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夜色迷离,星辰璀璨,皓月当空。

    皎洁的月光倾泻进充满迷迭熏香的室内,此刻,风芷瑶张大着嘴巴看向一脸兴味瞅着她的温行远,她咋了眨美丽的清眸,道,“温行远,你什么时候进我屋子的?”

    她大小姐什么时候警惕性如此差劲了?如果被“夜煞”其他三美知道了,一定会鄙视她的。

    “就在你安慰紫云的当口。”温行远唇边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他可是做了周密的准备,之前在看到贺兰祺和司徒烨磊离开后,他才从香樟树上轻跃了下来。

    “你这么晚找我?可是有事?”风芷瑶努力让自己镇定,不就是温行远吗?没什么可怕的!再想个办法,也把他赶走就是了!

    “一定要有事才找你吗?”温行远从她的梨花木床榻上站了起来,缓缓的走近她,抬头看向她精致绝美的俏脸,但见长发如飞瀑,披散在她的腰侧,衬的那张脸,带着如水晶般晶莹剔透的洁白如雪,完美无双。

    “嗯,谁让你这么晚过来。”风芷瑶退后了一步,她还记得自己和他的第一次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而且他是那般的妒忌,那般的狂野,那般的粗暴,是以,她今天绝对不能让他看见她身上的斑斑吻痕,否则她一定会很惨的,不止很惨,还可能明日一早,她还起不来床呢!

    “瑶儿,我不是他们,容易被你赶走,我今晚必须留下,我必须要一个你给我生的继承人!这样我才可以卸下温家的重担,和你一起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他的孩子必须是他心爱的女子为他生的,否则他宁可不要。

    “你……你到底听到我和他们说的话有多少?”风芷瑶惊讶的望向他,质问道。

    “全部。”温行远答道,随即他伸出手一把抱住了她,“瑶儿,如此良辰美景,我们还是早些歇息吧,别废话了!”

    他看着她的眸子里含着浓浓的**,让风芷瑶的心跳急剧的加速,若是换做平时,她早就睁只眼闭只眼躺着享受了,可是今晚不行,下午轩辕皓寒在她锁骨背部都种满了粉色的草莓印,如果脱光了被温行远看见,那她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你回去吧,我这里。你不方便留下。”风芷瑶讪讪的笑道,拜托你,快点离开吧,好让她早点梦周公啊。

    “怎么会不方便呢,这里有床,有被子,我觉得方便的很呢,莫非是瑶儿不欢迎我?”温行远问道,脸色有点不悦。

    “可是这是我的闺房,你……你还是离开吧,你看贺兰祺和司徒烨磊都离开了,你不会那么不识趣吧!”风芷瑶打了个哈欠,她是真的困了。

    “我不走,我已经决定留下来了,自然是不会走的!我早跟你说了,那两人是笨蛋,瑶儿,你赶不走我的!更何况,你是我命定的娘子,这大晚上的,我不和娘子暖被窝,你难道忍心让我露宿街头吗?”温行远的鼻子凑近风芷瑶,轻吸了一口气,冷哼道。

    “你?堂堂南芍第一世家的家主会露宿街头?你骗谁啊?”风芷瑶听了这话,唇角猛抽,他也太夸张了吧。

    “瑶儿,不管如何,我是不会走的。”温行远搂住她的脖子,俯身便是狂吻。

    “别……今天不行……我来大姨妈了……”风芷瑶开始说谎了,其实大姨妈早来过了。只是,她希望这样可以挡住他如暴风雨般的**之火。

    “瑶儿,你这么抗拒我,还是因为你不喜欢我?还是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温行远可不是笨蛋,他总觉的风芷瑶今晚不敢看自己的眼睛,还老是低着头,让他心里划过一抹不详的预感。

    “没……没……我哪里会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啊!”风芷瑶轻轻摇头,她岂会傻乎乎的承认。

    “瑶儿……真是如此吗?看着我的眼睛!”温行远的唇边染着春日般的暖洋洋的笑容,只是在风芷瑶看来特别的阴森冰冷。

    “我这不是看着你嘛,呜呜,你干嘛凶我?”风芷瑶脑海里快速的运转,希望可以早点儿把他劝走。

    “瑶儿,莫要欺骗我!你看,你这里的吻痕和我现在留下的吻痕,偏差太大,说,是这些是谁的杰作?”他特意在杰作两字上加重了语气,可见他的极为气愤的。

    “我……”风芷瑶正想着如何自圆其说呢,谁料——

    他修长的大掌撕拉一扯,将她雪白的里衣撕裂,雪白的香肩裸露在空气之中,粉色的抹胸如樱花一般炫目,沾染着极具诱人的色彩。

    借着房中明亮的烛火,只见怀抱里女子的樱唇红润而饱满,下方唇瓣高高肿起,娇艳欲滴,显然这是刚才被他啃咬的,视线下移,当他看见女子的颈前,性感的锁骨处,乃至雪白的身前,都点缀着各种样子的草莓印。

    他见之,狠狠的咬紧牙关,抱住风芷瑶柳腰的手情不自禁的紧了起来。

    盛怒之下,质问道,“是谁?你又跟谁好上了?”双眸之中是清澈的眼泪,是蚀骨的痛,是排山倒海的怒意!

    “行远,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风芷瑶还想试图反抗来着,最后却淹没在剧烈的喘息之中……

    一番**后,两人累的沉沉的睡去了。

    翌日清晨。

    由于昨夜折腾了一宿,风芷瑶醒来的时候,温行远早就醒了。

    “瑶儿,醒了?”温行远很满意此刻,他看到她的身上全是他一个人的吻痕,是以,俊脸上绽放着花朵一般的笑容。

    “你怎么还没有走?”风芷瑶很诧异,这个时辰,他竟然还敢呆在这里。

    “不想走,只想就这么幸福的看着你醒来。”温行远想到自己的情敌如此之多,昨天那吻痕之事,他也不想追究了,为今之计,最为重要的是,要让眼前这个女子爱上自己,而不是看到他,就想着赶他走。

    “你——”风芷瑶无语,昨晚那么粗暴的兽爱,今天早上对她如此柔情蜜意,靠,当她逆来顺受的小媳妇啊?

    “我怎么了?瑶儿,昨晚之事,你也有一半的责任,你为何骗我说你大姨妈来了?”他可是抓了她一个错,自然要紧咬着不放了。

    “我……我昨晚太累了,想睡觉,你看,我不是把贺兰祺和司徒烨磊都给骗走了吗!”

    风芷瑶想起这个谎言,心里有点心虚,说到底,虽然温行远昨晚狂野粗暴了点,但是说实在话,她还是很舒服的,很糕草的。是以,她一想至此,她的小脸有着明显的红晕。

    “瑶儿,你每次说谎言的时候,你都不敢看我的眼睛!”温行远伸出修长洁白的双手,捧起她的小脸,眸含戏谑。

    “哎……那我不想解释了!”风芷瑶将视线别开。

    “快点起床吧,等下缌泽哥哥来了,看你如何解释你睡在我床榻上的事情!我告诉你,缌泽哥哥可是很单纯的!你可别带坏他!”接着风芷瑶催促他赶快起来。

    “好,起床之前先让我吻你一下。”温行远说完,便深情的侧身翻上,吻住了她的红唇。

    “嗯……”风芷瑶觉得他的吻技进步了不少,如蝶翼般的羽睫轻轻颤了颤,在他那炙热的唇贴上来的瞬间,风芷瑶的脑海顿然一片空白,情潮迷蒙之中,她竟像是被催眠了一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的同时,风芷瑶只觉腰身一紧,再然后,令她熟悉的男人味,将她整个人都圈住了,是那般的强大,将她一下子攫住了。

    两人就这么吻着,她那粉嫩的舌尖,就像是顽皮的精灵一般,时不时的缠上他的剑舌,在他为之神魂颠倒的时候,却又收了回去,如此反复,唇齿交融,很暧昧很缠绵。

    屋内激吻上演,屋外敲门声扣扣作响。

    “大小姐,大小姐,院门口管家等着见你。”是紫云的声音,不过,这管家为何而来,倒是让风芷瑶有点狐疑。

    “好,知道了,你且让管家先等等,我马上出来!”风芷瑶答道。

    “行远,等下你快点用轻功溜走,我可不想让管家看见你从我的闺房之中走出去。”风芷瑶连忙推开他,嘱咐道。

    “知道了,娘子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温行远笑道,果然还是他昨晚比较神勇,把瑶儿调教的好柔顺,让他现在忍不住又想和她做原始的活塞运动了。

    “那我让你昨晚离开,你咋不离开啊?”风芷瑶双手叉腰,做茶壶状,指着他的额头,恼道。这男人,根本就是很欠抽!

    “我喜欢瑶儿,自然不想和瑶儿分开,最后是时时刻刻在一起,永远永远。”温行远抬手抓住她的细嫩柔荑,把之揉捏在他掌心,情深款款的说道。

    风芷瑶闻言,不雅的翻个白眼,她若是时时刻刻和他在一起,她哪来的美国时间去采摘美草啊?

    “好了,别说这些甜言蜜语讨我欢心了,你赶快起来穿衣,赶快在管家的眼皮子底下,悄然离开,拜托了!”风芷瑶也从他的手心里收回小手,然后裸足走去柜子里挑了一件藕白色的云烟丝蝶翼裙。

    “好。”温行远颔首笑了,昨晚拥着她睡觉的感觉真好。

    ……

    海棠苑门口

    “管家,你找我有事吗?”风芷瑶轻轻含笑问道。

    “大小姐,老爷让你去大厅,说宫里头来人了,让你要进宫一趟,大小姐,你这穿着需要不需要换一套衣服?”管家说完后,在看到风芷瑶穿着藕白色的云烟丝蝶翼裙,于是好意提醒道。

    “呵呵,管家,我喜欢穿这件衣服的,不想换了,走吧,带我去见我爹。”风芷瑶笑了笑,一脸的满不在乎,只是她心里嘀咕了下,宫里头来人,只是干嘛喊她去?

    “是的,大小姐。”管家只好哈腰点头的笑了笑。

    一路穿廊过假山,到了大厅。

    “瑶儿,过来。”但见风无才一脸的忧色。

    “爹,出了何事?”风芷瑶看风无才的脸色不好,于是紧张的问道。

    “琳贵人说她想你了,希望你进宫陪她说说话。”风无才将宫人传的话复述了一遍。

    “她要我进宫做什么?”风芷瑶一听风芷琳要见她,心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于是皱了皱眉。

    “瑶儿,皇上也准了的,看来你必须进宫一趟了,要不,爹陪你走一趟吧。”风无才担心两个女儿掐架,但是更担心风芷瑶受委屈,因为如今风芷琳是贵人,很有可能会欺负风芷瑶。

    “爹啊,你老糊涂了吗?大臣难道可以进皇帝后宫吗?”风芷瑶听到这话,不由得笑着反问道。

    “这……这……”风无才这才愣了,是啊,他如何能进皇帝后宫呢。

    “可是,瑶儿?”风无才还是很担心她。

    “爹,既然琳贵人要见我,不如就让我去见她一下吧,我倒是想看看她想玩什么把戏?”风芷瑶扬唇自信的笑了笑。

    “好,既然你如此有自信,那便进宫一趟吧,只是你这衣服似乎太素雅了点。”风无才也觉得风芷瑶这衣服素雅的紧,于是不赞同道。

    “爹,我又不是去勾引皇上,穿那么艳丽做什么,呵呵……”风芷瑶闻言呵呵大笑。

    风无才觉得女儿说的有理,于是他和风芷瑶一样扬声笑了。

    “瑶儿,去了宫里,万事小心!”风无才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爹,你放心吧,我会有分寸的!”风芷瑶嫣然一笑。

    ……

    风芷瑶在宫人的领引下,淡淡的看着前面的皇宫,皇宫金殿碧苑,瑶池琼楼,金碧辉煌。只见金色的天边,一缕红日如蛋黄般绯红刺目,熠熠的阳光洒在大地,如璀璨夺目的水晶。

    朱红色的琉璃瓦青古高贵,泛着淡淡的金光,皇宫里到处飘着清雅的花香,四处是朱红色的雕柱,圆形雕柱上精雕细琢着许多栩栩如生的飞龙飞凤,龙飞凤舞,渐渐地蔓延到鹅卵石铺成的路面。

    到了莲翠宫,风芷瑶冷冷一笑。

    风芷琳如今想要见她?是想向她炫耀?还是有什么阴谋阳谋?

    早就有眼尖的宫人看见了风芷瑶,便进去莲翠宫禀报。

    风芷琳听了,眉梢染笑,心道,她来了,她的戏也就可以开场了。

    “小主,风芷瑶求见。”门外的宫人朗声唤道。

    “进来吧。”风芷琳倚靠在美人榻上,一双妙色凤目微微向上飞起,说不出的妩媚。身后竹儿为她捶背,很是享受。榕姑姑在一旁低眉伺候着。

    她体态纤秾合度,肌肤细腻,面似桃花带露,指若春葱凝唇,万缕青丝梳成华丽繁复的绯月髻,以赤金与红宝石的簪钗装点,显得光彩耀目。果然是唇红齿白,明艳不可方物。

    风芷瑶按照宫中礼仪给如今的琳贵人风芷琳行礼。

    风芷琳仅仅轻轻地“嗯”了一声,并不叫“起来”,也不说话,只意态闲闲地拨弄着手腕上的一只翡翠络丝手镯,看了一会儿,又笑着对榕姑姑说:“这手镯子,榕姑姑觉得好看吗?”

    “皇上送给小主的,自然好看。”榕姑姑笑道,心想,不过是个次等玉,端妃娘娘那边,可都是上等珍品。

    风芷瑶弯腰了老半天,不见她出声喊她起来,心里火死了,但是想起这里是风芷琳的莲翠宫,她怎么着都得忍耐着。

    “啊,我只顾着和榕姑姑说话,忘记喊姐姐你起身了。地上凉,赶紧起来吧。”风芷琳柔声一笑,只是笑容未达眼底。

    风芷瑶于是才缓缓起身,顿时觉得脚站的有点麻了,于是身子抖了抖。

    “你现在是小主了,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姐姐。”风芷瑶起身后,也柔柔一笑。

    “竹儿,给我姐姐倒杯茶吧。”她悠然自得的拍了拍竹儿的手说道。

    “是的,小主。”竹儿连忙乖巧听话的走了过来,为风芷瑶奉茶。

    风芷瑶正想接过来,没有料到竹儿已经先松手了,于是滚烫的热茶霎时全倒落在风芷瑶的裙裾上,焦灼的她大腿的肌肉生疼。

    “啊——”风芷瑶啊的喊痛,心里对风芷琳的怒意陡然升起,好,你不仁,休怪我无义!

    “竹儿,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将茶水倒在我姐姐的身上,来人呐,拉下去打十个板子。”风芷琳端起桌边的一杯香茗,似很生气的厉色道,可是风芷瑶却看到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得意。

    “不要怪竹儿,是我自己不好,没有接住那茶杯。好了,让我自己来倒吧。”哈,顺便加点料。

    于是风芷瑶风姿婆娑的走了过去,利落的倒好了一杯茶。

    风芷琳没有料到她这般大胆。于是她怒了,“风芷瑶,此处没有我的吩咐,你不可如此擅自动我莲翠宫的东西!”

    “可是你说请我喝杯茶的,竹儿,榕姑姑,你们想必也听到的,对吧?”风芷瑶捂嘴笑道,接住又说,“啊,小主邀请,可谓何事啊?”

    “自然是请你来叙叙旧。”风芷琳摆正了身子,阴笑道。

    “叙旧,为何她们俩拿着宫里的刑具?”风芷瑶冷笑的看着迎面走来的宫婢,一人拿着匕首,一人拿着夹指工具,一看便知道是她私设的刑具。

    “让你来,自然是想好好的‘招待’你!”招待两字,她的字音说的很重。

    “哈哈哈……如此私设刑具,若是皇上,或者端妃娘娘知道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小主的荣华富贵之路?”风芷瑶可不害怕,她前世是“夜煞”的金牌杀手,这些个类似阴毒之极的刑具,她还见的少吗?

    端妃娘娘四字,倒是提醒了榕姑姑,她想起端妃的嘱咐,立马使了个眼色给门外的一个蓝衣宫人,随后,那心领神会的蓝衣宫人变很快消失在莲翠宫门口了。

    风芷琳可不管这些,她只要一想起那天,娘亲被风芷瑶关进相府的秋冷院,她就想着等她发迹了,她一定要好好的将风芷瑶这个嫡女给整下去。

    “风芷瑶,这里是莲翠宫,这儿可不是相府,你凭什么理直气壮的样子!来人呐,上去夹她的手指,让她知道什么是识时务者为俊杰!”风芷琳扬手一挥,朝着手捧着夹指工具的宫婢呵斥道。

    竹儿本就是和风芷琳一国的,自然不会劝说,至于榕姑姑,自然是希望风芷琳将此事闹的愈大愈好。

    “想夹本小姐的手指,你们还嫩着呢!”风芷瑶可不是待宰的羔羊,于是她也不装柔弱了,她此刻,身子站的笔直,冷嘲热讽的笑道。

    “怎么,你们连小主的话也不听了吗?”竹儿看到风芷琳给她递来的眼色,连忙高声训斥那两个地位低她一级的宫婢道。

    “是的,小主,奴婢遵命!”那宫婢持着那夹指的工具向风芷瑶走来,可是当她看到风芷瑶眼中毫无惧色之后,她的心里竟然会莫名的恐慌。

    “谁敢!”风芷瑶早就料到风芷琳会乘机对付自己,是以,她已经准备好了催一情粉!

    “有什么不敢的!还不快去夹!”此刻的风芷琳早就被荣华富贵冲昏了头脑,早忘记了风芷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她可是会点功夫的,偏偏她给忘记的一干二净。

    “是——啊——”忽然那宫婢被风芷瑶的催一情粉糊住了嘴巴,满脸都是。

    “大胆贱丫头,竟然在我的莲翠宫撒泼,还不快快去请皇上过来!”风芷琳知道自己今天有可能棋差一招,不过,她想着老皇帝那么喜欢自己的闺房之术,定然会前来救她。

    “拿着匕首的你,也想上来对付本小姐吗?”风芷瑶优雅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慵懒无比的笑容荡漾在她的唇角。

    “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上去刮花她的脸!”风芷琳想着自己是贵人的身份,害怕了一会儿,她又再次大着胆子喝道,她冷冷的剜了一眼拿着匕首的另外一个宫婢。

    风芷琳估摸着再过一会儿,老皇帝轩辕康该来了,于是她更是嚣张了。

    榕姑姑心里好笑,姐妹斗?可比那些旦角儿唱的戏好听多了,只是不知道端妃娘娘何时才能过来?

    “小主,她毕竟是你的姐姐,你这么做不妥吧?”榕姑姑决定乘势加一把火,把那火势给烧旺起来。

    “榕姑姑,这是我和我姐姐的私事,你似乎管的太宽了吧!”风芷琳恼声道,不就是端妃那个老女人弄来的一只棋子吗?等她有了龙种,第一个要办的便是端妃那个老女人,还有榕姑姑这只走狗,但是风芷琳她眼帘低垂,掩藏起眼底的一丝阴鸷光芒。

    “请小主责罚。”榕姑姑这么说,也只是假装样子而已。

    “我可不舍得罚你,我这莲翠宫还多亏你的照拂呢!”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她还得打狗看主人呢!

    “谢小主恩。”榕姑姑微微施礼,起身敛眉笑了,心道,端妃的人,是你小主可以动的人吗?

    “风芷琳,要对付我,就快点,磨磨蹭蹭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是像在相府一样,是个畏畏缩缩的庶女?”风芷瑶边说边嗤笑道。

    “立即给我刮花她的脸蛋!”怒,怒,怒,风芷琳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来啊,我的脸正等着呢,那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刮的到我。”风芷瑶微微旋转,俏脸避开了那个宫婢所持着的明晃晃的匕首。

    宫婢的动作再怎么敏捷也追不上会轻功的风芷瑶,于是两人就这么追逐着。

    “笨蛋,饭桶!”风芷琳见两人追来追去那么久,那个拿匕首的宫婢竟然还是无法逮住风芷瑶,她是彻底的怒了,妙目充血,赤红一片,是吃人的猛兽一般,厉色骂道。

    “皇上驾到!”忽而太监的喊叫声传来。

    风芷琳连忙换了一副脸孔,立马脸色一变,哭的凄凄惨惨起来,好像她才是被欺负的那人。

    “琳儿,发生什么事情了?谁在琳儿的莲翠宫撒泼?”轩辕康才将奏折批阅了一半,却听见有人报说莲翠宫有人撒泼,于是他火急火燎的来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撒泼的人处置掉,顺便和风芷琳滚床单。

    众人见皇帝驾到,纷纷下跪,风芷瑶自然不能免俗。

    风芷瑶不经意的抬头一看那个老皇帝,心里就没来由的感觉到十分的厌恶。

    不料老皇帝看了风芷瑶只一眼,便呆呆的看着,再也看不进去别的了。

    但见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是以,以好色闻名的老皇帝看的喉咙一阵发痒,命人倒了一杯茶来,于是他一边端详着风芷瑶,一边在风芷琳旁边的红木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风芷瑶被他看的脸上已烫得如火烧一般,双膝也微觉酸痛,心里暗暗叫苦,完蛋了,老皇帝吃了她给下的七日醉了。

    那可是致命的媚药啊!

    只是如今老皇帝这么个色迷迷的目光瞧着自己,她的心里闪过一抹不祥的预感。

    莫非老皇帝看中她这具身体了?

    也是啊,想她风芷瑶素有“南芍第一美人”的美誉,这老皇帝看不上她才怪,或许之前碍着儿子轩辕皓飞和风芷瑶的婚约,他不敢下手,可如今不同了,如今她被退婚了?那如果老皇帝也看中她,那她岂不是很倒霉,也要和风芷琳一样做个皇帝的小老婆!

    不,她才不要!况且,这个皇帝实在太老,太丑了!

    于是风芷瑶打定注意,今儿个一定要想个好办法脱身。

    “琳儿,她……她是谁?”轩辕康目光痴迷的望着风芷瑶,唇角还滴出了银色的口水。

    “她是……她是……”风芷琳一看老皇帝轩辕康的目光,便吃醋妒忌了,凭什么风芷瑶什么也不做,便把男人迷得晕头转向了?

    “是谁?”轩辕康着急的问道,只是那火辣辣银色的目光自始至终不离风芷瑶潋滟绝色的小脸。

    “她正是琳儿那无福的身染恶疾的嫡姐风芷瑶,三个月前还苦命的被齐王退婚过。”风芷琳绞尽脑汁才想出怎么说,才是对风芷瑶不利的话语,但是又显得她温柔大方,娴雅聪慧。

    什么?身染恶疾?被老七退婚?

    轩辕康听了身染恶疾四字,立马变了变脸色,心下遗憾,可怜这么个美人儿,偏偏是身染恶疾的,自己虽然好色,可不能因为过了病气,那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么一想后,轩辕康也似失去了刚才初见此女想要纳她为妃的想法。

    风芷瑶听了风芷琳的话语,心下暗自开心,幸好女人善妒,这也反过来帮了自己一下,不然她今天真要**给这色迷迷的老皇帝了。

    “皇上,你还记得吗?昨儿个晚上,琳儿可是说了,琳儿想念姐姐来着,你还准了的,说琳儿可以让姐姐进宫来见见,叙叙话,可是刚才她竟然侮辱琳儿,还撒泼,还想——呜呜——”风芷琳边说边哭,还小鸟依人的靠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91 乱情,册封公主(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