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让瑶儿抛绣球?”风无才垂眸看了看正呼呼大睡的风芷瑶叹了口气。“她不肯怎么办?”

    “爹,瑶儿妹妹那里,我有法子劝服她。”风缌泽微笑道。

    “择日不如撞日!那我现在就去前头大厅里和他们说这事情,让他们等下一起去云兮楼下方等着抢绣球,谁能抢着绣球,我就把瑶儿嫁给谁!你负责把这不孝女喊醒!”风无才觉得除了这法子不得罪人之外,真是别无他法。于是他松开拽着风缌泽袖子的大手,发横道。

    “爹,那你去大厅,我现在就把瑶儿喊醒,让她乖乖地去云兮楼上抛绣球!”风缌泽马上答应道,挥挥手催促风老爹赶快去招呼前头的众位“贵客”!

    “老爷,还是大少爷有妙招!”管家也抬手拭去额头的汗珠,他活了这把岁数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壮观的求亲场景。

    风缌泽看着风老爹和管家一前一后离开了,连忙坐到风芷瑶身边。

    “瑶儿,醒醒——”风缌泽从没有见过这么能睡的人。

    “别吵——”风芷瑶恼声道,美眸依旧闭着,换个睡姿依旧呼呼大睡。

    “瑶儿,爹让你抛绣球嫁人!”风缌泽想着自己的重责大任,直接冲着风芷瑶的耳边,双手做喇叭状吼道。

    “什么?你要抛绣球嫁人?啊,你再重复一下下!”被他这么大嗓门一喊,她的瞌睡虫给驱散的烟消云散了。

    “瑶儿,爹让你抛绣球嫁人!”风缌泽见她让自己重复,他立马不厌其烦的复述了一句。

    “什么?抛绣球?这么烂的主意是谁想出来的?”风芷瑶听了气得咬牙切齿。

    风缌泽见她一脸的鄙夷,他哪里敢说是他想出来的,连忙镇定自若,朗声笑道,“瑶儿,别管是谁想出来的,我奉爹的命令,现在要带你去云兮楼抛绣球是也!”

    “不去,要去,你去!”风芷瑶的直觉告诉自己,风缌泽这家伙一定有问题,八成这抛绣球的烂主意是他想出来的,可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可不能真去抛绣球,如果往云兮楼上一站,她别想有安生日子过了。

    “瑶儿,别胡闹,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看爹的表情,如果你不去,怕是要拿条绳子绑着你去!”风缌泽就事论事的说道,亏她想的出来,让他一个大男人去抛绣球?

    “缌泽哥哥。”风芷瑶娇嗲的喊道,让风缌泽直觉得一股冷气从他的脚趾头冒进脚心,直入五脏六腑。

    “你……你想说什么?”风缌泽觉得自己该离她远一点。

    “缌泽哥哥,我不想嫁人,我已经为自己想好了脱身的法子,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风芷瑶拉着他的飘逸广袖,撒娇的说道,眸光潋滟,笑的醉人,让风缌泽还真是拒绝不了她。

    “什么法子?”风缌泽不由自主的问了出来,丝毫没有发现他自己已经入了风芷瑶的局了。

    “你也去抢绣球,而且必须抢到绣球,不然,我让爹也马上给你安排一百个美娇娘,把你榨个精尽人亡!”风芷瑶一边说,一边在他耳边呵气如兰,语气阴森森的,让风缌泽不寒而栗,一百个美娇娘?亏她古灵精怪想的出来?

    “瑶儿,不过什么是精尽人亡啊?”风缌泽五岁起便去了昆仑山,至今不曾有过男女之事,自然不会联想到精尽人亡这等事情。

    “笨蛋,反正你就联想一下,有一百个女人逼着你和她们生孩子,你怕不怕!”风芷瑶伸出纤纤玉指戳了戳他那光洁白皙的额头,怒声质问道。

    “好……好……你说说,你倒是有什么法子?”风缌泽当然相信风老爹绝对会那么做,不说风老爹,就是他娘也是极力赞成他早点成家立业的,可偏偏他喜欢过“两脚踏遍尘世路,以天为盖地为庐!”的悠然生活,是以,他当然要狗腿一下,巴结巴结风大小姐。

    “你易容成满脸麻花的叫花子,反正越丑越好,也去抢那绣球,到时候,我把绣球往你那头扔,你一定要抢着了,然后赶紧撤退,你可不能在爹面前出现。”风芷瑶想来想去,这事比较靠谱,这样既不会让爹得罪那么几位,也不会让自己失去自由,可谓一箭双雕的好法子。

    “缌泽哥哥,你别说你做不到,我可是知道你的轻功怕是这个世上无人能敌!”风芷瑶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她再接再厉,“如果你这次帮了妹妹我,我以后给你做好吃的东西。”

    威逼利诱加甜言蜜语,终于华丽丽的搞定风缌泽临阵倒戈,帮她易容去抢绣球!

    “瑶儿,果然一切都在你掌握之中,怪不得他们几个都会带着天价聘礼来相府求亲,想必一早就知道你这丫头刁钻古怪的很呐。”风缌泽没有捶胸顿足,倒是笑盈盈的夸奖了她一通。

    “缌泽哥哥,你先带我回去海棠苑,我帮你易容一下,省的你自己弄的出纰漏!”风芷瑶可是精明的很,万一风老爹又说动风缌泽不帮她了,那她岂不是很亏?

    “好吧,哎,那些男人是不是被眼屎糊了眼睛。居然看上你这么个丫头片子。”这丫头有够腹黑的,不知道谁有幸成为他的妹夫?

    “不是他们被眼屎糊了眼睛,而是你妹妹我就如珍珠一样,光芒四射,魅力无边,勾了一堆美男的心。当然你除外!”风芷瑶缓缓起身,扬手拍了怕他的肩膀道。

    “为什么我除外?”他当然只是习惯性的问了问,没有其他意思的。

    “因为你不是美男!”风芷瑶乘机掐了他的胸肌一下,虽然不是美男,但是确实是猛男的体格啊!

    “瑶儿,你有偏见!”风缌泽不悦的想把她摔下去,如今他揽着她的小蛮腰,快速的穿廊过池塘往海棠远掠去。

    “我可没有偏见,那这么说吧,你虽然不是美男级别,但是属于猛男级别的!如果你不是我哥哥,我一定也会吃了你的。”风芷瑶大言不惭的戏谑道。

    这话才说完,风缌泽身上的鸡皮疙瘩全给掉了下来。

    “算了,我不和你扯这个问题了,快解决当务之急的问题才是。”风缌泽蹙眉,不知道爹在大厅那边处理的如何了?

    “嗯,缌泽哥哥说的对!”风芷瑶笑了,心道,风缌泽的性格还算开朗,他应该属于不拘一格,放荡不羁的江湖儿女那种类型吧,和他做兄妹也不错哩。

    ……

    且说相府大厅内。

    一片红绸结着的上等的红木箱子,将整个大厅弄的十分拥挤。

    一旁伺候的丫环们个个噤若寒蝉,她们从来没有见过相府的那个小姐的聘礼会如此之多,如此昂贵!

    苏慕焰没有想到风芷瑶竟然和这么多男人有过肌肤之亲,而且还那么凑巧的在同一天同一个时辰下聘礼。

    他如今除了紧张,倒是没有怨恨风芷瑶水性杨花,而是脑子里思考着等下如何说服姑父将瑶儿许配给自己。

    温行远一边优雅的喝着香茗,一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扣着椅子的扶手,心下计较,风相上回可是答应了自己,说他是最看好他当风家的最佳女婿人选的。

    此刻这么多人一起下聘礼,真是让他心里没来由的发慌了。

    他多次抬眸看了看大门口的方向,希望风芷瑶出现,告诉自己,为何这一个个都自称和她有了肌肤之亲?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也不想乱下定论,他希望风芷瑶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司徒烨磊把玩着右手大拇指上戴着的紫玉扳指,唇角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这么多人当中,他觉得自己最有把握抱得美人归。

    他暗闯香闺,多次蓝田种玉,他就不信在风芷瑶的肚子里搞不出个他的小翻版来!

    贺兰祺一想起风芷瑶那么反感嫁人,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他不知道风相愿不愿意将瑶儿许配给他?

    虽然昨天两人在飞瀑那边和好了,只是他到现在还不敢确定她愿不愿意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与自己?

    贺兰祺侧目看了看司徒烨磊唇角边悬挂着一抹闲适的笑容,心道,第二世家又如何,他如今是贺兰少主,身份不逊于他,如果这次提亲失败,他不介意去求见皇上,求一纸赐婚的圣旨,势必抱得美人归。

    只是所有人以为风相亲自去找风芷瑶来了的时候,却见门口一排排的玛瑙环扣的红木箱子半打开着,均为稀世之物。

    相府的丫头小厮们的眼睛都看的直了!

    苏慕焰,温行远,司徒烨磊,贺兰祺都微微愣了一下,随后一股怒火自胸臆之间冒起。

    难道风芷瑶那个小妮子还和靖王轩辕皓玉有亲昵关系?

    “你们都在?”轩辕皓玉没有料到暗卫禀报的是真的,他们四人竟然一同来风府求亲和他抢娘子,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们齐刷刷的抬头,看到了那道淡蓝色的修长身影,阳光透过纱窗射入,落在他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金光。

    是他,轩辕皓玉,这种天神一般高贵气质的男人一出现,总能瞬间夺走所有人的光华。

    苏慕焰四人只是淡淡颔首,各置一方,或偏着头沉思,或把玩玉扳指,或品香茗,或交叠的双腿眺望着门口……

    唯有轩辕皓玉径自站在门侧,微笑着看庭院里绽放的海棠花,唇瓣染着云淡风轻的笑容。

    “老臣见过靖王殿下!”

    “两位家主,两位少主,安好!”风无才一边笑着,一边手心里的汗都出来了。

    “风相,不必多礼。往后瑶儿若是嫁给了我,那我还得称呼你为岳父大人呢。”轩辕皓玉微笑道。

    “呵呵,靖王,老臣刚才已经问过瑶儿的心意了,你们个个龙章凤姿,俊美不凡,她又不太好挑,此刻请各位移步云兮楼下,等下小女便在云兮楼上抛绣球择夫,谁若有幸接着了绣球,这谁便是风府的大女婿。”风无才抬头看向他们,扶着胡须呵呵笑道,其实心里担心的要命,别不同意此法,那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管家听着老爷如此声如洪钟的声音,也不由的为他捏了一把汗。

    五人面面相觑后,觉得此法可行,个个心中是这么想的,自己一定能抢到绣球,是以,都答应了,只是表情不同罢了。

    贺兰祺带着黄金面具,自然在场的众人都看不清他脸上的笑容。

    轩辕皓玉心里暗骂风无才老狐狸,俊脸上依旧云淡风轻,似乎丝毫不在意。

    温行远俊脸上闪过一抹不悦,之前都说的差不多了,风相有把瑶儿许配给他的意思,如今却要改口说让他们这么多人抢绣球了。

    司徒烨磊展颜一笑,心道,他的轻功不错,再加上瑶儿对自己的心意,这个绣球肯定是非他莫属。

    苏慕焰想起自己是被瑶儿下了媚药,而且先前两人有着共处死亡谷的情分,这多少给了他几分底气,是以,脸上也笑道,“但凭姑父安排。”

    风无才一看他们都没有意见,立马吩咐小厮们带着他们一同去云兮楼抢绣球去。

    轩辕皓寒听到暗卫的禀报,顿时勃然大怒,这个不省心的坏丫头,竟然招惹了一堆桃花,得了他的玉麒麟,不好好戴在身上,却引来了麻烦。

    于是轩辕皓寒一摔砚台,砸了个稀巴烂,墨水渐染而开,化成满地黑花,似曼陀罗花一般绽放而出,整个室内渲染着一份死寂。

    “王爷,你有何打算?”暗卫甲问道。

    “自然是本王也去!”他的玉麒麟在她身上,他不把她一起带回去,岂不是损失巨大?

    亭隔巧立,长廊百转,临水而依,似坐落在湖心中央。四周青翠一片接着一片,粉红妖娆**一枝连着一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好一处粉荷绽放,好一个云兮楼。

    云兮楼就在荷花池的附近,是相府里最高的建筑,是四层楼,皆为原木搭建,古朴之中透着几分精致。

    风芷瑶一路上虽然和紫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可是心里还是没有底的,因为她也没有多大的把握,风缌泽是否能抢到绣球。

    “大小姐,你希望谁抢到绣球?”紫云发现自己也有八卦的潜质,如今她好奇着呢,这不,就大刺刺的问了出来。

    “我希望我不要上楼去抛绣球。”风芷瑶拽着沿途的一枝桃花,拨弄着花瓣,愠怒道。

    心中暗道,这群坏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居然来家里逼婚!好,她决定了,等下不管谁抢到了绣球,她都不会嫁给他的!

    “大小姐,你刚才为何要把大少爷打扮的那么脏兮兮的,还满脸的麻子,身上还臭烘烘的难闻死了。”紫云凑近风芷瑶,皱眉问道。

    “越臭越好!”臭的没有人和风缌泽抢绣球,那她才是今天最大的赢家!

    “大小姐?为什么你说的话,奴婢不懂?”紫云懵懵懂懂的抬头望天。

    “不懂才好呢,呵呵,反正你以后一定会明白的!此刻天机不可泄露也!”风芷瑶故意卖个关子,轻轻一笑道。

    很快,两人走到了云兮楼。

    几乎相府的仆人,相府的家眷都来了,甚至还有他们带来的属下。

    斗穹问司徒烨磊,“公子,你有几分把握?”斗穹自然明白司徒烨磊对风芷瑶的心意,是以,他低声问道。

    “瑶儿对我情深似海,你说本公子会有几分把握呢?”司徒烨磊潇洒的摇着纸扇风流倜傥,绝艳风姿的灿然而笑。

    “斗穹不知。”斗穹微微摇头,随后抬眸看着风芷瑶出现的方向,“公子,相府大小姐出来了。”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风芷瑶的方向——

    她身穿一袭蝶翼拖地式月白燕纱裙,简单又不失大雅,妩媚雍容,雅致的玉颜上常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倾国倾城的脸蛋上因成了女人而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

    似妖精般千娇百媚的脸,又似落入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令男子遽然失了魂魄,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明眸清澈见底,如泉水一般灵动,如月光皎洁、仿若一片秋水般湛湛,宛如能迷倒千世浮华。

    浅浅一笑能吸引住千万人。身后总散发着淡淡的悠悠的清新的自然的玫瑰香、懒懒地撩起额前的青丝,步步媚香的走来。

    风芷瑶看到他们五个一致痴迷的望着自己,心里是更焦急更担心了。

    “爹——”风芷瑶娇脆的喊了一声,声音婉转,如黄莺出谷,此刻透着一股慵懒和又似娇羞的小女儿语气。

    “瑶儿?”风无才被她突然这么一喊,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丫头以前从来不这么喊自己的,她突然这么喊自己,让他想到了阴谋两字。

    “绣球呢?”早点抛完,早点回去海棠苑睡美容觉,此刻她优雅的打了个哈欠,眼朦胧的说道,她不容易啊,她要补眠啊补眠!

    “瑶儿,你……”风无才想问你没有意见吗?但是这么多人在场,她不好问出口。

    “瑶儿……”美男们殷殷期盼的看着风芷瑶,都希望她把绣球抛给自己。

    “我家大小姐说了,她背对着你们抛绣球!这样显得公平,等下谁能抢到绣球,谁就胜出,谁就可以当我家姑爷!”紫云在风芷瑶的眼神示意下,连忙清咳了一声说道,内力运气,声音扩大了好几个分贝。

    这话一说完,风无才心里直喊着这不孝女聪明,这样做简直太公平了!

    只是紫云的话音刚落,秦王轩辕皓寒在门子的通报下,来到了相府里头。

    自然齐王轩辕皓飞也来了,齐王是这么想的,风芷瑶之前就是他不要的女人,可如今他对她有点意思,怎么着也不能落在别人的手里,是以,他听到暗卫禀报相府嫡女的抛绣球择婿事件,立马从红娇楼赶了过来!

    齐王轩辕皓飞来了,自然北堂子谦也来了,如果让秦王或者靖王娶了相府嫡女,那相府的势力相当于一半靠向了他们那边,而齐王这边就显得夺得宝座的机会少了许多。

    北堂子谦远远的瞥了一眼现在正慵懒的倚靠在三楼的栏杆上捧着彩色的绣球浅笑嫣然的女子,他心里突然恍惚的想起那个跳水中裸舞的女子。

    不,不会的,一个是相府的嫡女,一个是曲荷楼的小姐,两人身份上相差太多,不可能的。

    不过,此次前来,自然是为了抢到绣球,北堂子谦自然是不可能真的迎娶风芷瑶为当家主母的,他是为了阻止秦王或者靖王娶风芷瑶。

    因为一旦齐王倒台,那他们北堂世家说不定也会因此而受到牵累,他可没有忘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如今他自然是应着齐王的决定,这个女子,于公于私,他都不能放弃,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风芷瑶,身材确实不错,给他暖床正好!

    风芷瑶没有想到,这个当口,又来了三个大人物,她如今着急死了,不为别的,只是她到现在还没有看见风缌泽的身影,那家伙可别放她鸽子啊!

    “瑶儿,快抛绣球吧!”司徒烨磊笑嘻嘻的催促道,他可是卯足了劲,想要抱得美人归。

    “是啊,瑶儿,快把绣球抛给本王吧!”齐王轩辕皓飞志得满满的说道。

    “切,大小姐才不会抛给你。”紫云心中冷笑,一个好色王爷说白了就是天字第一号大笨蛋!

    “瑶儿,既然人都到齐了,你便抛绣球吧!”风无才叹了一口气,他本以为女儿被退婚了很难嫁,可是如今一看这个阵势,他算是明白了一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

    对于突然出现的两个王爷,风无才微微一笑行礼,再朝着北堂子谦拱手作揖。虽然如今是在相府,但是礼不可废啊!

    “本殿还没有到,怎么能算人到齐了呢?”不料轩辕皓晨也来了,这让风芷瑶很诧异,她不记得自己和太子狼轩辕皓晨有奸情啊!他此刻降临相府的云汐兮楼前,她有一瞬间的傻眼,但是更多的是恐惧。

    “老臣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87 众男抢绣球,吃醋(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