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风芷瑶当真带着“一碗碎”阎无煞回去了相府。

    风无才和风缌泽很好奇,为何风芷瑶可以让江湖排名第一的杀手阎无煞变成三岁儿童一般智力的孩童,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爹,我……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我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好受了仇人的追杀,只是不知道为何他老是缠着我喊我姐姐,我于心不忍,才把他带回来的,我哪里知道他会是响彻江湖的杀手‘一碗碎’呢!”

    风芷瑶怕麻烦,这才随意掰了一个故事。

    “瑶儿,他如今虽然只有三岁孩童的智力,可是他一旦恢复成人智力,你的性命堪优!”风缌泽也不赞成家里放个杀手。

    “缌泽哥哥,你是不是怕自己打不过阎无煞啊?”风芷瑶被风缌泽说的话呕死了,他若是想变回成年人的智力,那也得她美兮大小姐点头才行啊。

    “我哪里会打不过他。只是他如今才三岁孩童的智力,你叫我如何欺负弱小?”风缌泽狠狠的剜了她一眼,他像是那种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人吗?

    “瑶儿,你自求多福吧,对了,海棠苑的安全,为父已经派出了风家的死士保护你的安危。”风无才说的话让风芷瑶听到冷汗狂滴。

    “爹,你派出了风家的死士?”风缌泽被吓了一跳,爹他防什么防的需要动用死士啊?

    “是的,如果为父不这样做,怕是你老早就做了别人的舅舅了!哼!”风无才对于风芷瑶说的“只吃不负责”很是不认同,就怕风芷瑶重蹈风芷琼的覆辙,败坏了相府门风。

    “爹,我才没有你说的那般不乖呢!”风芷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吐了吐粉嫩的舌头。

    “好了,好了,回去歇息吧。”风无才对于风芷瑶的另类思想无奈摊手。

    “缌泽哥哥,去不去海棠苑吃好吃的?”风芷瑶笑着诱哄道。

    “对我这么温柔,这么殷勤,莫非你有什么事情要求我?”风缌泽觉得风芷瑶的笑容很古怪。

    “你怎么知道?”风芷瑶一边走,一边给阎无煞吃糖葫芦。

    “说吧,别拐弯抹角了,”风缌泽取笑她道。

    “缌泽哥哥,你可知道什么药物给马吃了会发癫狂症?”风芷瑶问道。

    “锦碎松的叶子给马吃了就会癫狂发作,你为何这么问?”风缌泽问道,他实在是觉得太奇怪了。

    “因为我早上想去九音寺祈福,哪里料到我那马车的车架前头一匹马突然癫狂发作,适才让车夫先回家,我骑马祈福后就回来了。”

    “好好的马儿如何会行了那么一段路程,就会癫狂发作了呢?这其中,莫非有人捣鬼?”风缌泽一边走,一边为风芷瑶分析道。

    “所以我才找你来,看看有没有办法找出那个背后的主使者,害的我差点丧命马蹄下。”风芷瑶一想起那等郁闷的事情,就想拽出那人来。

    “除了锦碎松还有其他东西吗?”风芷瑶觉得很有必要问清楚,否则如果误会了,反而让人反咬一口,而这一次便是让她彻底滚出相府的绝佳机会。

    “莫不是瑶儿怀疑白姨娘?”风缌泽想起刚从昆仑山回来的时候,他便看出了白姨娘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为人刁钻刻薄,仗着宫里头那个贵人女儿,经常打骂下人,是以,他对她的印象坏极了。

    此刻,他也是如此怀疑,他认为很大程度上瑶儿这事便是白晚亭干的。

    “嗯。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风芷瑶愣怔了下,随后说道,“或许可以这样,就怕咱爹他不同意。”她小声的和风缌泽说道。

    “办法是好,就怕到时候查不出来,坏了爹和你的关系!”风缌泽听了风芷瑶的计策,颇为的不赞同。

    “不管了,先这么办了,既然她如此想要我的命,那我势必把她赶出府去!”必要时,借刀杀人也可!

    “好,反正你哥哥我看她也不顺眼,走,咱们现在去拟涵书斋。”风缌泽觉得此事一定要知会一声风老爹,不然瞒着可不好。

    风芷瑶点点头,亲自将阎无煞安置在海棠苑后,再次和风缌泽一起去了一趟风老爹的拟涵书斋。

    ……

    当风无才看到风芷瑶和风缌泽两人去而复返,挑了挑眉,问,“何故去而复返?”

    “爹,三姨娘给我的马下了致使癫狂的锦碎松的叶子,我本来不想提,但是和缌泽哥哥一说,我们俩实在觉得她可恨,所以……”风芷瑶可叹没有证据,不过是麻烦,她也要扳倒她!

    有个贵人女儿撑腰又如何,她美兮可是有丹书铁劵撑腰呢。

    “可是你们有证据证明她给瑶儿的马下了致使癫狂的药物吗?”风无才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沉吟片刻后,轻抿了一口茶水后问道。

    “爹,我想派人搜翠竹阁,你可同意?”风芷瑶大大方方的问道,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她就不允许自己退缩,其实她贵为公主,不用和风老爹禀报的,只是她不想和风老爹的关系搞差。

    “这事还没有确定,如果贸然去查,万一打草惊蛇了怎么办?”风无才问道。

    “爹,你不希望瑶儿妹妹不明不白的被她弄死掉吧?”风缌泽决定下猛药,于是说道。

    “瑶儿啊瑶儿,当初我就不主张把她给从秋冷院里放出来,偏偏你,哎……”风无才恼声道,叹了口气,站起来又道,“既如此,那我和你们一起走一趟吧!”风无才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爹,你最好了,”风芷瑶想着,这回可不是要把她赶出去那么简单,她得加点料才行,不然这些个日子,她过的太无趣了。

    “别拍马屁了,赶紧去翠竹阁问话。”风无才放下茶杯,负手率先走出了书房,扭头对他的一双儿女说道。

    “是的,爹,瑶儿,你还不快快跟上。”风缌泽朝着风芷瑶努努嘴,示意她快点,别那么杵着。

    “哦,好的。”风芷瑶马上笑着追上去了。

    到了白晚亭的翠竹阁,当风无才说明来意,白晚亭立马就哭的泪眼婆娑的样子。

    “老爷,真不是妾身干的!呜呜……”白晚亭听到风无才的说辞,立马扑通一声朝着风无才下跪,呜呜哭泣。

    “老爷,三姨娘一直恪守本分,并没有做那伤天害理之事,还请老爷莫要冤枉我们三姨娘。”这话是红宓说的,她如今在白晚亭这里干的很顺手,几乎成了白晚亭的贴身丫头,她见白晚亭被风无才训斥,忙上前不顾尊卑的上前劝说道。

    “贱婢!这里哪有你开口说话的份,滚!”风无才皱着眉头,将红宓踹了一脚,红宓离开跌落在地。

    风无才最讨厌自不量力的奴才,是以,这一脚踹的红宓痛的要死,唇角都渗出了血痕。

    “老爷……你莫要听大小姐胡说八道,三姨娘她是清白的……”红宓匍匐着身子爬到风无才的跟前,双手抱住风无才的靴子哭喊着说道。

    “红宓,现在大小姐是公主了,注意你的用词!别犯了大不敬之罪,你还不自知!”风缌泽冷冷道。

    “爹,别跟她们废话了,我要尽快找到锦碎松!”风芷瑶的眼神瞟了瞟风缌泽,很快,风缌泽击掌三声,那些家丁们翻箱倒柜的寻找着。

    “老爷,快阻止他们啊,妾身这里真的没有公主所说的锦碎松!”白晚亭没有料到自己的毒计这么快就被识破了,是以,她还想抵死不承认。

    不过,那些家丁们里里外外的搜查了一遍,皆没有看到锦碎松的影子,甚至在箱子的夹板层里也寻了一遍,愣是没寻找到。

    风芷瑶傻眼了,难道这事真的与白晚亭无关?

    白晚亭一直静观其变,如今她见他们没有搜查出什么,便哭的梨花带雨似的,甚至她的哭声还越来越大,风芷瑶一时之间竟然有点发慌,但是忽然她镇定了,既然是锦碎松的叶子,那应该是很小的东西,或许被她藏在别的地方也说不定。

    风芷瑶想起以前贺兰祺送自己一支白水晶玉簪,里面可以藏毒,那么眼前白晚亭的发鬓上插着的八宝玲珑白玉簪似乎比一般的簪子来的大一点,玉质也纯一点。那么里面是不是有可能藏着锦碎松的叶子粉末呢?

    这么一想后,风芷瑶一箭步窜到白晚亭跟前,敏捷的摘下了白晚亭头上戴着的八宝玲珑白玉簪。

    “缌泽哥哥,你旋开这簪子的尾部看看,是不是藏了什么不该有的东西,我为了避嫌,我就不看了!”风芷瑶当着风无才的面,将那八宝玲珑白玉簪递给了风缌泽,自己闪到一边去。

    “老爷,你别信她的话,妾身是冤枉的,真的是冤枉的。”白晚亭见风芷瑶摘下她的八宝玲珑白玉簪,连忙大声喊道,她低垂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怨恨的光芒。

    “缌泽,这簪子怎么了?你为何不说话?”风无才好奇的问道。

    “爹,你看,这里不是锦碎松的粉末,而是丹砂!”风缌泽看了那粉末,眸含震惊。

    “丹砂?”风无才复述了一遍,眸子里有着不可置信。

    “这东西,你如何得来的?”风无才问道。

    风芷瑶一听丹砂,立马想起以硫化汞为主要成分的丹砂,在古代,除了用作书写、绘画和化装的颜料外,另一个主要用途是用于医药或提炼水银。由于天然水银非常稀少,当时水银的主要获取渠道,就是用丹砂提炼。

    白晚亭要水银做什么?难道是要用水银来谋害她的性命?

    “老爷,妾身不知,真的不知。呜呜……”白晚亭看到风无才吹胡子瞪眼的样子,立马又哭了起来。

    “不知?那这八宝玲珑白玉簪可是三姨娘你的首饰?”风无才目光阴鸷的瞪了她一眼,怒道。

    “这……”白晚亭气结,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才高价买来的丹砂竟然被他们发现了,心里多少有点气愤。

    “八宝玲珑白玉簪真不是三姨娘的吗?”风芷瑶的唇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不是……不是……”她如何能说是她的,这是她准备明儿个入宫见琳儿的时候,给琳儿捎带的胭脂水粉的一种,只是她也不清楚琳儿为何让她捎带这丹砂?只是琳儿信中有言不可与外人道也!

    风芷瑶注视着三姨娘白晚亭的表情,心里慢慢的浮现出了事情的大概。

    这簪子里藏丹砂可是怪事啊!

    只是她们难道是想用丹砂提炼水银吗?

    再看白晚亭虽然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那脸颊粉嫩,唇红齿白,倒像是涂抹了现代化妆品的缘故。

    等等,水银?化妆品?

    难道三姨娘是想用水银当她的化妆品?或者是莲翠宫的琳贵人用水银当化妆品?宫中可是禁水银的!

    “瑶儿,你怎么光愣着不说话,可是想到了什么?”风无才问道。

    “爹,风府即将大祸临头!”风芷瑶叹了口气。

    “瑶儿,为何如此说?”风缌泽很是紧张,瑶儿倒底想到了什么?

    “爹,缌泽哥哥,三姨娘,你们可知道丹砂的用途?”风芷瑶背着手,看向窗外的桃花,盈然一笑问道。

    “丹砂不就是书写、绘画的用途吗?”白晚亭是这么认为的。

    “妇人之见!丹砂之另外的用途便是提炼水银!宫中明令禁止水银,莫不是你想将水银给了琳儿,让她去害人吗?”风无才怒气冲冲的朝着白晚亭大声的吼道。

    “什么?丹砂可以提炼出水银?天啊,怎么会是这样?”白晚亭如何会想到琳儿竟然是将丹砂做这样的用途!她现在才明白为何刚才风芷瑶那贱丫头会说风府即将大祸临头这样的话来了。

    “确实如此,三姨娘,琳贵人是否有参与这件事?”风缌泽蹙眉道。

    “这……妾身……妾身……”白晚亭哪里敢承认,她看到风无才的神色,心里更是害怕了,她也更担心风芷琳在宫里的安危。

    “晚亭,你还是说实话,如果你说出来,或许还能救琳儿一命,你如若不说实话,那便等着琳儿被皇上三尺白绫赐死吧!”风无才摇摇头,感叹道,早就风芷琳是他的女儿,是以,他才这么说道。

    三尺白绫?真有那么严重?白晚亭吓的脸都白了。

    “老爷,老爷,你快救救我们琳儿吧……老爷……”白晚亭下跪在地,朝着风无才猛磕头。

    “三姨娘,这事情你掺和了多久了?”风芷瑶听她这么一说,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白晚亭吓的语无伦次,风芷瑶也大概知道了此事,定然她参与了不少。

    “爹,三姨娘,上次看琳儿妹妹肌肤赛雪,唇红齿白,怕是服用了过量的水银,如果人一旦水银服用过量的话,便是皮肤白皙,唇瓣红润,这是中毒的征兆,如果琳儿妹妹服用了水银,那后果不堪设想!”风芷瑶一边说一边若有所思的看着白晚亭。

    “晚亭,尽快停止给琳儿供应丹砂,否则女儿真要被无知的你给害死了!”风无才怒火高燃,冲着白晚亭咆哮道。

    “爹,这样吧,我们尽快把丹砂给处置掉,若是被皇上知晓了,咱们相府满门性命堪忧!”还是风缌泽脑子活络,他马上想到。

    “这儿还有多少丹砂?”风无才怒问。

    “都埋在那个石榴花的盆景下面了!”白晚亭嗫嚅的指着石榴花的方向,眸含泪光,心急如焚,她很担心风芷琳的身体状况。

    “公主,妾身求你明儿个进宫去见一见琳儿,那她别再服食水银了,大抵还是性命要紧啊!”白晚亭想起风芷瑶如今是公主的身份,可以进出皇宫,连忙冲着风芷瑶猛磕头,口中哭喊道。

    本来她想求老爷进宫去劝劝琳儿的,可是老爷是男的,进出后宫不方便,是以,她只能放下仇恨,去央求风芷瑶了。

    “三姨娘,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我去见了她,她未必答应此事,反而因此恨我,那我岂不是得不偿失?”风芷瑶不太想趟这趟浑水,是以,她为难的拒绝道。

    “公主,妾身求你了,以前的事情是妾身的错,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求你明儿个去进宫去劝劝琳儿,可好?”

    “老爷,琳儿不仅是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女儿啊,你也劝着公主去劝劝琳儿吧。老爷……”白晚亭见风芷瑶很为难的样子,便拉着风无才的袖子央求道。

    “好吧。”风无才想想为了风家满门着想,于是点点头,对着风芷瑶道,“瑶儿,你去劝劝她,就说是她父母的意思,如果她还是不听,此事就随她去吧,那我权当自己没有这个女儿!”

    “老爷,琳儿还小,你可不能不管她啊!呜呜……”白晚亭见风无才似要放弃风芷琳,马上又撕心裂肺的喊道。

    “爹,我知道了,明天我进宫去看她,对了,三姨娘,琳儿妹妹她肯不肯听,我可没有十成的把握。”风芷瑶叹了口气,先把丑话说前头。

    “谢谢公主。”白晚亭马上道谢,脸色依旧苍白,心里七上八下的。

    “晚亭,你早点歇息吧,缌泽,瑶儿,我们走。”风无才瞅了瞅白晚亭一眼,甩袖子走了。

    等走出白晚亭的翠竹阁之后,风无才问风芷瑶,“瑶儿,马被人下了锦松草一事,可要报官府调查?”

    “爹,不必这么麻烦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先这样吧,可以让对方放松警惕,等待对方的再次出击,反正我不会放过那个人的!”风芷瑶也很遗憾,竟然不是白姨娘指使的!

    但是这么一来,那人定然是想借刀杀人,这么说,那人并非是想害自己性命,而是想杀了白姨娘?

    “好,既然你心中有数,那为父就不多说了,好了,就送到海棠苑门口吧,你进去早点歇着吧,为父回去歇着了,缌泽,你也是,你一个男人,可不能这个时辰单独和瑶儿在一起,否则影响瑶儿的闺誉!”风无才一脸的严肃。

    “爹,缌泽哥哥,那我进去睡觉了,晚安!”风芷瑶朝着他们笑了笑,便转身走进了海棠苑。

    风缌泽见瑶儿进去海棠苑了,便向风无才表扬风芷琳,“爹,这丫头的气质越来越好了,而且人也比小时候机灵许多。”

    “是啊,为父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抛绣球失误,可怜瑶儿要嫁给一个麻脸乞丐,条件那般差劲,为父真担心瑶儿嫁给他,过着每天吃咸菜的生活。”风无才想到那个麻脸乞丐接到了风芷瑶的绣球,他的脸色就不好,唉声叹气加郁闷。

    谁让麻脸乞丐是三无产品呢?什么是三无产品,既无房,无车,无工作,当然还不知道那个麻脸乞丐有没有入丐帮?

    “爹?这……那麻脸乞丐似乎没有你说的那么差劲吧?”风缌泽听了风老爹的话,顿时唇角猛抽,暴汗,他真有那么差吗?

    还每天吃咸菜?想不到自家老爹竟然会以貌取人。

    “爹,你这话是不是太绝对了,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兴许人家麻脸乞丐说不定有体面的活计呢?”风缌泽不悦的反驳道。

    “你小子,怎么你会为了那个麻脸乞丐反驳为父啊,莫非那个麻脸乞丐给了你不少好处?还体面的活计,哈哈,你都说兴许了,那就是你也不确定!不确定的事情不要乱说!”风无才一想到要把自己引以为傲的嫡女嫁给那么差劲的人,脸色就不好,这会子,他简直是瞪了风缌泽说话的。

    “爹,你至于那么凶嘛,我又没有说非要把咱们瑶儿嫁给那个麻脸乞丐!”风缌泽小声嘀咕道。

    “缌泽,我现在仔细看你的身段如何和那个麻脸乞丐的身段差不多啊?对了,那天瑶儿抛绣球,你死哪里去了?为什么为父没有在现场看见你的身影?说,你到底去了哪里?”风无才也不是笨蛋,仔细一回想那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94 水银,又见慕容冲(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