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什么,让我睡你那铺盖卷?司徒烨磊,你……你……你……给我滚!”风芷瑶瞄到那二人高的铺盖卷,顿时风中凌乱,香汗狂滴。

    “瑶儿,我不会滚的,我只会和你做。”司徒烨磊手执白子,抬头看向风芷瑶,俊脸上荡漾着似海的柔情,语气坚定。

    天啊,天啊,司徒烨磊,你可不可以别说的那么直白啊!好得贺兰祺也在场呢。

    “瑶儿,别理他。”贺兰祺扔下黑子,优雅起身,一把将风芷瑶抱入怀里。

    “嗯,就知道你最好了。”风芷瑶立马笑颜如花的在他脖颈处重重的啃了两下。

    “对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老皇帝册封我为潋滟公主了,呵呵,才从宫里头回来。”风芷瑶想起丹书铁劵就开心,想不到老皇帝还是很大方的。

    “什么?潋滟公主?”司徒烨磊头皮发麻,怎么又是一个公主?

    “好,那我肯定是你的驸马!”贺兰祺想着老皇帝肯定会为自己和瑶儿赐婚的,这册封公主一事真是太称他心,如他意了!

    风芷瑶看他们的态度截然不同,于是问道,“怎么了,烨磊,难道我被册封为公主,你不开心吗?”

    “你不是知道我才退了灵熙公主的婚约吗?如果我要娶你,必须去向皇上上请婚的折子了,哎,真是伤脑筋!”司徒烨磊这下子,连棋子也不要了,抛一边去,向着风芷瑶走来,耷拉着脑袋叹道。

    “我宣布,我目前不会想嫁人!一定,肯定,绝不更改!”风芷瑶表明立场,她一个人多自在,什么狗屁婚约?

    “啊?”贺兰祺听了她这话,也只有叹气的份。

    “瑶儿,那你具体何时肯出嫁?”司徒烨磊想问个日期。

    “等猴年马月吧!”风芷瑶狡黠的笑了笑。

    “什么?猴年马月?”司徒烨磊唇角猛抽。

    “猴年马月,那我还活在世上吗?”贺兰祺闻言,身子一颤,背脊窜过冷汗。

    “要不,这样,你们别逼着我出嫁,不如做我的暖床情人吧?”风芷瑶才不管那些世俗的流言蜚语,她就是要我行我素,独具张扬的性格,你说她抽风也罢,好色也罢,她美兮穿越一次容易吗?

    何况,美男就是用来睡的!

    “你——瑶儿……你如何说的出这种不要脸的话?”司徒烨磊听了“暖床情人”四字彻底的窝火,痛心。

    “怎么?只许你们男人三妻四妾,就不许本小姐招聘暖床情人吗?”风芷瑶想着,最好一个个气走!她才可以另觅美食!

    “瑶儿,此话不可乱说。”贺兰祺连忙抬手捂住风芷瑶的嘴巴。

    “为什么?”风芷瑶扑闪着一双灼灼发亮的清眸,反问他们。

    “瑶儿,你这是异想天开!”司徒烨磊瞪了她一眼,暖床情人,亏她想的出来。

    “瑶儿,你这是不切实际!”贺兰祺也点点头赞成司徒烨磊的话。

    “你们这两只千年不化的老古董,滚啦,滚的越远越好,明儿个,本小姐就去老皇帝那里,让他给我赏赐多多的美男子。”风芷瑶说这话,纯属是气他们两只笨蛋的。

    偏偏两只笨蛋还傻乎乎的答应了。

    “我不滚!我刚才可是说了,我只会和你做,我不会滚的!”司徒烨磊说的字正腔圆,铿锵有力,气场之强大,让日月星辰为之暗淡,让贺兰祺也很赞同这句话!

    没错,贺兰祺也是这个意思。

    “瑶儿,你今晚就在我们之间选一个吧。”贺兰祺很有把握,风芷瑶会选择自己,是以,他才那么说的。

    “我不选!”风芷瑶清媚一笑,她就是不选,你们能拿她怎么办?

    “不选也得选!”司徒烨磊和贺兰祺面面相觑之后,司徒烨磊说道。

    昨晚两人可是喝了一晚上的酒,那可算是醉醺醺的革命感情,这回说话基本是有致一同的。

    “没错,瑶儿,你选择谁?”贺兰祺问道。

    “我还是那句话!不选!”风芷瑶见他们似有意为难自己,小脸便阴沉了几分道,“紫云,给我出来,端一盆水出来!”

    “大小姐,端一盆水做什么?”紫云正在小厨房里忙乎着,如今听到风芷瑶的命令,立马端了一盆清水走了出来,只是她一头雾水的表情。

    “自然是让你们俩醒酒!”风芷瑶利落的接过紫云手里的那盆清水,对准他们两只,哗啦啦的倒了下去,于是他们全身都湿漉漉的。

    “啊——”两人没有料到风芷瑶这小妮子玩真的!

    “瑶儿,我们今天没有喝酒,你为何朝着我们泼水?”司徒烨磊那个悔啊,早知道自己顺着这个小妮子一点了,也不至于让自己禁欲这么久了,连她的小指头都碰不到。

    “娘子,你的手酸不酸,让我给你揉一揉吧,可好?”贺兰祺抬手拭了拭头发上的水珠,颇有点儿无奈,只是他说的话让司徒烨磊想劈了他。

    端个水盆还担心她手酸不酸,还想去帮她揉手。

    “喂,贺兰祺,你是不是男人啊!”司徒烨磊觉得贺兰祺这样子下去,一定会把风芷瑶给彻底的惯坏的。

    “我是不是男人,瑶儿她很清楚我那个方面的能力!”贺兰祺说道。

    接着贺兰祺心道,瑶儿她真是被自己给宠坏了,如今她这么泼自己一身水,他愣是一点训斥她的意思都没有,哎,他真是入了瑶儿的情障了!

    但是,他甘之如饴,被娘子泼水,也是他笨,不懂的讨娘子欢心。所以,他不会责怪她的。

    “司徒烨磊,贺兰祺的尺寸很让我舒服,这个回答,你可满意?”风芷瑶没有料到贺兰祺如此疼宠自己,美丽的眼眶氤氲成雾,他原来如此宠她。

    “这?瑶儿?那……那我的尺寸……你难道不满意?”是男人,都很在乎自己那个的尺寸问题滴,当然,俊美强悍如司徒烨磊,也不能免俗。

    “满意吗?不满意吗?啊,我想想?”风芷瑶故意甩了甩自己的小手,似乎很酸很痛的样子。

    于是聪明爱她成痴的司徒烨磊立马心领神会,扯唇无奈的笑了笑,帮她轻轻的揉了揉纤细的手臂,自然另外的一只手臂被贺兰祺也抢了过去揉了。

    风芷瑶觉得自己像女王一样,享受美男的贴心服务,心情极好,她的唇角于是轻轻的扬起,美眸顾盼间,眸光盈动,掩不住的风华绝代。

    搞定一个是一个,搞定两个就是一双!

    “还不错啦,反正还是很……很舒服的。”风芷瑶的脸上绽放着笑容,如三月暖暖的阳光,暖人心脾。

    “大小姐,晚膳做好了。”紫云捂嘴笑道。她突然觉得大小姐和这两位公子,不管哪一位,都是极配的。

    “做好了,就一起吃吧!不过,你们俩还是先换身衣服吧,湿漉漉的不好受吧!”风芷瑶知道自己刚才做的有点过分,此刻说话的口气放柔了几分。

    “瑶儿,手不酸了吧?”司徒烨磊摸着她那细白如羊脂白玉的手臂,顿时心猿意马,恨不得马上和她滚床单。

    “不酸了,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风芷瑶看到他明目张胆的露出火辣辣的目光,就知道他想干嘛了,于是白了他一眼,意思是让他收敛点儿。

    “没……没……嘿嘿……”司徒烨磊想着如今是晚膳时间,于是他干笑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瑶儿,可累了?”贺兰祺牵着风芷瑶的手,柔声问道。

    “没,不累!你们怎么不回去换衣服?”风芷瑶轻轻摇头,笑道。

    突然间,他们两人对自己如此温柔,是不是有阴谋啊?

    暂时先不管,因为吃饭皇帝大,吃饱了才好,才有力气扑倒美男。

    “用内力烘干就可以了。”司徒烨磊皱了皱眉头,如果泼他一身水的不是瑶儿,他早就大打出手了,如今,他除了皱皱眉头,啥也不能怨。

    贺兰祺也是这个意思,他点点头赞同。

    晚膳时,两人一左一右的给她夹菜,让她眉毛直挑,他们以为她是猪八戒投胎吗?竟然要她吃那么多,是以,她聪明的将碗里的饭,分成两半,对着他们的碗里,一人一半倒了下去。

    “你们多吃点吧,我已经吃饱了。”风芷瑶灿笑道。

    “瑶儿,你现在要上哪里去?”贺兰祺敏锐的察觉到风芷瑶的脸色有异,或者说眸光闪烁,总之,他觉得她有问题。

    “我……我没有想什么?”风芷瑶撅着嘴巴道。

    “当真没有?”司徒烨磊也觉得她有问题,她吃一点点就真饱了吗?

    “真的没有。你们别老是逼问我,好像三堂会审似的!”风芷瑶很不爽!

    “大小姐,是老爷来了。”但见风无才迈着虎步,快步走来。

    “啊?爹他这个时候来见我做什么?”风芷瑶愣了一下,随即她想起如今这两只在她这里蹭饭吃,她等下该怎么说呢?

    “瑶儿,他们如何也会在这里?”风无才在看到他们在和自己打了招呼后,便好奇的问道。

    “爹,他们是我朋友,他们只是觉得紫云这丫头的厨艺好,所以才来海棠苑蹭饭吃的。”风芷瑶迈着小碎步走到风无才跟前,撒娇着说道。

    “是吗?”风无才深藏不露的笑了笑,心想,瑶儿这丫头真是桃花不断,不过,这样也好,省的成为公主之后,会和亲嫁到很远的地方去。

    “是的。”风芷瑶忙不迭的点点头。

    “想必瑶儿已经将她被册封为公主的事情和两位说了吧?”风无才抚须笑道,一边说,一边观察他们的反应。

    “相爷,我对瑶儿之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所以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瑶儿远嫁他国的。”司徒烨磊马上接下话头,努力表明自己的态度。

    “相爷,我尊重瑶儿的选择。”贺兰祺看了一眼风芷瑶,随后叹了口气说道。

    他知道,风芷瑶虽然外表看似柔弱,实则内心腹黑,她才不会做令她自己吃亏的事情呢。

    风芷瑶听了贺兰祺的话,微微一愣,不过,心里感动居多,他在包容她,他在试着了解她,这样很好。于是风芷瑶笑了。

    “爹,你别胡思乱想了,这么晚了,你还是赶紧去歇息吧,明儿一早,你可是还要上早朝的。”风芷瑶安慰他道,心想,风老爹的担忧不无道理,不过,她自己会设法避开的。

    “好,那他们呢?总不会住在你这海棠苑吧?”风无才扬唇戏谑着笑道,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幽深,看来他要将相府的守卫给换一批死士了,他的相府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

    “爹啊,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吗?不会的啦,他们也吃好了,自然是和你一起走了。”风芷瑶看了看司徒烨磊和贺兰祺,转头对风无才说道。

    “瑶儿,那我告辞了。”贺兰祺可不想给未来岳父留下什么坏印象,立马起身说道。

    “瑶儿,我也该告辞了,你等下早点歇息吧。”司徒烨磊优雅的执着帕子湿了湿脸颊,也起身说道。

    其实,他们都不想这么快走,但是碍于要给未来的岳父大人留下好印象,也只好勉为其难的走了。

    “爹,那你们慢走。”风芷瑶笑盈盈的将他们送到海棠苑门口,说道。

    “嗯,瑶儿啊,你记得明儿个早上早点起床。”风无才说完便和贺兰祺,司徒烨磊一起走了。

    风芷瑶后来一想,他们的铺盖卷还在她这海棠苑呢,他们一定会设法回来的。

    “大小姐,要洗澡沐浴吗?”紫云笑着问道。

    “不,今天就不必了。”风芷瑶摇摇头。

    风芷瑶在等紫云睡觉之后,便换上夜行衣正想飞出海棠苑,却见风老爹一袭黑衣出现在矮墙之上。

    “瑶儿,你这是要去见谁?”风无才问道,幸好他棋高一着,已经将海棠苑周围的守卫,全部换成风家的死士。

    “我……我这不是觉得吃的太饱,出来逛逛吗?”风芷瑶拉扯下蒙面的黑纱,讪讪的笑道。

    “瑶儿,你别胡扯了,如今你是相府嫡出的大小姐,一言一行都代表着风府,爹可不希望你和琼儿一样,做那未婚先孕的丑事!”风无才虽然很想抱外孙,但是他不希望是没有成亲的情况下,孩子却已经生出来了。

    是以,此刻的风无才是严肃的,眼神凌厉的。

    “爹!我哪里会和风芷琼一样,你放一百个心啦,那方面,我会做好安全措施的。”风芷瑶黛眉拧起,辩解道,她可不敢说她不想要孩子,这么说的话,风老爹一定会气死的。

    可是风无才听到风芷瑶说会做好安全措施,他的唇角抽了很久,这丫头永远是那么的惊世骇俗,让他简直是无奈之极,哎,谁叫她是她的女儿呢,这惊世骇俗还真像极了她。

    “你自有分寸便好,还不赶紧回屋就寝去!”风无才朝着风芷瑶挥了挥手。

    “知道了,爹。”风芷瑶不情不愿的返回。

    风无才看着风芷瑶黑夜中的背影,唇角掀起一抹宠溺的笑容,心道,爹这是为你好,你若这么晚出去,爹真是不放心你啊!

    ……

    又是一个万里无云,和煦如风的早晨。

    风芷瑶碍于昨晚风老爹的嘱咐,很早就在紫云的喊门下起床了。

    “大小姐,快点去前厅谢恩!”是管家的声音,如今他一袭华服正站在门口翘首以待,他满脸的笑容。

    在看到风芷瑶一袭绯色燕纱裙的装扮下,他忙拱手笑道,“恭喜大小姐被皇上册封为公主了。如今皇上的赏赐也已经到了前厅,老爷让你快点过去领旨谢恩。”

    “好。”风芷瑶嫣然一笑道。

    于是风芷瑶携着紫云跟着管家一起去了前厅。

    待风芷瑶领旨谢恩后,家里一众姨娘都跟她道喜了,唯有三姨娘白晚亭气得咬牙切齿,一脸的不高兴。

    风无才和风芷瑶都没有想到来传旨的竟然是轩辕皓寒本人。

    待风芷瑶亲自送他出门,经过荷花池时,轩辕皓寒停了下来,他抓着她的手,狐疑问道,“丫头,为何你会成为父皇的干女儿?”他想不通,怎么才几天的功夫,丫头突然变成他的皇妹了?

    风芷瑶将昨天经历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让轩辕皓寒蹙紧了眉头。

    “事情就是这样喽。”风芷瑶娇笑道,“怎么你不开心吗?我可是成了你的皇妹了。呵呵。”

    谁料,他那修长洁润的指尖滑过她的脸颊,抬手捋起她鬓角的碎发,仿佛是滚烫的一道随着他的手指倏忽凝滞在了脸颊之上,“若是皇妹,我将来如何和你……在一起?”他的心渐渐地发疼,揪痛。

    “厄……”风芷瑶但笑不语。

    轩辕皓寒只看着她含笑不语,此刻的他目光中隐有缠绵之意。

    她见他笑容颇有些古怪,正闷自不解,一眼瞥见身畔侍立的紫云红了脸抿嘴微笑,忽然心头大亮,不由得脸上如火烧一般,直烧得耳根也如浸在沸水之中。

    “怎么此刻如此害羞?”轩辕皓寒清冷的声音划过她的耳畔。

    风芷瑶想到还有宫女太监侍立在侧,忙想缩手,急声道:“别…”

    轩辕皓寒一向清冷的眼角忽然染上一抹笑意。只是此刻的笑意越来越深,“怕什么?”

    风芷瑶回头去看,不知什么时候紫云她们已退到了十里之外,遥遥背对着他们站着。

    轩辕皓寒拉着她的手站起身来,轻轻把她拥入怀中。他的衣襟间有好闻的龙涎薰香,夹杂着薄荷香的清凉好闻的味道,还有他身上那种成年男子熟悉而浓烈的气息,直叫她沉醉。

    他的气息暖暖的拂在脖颈间,有点点湿热的意味,像夏日里只穿了轻薄的衣衫贪一歇凉快。

    身旁海棠的枝条上绽满了或欲待吐蕊的点点绯红或肆意绽放的娇艳朵朵,轩辕皓寒静静的拥着她,心里柔肠百转。

    时日暖和,樱花飞扬,朦胧如烟,和煦的柔风吹得那轻薄的花瓣儿微微鼓起若少女微笑的腮。

    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婆娑漱漱,像是极亲密的低语喁喁吟着。

    那声音隔得那样远,仿佛是在遥不可及的彼岸,向她温柔召唤。

    她虽是胆大不拘,此时只觉得掌心里一点绵软向周身蔓延开来,脑中茫茫然的空白,心底却是欢喜的,翻涌着滚热的甜蜜,只愿这样闭目沉醉,不舍得松一松手。

    “我没怕……”风芷瑶没来由的身子一僵,轩辕皓寒那压迫的气息越来越强烈。

    “真的没怕吗?”轩辕皓寒的双臂收紧了,看着她的眼眸如深海,看不见底。

    风芷瑶被一股压迫环绕着,螓首一点点的往后仰着,这样的轩辕皓寒让她感到了陌生,浑身散发着掠夺的霸气,好似要将她生吞活剥,拆吃入腹了。

    “你……你做什么这么看着我?”风芷瑶的脸上失去了淡然,她缓缓的抬起眼眸,直视进轩辕皓寒眸底的漩涡,好深,似有一股魔力吸引着她,不得动弹。

    轩辕皓寒看着那一张一合的粉嫩樱唇,鲜艳欲滴,心底的渴望更深了。

    皇妹又如何?

    手,顺势一揽,将那娇弱纳入怀中。温热的双唇毫不迟疑的覆上那两片丹红,即使是沼泽,他也心甘情愿陷入……

    轩辕皓寒那温热的双唇轻轻的摩挲着风芷瑶如玫瑰花般娇嫩的唇瓣,舌尖游移着,描绘着那曲线轮廓,一遍一遍,带着甜蜜的诱惑。

    “今儿个放过你,你有本事弄到公主的头衔,本王就有本事弄掉你那公主的头衔!”细细密密的吻结束后,他轻声在她的耳边呢喃着宣告道。

    等他带着宫人们走了,风芷瑶才缓缓回神,他刚才说他将来要弄掉他公主的头衔?

    “大小姐,厄,公主。”紫云见风芷瑶神情恍惚,便在背后轻声唤道。

    “紫云,可是有事?”风芷瑶转身看见紫云张着小嘴在唤她,便问道。

    “奴婢不知道现在是该喊你大小姐还是喊你公主?”紫云扭捏了下。

    “礼不可废,喊我公主吧。”穿越当一把公主瘾,似乎也不错。

    等风芷瑶再次去拟菡书斋,风无才正在抚琴,她这是第一次听风无才抚琴。

    “爹……”风芷瑶站在门口,轻轻唤道。

    “瑶儿,切莫和那些皇子们走的太近,否则飞来横祸,连爹都救不了你!”风无才并未抬头,只是继续弹奏了一曲《清泉柳絮声》。

    “爹,我可没有和他们走的太近!”风芷瑶觉得自己很冤,那些皇子,她可是一个都不敢招惹的,她精明着呢。

    “那最好!反正为父不希望你卷入那些皇子的党派之争里面。”很显然,刚才她和轩辕皓寒拥吻的一幕被人给禀报了风无才。

    “爹,我明白,你若没事的话,我就先回海棠苑了。”风芷瑶淡声道。

    “嗯。”风无才摆摆手,示意她可以告退了。

    “对了,刚才圣旨上说了,皇上将旭日别庄赐给你做公主府了,你想什么时候搬过去?”风无才在看到她转身的霎那,突然叫住了她。

    “等啥时想搬了再搬吧,我又不急。”风芷瑶淡淡丫头,可不能搬过去,她如果去了那里,那几只“土拔鼠”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她还是老实的呆在海棠苑吧,反正看爹的架势,定然派了高手守护她的海棠苑。

 &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92 撩情,脸红(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