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姐姐,你快说话啊。”阎无煞俊脸皱了皱催促道。

    “无煞,谢谢你,但是不需要为了姐姐特地去西凉杀老皇帝,姐姐自有办法,你就跟在姐姐身边,一直保护姐姐就可以了,无煞,你可愿意?”风芷瑶淡笑着问道。

    “嗯,姐姐去哪,无煞就跟去哪。”阎无煞点点头。

    一个时辰后,躺在美人榻上的风芷瑶无奈的放下手中的《春宫秘技》,抬头看向那群闻风而来的美男们。

    “知道我要远嫁西凉,你们是不是要来给我践行啊?”风芷瑶尽量以轻松的口吻说道。

    “瑶儿,我不许你嫁去那么远的地方!”贺兰祺如今脸上的花瓣毒已然清除,黄金面具已然拿去。

    “夜未央?”司徒烨磊瞧着贺兰祺那张脸眼熟,是以,一下子给认出来了。

    “对,本少主便是曾经的夜未央!”贺兰祺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总之,他不会允许他的娘子去嫁给一个老皇帝的。

    “瑶儿,这么说你早就知道夜未央就是贺兰祺喽?”司徒烨磊顿时似想起了什么,于是问道。

    “嗯。”风芷瑶的笑容明媚耀眼。

    “瑶儿,我们早点成亲吧,反正婚房已经备好!别管老皇帝了,他的女儿多的是,不差你这个干女儿的!”司徒烨磊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

    “厄……”风芷瑶汗哒哒。

    “瑶儿,我会尽一切力量阻止西凉国老皇帝娶你为妃。”墨染白一边喝茶,一边说道,既然他对她动心了,他断断不会放弃她的。

    苏慕焰瞅了瞅墨染白,他来此何意?难道也是为瑶儿而来?

    “潋滟公主,这是我家公子给你的书信,他不能前来,请见谅!”一名白衣男子被门子带着进来了,他呈上温行远的书信一封。

    “瑶儿,别担心,一切有我!行远字。”字体遒劲飞扬,龙飞凤舞,气势磅礴,可见温行远的字迹很有书法家的气势,风芷瑶看了内容很满意,她就知道他还是很关心自己的。

    “瑶儿,本王会竭尽全力替你周旋!”轩辕皓玉自然也不希望让她嫁去那么远的地方,而且他可是想娶她为妻的。

    “风芷瑶,你是我万梅山庄的当家主母,本少主绝不会让你嫁给一个老皇帝为妃的!”傅雪残最晚到,但是说出的话却成了众矢之的。

    “滚,总有个先来后到吧!”贺兰祺搂过风芷瑶的香肩,恨声道。

    这么多人来抢他娘子,他就知道,他就是太顺着风芷瑶的心意了,这不,让他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情敌。

    “瑶儿,姑父一早就答应把你交托给我,明日我便去向皇上递交请婚书,让他册封其他女子为公主远嫁西凉,反正宫女那么多,随便册封一个就是了,我的瑶儿只有一个,所以,你只能嫁给我!”苏慕焰见他们都表态了,他觉得自己的底气最足,不说姑父的意愿,光看瑶儿对他的心思,他觉得他自己的胜算最大。

    “厄,你……你……你们……都表态结束了吗?”风芷瑶扶额,合上《春宫秘技》,笑道。

    “瑶儿,你意下如何?”司徒烨磊问道,气死他了,一个个的情敌越来越多,不过这也证明了自己的娘子魅力大。

    “你们个个都那么优秀,我……我不知道嫁给谁?”再说,她已经和风老爹想好了应对策略,是以,她并不忧心,反而开心,这些男人还是很喜欢很关心她的,只是她不负责,她是不是太没有良心了?

    “瑶儿,这样吧,我们抓阄吧,谁抓到,谁就娶你为妻!”贺兰祺很有把握的说道,他可是有办法作弊的,是以,他的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幽深。

    “姐姐,这里的苍蝇好多,要无煞帮你赶吗?”阎无煞双手染满了泥巴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让众男唇角猛抽。

    “无煞,厄,他们不是苍蝇,他们是美男。”风芷瑶尽量用柔和的声音说道,她怕自己笑的肚子疼,是以,他忍的很辛苦。

    “瑶儿,他……他不是一碗碎吗?如何喊你姐姐了?”贺兰祺曾经是杀手夜未央,自然清楚阎无煞的背景,如今见着真人差点认不出他来,曾经冷血无情的杀手却喊瑶儿为姐姐,为何?

    “呵呵,山人自有妙计!人家就不细说了!”风芷瑶觉得自己忍的很辛苦,确实这么多男人齐聚一堂,确实如苍蝇一样嗡嗡叫了。

    “瑶儿,你真是越来越坏了。”贺兰祺虽然这么说,但是语气绝对是宠溺的。

    “我坏,你们才一个个喜欢的非我不娶啊!”风芷瑶大言不惭的笑了笑。

    “只是那个麻脸乞丐如何没有出现过?”司徒烨磊奇怪着呢。

    “他永远都不会出现了!”因为她不会再让风缌泽那个笨蛋扮麻脸乞丐了,她猜测风老爹八成已经知道了风缌泽是那麻脸乞丐了。

    贺兰祺心下开心,也好,这样就可以少一个情敌了。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走啊?总不能一起留在这里用午膳吧!”风芷瑶抬起俏脸,笑看着他们问道。

    “瑶儿,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婚房吧,我瞧着装修的挺好的,你一定会喜欢的,走吧,走吧!”司徒烨磊伸手抓住风芷瑶的一只小手,热络的笑道。

    “不行,瑶儿是我的,他自然跟我走。瑶儿,你是我的,对吧?”苏慕焰也去抢了一只手,拉在掌心里,紧紧的扣住了。

    贺兰祺直接抱住风芷瑶的柳腰,其他人下手太慢,只能气得干瞪眼。

    “好了,好了,别争了,为了这么一点破事,你们值得吗?”风芷瑶扬唇浅笑道,虽然被美男喜欢,证明她的魅力无敌,但是被抢来抢去,就不见的那么开心了,是为愁眉苦脸了。

    “值得!娶你是我的夙愿!何况你我心心相印,如果你不嫁给我,难不成你想娶我?”

    “值得,一千一万个值得!若是你嫁给了我,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娘子,你应该知道,我的尺寸最能满足你!”

    “值得,非常值得!我的心,我的肺都是你的,没有了你,我就只剩下躯壳一具!那和死亡有什么两样!瑶儿,瑶儿,嫁给我,你是我的小心肝!”

    “今生非你不娶,如果娶不到你,我宁愿遁入空门!”

    “今生今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是风儿,我是沙,你是树儿,我是藤……”

    “我动心了,我不会放弃的。放弃的人是傻子,但是我不是做傻子的料!”

    “瑶儿,这是我名下所有的房契,你爱住哪就住哪!每天换个地方巫山**,我都随你,就算累死床榻我也心甘情愿……”

    “……”

    “……”

    “公主,他们一个个好痴情啊!”紫云听的目瞪口呆,回神后才小声的风芷瑶耳边说道。

    “痴情的话,也不能全要啊!笨!”风芷瑶撅嘴感叹道。

    她的老天爷啊,怎么一个个那么能说会道的,她都分不清谁说了哪句台词了?

    伤脑筋啊伤脑筋!

    “可是公主,如果是在西楚国,你就可以娶多夫了,这么多个美男喜欢你,你不是该觉得开心吗?”紫云笑道。

    “咳……咳……紫云,这里不是女尊国,你想害我被风老爹乱棍打死吗?”靠,紫云竟然提议让她娶那么多老公,她是很想,可是周旋那么多夫郎之间,可是会累死的,她很懒的好不好。

    “公主,要不你去西楚国吧?”紫云笑着提议道。

    “不许去。”数双眼睛看着她说道。

    “各位姑爷,只是奴婢的提议和公主无关。”紫云讪讪的笑了笑,他们的目光好吓人。

    姑爷?

    于是听到这话的他们,脸上一个个的笑开了花。

    “紫云,不许胡说!”风芷瑶冷声阻止道。

    “你们怎么还不走?”风芷瑶觉得他们很烦,在她耳边嗡嗡叫,吵的要命。

    “瑶儿?”众男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她,一头雾水。

    “都回去吧。此事,我自有主张。”风芷瑶淡淡一笑道,“你们不用为我担心。”

    “瑶儿,你可不许想不开!”轩辕皓玉警告她道。

    “知道了,我绝对不会想不开的,我还想潇洒人生呢!你们都回去吧。你们的态度,我都看到了,我会仔细想想的。”风芷瑶柔声安慰道。

    “瑶儿——”他们可不想那么快走。

    “如若不听话,以后休想碰我一根手指头,一个字,滚!”风芷瑶扬手一指门口,吼道。

    话音刚落,数道俊影迅速消失。

    “公主,你好棒!”紫云再一次看的目瞪口呆。

    “紫云,这个是从你的耳房内看到的,你怎么解释?”风芷瑶从袖子内拿出一个粉色的瓷瓶,在她眼前晃了晃。

    “公主,这是黑凝国新出的胭脂水粉,我用自己的月银买的。”紫云波澜不惊的说道。

    “不是问这个是什么?本宫是想问,你的主子是不是忍不住了?”风芷瑶冷冷一笑,当她好糊弄吗?如何会是胭脂水粉?明明是可以消除纸上小字的药水,她却说是胭脂水粉。

    “公主,奴婢没有说谎。它确实是真的胭脂水粉!”紫云满口咬定道。

    “别骗本宫!”风芷瑶如今端出了公主的架子,她如今这个境地确实是该去见一见紫云背后的主人了。

    “胭脂水粉的是这个绿色瓷瓶吗?”风芷瑶又拿出了一个绿色的瓷瓶,她再次扬手扬了扬。

    “很抱歉,公主,下次不会这样了,奴婢错了。”紫云这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弱了,风芷瑶竟然如此精明。

    “去相府的祠堂跪着吧!三日后,再回来!”风芷瑶怒道。

    夜色如水,一道颀长的黑影翩然的落在海棠苑的矮墙之上。

    十枚银针齐发,十个死士的穴道被封,黑衣人畅行无阻的进入了海棠苑。

    望着禁闭的房门,他伸手抚上闭合处,内力轻吐,将栓子震开,房门缓缓打开,轻声走进房内。

    几步快走,跨进内室,桌上已经快燃烧到尽头的蜡烛闪着微弱的光,一闪一闪的,似乎即将熄灭,绣榻上紫纱中朦胧的身影在灯光中若隐若现引他步步靠近,轻轻揭起紫纱,不愿意惊动她,只想看她一眼,什么时候他也会这样小心翼翼的对待一个女人。

    还是因为他太过关注她的缘故?

    “什么人?”风芷瑶睁开眸子看向来人。

    “你不必知道!”黑衣人出手点了她的穴道。

    风芷瑶无法动弹。就这么直挺挺的躺着,任由着黑衣人看着,他蒙着脸,她看不到他的模样。

    她只觉得她的身前堵着一道厚实的人墙。

    四周的一切静谧的可怕,她很想问他是谁?但是她却如同哑巴一样,无法开口。

    男子微微粗重的喘息声喷洒在她的脸颊之上,她感觉到,男子的那脸蛋离她的小脸是愈加的近了。

    男子扬手一辉,微弱的烛火灭了。

    黑暗之中,她瞪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这个男人会不会是采花贼?可是爹不是让人将海棠苑守住了吗?据说还是风家的死士,怎么这般的没用呢?

    思忖之间,她只觉得一只修长的大掌缓缓抬起,带着薄茧的手掌轻柔的触摸着她脸颊之上的肌肤,他的动作是那般的轻柔,仿佛她是一件易碎的瓷器一般,如此精心的呵护让风芷瑶随之一惊。

    古代的采花贼如何这般温柔?

    很显然,这个男人根本不是采花贼,只是他究竟是谁?他要做什么?他的身上带着一阵浓烈的醇香的酒味,让她根本分辨不出他是谁?或者可能是谁?

    那人的手掌在她的脸颊之上肆意的游走勾勒,宛如他是在描绘她的精致轮廓一样,一寸一寸,那般的细致,那般的陶醉。

    描摹之后,他的手指卷起了她额前的几缕发丝,将那发丝卷至自己鼻端,轻轻的嗅吸着,放下她的馨香青丝,他那只不安分的手又缓缓的移至了她的头部,另一只手却是搂住了她如细柳般的腰肢,将她的身子紧紧的固定住,贴在了他的身下。

    暗夜之中,风芷瑶只觉得他的头部缓缓压低,将冰润的薄唇对准了她光洁如玉的额头之上。

    柔柔一触,让她暗暗心惊。

    这个人为什么要吻她额头,还舔的那么用力,他到底对她是何意思?

    忽而她释然了,罢了,就当被一只狗舔了吧!闭上眼睛,心里想着对策。

    就在她暗暗思忖之际,只觉那人的呼吸再次压低,沿着额头一直往下。

    他轻柔如羽毛般的吻住了她的脸颊,玉鼻,耳垂,最后落在了她的娇唇之上。

    风芷瑶心里火死了,向来只有她强吻男人的份,怎么到了这里,她老是被古董男人们强吻?

    风芷瑶在感觉那人的薄唇渐渐地下移,她心里倒不是害怕,只是想着如果他真来亲她,那就让她咬掉他的舌头!

    然而那人只是缓缓的在她娇唇上慢慢的描摹了一番,便没有和她唇齿相缠。

    很快,他离开了她的娇唇,拉开她的锦被,但见她的一切美好暴露在空气之中。

    习武之人,本就夜能视物,那人一看如此旖旎美景,喉咙一阵发痒,全身紧绷,但是他却忍住了,将她翻身,背对着他的脸。

    但见她肌肤白皙似雪,吹弹可破,似那上好的白玉,又似那暗夜绽放的玫瑰,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采撷入怀,含着旖旎春情一片。

    他伸出手指在她后背上一阵描摹勾勒,须臾功夫,她只觉得后背似火烧火燎了起来。

    但是她无法动弹,她恨极了他,他刚才在她后背上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他许是料到了她会痛,他将她抱起,搂在怀里,近的能让她嗅到他唇里的酒香味,只是为何她的脸上会有一滴冰凉的泪,这泪是他流的吗?

    这人轻薄了她,看光了她的身子,为何还哭了?

    缓缓的,她的意识涣散,她昏迷了过去。

    那男人才放开了她,帮她温柔的盖好锦被,才离开,悄无声息,等他内力再次催动,所有回归平静,那些银针悉数收回,那些死士们才悠然醒来,等发现这事情蹊跷之时,莫名闯入者已然离开。

    等风相得知此事,大发雷霆。

    “咱们风家养你们这群死士,难不成养了一堆饭桶吗?”风无才捶桌吼道。

    “启禀老爷,那人是用银针射出来的,精准无比,如有神助!”为首的死士头领说道。

    “哎,罢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你们都下去吧!”风无才赫然想起多年前的往事,心里一阵感叹。

    “老爷,老爷,不好了,大街小巷疯传咱们家大小姐,厄,也就是潋滟公主,据说她的背部有凤凰展翅图,据说是凤凰娘娘下凡尘,还有的说是九天玄女下凡尘,更有的说……”总之流言蜚语一大堆。

    管家满脸大汗的跑来说道。

    “什么?竟然有这等事情?”风无才一听这话,心里寻思着,倒底哪个王八羔子要和他风家过不去啊?

    “老爷,这话若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管家欲言又止,这事情真是玄乎,这大小姐她到底后背上有没有凤凰展翅图呢?

    “走,赶紧去海棠苑。”风无才担心风芷瑶,便吩咐道。

    风芷瑶听到门外砰砰砰的敲门声,才知道是风老爹来了。

    “爹,你等等,我马上出来见你。”风芷瑶想要起身,奈何身子好像被洗髓了一般,很痛,特别是后背火辣辣的。

    昨晚的一幕再次在脑海里回忆,该死的男人,最好别让她逮到他!如果是丑男,扔去喂野狗,如果是美男,那她一定将他先奸后杀!嗷嗷嗷,后背痛的快要裂开来了。

    等穿好衣服,她才打开门,只是她一手抚着后背处,痛的龇牙咧嘴。

    “瑶儿,你怎么了?脸色很苍白?要不要为父派人去太医院请太医过来给你瞧瞧?”风无才奇怪,昨儿个他瞧着她吃好着呢,今天怎么那般的憔悴?

    “爹,我后背痛,火烧火燎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风芷瑶恼怒道。

    “紫云那丫头呢?”风无才问道,“她如何不在你身边伺候着?”

    “在祠堂跪着呢。”风芷瑶回答道,“爹,你不是应该去寻那药吗?如何这个时辰来我海棠苑?”

    “瑶儿,你且听管家细细道来。”风无才示意管家将刚才所言再次讲一遍给风芷瑶听。

    “什么?竟然有这等事情?”风芷瑶怎么也不会想到,昨晚那个男人竟然是这个意图,但是她后背倒底有没有凤凰展翅图呢?

    “爹,你们先等一下,我自己进去对着镜子照照看,倒底有没有那诡异之?”风芷瑶说道。

    “好,快快去看看。”风无才点点头,心里还在排除着一个又一个可能的政敌对他的中伤。

    风芷瑶转身进去了,脱了衣物。

    待来到莲瓣铜镜面前,平滑闪亮的照出了后背熠熠生辉的金色的凤凰展翅图。

    风芷瑶不由得想起死亡谷那座掩凤桥的预言,难不成她真有凤仪天下的命格?

    不对,只是之前,她的后背上都没有这图案的,怎么一夜之间就有了呢,而且风传的如此之快?

    难道是那个男人画上去的,那怎么用水擦也擦不去?

    而且用抠,也抠不掉!

    该死的,倒底是什么东西?

    风芷瑶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再次推开房门,一脸平静的站在门口。

    “爹,真有那东西!”风芷瑶唇角一勾,笑了,竟然有人让她卷入那场皇权争斗之中,看来,她也无需吃什么假死药了!

    “爹,那药不必寻了,你女儿我死不了,包括三百余条性命。也许是喜事来了!爹,你就等着当皇亲国戚吧!”

    “傻瑶儿,此时此刻,你还有心情和为父开这种玩笑嘛?为父可不希望你嫁入皇室,为父宁愿你嫁给苏慕焰,他是我看着长大的,对他的品性,我比较放心。”风无才叹了口气,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爹,我这后背上有了这个破东西,你以为皇家会放过我吗?”风芷瑶呵呵一笑。

    “身染恶疾看来也不管用了,估计死的都得入葬皇陵了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01 众男相争,翻身就压(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