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我会对你负责?

    风芷瑶再次不确定的问墨染白道。“你对我负责?”

    “是的,芷瑶,我决定了,我会对你负责,我……我刚才看了你的身子,所以……所以……”墨染白硬着头皮说道,有着那种壮着胆子准备赴死的气势。

    “别别别,我可不需要你负责!”风芷瑶一听是这么回事,真是个傻男人,不过,这也证明了古代的男人很负责任,对此,她摇摇头,她可没有那个意思,负责的话,就免了吧。

    “可是……可是……可是我看了你的身子啊!”墨染白闻言惊讶的合不拢嘴,他想负责,偏偏人家不要他负责,他很郁闷。

    “我和你又没有怎么样!好了,你别说了,你看,外面雨都停了,我该回去相府了。”风芷瑶娇软无力的晃了晃手臂,示意墨染白把她给搀扶起来。

    “好,那我送你回去。”墨染白看她生病着呢,所以他好心道。

    “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风芷瑶在他的搀扶下,坐起身子,淡淡道。

    “芷瑶,那……那我们……刚才……”墨染白还是很死心眼,他认为他看了人家姑娘的身子,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他总是该负责的。

    “停,不许再提这事情了,你就当你从来没有看过我的身子就行了!”切,看了身子就要被一纸婚约绑定,她又不是傻子,幸好还没有吃他,不然她可就要结束自由自在的单身日子了。

    “风芷瑶,我……我……对你是有感觉的。”墨染白见她要走,不知怎么的竟然说出了这话,让她身子一僵,他此时此刻说这话做什么?她如今生病了呢,又做不动,哎,她就是一苦命杯具的娃。

    他说完这话,俊脸红的跟煮沸了的螃蟹一样。

    “刚刚是谁打我一巴掌?刚刚是谁要我滚?那个人是谁?你告诉我啊?”风芷瑶听了很生气,于是指着他的鼻子吼道。

    靠,早不说,晚不说,现在说有个鸟用?

    “我……我……是我……这样吧……我让你也甩我一巴掌,你在这里躺好了,我滚出去好吗?”墨染白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

    “不必,还是我走吧!”虽然她没有力气,但是还是缓缓起身,谁料,她太过虚弱,倒了下来。

    “芷瑶,你的体温又升高了,这个样子,你回去的话,我会于心不安的!”墨染白抱紧了她,隔着薄薄的衣料,他能感受到她身子的灼热感。

    “你……让我回去吧!”风芷瑶还是想回去,呆在这里,她又没有力气吃他,就这么对峙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不,等你好了再回去,听话!”墨染白抱着她紧紧的,只是她轻微的挣扎让他的身体内有了点儿灼热的**之火,流窜入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墨染白,我好想知道,你刚才为何拒绝我?是……是因为苏慕焰吗?”风芷瑶的螓首趴在墨染白的肩膀上,两只纤长的藕臂勾住了他的脖子,接着她摆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当想起之前他那么抗拒她的样子,于是她便好奇的问道。

    “是,也算不是。”墨染白的鼻尖嗅着她长发上的馨香,俊脸纠结,道。

    “为何?我只想知道答案!”风芷瑶觉得自己很挫败,在现代,美兮想要的男人基本都能搞到手,如今到了古代,竟然还有美男不鸟她,这让她情何以堪?

    “你是一个大胆的女子!大胆到主动勾引男人,还给男人下媚药!”墨染白感叹道。

    搞了半天,女人太大胆也是错!

    “那……你为何又在刚才说你对我是有感觉的?”风芷瑶似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趋势。

    “人美厨艺美。”墨染白想着自己的胃就像是被她那半只叫花鸡给养刁了,其他菜吃在他嘴里,愣是没有半点味道。

    风芷瑶听了这话,唇角一抽,要勾住男人的心,先要勾住男人的胃,原来他对自己并不是如何的爱慕,哎,她还是自作多情了,罢了,强扭的瓜儿不甜,她该打消了扑倒他的念头,可是想着墨染白的身材极好,如果能与他**一刻那也是分外爽的事情,偏偏她如今身子不争气,淋雨烧了。

    只是风芷瑶这么想着过后,竟然睡着了。

    墨染白仔细着搁了一块湿冷的帕子在她的额头上,一盏茶的时间换一次,每换一次,他的心里就内疚一次。

    终于又两个时辰过去了,风芷瑶苏醒了,这回比之前面一次,她的气色好多了。

    甫一起床穿衣之后,她就想回府去。

    墨染白也不拦她,只是他坚持着他的意见,他说他要把她给背回去。

    风芷瑶想着自己这柔弱之躯,若是让他背回去也好,反正他如今易容着,应该不会被认出来。

    才到相府门口,她便看到了一抹颀长的背影,背影的主人竟然是苏慕焰。

    “慕焰哥哥,你何时回来的?”风芷瑶连忙从墨染白的后背上爬下来。

    几天不见,他看起来好瘦,她有点心疼了,是以,她快步奔跑过去,扑进他的怀里,让苏慕焰的唇角勾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刚回来,日夜兼程,终于让我见到你了!正想进去见你,却不料在门口看见你,真是太好了!只是,这男人是谁啊?”苏慕焰看着易容了的墨染白问道,口气之中略带着点儿醋意。

    不过他总觉得这背着瑶儿走路的男子的身段,他瞧着很是熟悉,只是不敢去确定到底是不是他?

    “你也认识的,他是染白哥哥。”风芷瑶平淡的说道,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反正微不足道的,她没有必要畏畏缩缩不敢告诉苏慕焰。

    “墨兄,是你?你如何又来咸阳了?”苏慕焰一听风芷瑶说的是他,立马心中大骇,他可是记得墨染白和他一同离开的咸阳,可是他却不知墨染白何时回来的,更或者墨染白他根本就是没有回去?

    “一点私事。”墨染白说道,只是他的目光在看到苏慕焰搂着风芷瑶的纤腰时,他的心里该死的妒忌,很妒忌,十分的妒忌,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竟然想要将他们掰开的想法!

    “染白哥哥,到相府了,如今恰好晚膳时分,你可想要去我海棠苑品尝下美食?”风芷瑶客气的问道,脸上则是淡淡的笑容,不如初见之时那般热情,此刻竟似有点敷衍,让墨染白的心如被扎了针似的,一点点的痛却蔓延至他全身。

    “不了,我有事情,先告辞了。”墨染白和苏慕焰拱手后,转身走了,临走前,他不敢回头去看风芷瑶一眼。

    只怕自己多看了她几眼,他就舍不得走了!

    墨染白有点失望,风芷瑶竟然没有半点挽留自己的意思,他的眸色暗淡了下,随即足尖轻点,离开了相府大门口。

    “瑶儿,为何是墨兄背着你回来的?”苏慕焰总觉得这两人之间透着一点儿怪异,但是他又不能胡乱猜测惹风芷瑶厌恶,是以,他只能巧妙的发问。

    “慕焰哥哥,我累了,你抱我进屋好吗?”风芷瑶抬头看向苏慕焰问道。

    “好,好多天没有见着你了,不知道你过的好不好?”苏慕焰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将她抱了个满怀。

    苏慕焰想着这样抱着她也好,他得找姑父约见那个麻脸乞丐,他愿意给那个麻脸乞丐很多钱,希望他放弃娶风芷瑶为妻。

    因为他在去西凉国的那几日,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小女人,他这么拼死拼活的赶回来,为是就是早日见到她一面,许是他的真心感动了上苍,天可怜见,他终于见到了她。

    “慕焰哥哥,你哭了?”风芷瑶瞄到了他眼底晶莹的水光,于是她讶异的问道。

    “太激动了,好久没见着你,担心你没有睡好,没有吃好,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我那个时候恨不得插上一对翅膀飞回来,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你一眼便好。”苏慕焰只觉得自己对她的相思已然泛滥成灾。

    “你不是看到我了吗?一个大男人流眼泪多难看,让人看到了,你不觉得难为情吗?”风芷瑶捂嘴笑了,但是心里是甜蜜的。

    “我才不觉得难看呢!这一辈子也就只有你这个女人才会让我流眼泪!”苏慕焰一边说一边把她抱起,在相府门子的错愕下,抱着风芷瑶直直地走了进去。

    “慕焰哥哥,你这次去西凉国,有没有记得给我带礼物啊?”风芷瑶笑着问道。

    “自然是带了,就怕我挑的你不中意。”苏慕焰低垂着头,情深款款的看向她的俏脸。

    “苏慕焰,你如何和我瑶儿妹妹一起回来了,你怎么还抱着他?你懂不懂男女授受不亲啊?”恼怒说话的正是风缌泽,他正巧手里提着一只鸟笼子在遛鸟,如今看到风芷瑶大刺刺的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就不悦的说道。

    “缌泽哥哥,是我让他抱我的,我今儿个身子不太好,有点累,所以才这样。”风芷瑶心疼苏慕焰被风缌泽说,便缓缓解释道。

    “瑶儿,你缌泽哥哥我不就是说了他两句吗?你怎么就心疼他了?难不成你不要麻脸乞丐,想嫁给苏慕焰了?”风缌泽看到他们刚才深情对望的情形,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厄,你别乱说,没有这样的事情!”风芷瑶轻轻摇头,她不就是被苏慕焰大刺刺的给抱了吗?他就如此胡说八道,于是不悦的瞪了风缌泽一眼。

    “瑶儿,咱们去海棠苑说话吧。”苏慕焰倒是没有将风缌泽的话放在心上,只低头看风芷瑶问道。

    “嗯。”风芷瑶点头同意了。

    谁料风缌泽也跟着去了。

    “等等,瑶儿,你不是去宫里找琳儿说话了吗?你如何是和慕焰一起回来的?”但见后面走来了风无才,他一袭黑色云纹锦衫,轮廓清俊,看起来雍容华贵,当然也能看出他年轻的时候,定然俊逸不凡,玉树临风。

    “爹,我和他是偶遇,对了,我劝不动她,要不,你想法子让白姨娘自己进宫去劝她的顽固女儿吧,我可不想趟那混水了!”风芷瑶摇摇头道。

    “也好,瑶儿,你先回去海棠苑,我和慕焰单独有话说。缌泽,你也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老逗那只笨鸟。”风无才在看到苏慕焰那般温柔的将风芷瑶放下地,心里还是很欣慰的。

    但是想起抛绣球那天,那么多优秀男人都想娶瑶儿,又让他大为头痛。

    风缌泽自然是跟着风芷瑶去了海棠苑。

    “缌泽哥哥,缘何爹认为你这笼子内的鹦鹉是笨鸟呢?”风芷瑶吩咐路边一个扫地的婢女搀扶着她回去了海棠苑。

    一路上她和风缌泽聊起那鸟感到很好奇。

    “哎,这鸟不会开口说话,爹才说它是笨鸟!”风缌泽叹了一口气,他花费一千两银子买了一只傻鸟回来,他也后悔着呢。

    “哎,哎,哎……”连着叹了好几声。

    “瑶儿,我叹气是因为我后悔买这笨鸟,你叹气那么多做什么?”风缌泽笑道。

    “切,是你那只笨鸟开口学你说话,再说我的声音有那么难听吗?”风芷瑶白了他一眼。

    “切,切,切……”自然又是那鹦鹉学舌了。

    “哈哈哈,笑死了,果然爹说的没错,它就一笨鸟。”风芷瑶笑了。

    “别切切切了,你又不会切菜,闭嘴!”风缌泽拍了拍鸟笼吼道。

    “大少爷,你怎么和一只笨鸟较真!”紫云远远的就听见风缌泽在训那只鹦鹉,于是她听了也噗嗤一笑。

    “紫云,晚膳做的清淡点,我今儿个身子不太舒服。”风芷瑶跟紫云交代道。

    “本少爷的事情,你少管!”风缌泽睨了紫云一眼,便和风芷瑶一起走进了屋里,坐下来喝茶。

    “缌泽哥哥,爹有没有怀疑你?就是那个麻脸乞丐的事情?”风芷瑶小声问道。

    “怎么可能不怀疑,他气的很呐,不过,瑶儿,你也真是的,当初那么多优秀男人,你咋不从中选一个呢?我觉得除了苏慕焰,其他几个还是不错的,他们配你,还真是绰绰有余!”风缌泽笑道。

    “缌泽哥哥,我现在是公主!我配他们才是绰绰有余!”风芷瑶嘟着小嘴讽刺道。

    古代人怎么都讲究个门当户对这东西!

    “好吧,好吧,你是公主,不过说不定你是个和亲的公主!”风缌泽想起最近边疆有异族骚乱,便吓唬她道。

    “得了吧,谁让我去和亲,我让谁倒霉一辈子!”风芷瑶端起茶杯,将清香的茶水一饮而尽。

    “对了,缌泽哥哥,你说爹他单独喊苏慕焰叙话,倒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啊?”风芷瑶想不通,干嘛要避开她和风缌泽啊?当着他俩的面不好说吗?

    且说苏慕焰跟着风无才去了拟涵书斋。

    下人给苏慕焰奉茶后便转身退出了。

    “姑父,你有何事需要单独见小侄?”苏慕焰优雅的执着白玉茶杯问道,修长的手指惬意的摩挲着杯沿,眼底若有所思。

    “我怕风家日后有难,希望你尽力保瑶儿一身。如果将来你做不到全心全意爱她一人,请寻个合适的机会让她离开,过她自己想过的生活,”风无才在踱步了一圈后,抚着胡须叹道。

    “姑父,难道老皇帝要对风家下手?”苏慕焰闻言,迅速站起身子,问道。

    “我这只是猜测,虽然琳儿在宫里十分受宠,可是并未得到任何晋级,最近我的几个门生莫名其妙的被暗杀掉,或者疯了傻了,我这才觉得风家可能有事了,瑶儿那孩子是我对她娘许下的唯一承诺!

    或许我护不了她一辈子了,而你,或许可以给她安身立命之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各国的势力,姑父还是有派人暗中了解清楚的,你是最合适她的,望你好好珍重她!”

    “姑父,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会对瑶儿很好很好的,我会给她幸福的!照顾她一辈子,不离不弃!”苏慕焰认真的看着风无才说道。

    “好,那我就把瑶儿交托给你了!这也是我对你的信任!”风无才抬手重重的拍了拍苏慕焰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知道,我会爱她,疼她,惜她!”苏慕焰郑重其事的保证道。

    “既如此。那我便放心了。”风无才满意的点点头。

    “可是姑父,瑶儿之前不是和那个麻脸乞丐有婚约吗?”他疑惑道,难道姑父准备让瑶儿毁约?

    “麻脸乞丐不足为惧,他会选择退出的!”风无才的眸底掠过一丝苦笑,他的一儿一女自导自演了一场好戏,当他不会去仔细调查吗?

    “好,那我放心了,姑父,那你就放心的把瑶儿托付给我吧!”苏慕焰看着窗前的一株桂花树,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的妻子只会是瑶儿她一个!”

    “很好,你去了西凉国,这么快赶回来,瑶儿是主因吧?”风无才了然于心的问道。

    “是的,我日夜兼程赶回来,就是想早点见到她。”说到这里,苏慕焰竟然脸红了。

    “好,去海棠苑吧,这个时候你正好赶得上那里的晚膳,呵呵呵……”风无才很高兴,他对瑶儿的心很真,值得让瑶儿把终身托付给他,至于另外几个男人,他仔细调查过了,如果瑶儿嫁过去,瑶儿要处理的关系太多,而瑶儿太懒,苏慕焰的家庭关系简单,应该不至于让瑶儿太过费心费力。

    “好的,姑父,那小侄告退。”苏慕焰笑容满面的告退了。

    风芷瑶看见苏慕焰站在海棠苑门口,她微微愣了一下,于是笑着迎上去。

    “慕焰哥哥,我爹找你说了什么事情啊?怎么去了那么久?”风芷瑶笑着问道。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别胡思乱想了,对了,晚膳做好了吗?我可是好些日子没有尝到你烧的菜了。”苏慕焰轻柔的拉着她的小手,一起走进了庭院之中。

    “我才烧了一道菜,其他的菜都是紫云烧的。”风芷瑶看了看满桌的菜,接着想起了阎无煞。

    “紫云,阎无煞呢?”风芷瑶问道。

    “还在房里待着吧。”紫云笑道。

    “瑶儿,阎无煞是谁?我怎么听着这名字那么耳熟啊?”苏慕焰听了这个名字,眸底划过一丝幽深。

    “一碗碎阎无煞,上次他要杀我,后来被我给收服了,如今听我使唤。”风芷瑶的唇角扬起自信的笑容。

    “瑶儿,他是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如何听你使唤?”苏慕焰不相信。

    “真的,不信让他出来,我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风芷瑶得意的笑了笑。

    “真的还是假的?”苏慕焰负手而立,唇角勾起一抹浅笑。

    “当然是真的!”风芷瑶当真让紫云去喊来了阎无煞,风缌泽在一旁摇摇头,只顾逗弄着鸟笼里的鹦鹉。

    阎无煞一袭黑衣持着宝剑出来,面无表情。

    “无煞,到姐姐这边来。”风芷瑶朝着阎无煞挥手道。

    “姐姐。”阎无煞走过去喊道。

    如此奶声奶气的喊法,让苏慕焰大为震惊,“瑶……瑶儿,你……你是如何做到的?”

    “山人自有妙计!”风芷瑶扬唇笑道。

    “无煞,一起吃饭吧。”风芷瑶催促道,但见阎无煞乖乖的跟着过来了。

    倒是让苏慕焰啧啧称奇。

    “瑶儿,你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苏慕焰笑着问道。

    “呵呵,就不告诉你。”风芷瑶坏坏的笑了笑,招呼他赶紧吃菜。

    “这是什么菜竟然有鲍鱼的味道,明明不是鲍鱼,好生奇怪!”苏慕焰叹道。

    “是用素菜做的鲍鱼,这是用香菇代替的,很好吃,你就多吃点吧。”风芷瑶笑着主动为他夹菜。

    “瑶儿,你怎么光给他夹菜,不给我夹菜呢。”风缌泽妒忌了,这个丫头有了男人没兄长。

    “紫云,给缌泽哥哥夹菜,给他夹红烧猪蹄!”风芷瑶瞪了风缌泽一眼,吃,吃死你,每天都来海棠苑蹭吃,真不知道是来吃的还是来看的。

    风芷瑶给阎无煞也夹了些菜,此刻的阎无煞吃饭的样子像个小孩,吃的狼吞虎咽的,仿佛几辈子吃过饭菜似的。

    紫云点点头为风缌泽夹菜,只是脸上的笑容很少。

    “紫云,你不舒服吗?”风芷瑶关心的问道。

    “不,还好。”紫云淡淡一笑。

    紫云心想,风芷瑶对她不错,她若有一天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她可会原谅自己?

    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公主,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派人去太医院请太医过来看看?”紫云问道。

    “没事,我吃完了去睡一觉便好。”风芷瑶摇摇头。

    “公主?怎么我出去了些日子,你怎么成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96 男人妒意,裸shui惹祸(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