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厄……对不起……”墨染白惊觉自己做的有点过分了,连忙收回手,酡红着俊脸抱歉道。

    原来是虚惊一场,是小二给他们提来了洗澡水。

    风芷瑶见他道歉,忙不自然的笑道,“染白哥哥,不用道歉啦,我们又没有真的怎么样!”不就是他的手掌捂住了她的小嘴巴嘛,他至于道歉吗?不过也正好说明了,染白哥哥很纯洁,这样可爱纯纯的美男,她对他的印象大好。

    “对了,洗澡水的温度差不多,你赶快洗澡吧,我先出去了。”风芷瑶虽然很想看美男出浴图,但是她想不可吓坏了墨染白,是以,万般不甘不愿的离开了墨染白的房间。

    在走廊上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样子,墨染白才开了房门。

    “芷瑶,我沐浴好了,你进来吧。”墨染白一身宽松的泼墨流水云纹白色绉纱袍子,袖口缝制出了几朵粉色的樱花,端的华贵雅致,带着雨后清新的甘甜,就犹如他的气质一般,清新醉人,久看不厌。

    他的唇边悬着疏离的浅笑,俊雅身姿炫彩夺目,晃的风芷瑶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染白哥哥,你还是穿白衣好看!”风芷瑶嘻嘻笑道。

    “嗯,我也这么觉得。”墨染白闻言只怔了怔,微眯了眯眼道,可是脸上还是淡淡的表情。

    “染白哥哥,我现在帮你重新易容,这样万一那些个御林军再来搜,你就不用躲了。”风芷瑶想了想,自己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陪着他吧,是以,她这么说道。

    “好,有劳了!”墨染白淡淡道。

    于是风芷瑶走近他,还是用湿的茶叶揉碎了在他脸上抹来抹去。

    之前车上的时候,气氛紧张,如今他放轻松了,视线正巧可以看见风芷瑶胸前的美景,如今他酡红着白皙的俊容,很尴尬,东看看西看看。

    “喂,染白哥哥,你是否可以配合我一点,别老是乱动,等下我若是把你易容成一个丑八怪,你可不准批评我。”风芷瑶恼了,这男人之前还很配合的,现在却跟一个患有多动症的小孩子一样,如何不乖乖的配合她呢?

    “我……”墨染白第一次语无伦次。

    “别我什么了,你听话,不许动哦!”风芷瑶的纤纤玉指在他白皙俊美的脸上涂抹着,一笔一画,很是细致入微,因着她纤细手指的碰触,带着柔柔的清凉的感觉,再加上他刚才看了她那么大的36滴,他的脑海里全是yy无限的限制级画面。

    赫然,理智如他,他赫然将认真为他易容的她,一把推开。

    “啊——好痛——染白哥哥——你疯了吗?”风芷瑶气死了,她又没有轻薄他,他干嘛用那么大的力气把她推开啊?

    才推开她,墨染白马上后悔了,连忙将她扶起来。

    “芷瑶,对……对不起。”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给一个女子道歉,是以,说的特别艰难。

    “我的小pp跌的痛死了,墨染白,我好得救了你,你却差点将我摔成骨折!我若是摔残了怎么办?哼!”风芷瑶揉着发疼的屁股,气的快要血溅三尺了。

    “不至于摔残了吧?”他觉得自己并没有使出多大的力度,“如果摔残了,我负责养你一辈子。”墨染白沉着脸,许诺道。

    “哼,是没有摔残,不过,接下来,你自己搞定吧,本小姐不干了!”风芷瑶也是有脾气的孩子,这不,她看他脸色,十分的不情愿,当下决定当甩手掌柜了,说完,准备走人。

    “芷瑶,我……我错了,以后不会把你推倒在地了。”墨染白很内疚,想想自己错的离谱,想着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便站起来,挺直了背脊,出手拦住了她,道。

    “靠,还有以后?你想的美!本小姐说不干,就不干了!”风芷瑶想着屁股上传来的疼痛感,差点连杀了他的心都有,又不是看在他美男的份上,她真想也推他一把。

    “芷瑶,是不是屁股那个地方很痛?我给你上药好吗?”墨染白纠结着俊脸,心里对她的歉意居多,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需要上药的,放手。”风芷瑶朝他吼道。

    “那……那好吧,那你走之前,先帮我易容好。”墨染白自己不会易容术,这不,说道。

    “之前是我心情好,如今是我心情不好,这样吧,如果你能让我心情好了,我便考虑考虑!”风芷瑶挥开他的手,往椅子上一坐,单手托腮,冷冷的睨着他。

    “这?”墨染白很为难。

    “这什么这?快说一句让我开心的话,不然我马上走。”风芷瑶这小妮子存心刁难人家。

    “不会。你走吧!”墨染白摇摇头,放弃了。

    “哎,你也太诚实了,好吧,帮你就是了。”风芷瑶摇摇头,罢了,罢了,看在他是美男的份上,她帮他就是了。

    等易容完毕后。

    “芷瑶,上回你在女儿红里下媚药,是不是故意的?”墨染白突然问道,这话让风芷瑶猝不及防的红了脸蛋。

    “哪……哪有……”风芷瑶没有料到他会抓住这个小把柄,于是连忙死不承认。

    “是吗?”墨染白可不相信,当初她第一次见到自己,她的眼里露出那种赤果果的想要扑倒他的火辣辣表情,他至今回忆起来还毛骨悚然。

    “嗯,当然,我和你才认识,我给你下那媚药做什么?我自然是给苏慕焰下的!”风芷瑶略略含笑,心里震惊,这男人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喜欢苏慕焰?”墨染白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这个问题,许是想着,便吐口问了出来。

    “嗯,应该是喜欢的吧!”风芷瑶承认的点点头,她倒是有点想念苏慕焰了,不知道他何时回来?

    “你为何这么关心我喜欢不喜欢苏慕焰,难不成染白哥哥你对我一见钟情?”风芷瑶笑着戏谑道。

    “不……不是……”墨染白轻轻摇头,一见钟情?倒是算不上,有好感倒是真的,只是她已经是苏慕焰的女人了,他如何能去染指?

    风芷瑶见他否认,心里便有点小小的失落,美男原来对自己无意啊,哎,对于这样的清新醉人的美男,她偏偏很有好感,很想把他扑倒,可是这个男人太聪明,她若是给他下药,反而得不偿失。

    罢了,罢了,是她的终究是她的,不是她的,强扭的瓜儿不甜。

    “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风芷瑶瞅了瞅窗外的天色,便说道,是时候告辞了,人家美男心里没她,她不想多呆,免的生厌。

    “对了,刚才你在御林军统领面前,自称本宫,这是何意,难道你就是新近被南芍皇帝册封的潋滟公主?”他疑惑着问道。

    “啊,这是我认识你以来,你说的最长的一句话,是的,我就是潋滟公主,怎么样,这封号挺好听的吧?”风芷瑶笑道。

    “不怎么样。”墨染白摇摇头。

    “反正我觉得好,便是好,啊,真要回去了,告辞!”风芷瑶想着还是快点回去吧,否则回去晚了,风老爹肯定又要说她了。

    “好,那我送你回去吧。”墨染白想到自己如今可是易容了,应该不会被御林军给认出来,便提议道。

    “不必了,我自己可以的。”风芷瑶摇摇头,她好不容易将他救下,她又何必让他陷于危难之中呢。

    “那好,一路小心。”墨染白望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远。

    ……

    用过晚膳已是天黑,晚风阵阵,星斗满天,荷香宜人。湖边植满茂盛的菰草、水仙,水鸢花与菖蒲,迎风飒飒,几只水禽、白鹤嬉戏其间。夜风徐徐吹过,有清淡的凉意。

    快十月底了,再过几日,苏慕焰该回来南芍了吧。

    风缌泽邀风芷瑶一起赏月吟诗。

    风芷瑶本不想去,但是想着身边的丫头紫云或许会与风缌泽有戏,便带了不情不愿的紫云丫头,一起往菊松堂的方向走去。

    “瑶儿,你来了?这坏丫头也来了啊?”风缌泽颇有磨牙霍霍向紫云之意。

    “缌泽哥哥做什么那么看紫云?莫不是你——”风芷瑶故意欲言又止,这小半句话倒是把风缌泽给逼急了。

    “瑶儿?你在胡说什么?”风缌泽挑了挑眉,别过头去,悠然而坐,不知道他是在生闷气,还是在看月亮。

    “缌泽哥哥。为何约我一起赏月吟诗,我怎么觉得今晚的月亮一点也不圆?”风芷瑶笑着戏谑道。

    “我这是得了一样稀罕的东西给你瞧瞧。”风缌泽想着自己只是跟紫云那丫头置气,犯不着和瑶儿过不去。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风芷瑶好奇的问道。

    风缌泽便从房间里拿出了一只红色的红木箱子。

    “什么宝贝啊?搞的很神秘的样子。”风芷瑶见他如此神秘兮兮的样子,她笑着取笑他道。

    当红木箱子打开,风芷瑶看到那东西,立马欢心雀跃,这……这是西洋钟。

    “缌泽哥哥,你是打哪儿得来的?”风芷瑶看到这个东西,觉得自己回到现代的希望很大,于是她急切的拽住风缌泽的袖子问道。

    紫云第一次看到大小姐如此激动,难道这东西真那么神奇?

    “芷瑶,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风缌泽俊眉拧起,怔怔的看着她,问道。

    “厄……我是在一本很古老的书籍上看到的,这个东西叫做钟,有时针,分针,是一种准确的计时的器物,只是瑶儿不知缌泽哥哥,你是如何得来这稀奇之物的?”风芷瑶很好奇风缌泽是如何得来的,便问他道。

    “半个月前,我在回来的路上,啊,是在海边,遇到一个落魄的金发的男人,眼睛是碧蓝色的,毛发较浓密,骨不高突,颚骨较平,鼻子窄而高,他应该不是我们南芍人,也不是其他几个国家的人。或许是海那边过来,他说的话很拗口,我有的还听不懂,我当时给了他一些银子,他就把这古怪的东西给了我。”风缌泽一边说,一边陷入自己的回忆。

    风芷瑶听了风缌泽的描述,她觉得他所遇到的那个金发男人,肯定是大洋彼岸的国度之人,只是这个时空也有如英吉利那样的国家吗?

    “瑶儿,你那本古籍在哪里?”风缌泽似想到了什么,继而问道。

    “古籍?早弄丢了。”风芷瑶朝着他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紫云,别站着,你也坐下。”风芷瑶吩咐紫云往她身边的石凳上指了指,道。

    “公主,奴婢身份低微,不可。”紫云虽然很感动她的贴心,但是她还是拒绝了。

    “好吧,那等你站累了,你再坐下来吧。”风芷瑶扬唇浅笑道,只是单手还拨弄着那只古老的西洋钟。

    “紫云,既然公主吩咐你坐下,你便坐下吧,难不成你怕本少爷吃了你吗?”风缌泽说完朝着紫云做了个大老虎的鬼脸,龇牙咧嘴的可爱样,倒是把风芷瑶和紫云给逗笑了。

    风芷瑶觉得这两人有戏,只是紫云的身份不简单啊,就怕到时候,两人想在一起的时候,有人会出来搅局,更何况凭着紫云的出身,紫云怕只能做风缌泽的侍妾,这实在是委屈了紫云。

    紫云被风缌泽那么一说,小脸顿时微红,在风芷瑶再三劝说下,这才坐了下来,只是小脸也不敢抬,怕看到风缌泽那张欠扁的俊脸。

    “瑶儿,你这次被册封为公主,爹似乎看起来很不开心,你有什么想法?”风缌泽是以兄长的口气问的。

    “爹会明白的,我这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法!”风芷瑶可没有忘记自己身染恶疾的伪装,如今丹书铁劵在手,怕个鸟,谁爱拆穿就拆穿,成了皇帝的干女儿,起码可以躲开轩辕皓玉和轩辕皓寒,不可不说,这也是好事一件。

    “啊,对了,缌泽哥哥,我和你说,我昨日下午在皇宫的凝肌湖附近看见了慕容冲,据太子说,慕容冲和你是同门师兄弟,是真的吗?”风芷瑶问道。

    “慕容冲确实乃我同门师兄弟,但是他来路很是神秘,他是我的小师弟,还没有入门,他的轻功就是一绝,而且使毒之术天下无敌,你下回见了他,记得躲远点,那家伙身上有一条白蛇,如果被那白蛇咬了,有你的苦受了!”

    风缌泽听到风芷瑶提起小师弟慕容冲,俊脸立马脸色大变,急吼吼的说道,眼眸之中竟然含着害怕。

    “缌泽哥哥,慕容冲真有那么可怕吗?”风芷瑶被他一说,还真是有点担心。

    “反正你自己小心点,别去惹着他就是了,况且他的身份成迷,至今怕是只有死去的师傅知道他的来历了。”风缌泽蹙眉道。

    “缌泽哥哥,我和紫云都觉得你的轻功已经是最好最快的轻功,竟然还有更快的!”风芷瑶扶额叹息,看来自己要好好的学好武功啊。

    “是啊,慕容冲年方十七,如今轻功已经无人能敌,当真令我汗颜!”风缌泽叹息道。

    “什么?慕容冲才比我大一岁啊?”风芷瑶想起昨日见到的慕容冲,心里疑惑。

    “嗯,是啊,可谓天赋异禀,天资聪颖,连我死去的师傅也说他是练武的奇才,不过,我倒是猜不出来,此番他为何去了西域之后,却又出现在南芍的皇宫?莫非要变天了?”风缌泽单手支头,另外一只手执起一杯香茗,感叹着。

    “西域?你是说慕容冲是西域人吗?”风芷瑶很好奇,据说西域可是毒物最多的地方,她擅长制毒,自然对那个神秘感的地方充满着好奇,是以,她问道。

    “我不能确定,奇怪,瑶儿,你如何对慕容冲那么感兴趣?莫非你……你对他有意?想嫁他?”风缌泽好奇的问道,他缘何这么想呢?实在是第一次见风芷瑶那么详细的跟他打听陌生男子的事情。

    “非也……缌泽哥哥,你别乱说,只是好奇罢了。”是啊,确实慕容冲乃美男一枚,可是,他那么神秘,她又该死的有好奇心,所谓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恰好呢,她是属猫的,所以她最近几天准备得了空去皇宫里见见老皇帝,顺便偶遇偶遇慕容大美男。

    “瑶儿,你最好别惹上慕容冲!”因为惹上慕容冲的人,都是最为倒霉的!

    “缌泽哥哥,你别乱说啦,我……我哪里可能会惹上他。”不过,他是美男,而且毒术如此之好,她怎能不好奇,和他比试一下毒术也是好的。

    “不是最好。”风缌泽听到她的肯定回复,才略略松了口气,爽朗的笑道。

    “缌泽哥哥,不是吟诗吗?我们怎么光聊天了?”风芷瑶的视线在紫云和风缌泽的脸上来回浏览。

    “公主,夜深了,是不是该回去歇着了?”紫云低垂着头,白天褒梦来和自己接头过,说爷有事召见她,是以,她必须尽快赶过去,有一阶段没见着爷了,她很想他,不过想起自己那无福的姐姐,她的眸底一片黯然,爷会正眼的看一眼自己吗?

    “啊?这么早回去啊?”风芷瑶有点意兴阑珊,那么早回去做什么啊?如果是在现代,她大晚上的不是在执行任务,就是在和美男滚床单,或者上网,总之不会像现在这般闲适的!

    “瑶儿,定然是这丫头累了,那我们改日再赏月吟诗好了。”风缌泽看看夜色,确实太晚了,还是让她们先回去吧!

    “那好吧,缌泽哥哥,那我们先走了。你也早点睡觉哦。”风芷瑶浅笑道。

    离开了菊松堂,约莫半个时辰,她们才走到海棠苑。风芷瑶大叹路远,也说明了相府的占地面积广阔。

    紫云伺候着风芷瑶沐浴睡觉之后,便退回了耳房,快速的换上夜行衣,正想出去,适才注意到海棠苑附近有很多高手的绵长呼吸。

    她心道,遭了,今晚她出不去了。

    于是她懊恼着回去了耳房,准备明日找机会去丽春院见爷。

    不说海棠苑里面的紫云出不去,就连外面的两只也进不来。

    贺兰祺那花瓣毒已经全部清除,如今有好几日未见着佳人,心里甚是想念她,想来见她,可是见海棠苑四周布满了武功高手,比之一般的护卫,他们的功夫肯定还要厉害,是以,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恰巧司徒烨磊也来了。

    自然,司徒烨磊也没有办法进去偷香窃玉,是以,他和他都极为的郁闷。

    “贺兰祺,看来风相这次是下了血本了。”司徒烨磊扯去蒙面布,淡笑道。

    “是啊,其中几个的武功有可能还在你我之上,如何晚上想要进去见见瑶儿,真是比登天还难!”贺兰祺也无不感慨,他想和娘子玩亲亲,如何是那么难呢?

    “哎,不如一起去松鹤楼喝一杯吧,今儿个你请客,你意下如何?”司徒烨磊笑道。

    “嗯,走吧。”贺兰祺想着这个时候,瑶儿怕是早就睡觉了。既然晚上见不到她,那他可以白天来见她啊。

    两人皆为留恋的望了一眼海棠苑的方向,适才足尖点地离开。

    第二天,阴雨绵绵,本不适合出行,但是风芷瑶还是想出去。

    只因昨晚她梦见了李锦然,当时他倒在血泊之中,满身是血,是以,她想去九音寺祈福。

    “公主,这雨一时半刻不一定能停,你何不改日前去九音寺祈福?”紫云不赞同的说道。

    “紫云,这样吧,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今天就放你假了。”风芷瑶见紫云皱眉,便体贴的说道。

    “好的,谢公主。”紫云眉头舒展,心想等下必须去丽春院见爷,昨儿个,她都耽误爷那么长时间了,今天前去,怕是自己要被责罚了。

    风芷瑶坐上了马车,一路上淅淅沥沥的小雨不段,许是快接近秋天了,扑面而来的风有点微凉之意。

    风芷瑶掀开车帘,瞄了一眼马车外的景色,此刻已经到了九音寺附近。

    道路崎岖不平,行了这么长一段路,这马车坐的风芷瑶屁股都疼了。

    忽而马车前面的一匹马的后蹄突然扬起,马车车厢顿时被它踢的东倒西歪,风芷瑶没有料到这匹马会突然发狂了。

    忽而才缓了一会儿,那匹发疯的马拖着缰绳拖了老远,风芷瑶在车厢里面晃晃悠悠,心惊胆战,她正想着如何逃生的时候,万三子的喊救命,喊来了一抹白影,他快捷利落的摘下近旁桃花树上的两朵桃花,灌注深厚的内力,分别对准那片马的咽喉部位,心脏部位,双双射中,于是那发狂的马儿长嘶一声之后,终于奄奄一息的倒下。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万三子朝着那抹白影抱拳道谢道。

    “不必客气。”那抹白影只是瞅了一眼从马车车厢里安稳的走出来的风芷瑶,冷冷道。

    “慕容冲?”风芷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竟然真的是他!

    “你是?”很显然,慕容冲忘记她是谁了。

    靠,好健忘的男人!那天明明在皇宫里的凝肌湖附近见过一面的,而他却忘记她是谁了。

    “这是皇上新近册封的潋滟公主。”万三子笑着解释道。

    “是的,上回我和你还在凝肌湖见过一面呢,你想起来了吗?”风芷瑶笑着问道,无论如何,他可算救了自己,如果任凭那匹马发狂下去,她的性命堪忧。

    只是不知道为何,那好端端的马儿竟然会如此发狂?

    那为何另外一匹是好的,而这一匹马缘何如此?当中莫非有什么蹊跷?

    “是吗?潋滟公主?”慕容冲就那么静谧而安详立于阳光花香之中,声音清越宛若天际弯月。

    见他似乎将她想起,她就渐渐的放松了下来,伸手拂了一下被风吹起的鬓发。

    “嗯。”风芷瑶轻轻嗯了一声。

    “你的马被人下过癫狂药。”慕容冲说完,便飞身上了白马奔驰而走了,愣是一眼都没有看风芷瑶。

    风芷瑶自嘲一笑,这个美男不喜欢他!想要将他拿下,还真有点难度,不过看他的身材,想必和他滚床单,她一定会很舒服的。

    不,她要努力,所谓掠获美男还未成功,美兮仍需努力!

    这么一想后,心情又好了起来。

    “公主,如今马车只有一匹马——”万三子很是为难,于是他欲言又止。

    “三子,这事情不用查是谁做的,我心中有数。”风芷瑶淡淡一笑,她果真对她下手了,也好,以牙还牙便好。

    “公主?”万三子闻言,惊愕良久。

    “你暂且先买只小毛驴骑回去吧!我骑马去九音寺祈福,你看雨早停了,我一定会安全回府的。”风芷瑶侧头望了望九音寺的方向,吩咐道。

 &nb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93 媚情,阎无煞(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