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天啊,他如何问出这种问题的?

    “滚,有多远滚多远!”温行远实在忍无可忍了,出掌风攻击向阎无煞,谁料阎无煞的武功底子还在,这不,他险险的避过了。

    “无煞,快退下。”风芷瑶火大,想要将他暴揍一顿的冲动,不过还是让温行远的眼神给扼制住了。

    风芷瑶见阎无煞还不走,便主动去拉他的大手,将他拽出去,哪里料到他的臂力惊人。

    他旋身,一把将她的身子固定住,奶声奶气的说道,“姐姐,无煞也要和你做嘴对嘴那个动作。”

    “滚!”这回不用风芷瑶拽了,温行远直接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紫云也连忙跑了出去,还细心的为他们关好了门。

    “瑶儿,好了,碍事的人走了,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温行远上前抱住风芷瑶,他的手撩起了她额前的一缕青丝,这一刻,他笑的如沐春风。

    “不要了,什么兴致都没了,我看,我们还是出去逛逛吧,如果等下我们干到了关键时刻,那个阎无煞又来了,那你万一扬委了怎么办?”风芷瑶轻轻摇头,她之前的春心荡漾如今所剩无几,况且今日天气极好,适合出游。

    “也好,不如带你去碧荷坊看看那儿的首饰。你意下如何?”温行远听说碧荷坊新来了很多首饰,不如去看看。

    “也好,走吧。”风芷瑶想着自己正好想买首饰呢。

    风芷瑶端坐在莲瓣铜镜前换了一袭出行的衣物。

    “瑶儿,怎么想到穿白衣了?”温行远扬唇笑问。

    “像雪一般纯洁,所以最近喜欢上了穿白衣,而且可以和你的白衣成为情侣装多棒啊!”风芷瑶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轻笑道。

    “何谓情侣装?”温行远浅笑着问道。

    “我穿着白衣和你穿着白衣站在一起是不是有一种天作之合的感觉?”风芷瑶穿好之后,提着裙摆旋转了一圈,随后站在温行远的身边。

    “嗯,说的有理,那以后我每做一套新衣,也派人用同样的布料给你做一套,你看可好?”温行远顿时似想到了,便开口问道。

    “啊?不用这么麻烦吧。”风芷瑶笑着拒绝,她可不想和他天天穿情侣装,那她岂不是和其他美男没有发展机会了?

    温行远只有点头的份。

    ……

    大街上人来人往,吆喝声不断。

    一袭白衣的温行远,看起来贵气逼人,高不可攀。

    一袭白衣的风芷瑶,看起来气质出尘,千娇百媚。

    原本天作之合的一对,如今他们身后还跟着紫云和阎无煞,这多少有点破坏这一对的和谐美。

    “瑶儿。”对面走来的男人让风芷瑶的心一颤,怎么会是齐王轩辕皓飞,可是有一段日子没见了。

    “七皇兄。”风芷瑶按照宫里的礼节,轻轻唤了一声。

    “厄……”轩辕皓飞被她这一声七皇兄叫的脸色阴沉,当真是造化弄人,他之前明明是她的未婚夫的,如今两人诡异的成了兄妹关系!

    “齐王,有些日子没见了。”温行远淡淡的施了一礼,笑道。

    “你们这是去哪里?”轩辕皓飞回头安慰了下一袭红衣的佳人,再次抬头看向温行远和风芷瑶。

    “是去碧荷坊看看,顺便订做几件首饰。”温行远笑道。

    “王爷,奴家也要首饰。”那红衣的佳人绝美艳丽,如黄莺出谷的嗓音让风芷瑶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很像风尘之中的女子,这个时候,风芷瑶分为庆幸自己被齐王轩辕皓飞给退婚,不然她就和风芷琼一样了,老公有了婚外情,她还在家巴巴的等着呢。

    所以她才不要成亲,万一嫁得男人和这风流王爷一样,那她岂不是很累?

    “行远,不如就顺道一起去碧荷坊看看?”轩辕皓飞公然拉着那红衣女子的手,好心情的笑道。

    “好,只是这位姑娘眼生的很,她是你第几位夫人啊?”温行远已经看出了风芷瑶眼里的不解,于是问轩辕皓飞道。

    “她是丽春院花魁兰馨姑娘的妹妹兰若姑娘。”轩辕皓飞解释道,他的眼底闪现着无比的柔情。

    风芷瑶唇角一抽,轩辕皓飞的红粉知己可真多,不过,这个兰若姑娘怎生这般粗俗?

    “兰若姑娘。”温行远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里还是觉得风芷瑶最美,最让他心动,其他女子在他眼中形容白骨。

    兰若听到了温行远悦耳的嗓音,妩媚的笑了笑,“温公子,有空到丽春院来哦。”

    紫云一听丽春院,心道爷让人训练的歌姬真是越来越差劲,怎么大白天还陪同男人逛街?

    兰若在看到紫云犀利的眼神之时,低头垂眸,默不作声的倚靠在轩辕皓飞的肩膀上,两人贴的很近很近。

    让风芷瑶大为感叹,怎么古代人如此开放,丫的大街上还搂搂抱抱的,她来了古代在大街上做的最开放的一件事情,也就是和人拉个小手而已。

    这位兰若姑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温行远侧目看到风芷瑶低头沉思的模样,以为她不舒服,于是他关心的问道。

    “何事如此低头叹气?”温行远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困。”风芷瑶淡淡说道,只是她的目光看向紫云和偶尔看向兰若姑娘时,她总觉得她们很古怪,可是她仔细观察了良久,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难道是她猜测失误了?

    莲翠宫琳贵人处。

    “小主,如何置气了?”竹儿看到风芷琳从太后的慈宁宫处请安回来后,就一个劲的撕花瓣放在水盆里。

    “太后她说我抄录的佛经的字迹不如端妃的稳重好看!气死我了,那个老女人不被皇上宠幸,自然是有的时间练字,而我三不五时,要侍寝,哪里有空练字嘛!”风芷琳不敢摔花瓶,只好撕花瓣泄愤。

    “小主,奴婢看着你未入宫前,那字体娟秀雅致,如何在太后处,被说了呢?”竹儿小声问道,她也不敢相信风芷琳竟然如此退步?

    “还不是嫌我专宠,不让后宫雨露均沾吗?”风芷琳咬牙切齿道,她也很郁闷,晚上那么勤奋的迎合老皇帝的求欢,偏偏老皇帝不给她晋级的机会,每次去端妃处请安,都要被某些嫉妒的贵人妃嫔巧妙的奚落,让她发作不得。

    “小主,可有什么打算?”竹儿问道。

    “找个机会让我见见太子轩辕皓晨,他都好久不曾来看我了。”风芷琳如何虽然贵为皇帝的宠妾,可是皇帝毕竟老了,而太子正当年轻气盛,况且她的第一次还是给了太子的,按照女人永远对第一个男人牵挂于心的道理,她的心里倾向于太子将皇位取而代之的想法更多一点。

    “可是小主,如今你的周围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你不要命了吗?”竹儿闻言,吓了一跳,她之前还以为风芷琳死心了呢!看来不是风芷琳死心,而是风芷琳在等待时机。

    “小主,还是用最安全的方法吧,去御花园等太子下朝,也许可以碰到。”竹儿想起风芷琳和轩辕皓晨的初见,便说道。

    “此事倒是可行!”风芷琳淡淡颔首。

    第二日,风芷琳带着竹儿慢慢踱步去了御花园,樱花,杏花,莲花……抬头看着新开的杏花,风芷琳轻轻的叹了口气,人总有老去的一天如今以色侍君,她还能坚持多久?

    此刻杏花开得正盛,灿烂若流霞轻溢横飞,仿佛连天空也被它映得红了。

    这时风过,正吹得落红缤纷如雨,恍若雨水摇落,瞬间打湿了风芷琳的心。

    “琳儿,在赏花?”来人不是轩辕皓晨,那又会是谁呢?

    竹儿闻言,自动退至一边,忽而她被人点了穴道,昏倒在地。

    “竹儿?”风芷琳担心的喊道。

    “她只是被点穴了,本殿的暗卫会看着她的。”太子轩辕皓晨一把搂住了她,往隐蔽处的假山山洞而去。

    “太子殿下,你好久没有来约见琳儿了,你是不是忘记琳儿了?”风芷琳看到爱慕已久的男人,心潮澎湃,但是脸上的羞涩不减。

    “琳儿,本殿可是最疼你了,你看本殿一看到你,就迫不及待将你带来这里。难不成你还怀疑我对你的真心吗?”轩辕皓晨一手抱着她,一手不老实的四处乱动。

    “太子殿下,你何时取代你父皇啊?”她感觉自己快等不下去了。

    “琳儿,如此大不敬的话,你在本殿面前说说罢了,可不能在其他人面前说,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轩辕皓晨闻言大骇。

    “知道了,我不会乱说的。”风芷琳把自己的小脑袋枕在太子轩辕皓晨的肩膀上,微微颔首道。

    “最近父皇一直歇在你的宫中吗?”轩辕皓晨黑眸一暗,接着问道。

    “嗯,老太后还暗讽我专宠后宫呢,哎,那也是你父皇他贪得无厌啊,总是那么索取无度,让我毫无招架之力。呜呜……”风芷琳边说边垂泪。

    “琳儿别伤心了,对了,这是让我父皇扬萎的药物,你和他做的时候,巧妙涂抹在他那里,就成!往后你就不用伺候他了,白天,晚上,可都是本殿一个人的!”轩辕皓晨想起自己在太子妃顾欣儿处失去的男人尊严,在风芷琳这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虚荣心。

    “嗯,那最好不过了,太子殿下,你这脸好像瘦了。”风芷琳看着他清瘦的俊脸,眼底闪过一抹疼惜。

    “还不是想你想瘦的,琳儿,别再说话了,来……让本殿好好的疼你。”轩辕皓晨早就忍不住光光这么的摸来摸去了,他立刻解除了自己的衣物,也把风芷琳脱了个精光。

    他的吻炙热的落在她肌肤上每一寸,点点撩拨,最后疯狂结合,几度**,香汗淋漓……

    且说风芷瑶他们一行人去了碧荷坊,一路上,轩辕皓飞时不时的暼了几眼风芷瑶,都让风芷瑶给瞪了回去。

    碧荷坊的老板是一位中年美妇,虽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

    “齐王殿下,温家主,想不到你们竟然一起来了,真是让本店蓬荜生辉啊。”那中年美妇笑脸相迎。

    “荷姨,可有好看的首饰?”温家主笑着问道。

    “喂,行远,你是不是经常来此为姑娘家订制首饰啊?”风芷瑶见那中年美妇和温行远如此熟稔,于是问道。

    “没有,只是和她有生意上的往来,适才如此相熟!”温行远淡淡解释道,他不希望她胡思乱想。

    “姐姐,这个是什么?”背后传来阎无煞的声音,让风芷瑶听的一个头,两个大。

    “手镯,无煞,你以后有了媳妇就可以买了给你媳妇戴了。”风芷瑶忍住自己发飙的情绪,轻柔的声音说道。

    “哦,那我买一个给姐姐戴,可以吗?”阎无煞果然有气疯风芷瑶的潜质。

    “不用了,你姐姐她,我会为她买!”温行远怒了,倏然阴鸷的目光盯着阎无煞道。

    “那姐姐是你媳妇吗?”阎无煞问道。

    “当然!”做都做过了,他温行远非卿不娶,她当然是他的媳妇喽。

    “无煞,别说了,你和紫云站一起可好?”风芷瑶不希望自己大庭广众之下发飙,是以,她尽量笑着说道。

    “行远,这个傻子是谁啊?”轩辕皓飞这才注意到阎无煞,于是摇着纸扇,风流倜傥的摆了个自认为玉树临风的姿势,问道。

    “他是一碗碎阎无煞!”温行远没有说话,反倒是风芷瑶冷冰冰的报出了阎无煞的名号。

    “怎么可能?他如今就是个傻子啊!”轩辕皓飞听了嘲讽的笑了笑,鼻子冷哼了下。

    “你别一口一个傻子,你也聪明不了多少!”风芷瑶极其护短,她和她的男人可以说阎无煞,其他人就说不得,于是此刻她想和轩辕皓飞翻脸了。

    “风芷瑶!你——”轩辕皓飞见风芷瑶骂他,立马愠怒了,气愤之下,欲将挥拳揍来。

    “我……我怎么了?”风芷瑶冷冷一笑。

    “无煞,这人要杀你姐姐我,好好的用你的本事告诉他,不许惹姐姐!”风芷瑶侧身对着阎无煞吩咐道,眸光流转,眸底闪现着妖冶的血红色。

    “好的,姐姐!”阎无煞立马以快速的身法,接近轩辕皓飞,双手扒了轩辕皓飞的裤子,露出他明晃晃的英伟不凡之躯,特别是他那个——

    “啊——”在场的不少名门闺秀,全给吓的四散逃开,比军训吹哨子还管用,瞬间碧荷坊就剩他们几人,还有双手蒙在眼睛上的荷姨。

    轩辕皓飞没有料到自己会遭受如此之辱,正想挥拳之际,但闻——

    “小店今日的损失全由王爷您挂账!”说完,荷姨也转身跑了。

    “风芷瑶——你——”轩辕皓飞气得快吐血了。

    “我什么我?还不快穿裤子!”风芷瑶挑衅道,心下暗笑,那么小,没意思!

    这时候,兰若姑娘还羞答答的红着脸蒙着眼睛,紫云也主动蒙上了眼睛。

    就只有风芷瑶大刺刺的“欣赏”着。

    “哎呀,我说七皇兄啊,你这尺寸怎么看着不似正常尺寸啊,是不是最近有点发疼发痒啊?莫不是惹花柳病了?”风芷瑶看完还尖酸刻薄的讽刺了一通。

    轩辕皓飞虽然已经快捷的弯腰将裤子重新系好,但是他此时看向风芷瑶的目光是剜肉般的恨意,心道,这个女人太卑鄙了,竟然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被人羞辱!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的眸里涌动着嗜血的杀气,这个女人既然他得不到,那他只有毁掉!

    不过,在毁掉之前,先品尝下她的滋味也好

    “王爷,我们快走吧。”兰若刚才透过指缝,已然瞄到了他的伟岸,她多少次和他翻云覆雨,只是都在灭了烛火之后,如今在大白天的看见,她的心都乱了,但是小脸更红了。

    “滚——”轩辕皓飞火大着呢,甩袖离开之后,愤恨的对风芷瑶说道,“你会为你今日之事,付出应有的代价!”

    那兰若姑娘为了追他,还跌了一跤,立马爬起来,又去追轩辕皓飞了。

    “这女人还真痴情!”风芷瑶好笑道。

    “姐姐,别怕。”阎无煞自然也听到了轩辕皓飞的警告,他笑嘻嘻的说道,此刻他如同孩童一般幼稚,含着一颗赤子之心。

    “嗯,有无煞在,我怕他做什么?”就算她会放过轩辕皓飞,她看不见得轩辕皓寒或者轩辕皓玉会放过他吧,更或者是轩辕皓晨?

    “无煞,这一次你做的不错。”连温行远都不得不大赞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行远,这就是你刚才淡淡一笑不呵斥他的原因?”风芷瑶好奇道。

    “嗯。”温行远不咸不淡的点点头,笑了。

    “不过,想着风芷琼为了他那么点大的尺寸,还逼着我上吊,真是不值得啊。”风芷瑶冷笑了两声道。

    “瑶儿,你曾上吊过?”温行远大惊,于是他侧身看着她,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胆战心惊的问道。

    “嗯,被风芷琼的话气得!”风芷瑶想起穿越后的情景,白幔翻飞,她躺在一口棺材里。

    “该死的!”温行远那么温雅的人,居然也忍不住听了爆粗口了。

    “哎呀,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吗。”风芷瑶笑了笑,可惜了原身风芷瑶啊。

    “对了,刚才无煞把人家生意都吓走了,我们是不是该补点损失给人家啊?”风芷瑶有点小歉疚,于是提议道。

    “不必,碧荷坊既然已经让齐王挂账,自然有他解决之道。”温行远抬手为风芷瑶理了理飘飞的鬓发,柔声一笑道。

    “碧荷坊的主人是何来历,竟然有如此能耐?”风芷瑶听了后,她略略暗忖后,似乎领悟出了这话的深意。

    紫云闻言,垂眸暗道,这碧荷坊是爷的店铺,齐王可没有胆子欠账!

    “尚未可知!我曾经派人去查过这碧荷坊的主人究竟是谁?却一无所获!”温行远无奈的笑了笑,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句话的经典之意。

    “行远,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想知道了,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我想回府了。”风芷瑶觉得自己许是昨晚淋雨的缘故,身子骨太弱,这不,走着走着,她竟然觉得累了。

    “瑶儿,我们先找家酒楼用午膳,然后再送你回府可好?”温行远听到她的肚子内不甚美妙的咕咕声,促狭的说道。

    “也好。”风芷瑶笑着点点头,如今午膳时间,是该用些午膳再回去。

    天气炎热,轩辕皓飞走出去之后,越想越不甘心,想他身为皇七子,何曾受过这等侮辱,如今竟然被那么多人瞧见了他的身体,教他颜面扫地,如何在咸阳城立足,说不定,这事情会被当做笑话给传到父皇的耳朵里去。

    这么一想后,轩辕皓飞怒了,脑子一转,喊来暗卫。

    “王爷,请吩咐!”那人下跪道。

    “跟踪风芷瑶,在她的吃食里下极媚春风露,本王要她的身子!完成之后,去碧荷坊附近见本王!他身边有一个杀手,你记的将他引开,本王随后便到!”轩辕皓飞把玩着手中精致的瓷瓶,上下抛飞一阵后,吩咐道。

    “是的,王爷,奴才这就去办。”那人迅速的接过那瓶子,如离弦的剑一样飞了出去,可见轻功之高。

    风芷瑶,你等着在本王的身下成欢吧!

    本王对你一忍再忍,这次本王不会手软了!

    轩辕皓飞的唇瓣勾起一抹邪魅阴冷的笑容,自他周身散发出一股冰凉的接近死亡的气息。

    正在碧荷坊附近的逍遥居吃饭的风芷瑶只觉得今天太心神不宁了,仿佛吃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瑶儿,这道翡翠满堂彩味道极好,你尝尝看!”温行远温柔浅笑,优雅的夹起一筷子喂给风芷瑶吃。

    “嗯,还行吧。”不过没有她自己做的好吃,风芷瑶懒洋洋的吃了起来。

    谁知风芷瑶话音刚落,阎无煞也夹了一筷子东坡肉给风芷瑶吃,“姐姐,这个好吃!”

    风芷瑶摇摇头拒绝,“这个不好吃。”太油腻了,吃多了会发胖!她皱皱眉头,坚持不想吃。

    “姐姐,这个真好吃!”阎无煞眨着小鹿斑比一般的眼睛,可爱的瞅着风芷瑶,简直让风芷瑶无语。

    “无煞,这个真难吃!”风芷瑶摇摇头拒绝。

    正当两人僵持之际,最后一道浓香美味的枸杞鱼头汤被小二端了上来。

    “哎呀,我们没有点这道汤啊!”风芷瑶对小二说道,“是不是你刚才记错了?”

    “对啊,我也不曾点过。”温行远朝着风芷瑶摇摇头,他可是不喜欢吃鱼头的,自然不是他点的。

    谁料小二眼珠一转,呵呵一笑道,“几位客官,这是本店免费赠送的一道菜,希望你们喜欢!好了,小的告退。”

    风芷瑶听了唇角微抽,nnd,她给曲荷楼小二写的台词,搞了半天,已经流传如此之广了。

    那小二退出他们的雅间之后,摘去了脸上的人一皮面具,翻窗飞了出去,正巧遇到赶过来的轩辕皓飞,两人寻了个僻静处,说了话。

    “事情办的如何了?”

    “启禀王爷,温家主和那杀手一直相伴在侧,奴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后来在一盘枸杞鱼头汤里面下了一整瓶的极媚春风露……”

    “你个饭桶,一整瓶都下,你咋那么浪费!”一瓶可要一千金呢!

    “王爷,你要没有交代用量多少。”

    “我们现在采取调虎离山之计,你且去找个路人让他将这封信给那温行远,然后你乘着温行远离开之际,将那杀手骗出来,对了,那个杀手虽然是小孩子的智商,但是武功很好,本王就专门去睡佳人了!”

    一想到可以睡到梦寐以求的佳人,轩辕皓飞笑的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97 吃付雪残(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