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啊,大少爷,你在这里偷听。”紫云端了一盆准备给风芷瑶洗漱的清水,缓缓袅袅而来,却看见了正在喷鼻血的风缌泽,美丽的眸底染上戏谑之意。

    “啊,大少爷,你出鼻血了。”紫云一惊一乍的说道。

    “看什么看,出鼻血是很正常的事情,那么大惊小怪做什么?坏丫头滚开。”风缌泽说完抢过她手里的水盆,用绢布拭去了鼻孔处的斑斑血迹。

    “大少爷,你的眼睛怎么一只是黑色的,一只是白色的?”紫云小声的嘀咕了下,随即捂嘴笑了。

    “去,去,去,笑什么笑,坏丫头,哼。”风缌泽现在很确定自己和这海棠苑相冲,于是说话的口气很不好。

    紫云不理他,听着屋内的声音,唇角扬起一抹会心的笑容,弯腰捡起地上的水盆便往小厨房而去。

    风缌泽想不通风芷瑶的香闺里面如何会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他想了想,又不要再去踹门,可是听声音好像是苏慕焰那家伙在欺负瑶儿。

    这么想了之后,他正想去敲门的时候,却看见紫云突然从小厨房里跑出来,双手抱胸的瞪着他。

    “大少爷,大小姐忙着呢,你可不许进去打扰。”紫云多少清楚风芷瑶的性格,两人做主仆这么久,她也心知大小姐就是色女一枚,如今房内好事正酣,她可不能让大少爷去破坏。

    “是吗?那本少爷怎么觉得瑶儿的叫声很凄惨呢?”风缌泽狐疑道。

    “这……这……或许小姐在唱……唱歌吧……”紫云红着小脸撒谎道,她记得当初在爷身边受训时,看到褒梦被爷压的时候,叫的便是这种声音。

    “有这么难听的唱歌吗?”风缌泽无语。

    “反正请大少爷别去打扰大小姐的好事。”紫云劝道。

    “嗯,那本少爷先回菊松堂了,等你家大小姐空了,记得再做几份夏日甜品给本少爷品尝。”风缌泽挠挠后脑勺走了。

    紫云看着他离开,心里的大石头算是放了下来,心道,大小姐,你可真够彪悍的,大清早就在睡美男!

    ……

    **之后,苏慕焰拥着风芷瑶睡了一会儿,到了午时,两人才起床。

    风芷瑶只觉得自己全身似被车轮碾碎了似的,无力的靠在苏慕焰的胸前。

    “瑶儿,怎么了?你的脸色好苍白。”苏爱焰蹙眉道。

    “我没事,快点吧,我饿死了,早膳和午膳都没有吃。”风芷瑶扬起粉拳捶了他下,他真是一头饿狼,把她累个半死,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

    “瑶儿,是我不好,让你饿着了,要不,你吃我吧。”苏慕焰笑的一脸暧昧,胸肌顶着她的背部,让她有想逃的冲动。

    “才不要呢,快点,起来!”风芷瑶一把推开他,这回她发现她的力量竟然自丹田冒出,气流源源不断,让苏慕焰也吓了一跳。

    “瑶儿,你在练什么邪功?怎的,你那力气会如此之大?”苏慕焰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摸鼻子,讶异着问她。

    这小女人力气大的竟然将他推下了床,刚才看她脸色苍白来着。

    “我……我没有练什么邪功,你别胡说八道哦,不然,我跟你急。”风芷瑶小脸一沉,磨牙道。

    “可是你照照镜子,你此刻头上还冒烟呢。”苏慕焰心疼她,其实也是为她好。

    “冒烟?怎么会?”风芷瑶顾不上穿衣服,连忙快步走到莲瓣铜镜前看了一下。

    “真……是真的,怎么会这样?明明是驻颜的功夫啊。”风芷瑶傻眼了。

    于是她翻箱倒柜的从暗格里弄出来一本泛黄的蓝皮的古籍来。

    “是这个,神女心法。”风芷瑶将那古籍递给苏慕焰瞧。

    “你……你从哪里得到的?”苏慕焰双眸瞠大了,问道。

    “死亡谷。”风芷瑶抿着红唇,呐声道。

    “笨女人,那个地方的东西,你也敢顺手牵羊!你啊你,怎么当时不和我说一声呢?”苏慕焰没有想到她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死亡谷捡到了一本古籍。

    “当时急着找出口,哪里顾得上这个。”风芷瑶黛眉轻挑,满不在乎的说道。

    “哎,这……这不是什么神女心法,你念错了,是神女御法。”苏慕焰摇摇头,说道。

    “啊,这样啊。”风芷瑶恍然大悟,怪不得她每次和美男xxoo之后,会感觉自己身体虽然酸痛,但是身体轻盈无比,是以,上次跳那水中裸舞,让她将那唯美的舞姿发挥到了极致。

    “瑶儿,这古籍瞧着古怪,你还是别练了。”苏慕焰对于死亡谷里的东西抱着禁忌的态度,是以,他劝道。

    “可是我觉得挺好的,你有没有看到我的胸部越来越挺,越来越好看了?而且皮肤也光滑。反正,我爱怎样就怎样,你不许管我!不然,我以后不理你。”风芷瑶将那古籍宝贝似的抢了过来,其实她还没有告诉他,古籍里还藏着一本上古的春宫秘画,姿势千变万化,真的很精彩,但是她才不会给他看呢。

    “好,那你自己小心点,别弄伤了自己的身体。”苏慕焰见自己爱惨了她,这话说的有点无奈,如今他成了新三从四德好男人。

    “好的。就知道慕焰哥哥最好了,可是慕焰哥哥,你可不可以下次别大早上的来找我,如果被爹看到了,我肯定会被打死的,说不定还要被家法处置。”风芷瑶想到以退为进的计策,如果每天早上被他这么一搞,她别想去管理自己的生意了。

    “好,我答应你,明天,我要和墨染白一起上路,去一趟西凉国,那里有我的产业,你答应我,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不可以和别的男人来往,听到没有?”苏慕焰伸手将她抱了起来,吻着她的耳垂,柔声之中带着几许霸道,嘱咐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就放心的去吧。”风芷瑶听了这个好消息,心里开心了不得了,终于可以有一段日子清净了,不过,她脸上却伪装不舍的样子。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南芍啊?”风芷瑶问道。

    “最快半个月吧,我应该可以回来了,听说那边的腮红做的极好,这回我去西凉国,给你带些回来,你说可好?”苏慕焰问道。

    “那自然好,多谢了,对了,我答应染白哥哥,等他回去的时候,送他十只叫花鸡让他在路上吃。”风芷瑶马上想起这事,急道。

    “你急什么,他要明天才离开,你等下去弄还来的及。”苏慕焰摸摸她的头笑了。

    “嗯。”风芷瑶也笑了。

    ……

    “大小姐,早晨的时候,大少爷来过海棠苑。”紫云凑近风芷瑶耳边小声说道。

    风芷瑶咬着碧丝春卷的动作听了这话,马上停了下来,“他……他来做什么?”

    “说是还想吃大小姐做的夏日甜品,不过,说来,真是奇怪,大少爷竟然大清早的流鼻血了。还问你怎么叫那么难听的声音……”紫云说完,唇边染着一抹促狭的笑意,看向风芷瑶,然后又道,“奴婢后来把他给赶走了。”

    “紫云,你是故意刷我啊!你明知道我在里面那个啥,你还当面说出来,你真是越来越坏了,看来,我有错啊,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已经把你给染黑了。”风芷瑶颇有点捶胸顿足的气势。

    “瑶儿,你和紫云在说什么?”苏慕焰正巧出恭回来。

    “没……没什么……哈哈……”风芷瑶和紫云相视一笑,她觉得风缌泽很好玩,居然那么纯洁,还听的流鼻血了!

    午膳就在轻松快乐的气氛之中结束了。

    苏慕焰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已经出发去找墨染白了。

    风芷瑶下午在小厨房将叫花鸡的制作方法说给紫云听了之后,吩咐紫云制作叫花鸡,她自己则换了一件昙花竖领的裙子去了一趟追魂山庄。

    没错,她要去找李民灿问李锦然的下落。

    追魂山庄依山而建,风格如同苏州园林般都是以精致典雅取胜,只是这追魂山庄比那些电视上的园林还要大上许多,精致许多,庄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奇花异草,一派南方园林景致,落日的余晖洒在庄院之间,错落有致,如同神仙府第般引人入胜。

    这么美的山庄,竟然取名为追魂山庄,风芷瑶觉得取名的人真是搞笑。

    但是又不由得啧啧称赞,不愧是天下第一庄,如此清幽典雅的居所比那富丽堂皇的皇宫大院有过之而无不及。

    “风姑娘,请稍等,我们少主马上会来见你,你先在这个水莲轩稍等。”管家恭敬有礼的说道。

    “好吧。”风芷瑶心下奇怪,按理这个追魂山庄是江湖上的情报组织,如何环境如此清幽,且看不到一丝煞气?

    思索间已跨进水莲轩内,但见院内是别有洞天,亭台楼阁错落有致,花团锦簇奇花斗艳,从山间引下的泉水蜿蜒着流过楼阁间,水中夏莲盛开,远远一股清雅的莲香随风而来,泉边杨柳依依,梨花芬芳,轻舞飞扬,风情万种。

    “瑶儿,你找我?”是李民灿的声音,依旧那么沉稳好听,只是他的身形看起来似乎消瘦了不少。

    “是的。”风芷瑶点点头,转身看向他。

    “如何想起来追魂山庄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李民灿想起了追魂令的事情。

    “嗯,我是有事情找你问。”风芷瑶嫣然一笑道。

    “何事?只要我能帮到你的,我自然不遗余力的帮助你。”李民灿看着她那张笑颜如花的俏脸,心里闪过一丝酸楚,他以为,他可以试着忘记她的,可是他的心已经将她的娉婷身影深深的镌刻上了,如何都挥之不去。

    “我要知道锦然的下落!”风芷瑶见他如此爽快,于是说道。

    “瑶儿,你为什么要找锦然?”李民灿很奇怪,他的弟弟如何和瑶儿这么熟了?

    “我……我担心他的双腿。”风芷瑶实话实说。“那你知道他的下落吗?”

    “你们是兄弟,你一定知道他的下落对不对?”风芷瑶追问道。

    “他好久不曾跟我联络了。”李民灿摇摇头叹息道,接着拉住风芷瑶的手,往他的书房轻掠而去。

    “这是他的书信,他说去了一个朋友的住处,其余就没有说什么了?所以,我和你一样,正在寻找他的下落。”李民灿的眸底含着一丝担忧。

    “什么,这是他几时给你的书信?”风芷瑶瞄了一下,确实是李锦然的笔迹。

    “十几天前吧。”李民灿再次叹气。

    等等,十几天前?那不是她让李锦然住去曲荷楼的日子吗?

    “对了,民灿,为何锦然那么喜欢梨花?可否告诉我?”她想起李锦然留给自己的书信里就画了一朵梨花,是以,她总觉得这也许是锦然想告诉她有关他在哪里的地方。

    “瑶儿,你为何对我弟弟的下落那么在心?”李民灿也不是笨蛋,细心如他,看出了风芷瑶眼底不小心泄露的小心思。

    “他……我是他朋友,而且我和你是好朋友呢,你说我是不是该对你弟弟的下落在心呢?”风芷瑶担心他误会,于是讪讪的笑道。

    “嗯,不过,我总觉得你这理由,太过牵强。”李民灿不客气的损了她一下,眼角笑睨了她一眼。

    “民灿,你可知道除了九音寺有成片的梨花,还有什么地方有那么美那么多的梨花?”风芷瑶脑子一转,想起李锦然喜欢呆在梨花绽放的地方,或许找到了梨花多的地方,说不定她能见到他。

    “西凉国的天雪山,黑凝国的万州祭坛,这两处都是欣赏梨花的最佳之处,瑶儿,你这么问?莫非你是想说锦然可能去了梨花最多最美的地方?”李民灿细细斟酌她的问话,于是猜测道。

    “有这个可能,目前,我只能这么猜测。”风芷瑶点点头。

    “错,那两个地方,我都派人寻过了,锦然都没在那里,其实这些天来,我让属下连寺院都去看过了,可是还是找不到他,哎。”李民灿也着急,做杀手这一行,他们李家得罪的人太多,是以,他担心李锦然的性命也理所当然。

    “放心吧,锦然他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回来的。”风芷瑶不相信他会忘记自己,她还是希望他能如正常人一样站起来,为她做秋千,陪她天南海北的聊天,只是这个男人究竟去了何处呢?

    “希望吧!对了,瑶儿,许久不见,你似成熟了不少。”李民灿笑了笑,没来由的说道,只是他看着她的视线,绝对是炙热的。

    切,她能不成熟吗?吃了好几个美男了,如今又在研习《神女御法》,驻颜有术,自然妩媚成熟了。

    风芷瑶想起那晚被轩辕皓玉吃了的那一晚,她本来想和李民灿共赴巫山**的,谁料后来没成。

    如今她再次看到李民灿,荡漾的春心再起涟漪。

    “民灿,那我变成熟了,你喜欢我吗?”风芷瑶走近他,妖媚之极的眼神带着几丝缠绵的眼神瞅着他。

    此刻,风动花落,粉白的梨花,晶莹如雪,细细碎碎的落在秀美的女子身上。

    好美,他只觉得自己越看她,他的视线越发的炙热,越发的离不开,那目光似胶粘在她的身上了。

    李民灿慢慢的靠近风芷瑶,星眸闪烁的看着她美丽的小脸,薄唇轻轻的覆盖上去,眼眸在温软的感觉袭击脑神经的同时慢慢的闭上。

    柔软香甜,情意浓浓,李民灿温柔无比,小心的亲吻着风芷瑶的樱桃小口,一双大手本能的环住她的纤细柳腰,深深的沉醉。

    风芷瑶微张开小嘴,迎接他灵舌的进入,淡淡的梨花香让两人情动起来,李民灿抽紧手臂,灵舌也灵动起来。

    “嗯”诱人的娇喘让两人的**之火点燃,风芷瑶胸口空虚的发紧,她的丁香小舌开始主动纠缠住他的优美灵舌,一双小手慢慢的为他解开了衣襟。

    “瑶儿,不可。”李民灿想到这里是他的书房啊,没有舒适的大床。

    “民灿,你真讨厌!”风芷瑶火大的想要挥手打他,她不懂,他的自制力什么时候变的如此之好了。

    “瑶儿,这里不是卧室。”李民灿抬手拉住了她的柔嫩小手,轻语道。

    “不是有书案吗?”风芷瑶摇摇头,媚眼如丝的看向他,反问他。

    “你不介意?”李民灿诧异。

    “当然介意。”不舒服啊。

    “那为何提书案。”李民灿也很难受,如今他的衣襟被她的小手解开,露出大片的胸肌,春光无限好。

    “书案下面不是有铺着柔软的地毯吗?”

    “那是雪狐的住处。”李民灿才说完,一只晶莹雪白的小狐狸吱吱的出现在拥抱的两人面前。

    “哦,那算了!”居然是那个小东西的住处,不过它好可爱啊!全身都是雪白的,卷起来像个圆球一样。

    “这是天雪山的雪狐,五年前偶然得到的。”李民灿心下郁闷的拢好了衣襟,漫不经心的为她解释道。

    “倒是长的极为可爱,它叫什么名字啊?”风芷瑶看到可爱的雪狐,心生喜悦,于是问道。

    “冰魄。”李民灿轻启薄唇道。

    “这名字真难听。”风芷瑶听了猛摇头。

    “那……瑶儿……你为它取个名字吧。”李民灿听她说他为雪狐取得名字难听,便说道。

    “这雪狐是公的还是母的?”风芷瑶问道。

    “公的。”李民灿解释。

    “公的?那叫阿宝好了。阿宝,阿宝,你说,是不是叫阿宝比叫做冰魄好听多了?”风芷瑶弯腰将雪狐抱了起来。

    雪狐羞涩的从她柔软的胸口跳了下来,吱吱的往书案下一躺,四脚朝天,呼呼大睡了。

    风芷瑶这才发现,阿宝这小家伙比她还能睡。

    “好的,就依瑶儿的意思吧,我觉得喊它阿宝也挺顺口的。”李民灿笑着上前拥住了风芷瑶的腰身。

    “民灿,我们的好事被阿宝打扰了,哎。”风芷瑶现在才明白为何李民灿刚才要喊停了,因为刚才附近有阿宝在啊。

    “瑶儿,先不说这事,我刚才想起有一件事情必须告诉你。本来我早就想去相府找你的,可是一直为了锦然的下落耽搁了。还记得那晚宝锌镇上,你的茶水之中被人掺了媚药,然后随行的士兵有人身体发骚难受,后来送了青楼,找了姑娘才缓解症状,你可还记得?”李民灿突然问道。

    “这……难道你想说这背后的主使者你已经查到是谁做的了吗?”风芷瑶想起那晚轩辕皓玉因为媚药发作的缘故强上她的事情,她记忆犹新,不为别的,只是前世的她喜欢主动,可这一世,却被男人强上,这落差未免太大,是以,她愤怒的成分居多。

    “嗯,查出来了。”本来他答应了不说的,但是想到那个女人的坏心思又将矛头对准了瑶儿,他火大的想一把掐死她。

    “风芷琼?”风芷瑶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个庶出的妹妹最有可能有害她的理由,因为她挑断了风芷琼的手筋。

    “正是她!瑶儿,可有什么打算?”李民灿是想问,瑶儿,你想如何收拾风芷琼。

    “杀了她,太便宜她了,这样吧,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求死不得!”风芷瑶的眸底涌动着一抹嗜血。

    这样的风芷瑶让李民灿感觉到了陌生,他甚至觉得这一刻的风芷瑶比他还像个杀手。

    “这个办法不错,这种女人死有余辜。”李民灿一想到因为那个什么媚药让瑶儿**于靖王轩辕皓玉,他就恨的不得了。

    上次的血蛇和血鹿鞭事件,看来是太轻了。

    他必须得下猛药才行。

    “民灿,差一点我就要被那五个士兵给强暴了。”幸而那晚是轩辕皓玉来了,虽然也是**,但是一个俊男和五个丑男比起来,她肯定选择俊男的,只是她没有料到风芷琼竟然如此歹毒,让她一个女人和五个被下了鹿鞭的男人做,当真是恨她入骨了。

    “瑶儿,是我不好,没有好好保护好你。以后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他的俊脸带着笑意,眉宇间带着浓的化不开的柔情,眸底满是心疼,仿佛要将所有的柔情顷刻间展示给风芷瑶看,笑的令人疼惜。

    “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种下的因。”风芷瑶轻轻摇头,否认他的话语,她知道他有他的难处,她不会怪他的。

    “瑶儿,你很善良。”他靠近她,于是他的呼吸撩动她的如瀑黑发,修长的指挑起她一缕柔软的秀发,举到唇边,印下一个浅吻。

    “不,我不是善良,我是睚眦必报,风芷琼,我不会放过她的……你如此做,就可以了!”风芷瑶轻轻的附耳在他耳边说道,且用她那修长纤细的玉指描绘画着他那红润的薄唇,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看,媚意娇柔的浓情,化也化不开。

    “启禀少主——”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

    “何事?”李民灿沉声问道。

    “靖王的人来了。”管家在书房门外禀报道。

    “好,知道了,让他去花厅等着,本少主马上便去。”李民灿想了想,吩咐道。

    管家得令后,便移步离开了书房门口。

    “瑶儿,我有事情了,要不等我处理好了,我再送你回去吧。”李民灿看着夕阳西下,天色不早了,于是说道。

    “不,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你好好处理你的事情吧,如果你有了锦然的下落,记得提前告诉我哦。”风芷瑶临走时笑着说道。

    “好。回去的路上小心。”李民灿等她上了马车后,派了两个顶尖杀手一路护送她回去相府。

    ……

    是夜,一轮圆月高高的斜挂在空中,仿佛是给整个大地铺上了一层银纱,带着一种种的朦胧的美。

    海棠苑内,苏慕焰和风芷瑶正在对弈。

    “大小姐,表少爷,你们的茶。”紫云将一壶才泡制的菊花清茶端了过来。

    这时候,一抹颀长的黑影翻窗而入。

    “瑶儿,苏慕焰?你怎么会在这里?”来人正是夜探香闺专业户司徒烨磊。

    “我目前暂住相府,你为何这身打扮来这里?”轮到苏慕焰好整以暇的问他了。

    “我路过。”司徒烨磊接收到风芷瑶的眼神暗示,连忙解释道。

    “路过?这么巧?还特地穿夜行衣?你骗谁啊?瑶儿?还是这小子专门有夜探香闺的嗜好?”苏慕焰将黑子一扔,颀长潇洒的身躯腾的站立起来,怒道。

    “你也知道夜晚啊?那你这个时候怎么不回擎天堡,为何赖在瑶儿这里不走呢?”司徒烨磊也怒着反驳道。

    “喂,苏慕焰,你倒底要不要和我下棋?如果不下的话,我去睡觉了,你们两个掐架吧!”风芷瑶无良的笑了笑,也利落的将手中的白子一扔。

    “不准去睡,你再陪我对弈一局。”苏慕焰没有想到风芷瑶的棋术竟然比他与他不相上下,是以,他拉着风芷瑶想要接着下。

    “我不要下了,我想睡觉了,这样吧,不如你们俩对弈,烨磊的棋艺应该也很好的,对吧,上回你们在松鹤楼不是也很喜欢对弈吗?这回,你们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罢了,所以你俩现在对弈,我去里边睡觉,紫云,就辛苦你为他们再烧一壶茶去。”风芷瑶优雅的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笑着说道。

    “是的,大小姐。”紫云笑着答应了。

    但是那两只不答应啊!

    “不行,我才来,你就去睡觉啊?”司徒烨磊很不满。

    “不行,才下到精彩处,换个人下没意思!”苏慕焰也不满。

    “你们俩真麻烦,还是染白哥哥好,他的左手可以跟他的右手一起下棋。”风芷瑶想起墨染白那般淡漠疏离的男人,扯唇笑了。

&nb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89 书房里的春光,找茬男(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