掉!

    “什么上道?”墨染白问道,他不解了。

    “没……是说你很能干啦!”风芷瑶讪讪的笑了笑,她哪里敢多提一句,如今这样和墨染白说话,已经被苏慕焰杀死人的目光凌迟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墨染白闻言耸了耸肩,率先寻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风芷瑶不禁想起穿越后,第一次和苏慕焰辩论凳子是谁家的道理。

    于是她嘿嘿的笑了下。

    “瑶儿,是不是想起那天来了?”苏慕焰问道,其实他心里也想起了那天让他感到惊艳,以及口齿伶俐的小女人。

    “嗯。”风芷瑶点点头。不过,此刻,她不想点破,想必苏慕焰也不会同意她将此事说出来给墨染白听吧?

    一会儿,小二将热腾腾,香喷喷的菜肴端了上来。

    “小二,要一坛子陈年女儿红,一坛桃花酿。”墨染白淡淡的吩咐道。

    “你不喝女儿红,喝桃花酿?”风芷瑶仔细的想捕捉他的事情,不过,很遗憾,什么也没有其他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

    “瑶儿,墨兄为你点的是桃花酿,自然是给你喝的!我们男人自然是喝陈年女儿红了!”苏慕焰了解墨染白不多话,说话简练的性子,不过,他似乎觉得墨染白对风芷瑶说话的句子很长,刚才居然还露出了笑容,啊,简直太惊悚了!

    “是用桃花花瓣酿造的酒吗?”风芷瑶光从字面上,是这么理解的!

    “是的,你等下闻闻看,是不是有桃花的芬芳?”苏慕焰柔声解释道,也在此刻,他才觉得,他似永远看不够风芷瑶似的。

    “好的,那我可一定要嗅一下。”风芷瑶轻轻的笑了。

    没过多久,小二就抱了两坛子的酒过来。

    “小二,添一斤牛肉!”风芷瑶想起武松打虎之前可都是吃的饱饱的,那她也一定要吃的饱饱的,将美男扑倒!

    于是她看着墨染白的俊脸,两眼呈桃心状!

    “瑶儿,你喜欢吃牛肉?”苏慕焰狐疑的看了看她特明亮的双眸,他总觉得风芷瑶这小女人一定有事情瞒着她,于是他不动声色的仔细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沉醉于男色的风芷瑶不曾防备苏慕焰射来警告的眼神,她依旧看的津津有味,美男啊,真养眼,一边看,一边想着等下如何给墨染白下独门春瑶。

    正当三人吃的正酣的时候,一拨黑衣人从窗口如乌鸦一般飞了进来。

    但见墨染白扬手陡然将筷子折成十段,一段一段,如天女散花一般快如闪电的击向那拨黑衣人。

    风芷瑶粗略一数,靠,还真是十个杀手!

    只是这帮子杀手打哪里来的?怎么那般脆弱,居然偷袭不成功还轻轻松松被墨染白取了性命,且每一段筷子且精准无比的射在黑衣人的心脏部位!

    这群杀手真是丢她做为杀手同行的面子!

    “瑶儿,你别害怕!我在你身边呢!”苏慕焰以为风芷瑶是害怕的吓呆了,其实不然,她是在看墨染白杀敌的卓越风姿呢!看的她大赞不已。

    好俊的筷子功夫!

    “嗯,慕焰哥哥,那些人是怎么来这儿的!刚才我好害怕,幸好你和染白哥哥都在这里,不然我一个人一定吓死了,呜呜。”风芷瑶唱做俱佳的说道,末尾还假哭了两声,抬手抹了抹压根就没有流出来的眼泪。

    “染白,你弟弟还是和以往一样讨厌你,呵呵,你这一路上不累吗?”苏慕焰轻轻的抚了抚风芷瑶的头发,示意她别害怕,自己则戏谑着对墨染白说道。

    “习惯了!”墨染白淡淡的站起来,掏出随身携带的化尸粉,均一一的洒落在那些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身上。

    很快,那些黑衣人无一例外的成了几滴血水。

    墨染白平和将一碗陈年女儿红倒在了那几滴血水之上,顿时那些血水消失无踪。

    风芷瑶震惊墨染白的淡定,他难道经常处理这种恶心的事情吗?

    就在刚才,苏慕焰明明用他的大掌捂住她的双眸的,可是她刚才透过他指缝的空隙,她看到了这一吓人的一幕。

    “染白哥哥,为什么你的弟弟要用杀手对付你?”风芷瑶本不想问,可是不知怎么的,她看着他淡淡的神色,她竟然为他有一丝心疼,她想他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想要让我娶妻!”六个字说的很清晰,但是还是让风芷瑶听了一头雾水。

    弟弟让哥哥娶妻,干嘛还需要动用杀手?

    “为什么啊?”风芷瑶见他肯告诉,于是便继续追问道。

    “长兄取妻之后,便不能继承墨家宝藏了!”墨家可是西凉第一名门,不仅富贵天下,更是名人辈出。

    不是墨染白回答的,这话是苏慕焰回答的!

    果然是鸟为财死,人为食亡!

    “怪不得要逼着染白哥哥娶妻了。”风芷瑶笑了。

    “哦,原来刚才那些杀手是来逮染白哥哥回去成亲的?那么就是说染白哥哥你,逃婚了?”风芷瑶继续猜测道。

    “瑶儿,别胡说,墨兄尚未婚配,那里来的你说的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84 吃苏慕焰(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