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墨兄,你在想什么?想的这般入神?”苏慕焰刚才已经将风芷瑶送回去了相府,这才火急火燎的赶回来。

    “没想什么。”墨染白淡淡道,他如何能将刚才的小心思透露给苏慕焰知道呢?当然,他不会那么白目。

    “哦,不好意思,我让你久等了。”苏慕焰抱歉的抱拳说道。

    “对了,我何时能喝到你和芷瑶的喜酒啊?”墨染白想起刚才他们在玉湖楼春风一度,想必苏慕焰一定会对那个女子负责的吧。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事应该快了。”苏慕焰笑着点点头。

    “先预祝你抱得美人归了。接下来我们谈谈那件事……”墨染白淡淡道,接着他启口说了一些合作事宜。

    “可以考虑看看……”苏慕焰因为得到了软玉温香,自然此刻心情极好,于是他笑着回答道。

    ……

    风相府邸。

    刚出海棠院,走在五彩漆就的回廊上,鼻尖闻到阵阵荷花的幽香,再沿着这回廊有一座假山,旁边置上一个八角亭子,三十步外是三座主楼,牌匾上的是草书,题着掩竹楼,胭书楼,雕锦楼,穿过假山是一个大池塘,里面种植着大片大片的荷花,那宽大的绿叶当中,亭亭玉立着一枝枝荷花,有的肆意绽放,有的还是花骨朵儿,粉红的娇俏可爱,纯白的清丽脱俗,微风拂过,飘过阵阵清香。这些美景如果放在现代,只在园林里才欣赏的到。

    风芷瑶在海棠苑沐浴熏香之后,才施施然换上一袭白色纱裙,由于脖颈处的细碎吻痕,她皱了皱眉头,抹了点儿消痕膏,似乎遮瑕了不少,终究这里不是现代,于是她巧妙的在象牙白一般的脖子上系上了白色雪烟纱蝴蝶结,显得飘逸灵动。

    “大小姐,快点吧,刚才老爷那边来催了很多次了。”紫云捂嘴笑了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姐喜好打扮呢。

    不过她很疑惑,大小姐是不是和表少爷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表少爷送大小姐回来的时候,表少爷的脸上的笑容简直似那蜜糖做的,甜浓的化不开来呢!

    “知道了,这就好。”风芷瑶笑着答应了,最后一次揽镜自照,终于看到令她满意的效果了。

    “小姐就算不打扮,也是丽质天生,这一次精心打扮后,更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紫云觉得爷身边那么多的美人都比不过大小姐的一根手指头。

    “我知道美呢,多谢你的赞美,紫云啊,我们走吧。”再不去,风老爹和那群姨娘们该对她发火了吧!

    “大小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去相亲的呢!”紫云低声嘀咕道。

    “切,有与同父异母的兄长相亲吗?笨丫头!真不知道你那主人是选你来监视我的,还是让你来受我训的!”风芷瑶话锋一转,扭头,美眸瞪了紫云一眼。

    “大小姐,你干嘛老挖苦奴婢。”紫云弱弱的说道,她也不想的,偏偏爷指定她,她有什么法子。

    “我不是挖苦,我是在想,要什么情况下,你那背后的主子才肯露出庐山真面目,做什么搞神秘啊?”风芷瑶停住了下脚步,沉声道。

    “大小姐,奴婢不知。”紫云摇摇头,这个大小姐远比想象之中更难伺候。

    “大小姐,你可来了,老爷他们在里面久候你多时了。”管家老远就看见风芷瑶了,于是大声说道。

    风芷瑶点点头,就着一路上红灯笼的光晕,步步生莲的走到膳食厅门口。

    “大小姐,请。”管家笑脸相迎。

    “管家,有劳了。”风芷瑶淡淡一笑,今儿个,她倒是可以将风家人见了个全。

    “不敢。”管家笑了,大小姐自从上吊死去奇迹复活之后,她的变化越来越大了。那眼中的几丝霸气几丝凌厉让他错觉的会以为他看见了老爷的眼神。

    “老爷,你也不管管大小姐,让大家伙儿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她人呢?”白晚亭借着风芷琳如今是皇上的琳贵人身份,鼻孔朝天,高傲似乎可以把所有人踩在脚底下,这不,连说话的口气都如此猖狂,早忘记自己是如何被关在秋冷院的。

    “哎呀,三姨娘你这是说的哪里话,瑶儿这不是来了吗?你知道的,姑娘家出来总是要仔细打扮一番的,就好似三姨娘,你难道出来的时候,是不施粉黛吗?”风芷瑶说完捂嘴笑了,哈,不就是一个小小贵人的娘吗,有必要弄的自己高高在上似的。

    “风芷瑶——”三姨娘白晚亭还想说什么,可是她在看到风无才的犀利的眼神时,立马身子颤了颤,硬是把欲骂出口的话给收了回去。

    “三姨娘?”风芷瑶柔柔一笑,只是笑容未达眼底,就凭她,她能把她从秋冷院里弄出来,当然也能不费吹灰之力给再弄进去。

    “老爷,这位就是大小姐?”声音悦耳动听,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分外的好听甜美,宛如天籁之音。

    风芷瑶这才将视线放在那女子身上。但见她身穿紧身绸缎的浅蓝长裙,那个标准的瓜子脸上,五官齐全:那双迷人的眼睛上,有长长的睫毛为它做装饰;那挺拔的鼻子在中间显得非常引人注目;那张能说会讲的樱桃小嘴,小巧玲珑,颜色如血一般红润。穿一双米色的上面带有红黄碎花的绣花鞋。那用珍珠做的金步摇,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剔透,光彩夺目。远看如天仙下凡,近看是一位大家闺秀。

    难道这就是风老爹宠在手心里的五姨太水芯儿?

    奇怪,不是说是歌姬吗?怎么她看起来似出名门的大家闺秀?难不成有什么故事在身?

    “是的,芯儿,这是相府大小姐风芷瑶,瑶儿,这是你五姨娘水芯儿。”风无才瞅了瞅水芯儿,笑呵呵的为她们介绍道。

    “很标志的姑娘。”水芯儿轻轻柔柔的夸奖了一句。

    “五姨娘过奖了。”风芷瑶淡淡一笑。

    “爹,这位便是瑶儿吧,竟然已经出落的如此美丽了!”说话的年轻男子手执着翠玉酒杯,此人正是风无才的庶长子风缌泽。

    只见风缌泽长的方面大耳,轮廓粗犷,颇有强悍的男儿气概,最吸引人的,是他的神态,虽然好似漫不经心,却给人一种真诚可信的感觉。他的眼神深邃灵动,单看他的眼神,便知此人生性放荡不羁,而他薄薄青衣下强壮的体格,配上他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摄人气势,使人感到此人他日决非池中之物。

    “缌泽哥哥。”风芷瑶嫣然一笑,很俊的男人,应该属于猛男型的吧,而且她似透过他衣服看到了他那发达的胸肌呢。

    “瑶儿,长大了。”风缌泽想起自己离开相府之时,她才三岁的样子。

    那个时候她老是追在他的屁股后面喊他缌泽哥哥,有一次她还亲了他的嘴巴,弄的他小脸通红,此刻想来,真够童趣天真的。

    “是啊,缌泽哥哥也长大了,此次回府来,是要给我找个嫂嫂吗?”风芷瑶笑着戏谑道。

    此次风芷瑶并没有见全风府全家,其他庶子已经带着妻妾和小孩出府另住了。

    风家庶女除了风芷琼和风芷琳之外,还有两位年纪小的庶女,她们没有及笄,是四姨娘所出,也就是说是风缌泽的两个妹妹,风芷瑜,风芷玥。

    风缌泽爽朗的笑了笑,看向风芷瑶,“瑶儿性格似比小时候开朗多了。”

    “是啊,人总是会变的。”风芷瑶边说边扫了一眼白晚亭,见她忽然鼻子冷哼了一声,不过她没有放在心上。

    “缌泽,你一去昆仑山那么长时间,连那书信都只是一年一封,可把你娘给急死了。”风无才扶须笑道,看起来他心情不错。

    “娘,泽儿错了,让爹和娘忧心了。”风缌泽朝着四姨娘和风无才敬了一杯酒。

    “好孩子,回来了就好。”四姨娘柔声说道,她委实担心风缌泽的婚事。

    风芷瑶见他们闲话家常,而她努力消灭风缌泽和风无才夹在她碗里的饭菜,说真的,风家的这个厨子烧的菜太一般,她努力吃,却还是觉得难以下咽。

    “瑶儿,你怎么皱眉了?”风无才心疼了。

    “爹,这菜太过难吃,我吃不下。”风芷瑶淡言道。

    只是她的话才说完,风芷瑜那小丫头抱着肚子直喊疼。

    “管家?这饭菜怎么回事?瑜儿吃了为何喊肚子痛?还不快去喊大夫来?”风无才一掌拍在桌子上大怒,咆哮道。

    “老爷,这厨子来了相府也快有一年了,人也老实,做的菜,你不也称赞过吗?”管家疑惑了,心道难不成是这厨子有问题?

    “爹,不如召来厨子仔细问问,看看是不是确有其事?”风芷瑶心下疑惑,如果厨子被人指使,为何偏偏是风芷瑜一个人如此腹痛反应呢?

    “泽儿,你怎么说?”风无才挑眉问道。

    “爹,瑶儿说的有理,若是有心人加害瑜儿妹妹,那泽儿定会一查到底的!”风缌泽表态道,不管如何,瑜儿可是他的同胞妹妹。不过这事看着蹊跷呢,为何就瑜儿一人中毒?

    “缌泽哥哥,你不是在昆仑山学艺吗?那医术有没有涉猎过?”风芷瑶放下手里的筷子,淡淡问道,余光停留在白晚亭的身上,心道,莫不是她在搞鬼?

    可是看她好像很镇定的样子,或许不是白晚亭所为?

    “有涉猎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可以给瑜儿妹妹把脉看看。”风缌泽颔首说道。

    这厢管家也把厨子喊了过来问话。

    “老爷?”那厨子有点害怕的看向风无才,他心里想,他虽然给相爷一家做饭菜,但是这是头一次见全这么大群一家人。

    相府的厨子一共十来个,而他是厨子们的头头。

    此刻管家说四小姐因为吃了他做的饭菜肚子痛,他脸上虽然镇定,可心里害怕的七上八下的。

    “别怕,照实说。”风芷瑶觉得这件事发生的太蹊跷了,如果真是厨子下毒,那为何只是瑜儿一人中招呢?

    “老爷,大少爷,大小姐,四小姐腹痛之事和奴才无关啊,奴才为人本分,这是大家公认的,再说我和四小姐无冤无仇的,我不至于那么暗害四小姐吧!一定是有人想陷害我对付四小姐,老爷,奴才是冤枉的!”厨子姓张,四十左右,中等身材,肚子微微有点发福。此刻吓的两腿发软,扑通一声下跪,他心道,下毒可是大事啊,不是他做的,他可不能承认!

    白晚亭看着这一幕,脸上丝毫不见波澜,她向来和其他姨太太没有往来,是以,他们在担心瑜儿病情的时候,她反而一个人吃的惬意。

    在她看来,那些庶女如何能与琳儿那聪明孩子比较?

    风缌泽修长洁白的手指轻轻的搭了下风芷瑜的脉象。

    片刻之后,他淡淡道,“不是中毒!”

    风芷瑶想到四个字“虚惊一场”。

    听到这话,最高兴的莫过于张厨子,不是中毒,意味着他可以继续呆在相府做工了。

    “不是中毒?那为何瑜儿的表情如此苍白,腹部还痛的似死去活来的?”四姨太很担心。毕竟是她自己的女儿,再也没有比她做娘的更着急的人了。

    “爹,四姨娘,你们是否选择相信瑶儿一次,让瑶儿来问问瑜儿到底哪里不舒服?这样吧,你们先去外间,等我问出来了,我再和你们详说,可好?”风芷瑶总觉得风芷瑜的腹痛样子,她似乎在哪里见过,似乎自己也经历过。

    “好的,爹,四姨娘,那我们便选择相信瑶儿一次吧,她也许有让瑜儿不再腹痛的方法。”风缌泽认为风芷瑶刚才说话的语气有几分把握,不如是试试看再说。

    “是吗?大小姐可不是大夫,大少爷,你答应的那么快,是不是其中有什么水分啊?”白晚亭出声斥责道。

    “你——四姨娘,你太聒噪了!”风缌泽和风芷瑶一样,他也很讨厌三姨娘的做作虚伪,于是他对他不假思索道。

    “大少爷,你——”白晚亭又败下风了。

    “记得做好姨娘的身份,莫要逾越了自个儿的身份!说这番话,我也是同情你来着。”风芷瑶冷冷的插了这段话。

    “好了,都少说两句,目前,瑜儿的情况想必大家都清楚,这样吧,你们都回避下。”风无才冷斥了两句,眼神扫了一眼白晚亭,心道,这个女人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等一大家子人走的差不多了,此刻只剩下风芷瑶和风缌泽。

    “缌泽哥哥,你先回避一下可好,我有些重要的事情和瑜儿说。”风芷瑶微微一笑,将话挑明道。

    “厄……好吧……”风缌泽见风芷瑜痛的在地上打滚,而刚才四姨娘一步一回头,也让风芷瑶感觉到了她的病情对于这两人的在乎。

    “瑜儿妹妹,他们都走了,你把你的心事说出来吧,能帮你的我一定帮。”风芷瑶在她近旁的椅子上坐了一下,唇瓣边荡漾着一抹如淡菊的浅笑,温暖而又和煦。

    “瑶儿姐姐,你知道?”风芷瑜捂住小腹,脸上一片诧异。

    “你是不是腹痛,而且小腹那边一抽一抽,然后下腹处有流出异物的感觉?”风芷瑶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

    “啊,瑶儿姐姐,你都猜中了?”风芷瑜一脸的佩服,眼底闪过一抹亮光。

    “自然,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所以你这痛啊,痛个几天就没事了,等下让大夫给你调几副中药调养下身体。”风芷瑶心道,这儿的姑娘来大姨妈好晚啊,看这风芷瑜将近十四岁,这大姨妈才来!

    “嗯,我之前也只是听奶娘说过,可是我没有想到第一次来这个,竟然那么痛,奶娘她没有和我说过。刚才那么多人,我害怕,没有敢和娘说。”风芷瑜吐了吐舌,很是俏皮可爱。

    “呵呵,傻丫头,奶娘可不管你这事!”风芷瑶听了差点捧腹大笑。

    “好了,我出去和你娘她们说说,省的她们担心。”风芷瑶安抚了下,随后迈着小碎步走向门口,将门推开,笑盈盈的走向焦急等待的四姨娘身边。

    “四姨娘,你附耳过来。”风芷瑶想着里面那妹纸定然害羞,于是她选择将此事只告诉她母亲一人即可。

    “大小姐?什么?”四姨娘高秀莹不明白她干嘛将这事情弄的那般神秘,于是她一头雾水的问道。

    “附耳过来就知道了。”风芷瑶看了看父兄两人诧异之极的脸色,轻轻笑了。

    “女儿家的事情,你们也要听吗?”风芷瑶捂嘴笑了,接着她主动靠近傻愣在一边的四姨娘身边去,悄悄告诉她,“瑜儿来癸水了。”

    “瑜儿?她?”四姨娘这才转优为喜。

    “老爷,我们瑜儿她长大了。多亏大小姐聪明。”高秀莹激动的说道,她之前还担心孩子中毒了呢!还好,不是。

    “爹,那大夫可在,让他给瑜儿妹妹开几副中药调养下身子吧。”风芷瑶倚靠在门板上,心道,幸好出了这事,不然那些个菜,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吃下去?

    “在,在的,等下就让他去开调理身子的方子。”风无才笑了,还好瑜儿没事。

    “瑶儿,愈加的冰雪聪明了!”风缌泽看向风芷瑶的眼神也有着几分敬佩,刚才他明明为瑜儿把脉的,偏偏还不如瑶儿的脑子转的快。

    “缌泽哥哥,这是每个女人都知道的事情,你甭夸奖我了,呵呵。爹,我现在肚子还饿着呢,你没事的话,我先回海棠苑去填饱肚子了。”风芷瑶落落大方的笑道。

    “也好,去吧。”风无才点点头,这个女儿行事为人方面愈加的像蝶儿了,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瑶儿,莫不是你那海棠苑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不知我有口福没?”风缌泽其实也没有吃多少,是以,一听风芷瑶那话,心里一计较,八成瑶儿那里有好吃的!

    “没你的份!”风芷瑶摇摇头,她可是刚才吩咐紫云先行回海棠苑准备吃食去了,他如果也去了,那她大小姐吃什么啊?

    风缌泽郁闷了下,终究没有过去,而是在一旁等着管家喊的大夫写药方。

    海棠苑那边。

    紫云早就在庭院里等着了。

    “大小姐,你可回来了!四小姐的毒是被谁下的啊?”紫云也很好奇。

    “没,不是什么下毒,只是她大姨妈来了,所以才腹痛啦。”风芷瑶凑近紫云耳边说道。

    “这样啊,奴婢还以为是三姨娘搞鬼呢!”紫云叹息道。

    “我当初也这么认为,居然不是,哎,真是遗憾。”风芷瑶这小妮子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

    “大少爷?”紫云看见风缌泽就站在风芷瑶的背后,只是风芷瑶却没有发现罢了。

    “谁?”风芷瑶以为自己听错了呢,刚才她不是拒绝他来蹭饭吗!靠,他居然还有脸来!这厚脸皮的程度快超过她美兮了。

    “瑶儿,怎么不欢迎我吗?”风缌泽手拈一枝海棠花,刷刷的两下绕成了一个可爱的花环,扬手轻柔的戴在了她的发鬓上。

    “缌泽哥哥,你都送这玩意了,我能不答应吗?”虽然她希望是蓝色妖姬,不过海棠花也凑合啦。

    “你小时候就喜欢我编花环给你戴着。”风缌泽笑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竟然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哎,我都忘记的快差不多了哦!”风芷瑶笑着说道,她是根本就不知道原身风芷瑶和他风缌泽的童年往事。

    “那个时候你还小,忘记了也是正常的。”风缌泽爽朗一笑,后又道,“其实我刚才也没有吃多少,你这里既然有好吃的,你多少也给我一份吧,我好得是你的缌泽哥哥呢!”

    “好吧,紫云,去石锅拌饭来,给我和大少爷每人一半!”风芷瑶叹气,今儿个晚上得自己动手做夜宵了,本想懒一下的,偏偏风缌泽大少爷来蹭饭了。

    “是的,大小姐。”紫云笑着点点头,心道,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兄妹感情真好。

    等风缌泽吃了紫云做的石锅拌饭后,赞不绝口,直说谁娶了紫云这丫头,有口福了。

    紫云微微垂眸,眸底划过一丝黯然,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嫁人了,她只想默默的看着爷幸福,默默的做他的属下,永远的默默下去。

    “紫云,你怎么了?大少爷表扬你做的石锅拌饭好吃呢!咦,你的脸色好苍白!”风芷瑶关心的说道。

    “谢谢大少爷赞美。”紫云抬头笑道,掩下心里的酸楚。“但是这石锅拌饭是跟大小姐学的,大小姐做的菜才是天下一绝呢!谁娶了我们大小姐才是真正的有口福呢!”

    “紫云,少赞我了,我可不想嫁呢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85 大姨妈来了,叫花鸡的情分(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