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风芷瑶见落梅和落秋丝毫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傅雪嫣,这下心里头更是暗暗开心了。

    “大小姐,公子由请。”一名蓝衣婢女步子娉婷的走了过来。

    “他找我?”风芷瑶有点害怕,怎么办?等一下若是被傅雪残给认出来该怎么办?

    “是的,大小姐。”蓝衣婢女笑着点点头。

    “那好吧。”于是风芷瑶继续装柔弱让落梅和落秋搀扶着去了傅雪残的书房。

    因为风芷瑶不知道傅雪残的书房的正确位置,让她们搀扶着,也方便她不露出马脚。

    这是风芷瑶第二次打量傅雪残,不似她第一次看的大概,这一次是他的整个人,大红的喜袍,如雪的容颜,那一双俊美的眸子,红衣素颜,那是丰采光华,整个人周身带着一种不能忽视的神采。

    一双眸子似春日的晴空,带着一抹绝艳,比山涧的小溪还要来的清澈。

    “嫣儿,为何瞧着为兄这么长时间?”傅雪残觉得今日的妹妹傅雪嫣太过奇怪,但是他又说不上来,哪里诡异。

    “大哥,厄……你为何要娶那个女子为妻?而且如此仓促?都没来得及邀请宾客?”风芷瑶用傅雪嫣的声音说话,她假装的惟妙惟肖,让傅雪残一点都没有怀疑眼前的妹妹是假的。

    “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不希望她被别的男人抢走,想来我只能娶她为妻,绑在身边了。”傅雪残的唇角荡漾着一抹柔情似水的笑容,让风芷瑶的心跳勉不了加速的跳了。

    “啊?”风芷瑶心里那个恨啊,心道,他也太霸道了,幸好她易容成功,玩李代桃僵计成功了,只是要不要留下来看这么一场精彩的兄妹成亲大戏呢?

    “嫣儿,你今天怎么了?”傅雪残很奇怪,若换做平时的傅雪嫣,早就不顾形象的肯定要恭喜他了,为何这妹妹如今是这表情?

    “没……没事……只是看见大哥这么快成亲,心里有点黯然,也不知道北堂子谦何时会来和我提亲?”风芷瑶垂头,伤感道。

    “北堂子谦一定会来提亲的,嫣儿,你放心吧!”傅雪残安慰她道。

    “嗯,好的,大哥,那我先回去换身衣服,今晚好得是大哥的成亲之日,所以我好得要穿的喜庆一些。”风芷瑶笑道。

    “好。”傅雪残唇角扬起,笑了。

    ……

    风芷瑶让落秋和落梅在里面伺候,还和她们说说笑笑,将放了蒙汗药的茶水给她们喝下,她们虽然觉得好奇,但是主子吩咐,她们也只好喝下,等喝完才知道,她们竟然中计了。

    只是风芷瑶已经不知去向。

    火红玫瑰簇拥的大厅,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

    “启禀公子,马房的人来报,说大小姐骑着你的烈火离家出走了!”傅伯走向笑眯眯的傅雪残身边低声说道。

    “什么?嫣儿离家出走?”傅雪残讶异,忽而他的脸色大骇。

    “傅伯,派人去把落秋和落梅两丫头叫来!”他忽然说道。

    “初一,去大小姐的院落把落秋和落梅两丫头叫来。”傅伯吩咐道。

    且说风芷瑶骑着烈火逃出万梅山庄之后,直接往李民灿的追魂山庄而去。

    “傅雪嫣?”李民灿看到风芷瑶的易容,便狐疑道。

    “民灿,是我啦!快点带我去卸妆!”风芷瑶主动拉起他的手,笑道。

    “瑶儿,你怎么突然变成傅雪嫣的模样了?”李民灿听到她熟悉的嗓音,心里松了口气。

    “还不是傅雪残逼我今晚和他成亲,我没有办法,想了个李代桃僵的计划,将我和他妹妹傅雪嫣换了个模样,这不,我轻轻松松给逃了出来。民灿,我聪明吧?”风芷瑶一边用井水卸去脸上的玉瑕膏,一边吐了吐粉嫩的舌头说道。

    “你是聪明,但是也太缺德了,万一他和他妹妹真的成亲了,那你岂不是愧对傅雪嫣?”李民灿扬手刮了刮她的俏鼻子感叹道。

    “想来,我是有点缺德,但是做到做了,我才不后悔呢,谁让傅雪残他太过分!民灿,不提这事了,对了,锦然如今在哪?”风芷瑶仰起明媚的小脸问道。

    “锦然去了北澜国,他的腿疾也好多了,他在信里说,都是你的功劳,他让我好好谢你。”李民灿微笑着说道。

    “太好了,他终于不用坐轮椅了。”风芷瑶听了这话很开心,只是美男何时回来呢?

    “他何时回来?”

    “他没说确切的日子,怎么了?瑶儿?你如何愁眉苦脸的?”李民灿问道,他的眼眸之中含着不解,何时瑶儿和锦然的关系如此之好了。

    “厄……没什么,既然有他消息了,那我也放心了。”风芷瑶虽然很开心,可是心里还是有点失落,仙人美男何时回来呢,她好想吃他呢。

    “瑶儿,皇上为何册封你为潋滟公主?”李民灿当时听到她被册封为公主的消息,倒是为她捏了一把汗。

    “……”风芷瑶将原委说了一遍,把李民灿给逗笑了。

    “这样也能捞个公主的头衔当当啊?”李民灿看着这样的她,笑的合不拢嘴了。

    “只是不知道是福还是祸?自古以来公主都是和亲的命运。”风芷瑶只觉得这册封来的莫名其妙。

    “瑶儿,夕阳西下了,要不我送你回去相府吧。”李民灿虽然也不想和她分开,但是毕竟风芷瑶还待字闺中,他不可让她失了闺仪。

    “嗯,好。”风芷瑶也想早点回去,吃完晚膳后,她还想去夜探温家,她好担心温行远的伤势。

    “对了,民灿,一月醉可有解药?”风芷瑶抓着李民灿的手紧了紧。

    “你是说红颜碎?”李民灿大惊,“莫不是你中了红颜碎?”

    “不是我中了红颜碎,我只是打听一下罢了。”风芷瑶闪烁其词,她不能说,这一说,牵扯就大了。

    “如果中毒男子这期间碰了女子的手,那女子的手便会溃烂掉,他自身也会丧失行房功能,所以一月醉还有个别名叫做红颜碎。女子反之!不过,这种毒,中毒之人,隐忍一个月便过去了!”李民灿一边说一边观察风芷瑶的神色。

    “不是我中了这毒,你不必这么看我!他太卑鄙了,我送的礼物还太小了点,嗷嗷嗷!”风芷瑶现在后悔了,早知道该给他们兄妹俩下点媚药才好。

    “瑶儿,你怎么了?他可是傅雪残?只是为何傅雪残要逼你和他成亲?”李民灿本来不想问,可是他还是问了出口。

    “还不是轩辕皓飞那个贱男人,他派人暗中给我下媚药,我不想被他玷污了身子,这才找了傅雪残,哪里料到傅雪残纠缠着我不放,还非我不娶。”风芷瑶边说边哭,哭的梨花带雨,别问她为什么这个时候哭的稀里哗啦的,因为古代女子碰到这种事情,多半是哭的死去活来的,她不哭,岂不是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

    “瑶儿,别哭了,别哭了,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李民灿将她抱在怀里,轻柔安慰道,他是想起了上回有人派阎无煞杀她,这回又被轩辕皓飞下媚药,他很心疼。

    “民灿,不是你的问题,你不必自责。”风芷瑶抬手拂了拂他的精致下巴,轻轻摇头道。

    “民灿,我该回去了。”哭了这么久,累死了,咋不给她递杯水给她喝喝。

    “瑶儿,不管是如何的你,我都喜欢你。”李民灿轻轻的拥着她,闭上眼睛,她在他的眼里,一直是纯洁的,干净的,他不希望她不开心。

    “民灿,你不介意我这些过去吗?”风芷瑶被他如此的宽容吓了一跳,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他这么包容自己?他可曾是她心里最想找的那一位?

    李民灿宠溺的笑了笑,抬手拭去了她脸上的点点珠泪,“瑶儿不哭,我送你回去吧,不然,你爹他该担心了。”

    “好,民灿,你真好。”风芷瑶靠在他的肩膀上,唇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这个男人虽然神秘莫测了一点,但是看他这么包容自己,她有点想嫁人的冲动了!

    “瑶儿也好。”李民灿唇角轻扬。

    “民灿,我想奖励你!”风芷瑶笑颜如花,话音未落,伸出纤细的藕臂,一把的拦过了李民灿的身子,微微抬头,娇嫩的粉唇对准了李民灿的薄唇。

    仅仅是一瞬间,李民灿是傻了一般,一双眸子瞪的好大,看着风芷瑶的俏脸,他全身都紧绷了起来……

    只是,李民灿如何好意思让女主主动,他立马扭转自己的逆势。

    李民灿闭上眼睛吻着她柔软的唇瓣,竟然觉得尝不够。他伸出舌,轻轻分开她的双唇。她口中如此甜蜜,让他欲罢不能,他的剑舌在她的口中翻搅,然后缠住她的丁香小舌吮吸起来,品尝着她的美好。

    就这样,男人和女人那紧贴着的双唇,就像是吸盘一样,密密吮吸着彼此,汲取着对方的味道,越吻,越深,也越吻,越为之动容。

    不,不够,这样的肖魂甜美,应该还有更多才是。

    双臂一收,将风芷瑶抱了起来,而后,蓦地一个翻身,李民灿迅速的把她压在了身下,让彼此的身躯,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

    “少主,马车已然备好!啊,少主——属下没有看到!你们继续!”管家红着老脸说道。

    “民灿。”风芷瑶羞赧的将俏脸埋在李民灿的怀里。

    “好,既然马车备好了,我这就送你回去。”李民灿瞪了管家一眼,这管家出现的真不是时候。

    “嗯。”风芷瑶点点头,让李民灿抱着去了大门口的马车里。

    ……

    再把画面切回到万梅山庄。

    “启禀公子,落梅和落秋都在呼呼大睡。”初一下跪着说道。

    “什么?都睡了,傅伯,去把她们俩给弄醒!此事太过蹊跷!”傅雪残认为傅雪嫣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是以,他认为此事定然和风芷瑶脱不了干系。

    落梅和落秋被水波醒了之后,便和傅伯说,大小姐曾经去见过梅花小筑的那位姑娘。

    “什么,她们俩见过?”傅雪残一听这事,脸色大变。

    “傅伯,快随我去一趟梅花小筑!”傅雪残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大跳。

    “是的,公子。”傅伯也觉得此事诡异。

    梅花小筑的门被打开,傅雪残掌风一挥,风芷瑶头上的红盖头被吹开。

    “公子,你们还没有举行婚礼,如何可以先掀开盖头?”傅伯想要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

    “风芷瑶?”傅雪残走过去,抓住她的皓腕问道?“还是嫣儿?”

    “大小姐?”傅伯听的一头雾水。

    “我是风芷瑶,我主动嫁给傅雪残。”她呆滞的眼神,涣散不已。

    “同样的容貌,但是风芷瑶的脖子上有一条淡淡的勒痕,但是我们家嫣儿没有,所以她是嫣儿!”傅雪残的声音冰冷无比。

    “傅伯,备马车,我们带上嫣儿,现在一起去相府讨个说法,顺便让风芷瑶为嫣儿恢复原样!”他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风芷瑶那女人做的。

    “是的,公子。”傅伯很佩服傅雪残的细心,幸好没有真的成亲,不然兄妹成亲,这以后让大小姐如何有脸面嫁给北堂家主?

    ……

    风芷瑶和李民灿在马车上说说笑笑,很快便到了相府门口,只是风芷瑶没有想到,海棠苑里等她回去的人那么多。

    “慕焰哥哥,司徒烨磊?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来我海棠苑?”还好,她先让李民灿回去了,不然她还真不好应付。

    “想你了,自然就来了!”司徒烨磊轻摇着一把赤金乌骨折扇,浅笑道。

    “瑶儿,你去了何处,如何回来的这么晚?”苏慕焰挑眉问道。

    “我……我……”风芷瑶正想说什么呢,却见海棠苑门口方向出现了风老爹和傅雪残等人。

    风芷瑶心下暗惊,那个李代桃僵的计划难道失败了?

    “风芷瑶——”风相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活了这么大岁数,哪里见过有人会和自己的女儿长的分毫不差,除了声音。

    “爹……出什么事情了?”风芷瑶才喝了一口茶,慢慢抬头看向风老爹问道。

    司徒烨磊和苏慕焰面面相觑,万梅山庄的傅雪残如何也会和瑶儿有牵扯?还是有仇?

    “瑶儿,这个姑娘缘何长的如此像你?”风无才指着傅伯身后的身穿鹅黄纱裙的姑娘问道。

    傅雪残此刻已然换下了代表喜庆的喜袍,如今一袭湖蓝色锦衣更衬的他如冰湖雪莲,晶莹剔透,绝色无双。

    风芷瑶暗恼,傅雪残果然好心计,知道换衣服前来找茬。

    “爹,那是她被易容了吧。”风芷瑶懒洋洋的睨了风老爹一眼,爹啊爹,你得向着你女儿啊。

    “风相,你看你家令爱已然承认!”傅雪残心下暗叹,好厉害的易容功夫,若不是他观察仔细,当真会被她的易容技术给骗过去,而致使自己毁去妹妹的一生。

    但是这个亏,他只能当哑巴亏吃,不可道外人也,是以,他除了狠狠的瞪了瞪风芷瑶,还真没有办法治她。

    “瑶儿,还不快帮这位姑娘恢复容貌!”风无才厉色道。

    “知道了,知道了!”风芷瑶晃了晃小脑袋,风老爹,我才是你的女儿啊,做什么对她那么凶啊,呜呜。

    “瑶儿,你会易容术?”苏慕焰和司徒烨磊不约而同的问道。

    “嗯哼!”风芷瑶微笑着哼了哼。

    会易容术又不是难事,难得是回不去现代啊,在现代多好多逍遥啊,没人管束,这里吃个美男还有这么多麻烦事!

    风芷瑶直接唤紫云取来温水,亲自为傅雪嫣洗去了妆容。

    接着她扬手对着傅雪嫣打了一个响指,“醒来吧!你还是你自己!”

    令傅雪残和傅伯大为吃惊,这个女子竟然会邪术?

    于是傅雪嫣清醒了过来,待看到一屋子的人,她吓了一跳,她这是在何处啊?

    “大哥,傅伯?”傅雪嫣好奇怪自己如何会在这里,“对了,落梅,落秋两个丫头呢?”

    “嫣儿,这里是相府的海棠苑,你中了邪。”傅雪残只好如此解释,只是他看向风芷瑶的目光之中带着势在必得,心道,她一定会是他的,这次就罢了。

    奇怪,司徒烨磊和苏慕焰如何会在这里,且和她态度亲昵?怪哉,怪哉!

    看来,他有必要查一下,这个女人倒底给他弄了多少情敌?

    “大哥,我怎么会中邪的?对了,你说你要娶妻了,嫣儿不同意啊,那个女子面相丑陋,如何当我万梅山庄的主母呢?”傅雪嫣想起之前的事情,便劝道。

    “嫣儿,此事我们回去再说,风相,本少主先带妹妹回去了,告辞!”傅雪残可不希望把自己和相府的关系搞僵,因为他深信有办法先让风芷瑶怀上他的子嗣的。

    风芷瑶讶然,他竟然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了,真是不正常啊!

    不过,这样也好,不然风老爹知道了,肯定要指责她枉顾人伦什么的,的确兄妹成亲这一招,确实毒了点,还好没有成功。

    如果这计策成功的话,她想傅雪残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了。

    风芷瑶见傅家人全走了,只是看风无才望向自己的眼神特别的凌厉让风芷瑶的小肩膀抖了抖。

    “爹,我饿了,一起用晚膳吧!”风芷瑶笑眯眯的邀请道,爹啊爹,你别这样看着我成吗?

    “瑶儿,你真是不让为父省心!哎!”风无才仰声长叹。

    “爹,我想嫁人了,你给我准备嫁妆吧!”风芷瑶想起李民灿对自己的包容,忽而笑着对风无才说道。

    “瑶儿,你说什么,为父……为父没有听错吧?还是为父耳背了?”风无才以为自己的耳朵幻听了。

    “爹,你的耳朵才没有出幻听,真的!我说我想嫁人了。”风芷瑶笑着点点头。

    “瑶儿,你答应嫁给我了吗?”苏慕焰此时此刻比得了奇珍异宝还兴奋。

    “瑶儿,我们何时成亲?”司徒烨磊满脸笑容的问道,真不容易啊,瑶儿终于松口想嫁人了。

    “准备嫁妆!和我嫁给谁没有关系!”风芷瑶跩跩的视线从这只瞄到那只。

    “好,为父这便命人准备去。”风无才高兴的走出了海棠苑的大门口,唇角的笑容绝对是幸福的。

    “瑶儿,你难道想嫁那个麻脸乞丐?”司徒烨磊伸手拉住她的小手,问道。

    “怎么可能?”嫁给风缌泽吗?那不是真的成了兄妹成亲了吗?她愿意,风缌泽肯定要咬死她了!

    “不提这事了,若再提,你们都给我滚!”风芷瑶接过紫云端来的美味佳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可见她饿极了。

    “瑶儿,慢点吃!”司徒烨磊皱眉担心她吃的太快噎着。

    “你们俩怎么还在这里?瑶儿还是云英未嫁的女子,你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哪里料到,风无才去而复返,冷声说道。

    “是……是……风相说的对,本家主告辞了!”司徒烨磊本着讨好未来岳父的道理,连忙笑着答应说马上告辞。

    “姑父说的有理,小侄也告辞了!”苏慕焰唇角一抽,叹了口气,望了望某个无良女人一眼,也飞快的离开了海棠苑。

    “姐姐,苍蝇都走了吗?”风无才走了之后,阎无煞满身泥巴的走了进来,俊脸萌笑道。

    “苍蝇?是啊,都飞走了!”风芷瑶笑眯眯的点点头,阎无煞虽然被她弄傻了,可是还是很可爱的。

    ……

    莲翠宫琳贵人处。

    “皇上,听说西凉国皇帝要和我国联姻可有此事?”风芷琳柔媚的嗓音在老皇帝轩辕康的耳边响起。

    “琳儿,你如何晓得此事的?”轩辕康一边抚着她精致的小脸,一边问道。

    “还不是那些嘴碎的宫人说的嘛,皇上——你属意谁嫁去西凉国啊?”风芷琳香娇玉嫩的小脸紧靠着轩辕康的耳朵,呵气如兰问道。

    “朕很是发愁呢!”轩辕康叹了口气。他的那些女儿,大的已经有了婚约,小的还未及笄,除了轩辕灵熙这个刚被退婚的女子,他当真没有合适的人选,只是被退婚的女子是不适宜嫁去他国的,不然那边皇帝为此动怒,发动战争,那就得不偿失了。

  &nb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00 缠吻,远嫁西凉(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