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傅雪残只觉得自己的左眼皮跳动的厉害。

    “自然是——无煞,揍他裤裆下。”风芷瑶冷哼一声,急切的恼声道。

    今儿个不把他打的哇哇叫,她风芷瑶三个字倒过来写。

    什么?这个女人当真狠心至此,竟然是他最最宝贝的地方!

    阎无煞得令后,正想出手,却被傅雪残一手勒住了阎无煞的手臂。

    “有没有人告诉你万梅山庄少主傅雪残生意遍布天下,一手莲花点扣手冠绝天下?”傅雪残冷冷一笑道,不自量力的东西,也不向人打听打听他傅雪残的名声?

    “姐姐,这个男人的点穴术太高,我……我冲不破穴道!”阎无煞如一个小孩子一样哇哇大哭,哭的风芷瑶的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

    “什么?冲不破?那你自求多福,姐姐有事先走了。”风芷瑶想起自己的轻功精妙无比,这回看能不能逃开这个疯狂男人的追踪。

    “风芷瑶,本少主劝你还是别走的好!”傅雪残天山雪莲一般的唇瓣渐染笑容,只是这笑容越看越冷,令人毛骨悚然。

    风芷瑶哪里管的了那么多,提气一跃,飞出数丈之远。

    干嘛不走,不走就是白痴,她当然要走,只是为何她总飞不快呢,脚上好像有一条头发丝一样的东西缠着自己呢。

    于是风芷瑶停下来,弯腰拨弄那细细的柔软的天蚕丝,只是远处传来傅雪残邪恶的笑声。

    “你笑什么?”风芷瑶愤恨的瞪了他一眼,她如今正狼狈着呢,他却在一边看笑话,取笑她。

    “自然是看本少主钓的鱼儿如何挣扎?”傅雪残慢条斯理的笑了笑,眉梢轻挑,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望着风芷瑶的方向。

    “该死的!你何时给我弄的天蚕丝?”她如何此刻才发觉,太气人了,风芷瑶有砍死他的冲动。

    “就在刚才,你提气一跃的时候!”傅雪残笑的贼兮兮的,让风芷瑶觉得这个男人很欠扁,此刻的他和冰肌玉骨,纯洁如雪相差甚远。

    “傅雪残,你倒底想怎么样才肯放过我?”风芷瑶冲着他大发雷霆,怒火滔天。

    “跟我去万梅山庄,我们今晚就成亲!”傅雪残想着温行远曾说这个女人答应为温行远生孩子什么的,是以,他一定要先下手为强,先和她成亲,孩子么做做就会有的。

    虾米?今晚就成亲?

    风芷瑶只觉得背脊处凉飕飕的,成亲?而且还是在今晚!

    “傅雪残,你这里没有问题吧,我们不过是有了那么一次肌肤之亲罢了!你没有必要如此认真的吧!”风芷瑶抬手指着自己的脑子那一头,而后步步后退,心里想着如何逃开。

    “错,不是一次,是好几次肌肤之亲!风芷瑶,现在可由不得你。”说完他手下一收线,那细细如发丝的天蚕丝割的风芷瑶脚上生疼。

    “你……你要勒死我吗?”真真是痛死她了。

    “想勒死你,但是本少主不舍得!”傅雪残走近她,单手搂住她,在她耳边呵气如兰道。

    “你……你混蛋!”风芷瑶大骂出口,偏偏对方还笑的像朵花似的。

    “本少主若是混蛋,你就是蛋混!”傅雪残扬起如葱白一般娇嫩的手指轻轻的拂过她嫣红的唇瓣,宠溺的笑道,她都如此骂他了,他都丝毫不生气。

    “呸,傅雪残,你若娶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风芷瑶冷冷一笑,也好,去万梅山庄捞点好东西,然后再华丽丽的溜走就可以了。

    “本少主可不会后悔!”傅雪残只是静静的看着风芷瑶,一双眸子似瑜玉,明亮璀璨,漆黑剔透,波光流转之际,声音淡如初雪。

    于是傅雪残抱着她去了一家酒肆前,那边停着一辆马车,马车精雕细琢,分外华丽,雕刻着大朵大朵的雍容牡丹,镶嵌着金粉蝴蝶,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怎么?喜欢我的马车?”傅雪残看见风芷瑶一直盯着马车瞧,于是问道。

    “只是看看罢了!”风芷瑶摇摇头,心里却暗惊傅雪残的万梅山庄到底是如何的富有?金粉蝴蝶这种粉末一般只能皇室拥有,而他却大刺刺的涂抹在了马车车厢上,他当真是万梅山庄的少主这般简单吗?

    “过来!”傅雪残朝她命令道。

    “要我过去干嘛?”风芷瑶就是要坐的远远的,不想靠近他。

    “自然是为你解开天蚕丝。”傅雪残缓缓说道,再看到风芷瑶防备的脸色后,竟然开怀大笑,“怎么,怕我?”

    “我才不是怕你呢!”风芷瑶否认,她是害怕他在她另外一条腿上也绑一条天蚕丝。

    “现在我为你解下天蚕丝,但是你不能逃开,否则本少主就用两根天蚕丝绑住你的双腿!让你一辈子动弹不得!”傅雪残脱下左手上薄如蝉翼的金蚕手套,虽然是淡淡的语气,但是在风芷瑶听来,有着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是说你的天蚕丝全给藏这手套里了!”风芷瑶佯装镇定,疑惑道。

    “嗯,本少主的女人还真是聪明,没错,这里就隐藏着上千条天蚕丝,你如果不老实,本少主就用天蚕丝将你裹的密不透风,像个蚕茧一般。”傅雪残邪恶的笑了笑,让风芷瑶觉得他的笑容好可怕。

    蚕茧?卑鄙的男人!

    解开了天蚕丝之后,风芷瑶觉得全身轻松了,只是心里还有点害怕这个男人,别下一妙真把她裹的像蚕茧了。

    万恶的冷兵器时代,如果是在现代,她手持冲锋枪,早把他给灭了。

    只是这么个美男,灭了的话,她会心疼吧?

    哎呀,她在胡思乱想什么。

    且说阎无煞被点了穴道呆在那里,约莫半个时辰,穴道自动解开之时,但见温行远骑着一匹汗血宝马飞奔而来。

    “阎无煞?你如何在这里?你姐姐呢?”温行远只看见阎无煞一人,心里焦急,且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担心风芷瑶别出事了。

    “姐姐被那只傅苍蝇带走了,咦,你不就是那只瘟苍蝇吗?怎么苍蝇都来找姐姐?”阎无煞晃了晃脑袋,嘻嘻笑道。

    傅苍蝇?难道是傅雪残?

    等等,瘟苍蝇说的是谁啊?难道是他?

    “喂,阎无煞,你别胡说,你应该喊我姐夫,我是你姐姐的相公,懂吗?”反正他现在是傻子,温行远不介意自己多教他几遍。

    “姐夫?苍蝇姐夫?”阎无煞笑眯眯的点点头,学着喊道。

    噗!他做什么老用苍蝇这个词?难不成他们长的都像苍蝇吗?

    “去掉苍蝇,你直接喊我姐夫!”温行远嘱咐完之后,翻身悦上汗血宝马,往万梅山庄的方向飞驰而去。

    阎无煞嘴里还在喊着苍蝇,苍蝇,然后坐在相府侧门口玩起了泥巴。

    这个时候,正好风芷琳的娘亲,相府三夫人白晚亭悄悄地从侧门走出,被阎无煞手里的泥巴飞脏了裙摆。

    “哪里来的傻子,你不知道这是相府三夫人吗?”红宓如今是白晚亭的贴身丫头,于是怒道。

    “不知道!”阎无煞摇摇头道,接着埋头继续玩泥巴。

    “启禀三夫人,他是海棠苑那边的傻子,我们别和他一般见识,走吧。”红宓讪笑着劝说道。

    “不行,他弄脏了本夫人的裙子,给本夫人甩他脸子!”白晚亭本就心情不好,特别是今儿个要去九音寺上香,如今衣服被弄脏,她的心情更差了。

    “是的,三夫人。”红宓点点头,连忙奔到阎无煞跟前,想要去甩他巴掌,偏偏阎无煞闪躲的快,避过了,而且他狠辣的一掌却先拍了红宓,顿时红宓的脸上长着清晰的五指印。

    “啊——三夫人——”红宓傻眼了,那个人不是傻子吗?这么大的男人还在玩泥巴,可是现在她看着他那么凌冽的气息,怎么不像个傻子啊?

    “傻站着干什么?他是傻子,难道你红宓也是傻子吗?”白晚亭恼羞成怒,恨不得自己披挂上阵,自个儿去打阎无煞。

    “是的,三夫人。”红宓点点头,连忙小脸一沉,粉拳用力的攻击向阎无煞。

    阎无煞觉得这两个女人好烦,于是冷哼一声,将泥巴全数砸向白晚亭和红宓的身上,顿时如天女散花一般,细细密密的将她们笼罩在一片泥雨之中。

    “啊,三夫人,奴婢的眼睛……奴婢的眼睛看不见了……呜呜……”红宓大声的哭喊着,悲痛欲绝,现在她好后悔去招惹那个傻子。

    “来人呐,海棠苑的傻子犯病了,快点儿给本夫人打他,来人呐——来人呐——”白晚亭双手捂住眼睛,歇斯底里的喊叫道。

    那些家丁们,一想到海棠苑的那位主子那么的心狠手辣,哪里敢上前去抓阎无煞。

    “你们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上前去抓他!”白晚亭没有料到这些家丁只拿月银不办事,是以,她咬牙切齿的吩咐道,可是没有一个家丁鸟她。

    “三夫人,他是海棠苑的人,小的们告退!”为首的家丁沉声道,他们可不是笨蛋,如果他们得罪了海棠苑的那位嫡女,现如今还是潋滟公主,那他们有几条命可以活?

    等家丁们走了之后,白晚亭在红宓的搀扶下,气呼呼的回去了翠竹阁,只是阎无煞依旧低着头在玩泥巴,仿佛刚才的一幕闹剧压根就没有发生过。

    万梅山庄门口。

    风芷瑶被傅雪残轻柔的抱下了马车。

    “傅雪残,这就是你的万梅山庄?”风芷瑶看着漫山遍野的各色梅花,好奇道。

    “嗯,你可喜欢梅花?”傅雪残点点头,问道。

    “不喜欢,我喜欢玫瑰花。”风芷瑶尽量心平气和,只是她不经意的抬眸,看到了骑在马上的温行远。

    “行远?”风芷瑶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个时候,他如何会在万梅山庄门口的。

    什么,温行远追来了?真是令他措手不及。

    “瑶儿,你没事吧?”温行远担心的问道。

    风芷瑶轻轻摇头,“我没事。”她在看到温行远的一霎那,心里莫名的安定了起来,温行远来了,那她就不必进去万梅山庄了。

    “温行远!你来本少主的万梅山庄做什么?”傅雪残不悦的说道,他和温行远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他来万梅山庄,让傅雪残心里大怒。

    “自然是将本家主的未婚妻给安安全全的带回去!”温行远扬唇笑道,眉宇之间浩然正气,让人看了威严无比。

    “对啊对啊,行远是我的未婚夫啦!”风芷瑶听了温行远说的话,很努力的配合着说道,只要能安全离开万梅山庄,说温行远是她爷爷也没有关系。

    “你附和的那么快做什么!”傅雪残一看风芷瑶如此快速的接话,心里不免吃味,他很心痛,但是不代表他愿意放弃她,是以,他一手桎梏住她的纤细柳腰,一手快速的再次戴着金蚕手套,准备应战。

    “风芷瑶是我的娘子!”傅雪残双眸冷冰冰的瞅着温行远道,这世界上还没有他傅雪残得不到的东西,他轻易不碰女人,但是不代表他不要女人,既然这个女人能让他的身体无比欢愉,且他对她极为中意,他焉能这么放弃!

    “行远,他乱说的,你快点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风芷瑶瞅着脸色阴郁之极的温行远嘶喊道。

    “这是我们的爱巢!你竟然敢说这里是鬼地方!”傅雪残扬手对着风芷瑶的脸蛋就是一巴掌!

    “本少主警告你,你若顺着本少主,本少主自然对你疼如明珠,如若违逆本少主,这巴掌还是轻的!”傅雪残生性偏执,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择手段也要夺来。

    风芷瑶不可置信的抬眸看向他,他竟然打她!

    “是吗?但是你永远别想本宫顺着你!”风芷瑶扬起白嫩的手掌,狠辣的还击了两巴掌!

    切,他能甩他一巴掌,她可以毫不吝啬的甩他两巴掌!

    “风芷瑶——”恐怕连傅雪残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镇定胆大的女人,而且还打了他两巴掌,普天之下,她是第一个,但是正因为她的胆大特别,让他更不想放开她。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边的血渍,再次淡如初雪的响起。“风芷瑶,娘子打相公天经地义,相公我喜欢!”

    傅雪残的一双眸子犀利如冰的瞪着风芷瑶,温行远听了他这话,之前他还在为瑶儿担心,如今他的心里是彻底的恐惧。

    “神经病!”风芷瑶只觉得眼前的傅雪残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是以,她直接开口骂他。

    “神经病也是为你而变成如此!”傅雪残骤然俯下头,对着风芷瑶的红唇亲吻起来。

    温行远看了后,再也忍不住了,迅速的从汗血宝马的马背上飞跃而起,拔出腰间佩剑直直的刺向傅雪残的心脏部位。

    然而温行远的佩剑比不过傅雪残的天蚕丝,他的天蚕丝飞也似的疾飞了过去,让温行远迅速闪躲,以避带刺的天蚕丝。

    天蚕丝绞杀了温行远的颀长俊躯,温行远闪躲不过。

    此刻,朵朵五瓣梅花满地飘落,鼻尖嗅着清香的梅花香,一阵风徐徐吹来,如飞絮飘落,唯美壮观,只是这里的美景被两大美男的血腥砍杀失去了美丽的韵致。

    “傅雪残,不要——”风芷瑶看到傅雪残将天蚕丝缠住了温行远的脚,她不由的大骇。

    “瑶儿,我没事!”温行远只觉得的手里的佩剑如离弦的剑一样飞离出了他的掌控,接着他“噗”的一声吐出了鲜血。

    “行远,你都吐血了,怎么会没事?”风芷瑶眼眶氤氲,珠泪霎时挂了下来。

    “瑶儿,只要你没事就好。”温行远用剑鞘抵在地上,他的一只胳膊倚在身侧,艰难的启口道。

    “行远——”风芷瑶大声的嚎叫道,哭声震天。

    “公子,公子……”但见温行远的身后齐刷刷的出现了数十个黑衣人。

    风芷瑶知道,这些人都是南芍第一世家的家传暗卫,不到危急关头,他们是不会出来的,难不成温行远?

    风芷瑶想要挣脱出傅雪残的禁锢,只是傅雪残岂会如她所愿,他拽住了风芷瑶的小手,警告道,“不许看他,听到没有,你是本少主的娘子,必须听本少主的!”

    “滚,我是谁的娘子都可以,但是一定不会是你的娘子!”风芷瑶催动内力,墨发飘飞,全身散发着无穷大的气场,将傅雪残甩至三丈之外!

    “风芷瑶,你会武功?”傅雪残只当她会轻功,却没有料到她会武功。此刻,他那墨玉般的眸子闪动着一簇簇的怒火,势要把风芷瑶一寸寸的吞噬掉一样。他缓缓地爬起身,站立道。

    “当然。”风芷瑶冷笑。

    “瑶儿,别过来。”温行远捂住了胸口的部位,只是血液如罂粟花一样绝美的晕染而开,他的唇角扬起一抹涩然的笑容。

    “公子,你中了毒?”温家为首的暗卫,眉毛挑起问道。

    “别声张。”温行远低声告诫,这事情绝对不能让瑶儿知道,他知道若是风芷瑶知道他中毒的话,她一定会担心的。

    “公子——”暗卫们惊呼。

    “行远,你怎么了?为何不让我靠进?”风芷瑶好奇的问道,担忧他的心情居多。

    “风芷瑶,既然你是她的娘子,就别靠近本家主!”温行远暗道傅雪残当真卑鄙,居然给他下一月醉,如果他这期间碰了女子的手,那女子的手便会溃烂掉,他自身也会丧失行房功能,所以一月醉还有个别名叫做红颜碎。

    为什么温行远这么说?之前他不是很缠她的吗?

    风芷瑶不明白,只是当她一步步的靠近温行远时,温行远却命令暗卫们将他带离万梅山庄。

    “行远,我不许你走!”只是风芷瑶再怎么喊叫,温行远只是蹙了下眉头,便转身在暗卫们的帮助下飞身上马离开。

    奇怪,行远的唇瓣似乎比先前苍白了几许,莫非行远中毒了?

    傅雪残望着温行远逃也似的不让风芷瑶靠近自己,他的心里别提有多惬意,这种毒他可是费了不少功夫买到的,想必温行远很难找人解除吧。

    “傅雪残,是不是你在行远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风芷瑶只觉得傅雪残唇角的笑容似嘲讽似得瑟,是以,她觉得这样的傅雪残看起来太过诡异。

    “是又如何?”傅雪残轻柔的摘下手上的金蚕手套,舒眉笑道。

    “什么毒?”古代人似乎都喜欢在兵器上面淬毒,难道是说傅雪残在他的金蚕手套上淬了毒。

    “一月醉可有听说过?”傅雪残慢条斯理的问道,这声音听着似被冰水浸润了一般,凉透了心底,风芷瑶的心都揪成了一团。

    “没有听说过,但是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风芷瑶扬手一扯裙裾一角,将五瓣梅花接住一些,旋身倒入一些她自制的毒粉,快速交融之后,这些五瓣梅花的花瓣上沾染着妖冶的光芒,在阳光照射下,刺眼夺目。

    “风芷瑶,既然你喜欢梅花,就跟本少主进去完婚吧!”傅雪残伸出手邀请道,他不明白她将那些梅花落在裙角上意欲何为?

    “滚开!傅雪残,今儿个你若不交出一月醉的解药,那你的俊美脸庞变成猪头,那可跟我无关!”接着是风芷瑶的大声冷笑,笑声朗朗,势如破竹。

    说完,风芷瑶扬手催动内力,将五瓣梅花毒撒至傅雪残的身上,然傅雪残身子极其灵敏,他速速避开,风芷瑶岂能让他如愿,而是换了位置,从他背部攻击。

    “啊,噗!”傅雪残的后背被一片嫣红渲染,颜色由淡到深。

    “公子,你吐血了,妖女,滚开!”马车车夫一甩长鞭想要打死风芷瑶,但是被傅雪残喊住了,致使马车夫将长鞭绕住了风芷瑶的身子。

    “傅伯,不要打她,她是我的娘子,如果我看着她被打,我会心疼的!”傅雪残一边笑一边强忍着痛,他知道车夫傅伯的鞭法之厉害,一鞭子下去,定然会让风芷瑶皮开肉绽。

    “公子,你是傻子吗?这个女人哪点像是你娘子了?”傅伯可是从头到尾都看在眼底,这个女人对他家公子眼里明显的厌恶,真不晓得自家公子到底看上这女人哪一点了?

    “对啊,对啊,你的傅伯说的对,你这样真的很像傻子!”风芷瑶点点头,她是不会喜欢他的,就光凭着吃了死活要让她负责这一点,她就不可能喜欢他。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99 二男夺妻,兄妹成亲(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