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兄妹情深?

    风芷瑶一听这话,愤恨的抬头看向来人!

    竟然是苏慕焰那厮!

    “你怎么来了?”风芷瑶很讶异,按理,这个时候,他该走了啊,怎么还在相府?

    “苏慕焰?”风缌泽接过风芷瑶手里的干绢布,为自己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吃惊的问道。

    他也是幼时见过苏慕焰几次,如今回来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小时候,就是你抓了一只青蛙扔进了瑶儿妹妹的院子?”记忆里的淘气小孩现在长的一表人才了,只可惜这嘴巴竟然有点毒。

    “是的,你是风缌泽,听说你回来了,不过,为何瑶儿要帮你做这种下人的事情?”苏慕焰很心疼风芷瑶竟然肯做伺候人的事。

    “苏慕焰,瑶儿她是心甘情愿的。”风缌泽得瑟的笑了下,他今天为她解决了那么一桩大麻烦,她当然乐意为他效劳了。

    “瑶儿,他说的是真的吗?”苏慕焰越看他们俩越觉得他们俩有古怪,哪里古怪呢偏偏他又说不上来。

    “嗯,缌泽哥哥说的对。”风芷瑶笑眯眯的点点头。

    “瑶儿,能否让你的缌泽哥哥回避一下,我有事找你说。”苏慕焰特意将缌泽哥哥四个字说的字音很重。

    “你想说什么就在这儿说罢。”风芷瑶心里大概也知道他想说什么,是以,她当然要让风缌泽陪着她,免得被苏慕焰欺负了,她找不到帮手反击。

    “这……”苏慕焰欲言又止。

    “是不是没有话对我说啊?那我可要去给缌泽哥哥做好吃的了。”风芷瑶见他欲言又止,干脆不理他,径直的往厨房方向走去。

    “瑶儿——”苏慕焰喊她,声音幽怨。

    “怎么了?你有没有想好了,你倒底想和我说什么?”风芷瑶问道,唇角扬起一抹淡笑,似玫瑰似罂粟,看的苏慕焰眼都直了。

    “我……也帮我做一份吧。”苏慕焰压制了下心里的怒火,呐呐的出声道。

    “好。”风芷瑶回他灿烂一笑,不找她麻烦就成。

    “风缌泽,我怎么闻着你身上有股熏臭味?”苏慕焰微微挑眉,这臭味和之前的那个抢走绣球的麻脸乞丐很是相同,莫非他就是他?

    再接着联系到风芷瑶对风缌泽的热乎殷勤样,苏慕焰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怎么……怎么可能?”风缌泽也不是傻瓜,连忙不甘示弱的反驳道,他可是用香胰子洗了不下十遍,还特地用玫瑰花瓣熏香了,怎么着都是香喷喷的吧。

    “风缌泽,你便是夺得绣球的那个乞丐,若论起轻功来,是你的话,我就不作他想了。”苏慕焰一想至此,立马豁朗开朗。

    太好了,一定是风缌泽,这下他把瑶儿娶回家的可能性更大了。

    不就是半年嘛,好,他等就是了!半年之后,花落谁家?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风缌泽以免风芷瑶所说的精尽人亡之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当然不能说出,是以,他选择装傻充愣,死不承认。

    “你心里有数。”苏慕焰冷冷一笑,这事情,他必须得和风芷瑶算。

    “有数个毛,不和你这阴阳怪气的人说话了,来,紫云,给大少爷我剥个香橙吃吃。”风缌泽见紫云恰好从厨房里走出来,便笑着吩咐道。

    “大少爷,你老又没有断手断脚,还是你自己给剥开吧,奴婢被大小姐使唤着,如今正忙着呢。”紫云摇摇头,笑着拒绝道。

    “喂,紫云丫头,我有你说的那么老吗?”风缌泽生生的被“你老”两字给刺激到了。

    “不老,不老,大少爷丰神俊朗,玉树临风,貌赛潘安!”紫云立马学着风芷瑶的语气明褒暗贬了一通。

    “我问的是年龄,可没有问相貌!”风缌泽听的风中凌乱,愤起之下,将一枚香橙扔向紫云胸口,很不巧,落入傲然之处,让紫云又羞又恼。

    反手一转,拿起香橙砸向风缌泽的俊脸。

    “啊!”这声音是刚端出夏日甜品的风芷瑶的惊呼声。

    “缌泽哥哥,你没事吧?紫云,你……你……下手也太狠了吧,这下,缌泽哥哥的脸都被染上香橙汁了。”其实风芷瑶心里笑的肚子都痛了,但是她必须忍着。

    如果她笑了出来,风缌泽一定会将刚才他假扮麻脸乞丐抢绣球之事告诉风老爹的!是以,她要坚持住,她不能笑啊不能笑。

    “风缌泽,你果然‘丰神俊朗’!”苏慕焰可不顾及什么,他笑的畅快死了,差点要大喊紫云丫头砸的太妙了啊!

    “紫云,我跟你没完!哼!”风缌泽随手拿起一盘夏日甜品风驰电掣的运起绝世轻功往他的院落——菊松堂而去。

    “紫云,哈哈哈……”风芷瑶哈哈哈的笑了出来,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大小姐,这件事情有那么好笑吗?”紫云望天无语。

    “紫云,砸的太好了。”够解气,刚才苏慕焰瞧着风缌泽让风芷瑶那般伺候他洗发,心里郁闷着呢,如此看到风缌泽狼狈而逃,他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

    “表少爷,奴婢怕是等下要挨罚了。”紫云想起风缌泽临走时阴森森的睨了她一眼,她就感觉周身被一股阴寒之气笼罩。

    “紫云,别担心,缌泽哥哥不是那么没有度量的人,安吧,你先下去歇一会儿吧,我知道你缺眠着呢。”风芷瑶笑声停止,出声安慰她道。

    “是的,大小姐,奴婢告退。”紫云点点头,皱着眉头转身离开了。

    “好了,紫云和缌泽哥哥都走了,你倒底想问什么,趁着我还有点精神,你赶紧问吧。”因为她大小姐也想补眠去。

    “瑶儿,你和温行远,司徒烨磊,轩辕皓玉,贺兰祺,轩辕皓寒,轩辕皓晨,北堂子谦,轩辕皓飞是不是都有过我和你的那种……那种……那种肌肤之亲?”苏慕焰憋了好久,才把这话给疙疙瘩瘩的问了出来。

    “没有!你别胡说。”风芷瑶一听轩辕皓晨,北堂子谦,轩辕皓飞的名字就来气,至于轩辕皓寒,她压根就没有机会扑倒,所以她才义正词严的告诉苏慕焰他在胡说!

    “胡说?我胡说?如果是我胡说,他们凭什么一个个听到风吹草动就过来抢绣球了?”苏慕焰蹙眉愤恨,他的面色黑沉幽冷,目光紧紧的锁着她。

    风芷瑶听到他这话,自然知道再怎么辩解,他都是不会信的,还不如不解释的好!

    此刻,风也动,海棠花也动,她飘逸的长袖飞起,遮掩住了她一半的容颜。

    苏慕焰皱着眉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越是如此淡然,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脏碎裂了一般,似在滴血,似被冰刃凿了一个巨大的洞口,血流不止,如此静谧之中,显得那般明显沉痛,他优美的薄唇轻轻的抿着,脸色愈加的阴鸷,他当真做不到不去爱她,不去怨他。

    只因为她太过抢手,太过惹人喜欢,太过撩人魅惑,他希望这样的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纵然那么多人和他抢,他相信凭着他的实力,他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死亡谷掩凤桥的预言或许可以成真。

    风芷瑶自然也看到了苏慕焰眸底摄人的冰寒,她知道,他一定在怨恨她了。

    “那个……我给你下药的事情,我没有想过要你负责,其实你大可以不必来我家提亲的!”风芷瑶觉得有些事情还是现在说清楚比较好。

    虽然他将天价聘礼留下来说什么当成生辰大礼。

    但是她记得有句古话叫做“无功不受禄”,是以,她希望他可以把天价聘礼给带回擎天堡去。

    “风芷瑶,我不是你可以玩弄的男人!想上就上,想扔就扔!”苏慕焰在听到风芷瑶说“我没有想过要你负责,其实你大可以不必来我家提亲的!”这话让他的身后似昏天黑地,胸口的怒意排山倒海席卷而来,他伸手扣住了她洁白如雪的手腕。

    那双扣住她的手腕的大掌强而有力,炙热非常。

    风芷瑶垂眸,不敢去看向他的眼睛,她知道苏慕焰是个怎样的男人,之前或许是不屑她的,但是他一旦爱上,便是那种缠到海角天涯的男人,绝对的毁天灭地,这一刻,风芷瑶是有点害怕的!

    “风芷瑶,抬起你的头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苏慕焰仔细看着她的神情变化,声音寒冷而不容拒绝的命令她。

    为什么她都把身子给他了,她竟然不要他负责?当初他可是记得两人缠绵之后,她对他可是柔情似水,小鸟依人的很,如今却似变了个人。

    风芷瑶闻言,挑起了一边眉毛,心下恼火,于是她抬起头,目光与他直视。

    对上他那一双暗沉黝黑的眸子,那双眼似有伤痛漂浮着,他如何会有伤痛?她可不敢猜测他是爱上了自己,若说他喜欢她,她倒是相信的。

    风芷瑶勾唇嘲笑道,“莫不是你爱上了我,今生非我不娶?”

    “你——”苏慕焰没有料到风芷瑶会这么问,他不相信她会露出如此嘲讽的笑容,他喜欢她也有错吗?

    这样嘲讽的笑容灼伤了他的眼,声音变得沙哑,“你难道不想嫁我?”

    “你没有抢到绣球!”风芷瑶四两拨千斤的回答他。

    “风缌泽是被你授意的?”苏慕焰不答反问。

    “什么意思?”风芷瑶闻言,眸光闪了闪,心道,苏表哥,你丫的太聪明了,连这也猜到了,她不由得暗怪风缌泽演技太烂,这不,被苏表哥瞧出了端倪。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苏慕焰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瞧。

    “无可奉告!”咱就是不想说,你能怎么着?

    “就算他们一个个用过了你,我也会把你疼到骨子里去!”苏慕焰闻言眼底暗光浮动,唇角反倒勾起了一抹飘逸唯美之极的笑容,含着嗜血之气。

    让风芷瑶的身子僵硬了一下,立马挣脱他的掌控。

    “即使你水性杨花!即使你风骚无边!即使那么多男人品尝过你的这张小嘴,我对你依旧不会放弃!那些个聘礼既然被我送给你了,我自然是不会就这么带回去的!”苏慕焰再次逼近她,将她步步紧逼着靠到了墙壁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此刻他就如一个帝王一样,睥睨着看着她绝色的精致五官。

    “滚开——”风芷瑶怒了,抬手想要揍他,不料他的手更快,一把桎梏住了她的手。

    他另外一只手轻柔的抚上了她那如玉雕刻的清荷般动人的娇容,优美的薄唇轻轻的靠近她的樱唇,细细的研磨着粉红的唇瓣,吐气如兰,“瑶儿,你这么美的滋味,我那天还没有仔细的吃个够,此时此刻,我焉能放过你!”

    “别……不要——”风芷瑶没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苏慕焰竟然会大发狼骚,而且她昨晚太晚睡觉,此刻娇软无力。

    “瑶儿,你该说要!当然你更是为了刚才对我的狠话,嘲讽之余,是不是改给我一些上乘的补偿呢?”苏慕焰伸手握住了风芷瑶的手,又继续的吻了下去,吻的霸道,让风芷瑶气喘吁吁的。

    下一秒,苏慕焰已经将她打横抱起,快速走入内室,一脚揣上了房门。

    接着动作熟悉的解开了风芷瑶裙子的结扣,转眼间便解开了她腰间的绸带,修长的大掌已经探了进去,给风芷瑶敏感的身子带起层层的颤栗,苏慕焰的一双眸子很快的染上了一层**之色,吻炙热了起来。

    “苏慕焰,现在是白天,你不能太过分,你太欺负人了,呜呜……”她好想睡觉,困死了,这男人偏偏用爱的折磨,气死她了,骂她还不算,竟然直接用这个惩罚她。

    “嘭——”门框掉落的声音。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是风缌泽的声音,他好奇的看向苏慕焰和风芷瑶,怒斥道。

    “如你所见,瑶儿是我的女人,你说我和她在做什么?”苏慕焰冷冷的瞅了风缌泽一眼,心下奇怪,他刚才竟然没有感觉到风缌泽的气息,难不成他的武功退步了?

    “瑶儿,你们这是……这是……什么情况?”风缌泽原本是想来海棠苑再拿些夏日甜品的,谁知在海棠苑一看,空无一人,内室里却传出风芷瑶说别,不要什么的,当下担心,适才他一脚踹下了门框。

    “缌泽哥哥,苏慕焰他欺负我,呜呜……”风芷瑶特意如此说道,让苏慕焰听了狠狠的唇角抽搐。

    “瑶儿,别瞎掰,我可是对你很温柔的。”苏慕焰一边为她系好腰带,一边淡声说道,居然敢说他欺负她,不过,刚才他是用的力气大了点,就差没有撕开她的衣服了,不过,风缌泽这个碍事的家伙来此做什么?

    最好风缌泽有急事,不然他饶不了他!

    苏慕焰很郁闷,他的xing福才一点点的时候,这个风缌泽的出现就把它扼杀在**的摇篮里了。

    风芷瑶轻轻的喘了口气,心道,幸好,幸好风缌泽来了,不然她真要在大白天被苏慕焰这头饿狼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风缌泽听到风芷瑶说苏慕焰欺负她,才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连忙挥拳打向苏慕焰的俊脸。

    苏慕焰很可怜,刚才他只顾着帮风芷瑶系腰带,于是来不及闪躲风缌泽的拳头,这下好了,一只眼睛成了熊猫眼。

    “啊,缌泽哥哥,你……你干的好!”风芷瑶很解气,叫你吼我,骂她水性杨花也就算了,关键是还想强上,欺负她娇软无力气,苏慕焰,你这个坏胚子,你死定了!

    “瑶儿,枉我对你深情一片。”苏慕焰抬手揉了揉发疼的熊猫眼,口气不悦,甚至怒气冲冲道。

    “你滚吧,我这海棠苑庙太小,供不起你这尊大菩萨!”风芷瑶抓住风缌泽的手,为自己壮胆,实在是她今天没有力气和苏慕焰烦,正好风缌泽在,不找他帮忙找谁啊?

    “风芷瑶,这个世上,也唯有你敢对我说这番话!叫我滚是吧?风缌泽,你这个糊涂虫,我和瑶儿两情相悦,你甭傻乎乎的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这一拳,是我还你的!”苏慕焰岂是吃亏之人,于是他猛力一拳挥出,霎那之间,风缌泽的左眼也成了熊猫眼。

    “苏慕焰——”风缌泽绝对有火的理由,他相信自己今天和海棠苑八字相冲,刚才被香橙砸脸,如今又被苏慕焰挥拳砸眼,是可忍,孰不可忍——

    风芷瑶无语,这两人怎么都那么暴力呢,现在好了,都是独眼龙了。

    “不许再打了,都给我停下——”风芷瑶厉色的喝道。

    “缌泽哥哥,你等等,我去小厨房取冰块来为你敷眼睛啊,不然你的眼睛就不漂亮了,往后你娘子该恨我了。”风芷瑶扶额,是她不好,风缌泽也够倒霉的,这不,才一会会的功夫,他的俊脸遭受两次重创。

    “瑶儿,不碍事的。”风缌泽一边劝阻风芷瑶,一边狠狠的瞪了一眼苏慕焰,这种人如果当他妹夫,他一定举双手反对!

    不一会儿,风芷瑶端来了一盆被凿开了的冰块,小小的碎碎的不规则的形状,在阳光的折射下,透着冰清玉洁的光彩。

    “瑶儿,先帮我敷!”苏慕焰见风芷瑶又去伺候风缌泽那厮了,心里不痛快,于是他清朗的出声催促道。

    “你有手有脚,自个儿对着铜镜用小冰块敷着瘀伤处就好了。”风芷瑶将月白绢布用剪刀剪成两块,一块包着小冰块给了苏慕焰。

    另外半块月白绢布包着小冰块,她拿在手里,走向倚靠在美人榻上瞪眼睛的风缌泽那边。

    “缌泽哥哥,好了,别瞪眼睛了,我知道你眼睛疼,都是那个家伙不好,你大人有大量,你别和他一般见识可好?”风芷瑶一边轻柔的用绢布包着冰块为他敷着眼睛的瘀伤处,一边柔声劝道。

    如果他们真打起来,倒是让风老爹难做人了,她不希望风老爹为难,她也不要风缌泽因为她再次受伤,关于惩罚苏慕焰,或者说折磨苏慕焰,她有的是办法。

    “风——芷——瑶,你是不是关心他过头了!”动作还那般轻柔,眼神还那般温柔,语气也甜甜的,他记得她上次答应自己喊自己慕焰哥哥的,她如何不喊了,竟然又喊他名字了。

    “不许对我吼!”风芷瑶俏脸一板,冲着苏慕焰对他怒道。

    “哼!”苏慕焰如今心里似憋了一口气似的,但是碍于此刻是在他心爱的女人面前,是以,他忍住了。

    风芷瑶见他们俩再这么对视下去,妨碍她补眠了,于是干脆朝着他们下逐客令。

    “我昨晚太晚睡觉,现在起,我要补眠了,请你们要瞪眼睛到外面瞪去!我这里要清场了。”风芷瑶步步生莲的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右手摆出一个请出去的姿势。

    于是风缌泽第一个走了出去,接着他没有看见苏慕焰离开,便转身冷着脸问道,“如何不出去?这儿可是瑶儿的闺房,你如何还赖着不走?”

    “哼,这就出去。瑶儿,你等着!”苏慕焰一手捏着冰块,一手伸出一指指着风芷瑶,恨恨道。

    他苏慕焰发誓,等眼睛好了,他一晚上搞她个三百来回,把她累的下不了床,以此纾解他胸膛之间滔天的怒气。

    风芷瑶见他们走了,早已累的虚脱的身子倒床上就酣睡了!

    海棠苑庭院内。

    一株株的海棠花柔蔓迎风,花瓣粉嫩舒卷,风吹起,簌簌飘落。

    苏慕焰问风缌泽,“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他很好奇,此刻正好两人,于是他便问道。

    “自然是该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了才回来的!”风缌泽瞥了他一眼,便找了一个石凳坐下,语气冷冷的,实在是他对苏慕焰来不了半点好感,小时候的他,喜欢把瑶儿弄哭,长大了居然还是要欺负瑶儿,是以,他说完,便单手支头,另外一只手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指揉了揉眼睛的瘀伤处。

    “就这么简单吗?”苏慕焰才不相信呢。

    接下来苏慕焰并没有听到风缌泽的回应。

    “瑶儿?”海棠苑门口站着风老爹,他此刻在管家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缌泽,慕焰,你们如何在此处?”风老爹暗生疑惑。而且两人的眼睛都有华丽丽的黑眼圈,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爹。”风缌泽睁开眸子淡淡的喊了一声。

    “姑父。”苏慕焰打了个招呼,只是熊猫眼让他的俊脸打了折扣。

    “你们俩的眼睛是怎么一回事?”风老爹很好奇,管家也好奇,于是两人都狐疑的看向他们。

    “爹,我们比划武功,不小心伤到了一点罢了,不碍事的,你不用担心!”风缌泽淡淡解释道。

    “是的,缌泽说的对,不碍事的。”苏慕焰也只好云淡风轻的点头赞同风缌泽的说法。

    风老爹也不是笨蛋,他心知自己的儿子武功高强,他也知道苏慕焰的武功也不错,两人再怎么比划,也不会更一只眼睛吧?这其中难道?

    “你们别骗我,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给个说法啊!”风老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下担忧不已。

    “慕焰,你这个样子回去,你爹娘知道了一定会心疼的,不如就在相府逗留几天,等你的眼伤好了再回去吧。”风老爹是想起苏巧音肯定会借此事重新回来相府闹腾,还不如先让苏慕焰伤好了再回去。

    苏慕焰一听心里特高兴,正所谓因祸得福啊。至少这个几天,他可以夜探香闺方便一点儿了。

    可是他嘴上最客气的笑道,“真是叨扰姑父了,那我就暂住几日吧,等眼伤好了再回擎天堡也不迟。”其实在他看来,在这里住个一辈子,他都心甘情愿的,只有能经常看见瑶儿,经常搂着瑶儿睡觉就成。

    “爹,还是让他回去吧。”风缌泽想起刚才苏慕焰对瑶儿的霸道蛮狠样,立马恼火道。

    “缌泽,来者是客,你何必如此介怀呢,嗯?”风老爹瞪了风缌泽一眼,冷飕飕的,让风缌泽觉得风老爹有点偏袒外人了。

    “爹,那随你吧,我先回去菊松堂了。”风缌泽叹了口气,愤恨的瞅了一眼紫云住的耳房的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88 因祸得福,早晨云雨(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