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风芷瑶微微一笑,解释道,“把那客人比作是水,这酒楼比作是舟吧,即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嗯,妙哉,妙哉!”白衣公子舒眉一笑,然后他的视线转向褐衣公子。

    褐衣公子却冷笑一声,“曲小姐好文采。”

    “这和文采没有关系,我们曲荷楼乃是和气生财。”风芷瑶面色不变,淡淡一笑道。

    太窝火了,她要诅咒这个褐衣公子一辈子孤独一生!嗷嗷嗷!

    只是风芷瑶脸上是云淡风轻的,让人看不出她的表情来。

    许是白衣公子要和那个才进来的赵爷叙话,他便让风芷瑶退下了。

    风芷瑶笑着走出去了,心道,她才不想在那里呆着呢。

    到了楼下,她看见迎面急切走来的桃之弦,道,“弦伯,那两个客人,我已经搞定了。那边没事了。”

    “大小姐,没事就好,对了,你快跟属下去清莲小筑一趟!”桃之弦急着催促道,他脸色焦急。

    “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风芷瑶问道。

    “大小姐,你现在先跟属下去了再说。”桃之弦并没有直接解释,而是一个劲的催促。

    “好吧,好吧。”风芷瑶点点头。

    等风芷瑶跟着桃之弦到了清莲小筑之后,却看见一个面色苍白的红衣少年。

    “弦伯,他是谁?”风芷瑶看到那个红衣少年闭着眼睛,只是手臂上的血流不止。

    “属下也不清楚他是何来历,刚才是在后山山脚那边发现的,当时看他可怜,你看,这个孩子看着才十二三岁,这么小,却如此重伤,又不能找大夫过来看伤,属下怕他是逃犯,或者是某个贵人家里的娈童,处理不当,怕累及咱们曲荷楼的生意。”

    “可是我不是大夫啊?”风芷瑶无奈道。

    “大小姐,你还记得吗,上回你帮绿珠接骨了,属下还以为你略懂医术呢!”桃之弦闻言,愁眉苦脸道。

    “此事不急,待我仔细想想。”风芷瑶暗忖道,这个红衣少年皮肤赛雪,唇若点樱,五官出色,莫非真如弦伯所猜测,怕是咸阳某贵族家里的娈童,如果放在曲荷楼,怕是会给曲荷楼带来麻烦。

    “大小姐?”桃之弦见风芷瑶来回踱步,于是他心里七上八下的,抬眸看向她,再次叫唤道。

    “有了,我现在把他易容后带去一个地方。”风芷瑶道。

    “弦伯,他现在不能留在这里,等他伤好了,我会带他回来的!反正我们曲荷楼不能惹上麻烦。这儿的事情,你多费心吧。”

    风芷瑶想到那个人可以帮她,或者说那个人欠下的人情,是该让他还了。是以,风芷瑶扬唇笑道。

    “如此甚好。请大小姐放心,这儿的事情基本没有问题。”桃之弦这才释然,他觉得风芷瑶说的对。

    “弦伯,这几天,我可能没空来,如果有人来找曲小姐,你就说我出去游山玩水了,问期限的话,你往长里说。”风芷瑶似想起了什么说道。

    “好。”桃之弦笑了。

    等绿珠拿来了女子化妆用的材料,风芷瑶聚精会神的调了一种蜡黄颜色一样的糊糊出来,对准那红衣少年的脸上敷去,半盏茶的功夫,那红衣少年变成了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妇女。

    “大小姐的易容术果然炉火纯青。”桃之弦和绿珠看了暗暗称赞。

    “好了,弦伯,我现在带他走了,还要麻烦绿珠背他一下去大门口那边的我那马车上!”风芷瑶吩咐道。

    “是的,大小姐。”绿珠点点头,立马弯下腰,让桃之弦抱起那红衣少年,趴在绿珠的后背上。

    风芷瑶觉得绿珠这魁梧的身材长成姑娘家可惜了,应该是个体格彪悍的男人才好啊!

    正胡思乱想之间,他们已经到了马车上,风芷瑶告别了绿珠,吩咐万三子驾着马车朝着轩辕皓寒的府邸绝尘而去。

    秦王府邸,画栋雕楹,富贵奢华。

    王府内,回廊曲饶,迂迂回回,亭台楼阁,奇花异草,五步一廊,十步一阁,雕廊画栋,精工细琢,华贵非凡。

    风芷瑶率先下得马车,同守门的侍卫说了下来意,说是有事要见秦王。

    等了好一会儿,却不见有人出来通报,正当风芷瑶耐心尽失的时候,那侍卫才说王爷叫她进去。

    “万三子,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风芷瑶说完,正想进门去,谁料却在门口看见了十八王爷轩辕皓云。

    “大小姐,放心。”万三子点点头。

    “风大小姐,你来见我四哥?”轩辕皓云低沉的嗓音自她耳边响起,只见他一身衣衫皓白如初雪,纯净且翩然,他跃然马背而落,阳光洒在他的身后,将他俊挺的轮廓镶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边,灼灼其华,他黑眸睁大,心道,风芷瑶来这里所谓何事?

    “是的,十八王爷?见到你真好。”风芷瑶笑了,呵呵,她找到帮手了。幸好刚才她在马车上恢复了风芷瑶的面容。

    “见到本王,你如何这般开心?”轩辕皓云不解,她的笑容太耀眼了,让他的眼神闪了闪。

    “那个,十八王爷,你帮我个忙行吗?”风芷瑶指着马车上道。

    “什么忙?只要是本王力所能及,自然会帮?”不管如何,这眼前的女子是四哥中意的女子,他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呢,是以,他微微颔首。

    “你看——”风芷瑶让他过去看看,扬手掀开马车帘子,让他看到了一张中年妇女的蜡黄的丑脸。

    “这……这谁啊?这么丑?”轩辕皓云身为皇十八子,生平第一次看见这么丑陋的女子。

    “你先帮我把她弄进里面去,我有事情和你四哥他商量!”风芷瑶皱了皱眉,这小子怎么这般墨迹!

    “好,你,就你过来,帮她把这大婶子背进府里去。”轩辕皓云剑眉轻挑,随手一指刚才报信的侍卫,唤道。

    轩辕皓云恪可是秦王府的常客,他们这些侍卫自然认识,于是被轩辕皓云指着的侍卫只好认命的将那易容了的红衣少年给背了进去,这一路上,那侍卫可是皱眉的动作没有停过。

    终于在后花园的湖心亭内,风芷瑶见到了轩辕皓寒。

    他正在抚琴,琴声悠扬,时而大气磅礴,时而峰回路转,时而宛如清泉……

    “丫头,你来了?哦,十八弟也来了?这是谁啊?”琴音戛然而止,轩辕皓寒的视线落在易容了的红衣少年身上。

    “四哥,我只是过来看看你就走。告辞了。”轩辕皓云看到轩辕皓寒那炙热的视线落在风芷瑶的身上,心知今天约好的两人对弈,怕是他四哥没有时间或者是没有心思了,也罢,他先回去得了。

    “好,你且先回去吧。”轩辕皓寒点点头。

    等轩辕皓云走了之后,轩辕皓寒才问道。

    “什么事情,你竟然会主动上门来见我?”注意,他此刻用的是我,而非本王,可见他心里极为高兴。

    “这个人可否寄放在你处?”风芷瑶快步走去池边,用荷叶捧了水,洗去了红衣少年脸上的妆容,露出了赛雪的白皙脸庞。

    “他……他……太子的人!”轩辕皓寒只瞥了一眼便道。

    “什么太子的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风芷瑶问道。

    “娈童!”轩辕皓寒淡淡的说道。

    “太子好男色?”风芷瑶听到这个消息表示很惊怵!

    “是,这个消息也是我新近得知的,这人你是在何处救了的?”轩辕皓寒缓缓起身,一手握拳在身后,一手垂在身侧淡淡道。

    “半道上。”风芷瑶低垂的脸,眸光闪了闪,她可不能说是在曲荷楼的后山那边被弦伯给救了的。

    “他伤的如此之重?”轩辕皓寒略微弯腰,仔细查看了下那红衣少年的伤势。

    “长的倒是很好看,这个太子下手真是太重了,这么无德的人以后当了皇帝,也会被人拉下马的!”风芷瑶此刻对那太子轩辕皓晨彻底厌恶了,居然是个双性恋。

    “笨丫头,这话可不能乱说!”轩辕皓寒闻言,脸色大变,扬手就给了她额头一个爆栗。

    “你怎么老是敲我额头?”风芷瑶怒了。每次和他见上,他总是要敲她额头,真够她郁闷的。

    “有些话在我这里说说也就罢了,可不能去别处说了,要知道这话让有心之人听了,你这颗小脑袋还不够砍的!”轩辕皓寒自然也是为她好。

    “嗯,我知道了,对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风芷瑶想着这么小的少年,在她那个时代,这么小的男孩,可是还在念初中呢,而在这里,这个可怜的少年确是太子的娈童!

    “你放心吧,我会安排他的住处,你不用担心!”轩辕皓寒抬手柔柔的拂过她精致的脸庞。

    “嗯。”也好,既然他答应了这事情,那她不必浪费那个人情,或许可以下次用,风芷瑶心爱说道。

    很快,轩辕皓寒唤来了暗卫,将红衣少年给带走了。

    “最多半年,等我。”轩辕皓寒轻轻的拥着她道。

    “王爷,妾身……王爷,她是谁?”但见轩辕皓寒的侧妃闵语黛一袭飘逸的浅紫色拖地花笼裙,此刻正在婢女的搀扶下,袅袅踩在青石板的小路上轻轻的走来。

    风芷瑶咋闻此女声音,心里一个咯噔,她是谁?接着她立马和轩辕皓寒分开些距离,是为避嫌。

    于是风芷瑶将视线落在闵语黛的身上——

    但见她一身浅紫色长裙,上面绣有点点玫瑰。外罩玫瑰红柔纱。腰上系一条纯净色腰带。上面镶了十二只琥珀小蝶珠子,好看又不失大雅。挽了一个出彩的灵蛇绕髻。插一支碧玉银琅簪,垂下好看的吊饰。

    一张白净的脸上好看的双眸似镶嵌在上面。眉毛恰到好处的弯曲着。两片薄薄的唇片翘起一美丽的弧度,一抹微笑挂在好看的脸面上。这样清清浅浅的装束,朴素却不失美观。清新而又失大雅。

    想不到他已经有侧妃了。

    风芷瑶心里有点酸溜溜的,不过,这种酸味也一下子就闪过了,随后她云淡风轻的微施一礼。

    “王爷,这位姑娘好生标致玲珑,可是风相嫡女?”闵语黛轻轻含笑。

    “是,她正是风相嫡女风芷瑶,笨丫头,这位便是当朝太傅的嫡亲孙女,闵语黛!”轩辕皓寒闻言,为她们做介绍道。

    风芷瑶暗暗庆幸自己未曾对轩辕皓寒有意,不然现在她一定伤心死了。

    不过人家可是王爷,有侧妃什么的,也是正常的,若没有,才不正常吧!

    风芷瑶扬唇笑了笑,这个闵语黛便是传闻之中轩辕皓寒的贤内助闵侧妃吧。

    “黛儿,有事?”轩辕皓寒目光清冷的看向闵语黛,心道,这种时候,她来做什么?

    “王爷,妾身今天亲手做了一碗燕窝羹,不知王爷有没有空品尝下?”闵语黛笑着问道,语气柔柔的。

    “好,你先放下吧,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你且先告退吧。”轩辕皓寒点点头,吩咐道。

    闵语黛脸上有一丝不自然,不过她还是很乖巧的让丫头放下托盘,随后笑着拂礼后,才转身和婢女们离去。

    “她就是传说之中的闵侧妃?”风芷瑶问道,心想,这女人果然有两下子,看到自己老公和别的女人在谈笑风生,居然还能笑语盈盈的夸奖别的女子漂亮,靠,古代的女人真够活的累的!

    “嗯,她不想嫁去西凉国和亲,这才让太傅求了我,让我娶她为侧妃,等她想什么时候离开的时候,我会送写一份和离书给她。”轩辕皓寒像是知道风芷瑶会问什么,这会子将这事的底细给说的一清二楚了。

    风芷瑶微微挑眉,“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反正你府里头美女多的是?谁让你是皇四子呢!老皇帝那么好色,恐怕你也不差!

    当然这些话,她只能在心里念叨,可不敢真说出来。

    “不想你误会我和黛儿的关系。”轩辕皓寒伸手抓住了她细白的柔荑,冷着声音解释道。

    “可是你们已经成亲了。”这是事实,解释个毛,再说这事和她又没有关系。

    “我们是挂名的夫妻!”轩辕皓寒用他修长的大手紧紧的包裹住她的小手,不厌其烦的解释道。

    “好吧,是挂名夫妻,可是你和我说这些干嘛?”风芷瑶摇摇头,嗤之以鼻。

    “笨丫头,不跟你解释清楚,难不成让你猜疑,让你心里难过吗?我可不相信你对我没有感觉。”轩辕皓寒再次扬手敲了她额头一个爆栗。

    “痛啊!你别老敲,真的很痛的!”风芷瑶扬声说道,脸色不悦,还煞有介事的摸了摸额头。

    “别答非所问!我问你,你可对我有意?”轩辕皓寒骤然耐心再好,也会被她的装迷糊给弄的折磨死的。

    “啊,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风芷瑶假装听不懂,想转身就走。

    “丫头,你真的很笨吗?我可是已经去相府抢过绣球了,我对你的心思,想必你清楚,那些人也清楚,你不可能不清楚!”轩辕皓寒本不是个多话的人,可是和她在一起,总会情不自禁的说很多话,有些时候,他都不认识自己了。

    “我笨是我家的事情,我现在不想和你讨论这个话题。”风芷瑶想着自己绝对不能和他扯上关系,已经惹了一个靖王了,可不能再惹一个秦王。

    “笨丫头,你这样子的态度,我真怕半年都来不及等了!”轩辕皓寒眸底露出一丝担忧,他有信心掌控任何事情,却唯独掌控不了眼前女子的心思。

    “我有婚约了,你知道的!那个麻脸乞丐虽然难看,但是对我很好,这就够了。”风芷瑶见他神色不对,立马将自己与麻脸乞丐的婚约拿出来当借口。

    “他配不上你!”轩辕皓寒听到麻脸乞丐四字,眸含不屑。

    “配不上不是你说了算,到时候只要我自己喜欢就成,我认为是好的,便是好的!”风芷瑶淡然而笑。

    或许,她该挑个人选嫁了,不然往后她会很麻烦。

    “笨丫头,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怎么还不懂?我中意你了,秦王正妃的位置一直是为你留着的。”轩辕皓寒目光变得深邃而冰冷,看的风芷瑶片刻的窒息,只因为这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了!

    风芷瑶心中暗笑,她是那么爱慕虚荣的人吗?一个秦王正妃的位置可不在她的眼底,她若要,便是要这天下!

    “半年后再说吧!”风芷瑶想着目前不能和他将关系弄僵,于是浅浅一笑。

    “好,但是你只要知道我的心里有你,闵语黛不过是我挂名的侧妃。”轩辕皓寒那修长冰润的指尖悠闲惬意的缠绕着她的秀发,青丝与白指缠绕的画面,让他的眼眸朦胧的迷人!

    “侧妃吗?”风芷瑶轻叹。

    他听完嘴角逸出丝笑,眼中清冷俱散,柔柔凝注着她,微微点了下头,忽地伸手从她头上抚落了几瓣樱花。

    她看着他难得一现的温暖,心神有些恍惚,定定站着,由着他的手抚过她的头发,又缓缓落在了脸颊上。

    “只是侧妃而已!”他强调。

    “嗯。”风芷瑶点点头。

    “那天,老九在抢绣球的时候,曾说了一句话,才让我错失绣球,你可知道他说了什么?”一眨眼,他突然话锋一转,这么问道,让风芷瑶听的一头雾水。

    “是什么话?”风芷瑶很好奇,一句话被抢绣球,还是被轩辕皓玉抢走的?

    “四哥,瑶儿和我有肌肤之亲!这话,你如何解释?”轩辕皓寒就这么淡淡的暼了她一眼问道。

    “他在胡说。”风芷瑶打算死不认账。

    “当真没有?还是你在撒谎?”忽而,他听了这话,眸底快速的闪过一丝阴鸷。

    “我没有撒谎,没有就是没有!”风芷瑶转身看向岸边的粉色樱花。

    “那天你们路过宝锌镇,风雨交加,风云客栈,老九在你房里——”轩辕皓寒一边说,一边脸色铁青,似又在隐忍,声音平淡。

    “你既然已经确认此事,为何还要问我?”风芷瑶讶异过后,便是凄冷一笑,原来他在轩辕皓玉的卫队里埋下了自己的暗线,她真傻,竟然之前否认了。

    “为何是他?”轩辕皓寒质问道。

    “没什么好解释的!”风芷瑶比较懒,如今更不想多提一字了。

    她现在有点后悔,还不如直接将那红衣少年带去海棠苑了。

    “你不是处子了?”轩辕皓寒抓住她皓白如玉的藕臂,掀开她那飘逸的广袖,看不到属于处子的嫣红守宫砂,心里的痛无边的划裂而开。

    “是不是处子之身很重要吗?”风芷瑶的唇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原来他也看重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在现代,做处钕膜手术的女子不要太多哦。

    “老九是你的第一个男人?”轩辕皓寒脸色暗沉,此刻他强大刚硬如铁的心不知为何,似被蚊虫叮咬,有一丝轻微之痛,如风平浪静的海浪般的眸子似含霜染冰,他声音清冷而显得虚无。

    “无可奉告!”风芷瑶当然不会告诉他。

    “你不想说,难道你是想保护他吗?”轩辕皓寒一把将她的身子板正,还将她精致的五官用他的双手捧起。

    “秦王殿下,请你自重!”风芷瑶叹了口气道,很想伸手掰开他的手。

    “自重?哈哈!”轩辕皓寒竟然闻言,朗声大笑了。

    “你放开我,我想回去了。”风芷瑶想要甩开他的双手禁锢。

    “不准走,就在这府里头用了晚膳,我再送你回府!”轩辕皓寒不让她离开。

    两人互相拉扯之下,风芷瑶的衣襟不小心露出了一大片白嫩的春光。

    “好美——”轩辕皓寒看的眼都直了,随即他抱紧了她,朝着四周做了手势,很快樱花飘落,静寂无声。

    风芷瑶明白,他这是给他设在四处的暗卫打了让他们撤退的手势。

    “丫头,现在就剩下我和你了。”他话音清冷,只是,此刻,他的内心竟然不可抑制的膨胀起来,整个人似火烧一般,灼热一片。

    他的一双铁臂将她环在樱花树旁,低沉而诱惑的气息从鼻端浅浅呼出,带着男性刚毅的味道,他缓缓压低了身子,清冷的嗓音渐渐而出:“丫头,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风芷瑶闻言满脸黑线,靠,她勾引他?

    她抬手优雅的拢好了衣襟,挡住了胸前傲然的诱惑,轩辕皓寒性感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颊之上,她白皙的脸上瞬间烧红起来,耳根似触电一般,酥麻一片,“我……我没有……勾引你。”

    “别靠的这么近!”风芷瑶差点要风中凌乱了,他这么俊的容颜摆在她的眼前,她怕自己化身妖精会将他扑倒,然后给她自己惹下无穷无尽的麻烦,是以,她才这么拒绝他的靠近。

    可是轩辕皓寒却置若罔闻,他非但没有退开,反而将身子压的她更近了些,他黯哑着声音问道,“你讨厌我?”

    风芷瑶见他并不撤开身子,她微微侧开小脸,唇角扯动了下,回答道,“不……不是……”

    “不是吗?”轩辕皓寒凝视着风芷瑶,目光灼热,似乎能将她看透一般,他扬眉反问道。

    风芷瑶眯了眯眼,“真的不讨厌啊。”拜托快点放过她,别逼她扑到他啊,这么极品的男人,她怕吃了惹麻烦啊!

    “你戴着我的玉麒麟?”他眼尖的注意到她的腰上系着一个鼓鼓的香囊,略略一摸,确定是玉麒麟的样子。此刻他的声音愈发的低沉了,他的眸子紧锁着风芷瑶的精致小脸。

    “是玉麒麟。”风芷瑶眨着眨眼承认,只是他为何这么激动呢?搞不懂。“怎么?”

    了字还没有说出口,并淹没在他性感的唇瓣之间了。

    原来她自那日后,一直有将他的玉麒麟给带在身上呢,这么一想之后,他异常的兴奋。

    瞬间的这个兴奋,让他火热的昏头昏脑了,竟是这般的含住了她殷红的樱唇。

    一旦覆盖住了她那双柔嫩的唇瓣后,他身上早已四处乱窜的火苗顺势越烧越旺,已经完全覆盖住他的理智了。

    从未知道,他会如此眷恋她的芳香唇味。

    天啊,这会子是他主动引诱她啊!

    “不要……”他才不要勾引她啊!她亮白的贝齿开启,想要说。

    谁知她的一开口,轩辕皓寒的灵舌因此毫无忌惮的滑进了她的樱桃小口之中,不断的翻搅起她的馨香来,而他的铁臂更是张狂的将她牢牢的禁锢,他一手托住风芷瑶的螓首,一手揽住她的纤细柳腰,让她紧紧的贴向自己,吻的疯狂而又炽冽。

    此刻粉色樱花细细碎碎的落了下来,落在他们的衣服上,勾勒出亲昵美好的画面。

    “丫头,我喜欢你许久了,谁让你这次主动勾引我!”轩辕皓寒如今温香软玉在怀,哪里还能隐忍,如此在她耳边呵气如兰,让她的心跳如擂鼓。

    风芷瑶瞬间一个激灵瞪大了美眸看向身前将她搂在怀里的轩辕皓寒,似那冬雪飘扬又是美玉无双,墨色的发丝系在身后,鬓前的发因为汗珠而显得有些微湿,可见他很紧张,他的下颚有着最完美的曲线,他的薄唇荡漾着一抹猫捉到老鼠的极致笑容。

    他,他这是想干吗?她有点怕怕的,想要挣脱他的掌控。

    风芷瑶发现自己的身子真是好敏感,许是经了人事的缘故,当他拥着她的时候,她不自觉的会春心荡漾,不由得暗恼,自己怎么那么容易被男色所迷惑?

    脑中正是天马行空之时,忽觉腰身再度一紧,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再次落入了轩辕皓寒的怀抱,

    此次与上次不同的是,上次轩辕皓寒将她搂在怀里,她的头部在轩辕皓寒的下颚处抵着,而这次倒好,一次旋转之后,轩辕皓寒将她搂在怀里。

    如此,她的眼前便出现了轩辕皓寒那张俊美到让女人想羞愧的自杀的倾城容颜。

    “你想干嘛?还不快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就把你拆吃入腹!

    轩辕皓寒的铁臂强而有力,他紧紧的箍住风芷瑶纤细的柳腰,让她根本不能动弹半分。

    “丫头,别动!”他那修长的大掌正想探入她的衣襟之内,谁料被风芷瑶低头咬了一口。

    不可以,皇家男人是麻烦!

    这么一想,她毫不犹豫的咬了他的手指一口。

    “啊——痛死了!你谋杀亲夫!”轩辕皓寒瞪着她的眼睛,愤怒道。

    “呸,你可不是我亲夫!”风芷瑶怒了,腾的站起来,被他松手之后,她最是觉得身子轻盈,这不站起来的样子笔直的如松如竹。

    “别那么粗俗!丫头,对不起,我刚才太过情不自禁了!。”破天荒的,轩辕皓寒被她咬醒了,他突然出声道歉了,倒是把风芷瑶吓了一跳。

    “太阳落山了,我想回相府!”风芷瑶回神之后,淡淡道,只是感觉唇瓣上还余留着他的气息,让她很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头。

    “在这里用了晚膳再回去吧!”轩辕皓寒提议道,声音倒是少了几分清冷,只是他看她的眸子太过炙热了些。

    “不了,我现在就想回去相府。”风芷瑶低头看绣鞋,淡淡启口道。

    “好,那我送你回去吧。”轩辕皓寒自始至终没有去看闵语黛放在附件石桌上的燕窝羹一眼,因为他的视线紧锁着风芷瑶的美丽小脸。

    “嗯,好。”风芷瑶知道他这次肯这么算了,定然是想给她留下好印象,那应该不会在回去的路上对她怎么样的,是以,她点头同意了。

    两人肩并肩走在樱花落地的草坪上,一起穿过九曲回廊,一起走出秦王府邸,一起上了马车。

    坐的不是万三子那辆普通的马车,而是秦王的专属豪华马车。

    风芷瑶之前已经让万三子在门外若是等了半个时辰,她还未出来的话,便让他自个儿先回去了。

    马车内,两人相对坐着无言。

    气氛似冰冻了一般。

    “丫头——”倒是轩辕皓寒最先打破了寂静。

    “什么?”风芷瑶抬头看向他。

    “以后离老七、老九远一点。”他似是警告,又似是希冀。

    “从来都不曾想靠近他们。”她说的是事实。

    “不要再次发生宝锌镇上的那件类似的事情!不然,我饶不了你!”轩辕皓寒眼神看向她,清明之中带着更多的是炙热。

    “你还能杀了我不成?”风芷瑶偏头倒了一杯香茗,慢条斯理的品尝起来。

    “杀了你,谁气我啊?”轩辕皓寒难得玩了一把冷幽默,让风芷瑶很不习惯,这样的他,眼底似有对她的宠溺,让她的心有丝慌乱了。

    “快到相府了。”风芷瑶假意没有听到,只是扬手撩开马车帘子,看着外面一眼,淡淡道。

    “让我再抱一下。”轩辕皓寒似命令的口气。

    “不要。”别惹来她的春心荡漾,等下在马车上yy无限了。

    本来他只是想单纯的抱抱她的,不料轩辕皓寒低估了自己的自控能力,当他才把风芷瑶抱入怀里的时候,她柔软发丝上幽幽的清香像是一条导火索一般,点燃了他心中的那把激情之火,而现在,因为她的挣扎,那激情的火焰似越烧越旺了。

    “不要动,丫头。”轩辕皓寒低沉而粗噶的声音在风芷瑶的耳边响了起来。

    成熟的男子气息夹杂着空气之中香茗的清香喷洒在了风芷瑶的脸颊之上,让她敏感的耳垂微微发烫发红。

    她愣了一下后,醒神后,心道,凭什么让她听他的话啊?她又不是他的婢女。

    纤细的皓腕出拳袭击打向他健硕的胸膛,恼声道,“做什么命令我?我又不是你的婢女!”

    “这么反感我吻你?是不是你在为老九他守身如玉?嗯?”轩辕皓寒见她挣扎,口不择言道。

    她不让他亲,那他偏偏要亲!

    怒意主导之下,轩辕皓寒一个倾身,优美的薄唇便迅速的印在了风芷瑶的粉嫩樱唇之上。

    那猝不及防的一吻让风芷瑶心跳加速,脸色酡红,敏感的身子微微的发颤,就那么呆愣愣的看着他。

    “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可保不准会在这马车上要了你!”男子低沉的气息低喘而来,声音沙哑的说道。

    “我……”

    风芷瑶还想说些什么,然而,漫天袭来的吻,将她的话语生生的掩埋而去。

    轩辕皓寒在攫住风芷瑶樱唇的时候,也顺便点了她的穴道,他讨厌她的拒绝,真的讨厌极了!

    风芷瑶因着被点穴道,想要脱口而出的话语宛如如鲠在喉,她睫毛扬起盯着轩辕皓寒,她见他已经闭上了眼眸,仿佛十分享受的表情。

    气死她了,他居然强吻她!

    轩辕皓寒一手揽住风芷瑶的腰身,让她的身子贴合在自己的胸膛之上,一手情不自禁的从他肩背滑落,开始扯落她发鬓上戴着的金步摇,白玉簪等首饰,扯落之间,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在他修长大掌撩拨之下,顷刻之间,散落在香肩之上。

    因着如瀑秀发上萦绕的芳香气息,轩辕皓寒睁开了眼眸,他退开一些,凝视着风芷瑶,一双乌黑瞳孔,在月色皎洁之中,瑰姿艳逸。

    风芷瑶见他停了下来,她心下有些放松,只是,她刚想说话时,却发现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原来这个可恶的坏胚子竟然点了她的哑穴,靠,她一定要自己用内力冲冲看,能不能自己来冲开这穴道?

    他竟然这样狂野!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么一个清冷孤傲的男人,如何变得如此狂野?

    或者说,他很闷骚?他善于隐藏自己?

    轩辕皓寒望着眼前女子的清媚容颜,当真倾国倾城,确实当得南芍第一美人的美誉,他喜欢初见时,她的沉稳淡淡,她的极致妖娆,她的冰雪聪明,她的……总之,他喜欢她的一切,一切!

    所以,他听到老九说他和她有了肌肤之亲,他才隐忍着那股子愤怒,一直到再次见到他,他想将她的美好吞噬到他的体内,永远的拥有她,成了他心中和拥有如画江山一样的分量!

    当然,他现在很想要她!非常的想要!可是,即将到达相府,他除了可以多吻她几下,他什么也不能做!

    而她竟然拒绝,那就怪不得他了!

    风芷瑶在看到他纷繁复杂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90 轩辕皓寒的表白,迷情(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