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慕容冲,你在看什么?”风芷瑶走近他,笑嘻嘻的问道。

    “莲花!”慕容冲的嘴角浮起一缕浮光掠影的淡笑,只一瞬,便消失不见了,接着他别过头去,看着湖中美景不睬她。这让风芷瑶很郁闷。

    于是风芷瑶小声咕哝了一句,“莲花有什么好看的!”

    “你们在聊什么?”远处走来了一袭明黄锦绸的男人,此人不是太子轩辕皓晨,又是谁呢?

    “太子哥哥。”风芷瑶笑着喊道,心道,为了勾美男,喊一声反正不会掉块肉,于是她甜甜的喊道。

    只是慕容冲怎么这么难搞定?和他说个话好累。

    “表弟,你缘何是和这潋滟公主在一起的?”轩辕皓晨心道,难不成这小子在男女之事上面开窍了?

    只是风芷瑶不该是他慕容冲的选择!

    “表弟,走吧,今儿个我带你去丽春院见识见识!”轩辕皓晨一点也不避讳风芷瑶,就当没有看见她似的,对着慕容冲说道。

    丽春院?那是什么地方?她怎么听着像是青楼的名字啊?

    “丽春院是什么地方?”慕容冲问道,在看向太子轩辕皓晨的时候,唇角含着一丝春风般的笑容,让风芷瑶很妒忌,她是美女好不好,他怎么就不动心呢?

    “表弟,丽春院是男人的肖魂窝,可怜你在昆仑山学艺,失去了人间趣味,走,如今我正好有空,这便带你去看看。”太子轩辕皓晨邪魅的笑了笑,心道,表弟就是太纯了。

    “太子哥哥,那瑶儿也跟你去见识一下可好?”风芷瑶一听是肖魂窝,马上来劲了,之前几次,她想去青楼逛逛都不行。

    “你?不行!”太子轩辕皓晨直接摇摇头拒绝了。

    “我为什么不行?”风芷瑶问道,就许他们能去,她就不能去吗?切,什么逻辑?

    “你是女人,你说你能去干吗?”轩辕皓晨围绕着风芷瑶看了一圈,唏嘘道。这可是他第一次听见女子主动想去那青楼楚倌的!

    “我自然是如你所说,和你表弟慕容冲一样想去看看罢了,去见识见识而已。”风芷瑶一边说一边笑,丝毫不觉得以此为耻。

    等她说完,那轩辕皓晨闻言吓了一跳,眉毛横挑,道,“那种地方,女子去不得!”

    “去不得?凭什么,你们俩就可以去?信不信我去告诉——”风芷瑶闻言一怒,忽而她的眸底划过一丝狡黠的光芒,慢吞吞的说道。

    “好好好,带你一起去就是了,哼!”轩辕皓晨愤恨的盯了风芷瑶一眼,恼道,她居然敢用父皇来压他?

    慕容冲在他们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时候,他楞是一个字都没有说,视线一直落在碧绿的荷叶之上。

    “表弟,走吧。”轩辕皓晨已经和风芷瑶走出去五步之远,偏偏慕容冲还没什么反应,让轩辕皓晨蹙眉扭头喊道。

    慕容冲点点头,只是他疑惑,潋滟公主如何也同去?

    只是风芷瑶没有想到,他们并没有直接去丽春院,而是先去了东宫太子府。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轩辕皓晨侧目看了一眼风芷瑶,奇怪的问道。

    “不是说去丽春院吗?如何带我们来你的太子府了?”风芷瑶撇了撇唇,不满的问道。

    轩辕皓晨这人怎么说话不算话呢?

    “你真是有够笨的,丽春院晚上才开?本殿难道大白天的就去光顾吗?”轩辕皓晨剜了她一眼,冷冷一哼,嗤笑道。

    “什么?晚上?那算了,我还是先告辞了,你们俩去就行!”风芷瑶想起风老爹的严肃管教,立马摇摇头拒绝了。

    是啊,她倒是忘记了,古代的青楼相当于现代的夜总会啊!自然是晚上才可去!

    只是,如果她想去的话,她可以下次女扮男装去,当真犯不着这个时候去,让爹他担心。

    “我……也不去了,我去我屋里头睡觉。”慕容冲一听晚上去,他也不想去了,于是也淡淡一笑拒绝道。

    “表弟,你又没有家室,晚上和表哥我一起去丽春院放松放松好了,保管你全身都舒服,特别是新来的花魁兰馨姑娘,才艺双绝,貌赛仙娥……”太子轩辕皓晨边说边陶醉的样子。

    风芷瑶对此嗤之以鼻,想不到一国太子竟然喜欢流涟花丛,他真是没救了。

    “我不去了,告辞。”慕容冲很直白的拒绝了,不过轩辕皓晨倒是没有过多的挽留,只是他将他的视线定格在了风芷瑶的身上。

    “潋滟公主,你今天很漂亮。”轩辕皓晨没来由的突然说这句话,让风芷瑶错愕了下,这丫的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嗯,谢谢太子哥哥美赞。”风芷瑶不明白他何以这么说,但是她还是很礼貌的客气道。

    “瑶儿,你若真嫁给那个麻脸乞丐,你就似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接着是轩辕皓晨不断的摇头惋惜。

    “我若喜欢,便是牛粪,我也心甘情愿。”风芷瑶云淡风轻的一笑,于是反驳道。

    不想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慕容冲听了风芷瑶这话后,他就向风芷瑶投去好奇的一瞥。

    “是吗?牛粪?你也心甘情愿?”很显然,轩辕皓晨不理解她的话语。

    风芷瑶微笑着点点头,“太子哥哥,我先告辞了,有空再一起和你多交流。”

    “潋滟公主,可要在下送你一程?”慕容冲见她要走,便开口提议道,这个提议让风芷瑶愣了一下,他主动送她?

    好吧,既然美男开口,她焉能不给机会?

    “那自然好。”风芷瑶微笑颔首。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出了东宫太子府,他们的身后是轩辕皓晨若有所思的目光。

    “怎么,心上人离开了,你魂不守舍了?”这般娇甜刻薄的嗓音来自太子妃顾欣儿的嗓音。

    “欣儿,你想哪里去了,我的心可是一直都在你的身上。”轩辕皓晨闻言,俊眉微挑,但是面上却笑着,还伸手拥住了顾欣儿。

    “是吗?那为何刚刚潋滟公主离去的时候,你似乎有点留恋呢?”顾欣儿冷冷一笑,她可是观察的仔细着呢。

    “潋滟公主是南芍第一美人,作为男人,欣赏一下而已,欣儿,莫要动怒。欣儿,别瞎猜了,我的心里如今满满的都是你,其他人可是装不下去了!”轩辕皓晨拥住她,优美的薄唇轻轻的啃咬着顾欣儿如玉的耳垂,呵着暖暖的气息,让顾欣儿脸红的白鸽羽一颤,心道,这太子殿下可真是情场老手,她还真是差点被他的甜言蜜语给骗住了。

    “你记住了,我顾欣儿向来便是旺夫的命运,你莫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顾欣儿朝着他颐指气使的骂道。

    “知道了,欣儿,你让我往西,我绝不往东!”轩辕皓晨低垂着眼帘,掩饰住眸底一片浓浓的厌恶,心里不由得想起对自己温柔万千,小鸟依人的风芷琳了。

    似乎有三天没有和风芷琳恩爱了,这顾欣儿一训,反倒让他思念起了风芷琳的温柔可人,以及她的绝妙闺中术。

    “你在想什么?可是在想别的女人?”顾欣儿倾身靠向轩辕皓晨,狐疑的问道,眸底划过一抹阴鸷。

    “没……除了想你,我还能想谁?”轩辕皓晨一边说,一边将顾欣儿给抱住,他的大手微微使力,抽去了她腰间的一根红色软烟罗腰带。

    “太子殿下……讨厌……嗯……”顾欣儿的身子很敏感,经他的大手撩拨,她觉得自己这会子难受死了,这不深吟出来了。

    “你该说喜欢,欣儿……”轩辕皓晨忍住心底的厌恶,将她打横抱起,往晨明殿的大明池跑去。

    “太子殿下……哪里有人大白天洗鸳鸯浴的?”顾欣儿被周围的目光弄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虽然她很享受被轩辕皓晨抱的这么紧,可是她还是脸红娇羞了。

    “是啊,难道欣儿不喜欢我在大明池里宠幸你吗?”轩辕皓晨冷冷一笑,暗骂表里不一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隐忍,他才懒得应付她这种毒蝎子一般的女子。

    “太子……”娇娇软软的声音撩拨着轩辕皓晨蠢蠢欲动的**之火。

    “这么说,欣儿很愿意喽。哈哈……”轩辕皓晨哈哈的笑了起来。

    “太子……嗯……”顾欣儿微微垂眸,轻柔的声音响起,含娇欲浓。

    很快,大明池内响起了男人的粗犷声和女人的糕炒声,声声清晰,听的一众宫人喷鼻血的喷鼻血,脸红的脸红,场面壮观无比。

    ……

    且说风芷瑶和慕容冲一起走出了东宫太子府之后。

    “慕容冲,我坐马车回去?你呢?”风芷瑶看他并没有骑着昨日救她的时候的那匹马,于是她问道。

    “步行。”慕容冲说道,只是视线并未看向风芷瑶,而是看了看风芷瑶的马车。

    “步行啊?哦,那你去哪儿?要不我让我的车夫送你一程。”风芷瑶问他。

    “不必了。”说完,慕容冲轻轻的甩了甩袖子,优雅的移步先走了。

    风芷瑶望着他的背影,恼声道,“怪人!”

    然后风芷瑶才闷闷不乐的坐上了马车。

    “公主,你不开心?”万三子看到风芷瑶愁眉不展,便关切的问道。

    “是啊。”那个慕容冲如何那么难搞?风芷瑶听到万三子的问话,便答道。

    “公主,如今是要回去相府吗?还是去别处?”万三子问道。

    “去看看那个我救的公子,我顺便为他换药。等下经过药铺,去买些金疮药吧,等下也许他用的着。”风芷瑶想了想墨染白的伤势,于是嘱咐着万三子说道。

    “好,请公主放心!”万三子点点头。

    行到半路上,万三子停车去买金疮药了,风芷瑶则懒洋洋的倚靠在车壁上,侧首看着一本书籍。

    “公主,买好了。”万三子将金疮药放进风芷瑶的车厢内,他才转身去赶车。

    等到了当初安置墨染白的客栈,风芷瑶嘱咐万三子在巷口等她,她自己则去那家小客栈,见一见墨染白。

    谁料,她喊门了许久,墨染白身穿一身白色中衣才来开门。

    “染白哥哥,你到底在屋子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怎么那么迟才来开门?”风芷瑶笑着戏谑道。

    谁料墨染白竟然脸红了。

    奇怪,太诡异了!墨染白竟然开个门也会脸红?难道里面藏了美娇娘?那?那怎么可以?居然有人捷足先得?恨!

    “染白哥哥,我来了这么久,你咋不请我进去坐一坐?”风芷瑶东张西望的朝着他身后瞄了好几眼,心道,怎么没有人呢?墨染白把那女子藏的可真好?

    “啊……不了……就在这里说吧。”墨染白依旧红着俊脸摇摇头。

    “染白哥哥,难不成你里面藏了美娇娘啊?”风芷瑶捂嘴笑道。

    “芷瑶,你别乱说!”墨染白皱眉道,不由得冲她低吼道。

    只是在他吼她的时候,风芷瑶已经一溜影的进屋去了,还真朝四周看了看,倒是没有发现美娇娘。

    “咦,没有美娇娘?”风芷瑶小声嘀咕道。

    “你以为呢?”墨染白第一次除了淡淡语气的问话,还冷冷一哼,可见他真的生气了。

    “染白哥哥,你别生气啊,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你自己不告诉我,搞的那般神神秘秘的,我才会胡乱猜测啦,呵呵……”风芷瑶干笑两声,心道,果然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她如今是被他的冰冷目光不知道蹂躏多少遍了。

    “那你看够了吗?”墨染白别过头去,不看她。

    谁料风芷瑶的视线转了一圈后在他的床榻上停留。

    “啊?我知道你为什么脸红了?”风芷瑶冲着他低低浅笑,倒是把墨染白笑的毛骨悚然。

    “为什么脸红?”墨染白似鹦鹉学舌似的反问道。

    “是你问我哦?可不是我问的哦!”说完,风芷瑶贼溜溜的笑了,笑的一脸暧昧。

    “你——”墨染白不善言辞,这不,就被狡猾的风芷瑶给绕进去了。

    “染白哥哥,这个是什么啊?”风芷瑶指了指他凌乱的床单,上面还有一圈湿漉漉的痕迹。

    “这个……”墨染白的脸色更红了,他语无伦次了,接着低下头不敢去看眼前女子明媚的笑脸。

    “这个是什么啊?”风芷瑶在他的床榻上住了下来,纤纤玉指指着那摊痕迹问道。

    “芷瑶……”墨染白胡乱的套上月白锦衫,想要出去,却被风芷瑶拦腰一把从他背后抱住。

    “染白哥哥,其实这很正常啊!成年男子早晨的时候都会如此的,你只不过那个量多了些,当然这量多这个病嘛,我可以帮你治好哦!”风芷瑶觉得扑倒他的机会来了,于是冲着他嫣然一笑,眉梢媚意点点。

    “真的可以帮我治好?”墨染白转身,挣脱开来,接着他的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俏脸,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丝不相信的。

    “当然,你可一定要相信我,难道你想让那些蒙古大夫来为你看这等隐疾吗?”风芷瑶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看着他的目光露出几丝惋惜,做的像模像样的,倒是把墨染白哄了个八分信。

    “这……这算隐疾吗?”墨染白不太相信,可是他当真落不下面子去找名医或者神医看,是以,他狐疑的问道。

    “嗯,总之有一点点啦!不知道你想不想让我救治呢?染白哥哥,我知道的,咱们男女有别,你在意的话,我就不帮你治了,我现下帮你换了手臂上的药,我再离开这个小客栈就是了!”风芷瑶垂眸看了看自己的鞋面,轻轻说道,语气一如刚才的惋惜疼惜,而且还很遗憾的样子。

    “芷瑶,你不会是在骗我的吧?你一个姑娘家如何替我治疗那等隐疾?”虽然他很不想承认这是隐疾,可是他大早上的很不舒服,甚至一直想着那天她在玉湖楼给苏慕焰下媚药的事情,昨晚睡梦之中,他竟然幻想着他身下压着的女子便是风芷瑶,等他赫然醒来,他的身下便是湿漉漉的一片。

    恰好这时她来敲门了,这不就让她发现了他的尴尬。

    “你若相信我的话,我就可以帮你治疗啊。染白哥哥除非你不想被我治疗!”风芷瑶抬头看向他,笑的清浅动人。

    “这……你真能治疗这个问题?”墨染白持着怀疑的态度,是以,他再次求确定。

    “当然,难道我是骗你的吗?”风芷瑶给他一个纯洁的笑容,只是这笑容让墨染白觉得风芷瑶这丫头动机不纯。

    “有这个可能!”墨染白剑眉微挑,他很怀疑,特别的怀疑,但是苦于没有证据。

    “是吗?染白哥哥,你是小人!”风芷瑶白了他一眼,道。

    “什么?”他墨染白何时会和小人搭上边了?

    “某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风芷瑶影射他道。

    “芷瑶,那……那你用什么药草给我治疗啊?”墨染白可不相信她会医术。

    “我……我自然有我的偏方,嗯……对……也只有我的偏方能让你那个恢复正常的男人所出的量!反正,你安啦,我一定可以治好你那毛病的!”风芷瑶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的。

    但是正因为这样,墨染白开始信她了,只是还存着几分疑惑。

    “染白哥哥,你过来。”风芷瑶优雅的撩了撩额前的几缕青丝,随后缓缓的落座,她娇笑着说道。

    “芷瑶,你喊我做什么?”墨染白直觉这丫头很是奇怪,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和她保持三寸的距离。

    “染白哥哥,来啊,一起坐下来,我给你好好治治。”风芷瑶伸出粉嫩白皙的小手,见他还呆愣着。

    她干脆主动去牵着他的大手,然后让他的大手包住她的小手,一起紧挨着坐了下来。

    “芷瑶,你……你别靠这么近。”他慌忙甩开了她的手。

    “又不是很近。”风芷瑶小声嘀咕了一下,暗道一定要再接再厉,墨染白多好的美男啊,恰好他手臂受伤,她是不是可以对他用强啊?

    实在是太美了!他周身带着清新醉人的美!这么一想后,那些男人对她的警告纷纷背她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风芷瑶仰起她风娇水媚的小脸看向他,“染白哥哥,你另外一只手呢?”

    “给?你要我的手干什么?”墨染白再次看到她灼热的想要一口吞掉他的表情,倒是没有厌恶,多半是有些害怕。

    “自然是帮你开启治疗的第一步喽!”风芷瑶煞有其事的说道,说的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是让墨染白生了几分信任。

    风芷瑶柔情似水的假装为他按摩了下手心手背,接下来笑着将他按到在床榻上。

    “芷瑶,你……你这是做什么?”墨染白绝对有理由这么问的。

    他第一次碰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女子,她竟然不知羞耻的坐在他的上方。

    “点你穴道,生吞活剥!”风芷瑶那是笑的邪恶啊。

    “啊?你?”墨染白很不幸,当真被风芷瑶点了穴道。风芷瑶大笑,以往都是自己被美男点穴道,今儿个她翻身做主人,她也点了美男穴道,让他动弹不得!

    “染白哥哥,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这是为了帮你治疗,真的。”见他无法说话,心知自己这是点了他的大穴,既动弹不得,也无法说话。

    墨染白双眸疑惑的看向她,但见她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当然墨染白也被脱的一丝不挂。

    当墨染白看到她一丝不挂的时候,他的俊脸迅速的飞红,再看到他的衣服也被她剥的一丝不挂,心下大骇,这女人当真如此彪悍,要强上他吗?居然还点了他的穴道。

    墨染白心下好笑,他的穴道是那么好点的吗?他倒是要看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是以,风芷瑶接下来并没有在墨染白的眼睛里看到什么愤怒的目光,倒是多了几许玩味和探究之意。

    当他看见风芷瑶的手恶意的撩拨他那里之时,他可是再也镇定不了了,这女人如何也太不要脸了吧,主动给苏慕焰下媚药,如今主动点他穴道,怕是要霸王硬上弓吧!

    哪里料到自己还很期许,甚至有点期盼,不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95 强上,我会负责(小高潮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