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虾米?他真想嫁给她!

    风芷瑶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我……我……”风芷瑶有点语无伦次了。

    “瑶儿,我只想和你一直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贺兰祺在她耳边柔情呢喃道。

    此时的贺兰祺静静的凝视着风芷瑶,如同明月清风沉静内敛的黑眸有着摄人心魂的狂热,那炙热的眼神,光芒四射,俊美绝伦的脸上绽放着一抹让天地为之动容的幸福笑容。

    “嗯。”除了嗯,她还能说什么?

    ……

    深夜,齐王府邸,皎月阁内。

    “二小姐,蝶夫人的肚子眼看越来越大了,而你——”彩虹丫头抬头看着风芷琼憔悴的容颜小声说道。

    “北堂子萱盯得很紧,想要让那贱人滑胎,可比登天还难。”风芷琼皱眉道。

    “奴婢听说番邦的荔枝,孕妇吃了会小产,不如?”彩虹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

    “不能那么明显,还是按原计划办吧!”风芷琼冷笑道。

    “虽然慢一点,但是一点点的渗透,我就不信那个贱人满十个月还能生下正常的孩子!”风芷琼转身走到桌前,端起茶杯,道。

    “好的,奴婢这就去办!”彩虹马上去办了。

    突然一把明晃晃的长剑搁在风芷琼的脖子上,把风芷琼吓了一跳。

    “你……你是何人?”风芷琼吓了一跳,从来只有她雇杀手杀人,还没有见有人亲自来杀她。

    “自然是送你上西天的人!”蒙面人阴森森的笑了,蝶夫人给他一千金杀这么个贪生怕死的女人,真是无趣,但是瞧着这脸蛋很漂亮,不如——

    “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风芷琼抬头看见了他眼底愈加色迷迷的**,吓了一跳,他不会是想染指她吧?

    “自然是大爷我看上你了,你确实很漂亮,细皮嫩肉的,多标致的美人儿,不如从了我吧!”他想他有好几天没有去丽春院找兰馨姑娘了,如今碰着这么个美人儿,怎么也得玩一玩,不说她的美色,就是她的雪肤,都是让他特别的喜欢。

    “你……你别乱来……我可是齐王的侧妃,还是擎天堡少主的表妹,你不想死,就滚远一点!”风芷琼恼羞成怒,厉色喝道。

    “看你长的前凸后翘,才有点兴致!这么反抗做什么?吃,吃了,好好的伺候本大爷!”他的双眸阴鸷的盯着她的红唇,他点了她的穴道,将一粒春心荡肠散抛入她的口中,入口即化。

    接着他等到风芷琼的药效发作,撕开她的衣物后,看见她全身有烧的通红。

    于是他快速的除去了自己的衣物,疯狂的爬上风芷琼的身体与之合欢。

    两个时辰过后,他正想继续,却听见门口传来的声音。

    “琼儿,本王来了,你怎么不出来迎接?莫不是还在生本王的气?”轩辕皓飞在门外问道,接着他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连个丫头小厮都没有,心下生疑,正想着要不要去掀开珍珠帘子看看。

    “王爷来了,你想活命的话,快滚,不然。别怪我拖你一起死!”风芷琼如今也不害怕了,因为药效一解,她的胆子又回来了。

    他点点头。他知道齐王轩辕皓飞这个人,风流王爷,家里美人多多,外面红粉多多,但是他如今上了他的侧妃,想必小命一定难保。

    “去床榻下躲着!”风芷琼听到轩辕皓飞的声音,反而不害怕了,壮了壮胆,低声道。

    那人胡乱穿好衣服,迅速躲至床榻底下。

    风芷琼连忙也穿好衣服,此刻轩辕皓飞恰好进屋。

    “琼儿,你如何还没有睡觉?都这么晚了,可是在生本王的气?”齐王轩辕皓飞上前拥住她的身子,柔声问道。

    “没……没有生气,琼儿知道你忙,所以琼儿从来没有怨气,真的,皓哥哥,你多陪陪琼儿可好?”风芷琼娇滴滴的说道。

    只是轩辕皓飞乃情场老手,目光犀利的看到她脖颈处的青紫吻痕,于是他的脸色倏然铁青,怒道。

    “这里是怎么一回事?奸夫在哪?”轩辕皓飞很愤怒,他就几天没有来她皎月阁,她就背着自己和别的男人好上了。

    “皓哥哥,你别胡说,这个是琼儿不小心撞到墙上磕了的。”风芷琼想来个死不认账,可是轩辕皓飞是谁啊?他在这方面可是很精明的,是以,他一看这个女人的脸色突然煞白,且还有狡辩的趋势,立马冷笑,接着他拽着她的长发。

    “说,奸夫在哪?”轩辕皓飞之前的好心情全给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哪里有什么奸夫啊,你别瞎说。皓哥哥,人家心里可只有你一个!”风芷琼急的哭花了一张精致的小脸,梨花带雨,蝉露秋枝,别提多么的楚楚可怜了。

    “你还想撒谎吗?”轩辕皓飞已经感觉到床榻下有一股不稳的气息了,于是他一拳头震向床榻,瞬间床榻碎裂,床榻下方出现一个蒙面的男人。

    他手提长剑拔腿就走,但是轩辕皓飞岂会如他所愿,口哨一吹,齐王府邸精卫倾巢出动,将皎月阁围了个水泄不通。

    但是那蒙面男子只哈哈大笑两声,抛了一枚烟雾弹,便扬长而去。

    倒是把轩辕皓飞气得恨不得宰了风芷琼。

    “风芷琼,枉费本王娶你为侧妃,真不知道,你当初跟着本王的时候,是不是清白之身!哼!”轩辕皓飞如今对风芷琼倒足了胃口。

    甚至后悔将她纳为侧妃。

    “来人呐,将风芷琼禁足皎月阁。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任何人打扰!违者王府家法责罚!”轩辕皓飞冷着脸朝着下人们吩咐道。

    “皓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冤枉的,一定是有人要陷害我啊!”风芷琼哭着抱住轩辕皓飞的大腿,她不要他离开,她不要被软禁。

    “启禀王爷,蝶夫人身体有恙。”外面传来了管家的急切之声。

    “什么?竟有这等事情!”轩辕皓飞一听有关自己的子嗣问题,立马焦急了。

    于是他将风芷琼一脚狠狠的踹开,然后他和管家一起离开了皎月阁。

    风芷琼知道彩虹那丫头得逞了,她心道,想必那个贱人很快就要血崩了。

    “轩辕皓飞,你把我软禁,我不会让你好过的!”风芷琼气呼呼的摔着杯盏,脑海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

    “想不想杀了轩辕皓飞?美人儿?”但见刚才那个蒙面人去而复返。

    “滚,都是你害我,害的皓哥哥他不要我了!”风芷琼再一次看到罪魁祸首,早已经没有了初次见到他的害怕了,取而代之的是胆大。

    “蠢笨的女人!老子回来,是想你刚才把老子伺候的舒服,你别给脸不要脸!”说完,那蒙面人快速的扯开了风芷琼的衣服,骑跨在她身上……

    “不要——”风芷琼被巨大的疼痛,吓的痛晕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醒来,她才看清楚自己还是皎月阁,只是旁边没有那个蒙面男人,只有彩虹那丫头在给她说皮影戏。

    “二小姐,你……你怎么又睡着了,是不是梦呓了?”彩虹端来了一碗清汤给她喝。

    “彩虹,怎么没有一点油腥味啊?”风芷琼皱了皱眉。

    “二小姐,如今你被王爷软禁,这个汤还是奴婢当了手镯子的钱托人从厨房里弄的,你多少喝一点吧,你若再不喝,你会更加憔悴的,难道二小姐以后不想翻身了吗?”彩虹哭丧着小脸劝说道,心想二小姐的神智越来越不清了,为何老是哭着说不要呢?

    “你给我滚!我不要待在这里,我不要!”风芷琼一边哭一边笑,像疯了似的。

    是夜,皎月阁的屋顶上站着两个人影。

    “瑶儿,按照你的策略,已经让风芷琼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之中了,你看是不是直接杀了她比较好?”李民灿拥着风芷瑶的身子,问道。

    “不必,就让她一直这样疯下去,然后北堂子萱那个女人,让那个已经小产的蝶夫人去对付,这样也算报了当初她重金委托阎无煞杀我的仇了!”风芷瑶淡淡摇头,笑道,笑容魅惑,使之明月都暗淡无光,看的李民灿不由得痴迷了下。

    她觉得齐王府的女人争斗,偶尔过来欣赏一下,也可以当一道开胃菜品尝呢。

    “瑶儿,你这个时候见我,而且非要来齐王府邸,所谓何事?”李民灿抱着她飞离了齐王府邸的皎月阁,一路往海棠苑飞奔而去。

    “看看风芷琼的下场啊!不过,我很好奇,你那属下如何做到的?不会是她真被你属下干了吧?”风芷瑶笑嘻嘻的问道。

    “是最下等的杀手去做的!应该是货真价实的做了吧!”李民灿边说边不好意思的笑了。

    “哈哈哈……”风芷瑶一路上笑的畅快。

    “瑶儿,我听说你的后背有凤凰展翅图,是不是真的?”李民灿问道。

    “是真的!”风芷瑶点点头,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骗他。

    “这么说,你会嫁入皇室?”李民灿的眸底划过一抹忧伤和黯然。

    “民灿,如果可以,我一点也不想嫁入皇室,我想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风芷瑶笑了笑摇摇头。

    “瑶儿,成年的皇子之中,除了齐王和太子,应该都是不错的选择。”李民灿抱着她在一棵参天大树上驻足了下,说道。

    “民灿,那你呢,你对我倒底是何心思?”风芷瑶扬起明媚的小脸问道。

    “瑶儿,我……我有苦衷。”李民灿抱着她纤细柳腰的手颤抖了下。

    “好,那我不问,但是你能否回答我一个问题!”风芷瑶伸出那双白嫩的小手,捧起他的俊脸问道。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李民灿点点头。

    “你的心里是不是还如夙阳那日一样,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吗?”风芷瑶问道,虽然她的脸上波澜不惊,但是她的心里还是很紧张的。

    “有你,这里一直都有你!瑶儿,不管如何,你一直都在我的心里。夜了,我送你回去吧!”李民灿望着她的眼神怜宠无限。

    “民灿,凭你的人脉,你应该知道那天相府为了我弄了个抛绣球的活动,你为何没有赶来参加?难道还是因为你的苦衷吗?”风芷瑶唇角轻扬,笑容有点苦涩。

    “可以这么说,瑶儿,我相信以你的聪明,你一定会将那事情处理的极好的。”李民灿抱着她,鼻尖轻轻的抵在她的玲珑耳垂上,轻声道。

    “罢了,送我回去吧!”风芷瑶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望了望月色,心道,很晚了。

    “好,对了,我收到宫中消息,你那庶妹风芷琳和太子有染。”李民灿想起早上听到宫中的线报后,便告诉风芷瑶道。

    “那是她的事情,和我无关!”等等,风芷琳好得是出自风家,她若是给老皇帝戴绿帽,那她们风家三百余条性命还是死的死,充军的充军,做官妓的做官妓?风芷瑶只觉得今晚的夜风很冷,冷的她全身发凉。

    “谢谢你,民灿!”风芷瑶想至此,连忙感叹道。

    “瑶儿,你我之间不用这么客气吧,怎么?你在发抖?”李民灿将风芷瑶抱的很紧。

    “可能是这夜风太凉了,眼看就要进入秋季了。”风芷瑶笑着感叹道。

    “走吧,我送你回去。”李民灿将自己的外衫解了下来,主动将那外衫搭在了风芷瑶的肩膀上。

    “嗯。”风芷瑶将头靠在了李民灿的肩上,一路上呼呼大睡了。

    “太懒。”李民灿笑着低低的斥道,但是他喜欢,他相信等待他和她的一定会是美好的未来,他们那些男人或许和瑶儿有了肌肤之亲,便以为瑶儿是他们的了,可是有谁能真正去了解她的内心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他余光瞄了瞄熟睡的可人儿,唇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舒心的浅笑。

    瑶儿,此生有你,夫复何求?

    门口,风缌泽在等风芷瑶。

    “瑶儿,到相府了!快醒醒!”李民灿将风芷瑶喊醒,一双眸子看着她,炯炯有神。

    “这么快啊,困死了!”风芷瑶懒洋洋的说道。

    “瑶儿,他是谁?”风缌泽是不认识李民灿的。

    “他是追魂山庄少主李民灿,民灿,这是我爹的大儿子风缌泽。”风芷瑶打了个哈欠,然后笑着为他们俩介绍道。

    李民灿朝着风缌泽拱手作揖,接着扭头对风芷瑶说,“瑶儿,夜深了,把你送回家,我便放心了,告辞。”说完,他便想离开相府门口。

    风芷瑶笑着点点头,望着李民灿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成一个小黑点。

    “瑶儿,他也是你的入幕之宾?”风缌泽小声问道。

    “滚,才不是呢,如今只是好朋友的关系!”风芷瑶不雅的剜了他一眼。

    “说吧,这么晚,在门口等我,可不像是你的作为!”风芷瑶很奇怪,她之前可是悄悄地出去的,只是风缌泽如何晓得她出门了。

    “瑶儿,爹在拟涵书房等你。我们一起去吧,走。”风缌泽抬手一指拟涵书斋的方向。

    风无才正在书房里,手持狼毫,大手一挥,似乎在写什么字。

    风芷瑶和风缌泽进去的时候,他便是这个姿势。

    “缌泽,瑶儿,你们自己找个位置坐下。”风无才淡声道。

    “爹,有话你请快点说,我困了要睡觉。”风芷瑶笑道。

    “是啊,爹,你深更半夜把我们叫一起,到底是什么事情啊?”风缌泽打了个哈欠,恼道,刚才还去大门口吹了n久的冷风,可是现在的他还是懒洋洋的。

    “你们觉得现在南芍的形势如何?我们风家又该如何自处?”风无才扔下狼毫问道。

    “爹,你干脆带着我们一家子人隐居吧。”风芷瑶捂嘴笑道。

    “爹,我们可以塞外,驰骋草原,大碗喝酒,大碗吃肉……”风缌泽应和道。

    “你们俩这是瞎胡闹!”风无才瞪了他们一眼,心想,罢了,问了半天,啥也问不出来。

    “爹,那我走了!”风缌泽快速的用轻功离开了拟涵书房。

    “瑶儿,你呢?你有什么想法?”风无才问道。

    “爹,你有话直说吧。”风芷瑶不答反问。

    “瑶儿,如今你后背有凤凰展翅图,若是婚姻想自主,很难,明日一早,皇上想要见你,八成是问你属意哪个皇子。”风无才猜测道。

    “爹,你如何知道的?”风芷瑶一听这话,老皇帝难道想朝令夕改?

    “皇帝年老,太子因为五石散问题,不被群臣看好,而其他皇子皆比太子优秀,所以为父才这么猜测!”风无才说道。

    “爹,明日事,明日忧,我现在先去睡觉了!”风芷瑶扬唇笑道。

    “也罢,那你明日早点起床哦!”风无才抚须叹道。

    “知道了,爹。”风芷瑶提着裙摆飞快的出了拟涵书斋,忽而她又回来,道,“爹,你把那些死士撤了吧!”

    “好,一切都随你吧!”风无才点点头,蝶儿,你的女儿长大了,有她自己的主意了。

    “嗯,谢谢爹。”风芷瑶垂眸,眸底划过一抹狡黠,她今天可是和贺兰祺说好了,让他晚点过来给她暖床的。

    果然回到海棠苑,细听四周,一片静悄悄的,就知道,那些个呼吸绵长的死士已经被风老爹给召回去了。

    进的屋内,贺兰祺和司徒烨磊在对弈,把风芷瑶吓了一跳。

    她不知道司徒烨磊也会来。

    “你们怎么在我这儿下棋?”风芷瑶问道。

    “瑶儿,我瞧着那些死士被撤,就知道你一定想见我们了,这不,我瞧着他畅行无阻的进来,我自然而然也进来了。”他言下之意是,为什么他可以来,我就不能进来呢?

    “这……是啊,那你们是在对弈等我?”风芷瑶心想本来自己约了一个暖床的,如今来了两个,这可如何是好?

    “嗯!瑶儿,你先睡觉吧,甭管我们了。”贺兰祺皱眉,他可不能输,输了就要他滚蛋,然后司徒烨磊留下了。

    “好。”风芷瑶笑眯眯的吩咐两个粗使丫头抬来了沐浴用的香汤。

    “那你们继续,我去洗澡了,先说好,不许偷看哦!”风芷瑶明媚一笑道。

    “去吧。”于是两人都应了声,便说道。

    两人本想认真对弈的,只是从里屋传来的缕缕馨香让两人心神荡漾,视线缓缓的从棋子上移到高高悬着的珠帘之上。

    珠帘浮动,暗香蜜远,两人有致一同的站了起来。

    里面的烛火灭了。

    两人面面相觑。

    “还是继续将刚才那盘棋下完吧!”贺兰祺无奈道,今儿个难道不能抱着软玉温香睡觉了吗?

    “要下,你去下,我是不下了,不如,我们结成同盟吧,瑶儿好像挺喜欢我们两个的,不如我们一起闯进去……”司徒烨磊越想越不甘心。

    结成同盟?这提议似乎不错,可是他想独占瑶儿啊!

    “你犹豫吧,我可先进去了。”司徒烨磊说完,快速的撩起帘子,走入了内室。

    但见紫纱下的女子睡意熏然,周身散发着冰清玉洁的魅惑。

    司徒烨磊的手正想去抚摸风芷瑶那香娇玉嫩的小脸时,却被睡眠之中还警惕性很高的风芷瑶快速的伸出小手扯住了他的手腕。

    “司徒烨磊?”风芷瑶睡眼惺忪的醒来。

    “贺兰祺呢?”她又问道。

    “瑶儿,你的脸色怎么了?”贺兰祺也走了进来,他看见她的脸色苍白,关心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胸闷。”风芷瑶回答道。

    “胸闷?”贺兰祺担心的探出手抚着她的额头。

    “没事的。你们别担心,对了,你们都进来做什么?”风芷瑶笑着说道。

    “瑶儿,你今晚留谁?”司徒烨磊希冀的目光看向她。

    “可不可以都留?”风芷瑶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有点贪心的想到。

    司徒烨磊很自动的睡在她的左侧,贺兰祺搂过风芷瑶睡到右侧。

    “呵呵,你们给我讲故事吧,比比谁讲的引人入胜,精彩好听,谁就留下。”风芷瑶笑嘻嘻道。

    “好。”司徒烨磊迫不及待的答应了。

    贺兰祺自然也只好答应。

    只是两人怎么也没有想到,等互相的故事讲完,风芷瑶已经呼呼大睡。

    ……

    阳光穿过纱帘照射进内室,那柔和的光线打在风芷瑶精致细嫩的脸上,光洁无瑕,眉描的弯弯细细的,像天上新生的月牙一般俏皮,纤长的睫毛微动,像蝴蝶的翅膀,扑闪着,带着惑人的光泽,慢慢的,陡得睁开眼睛,光华万千,黑幽幽的眼睛好似晶亮的黑宝石,亮灼灼的让人移不开视线,身边的两人都觉得心内一窒,这样的美带着致命的魅惑,缓缓的扬起红润的樱唇,一抹飘渺虚无的笑容,好似遥远的天边,最明亮的一颗星辰。

    “瑶儿,你好美!”司徒烨磊揉了揉两只熊猫眼,满脸含笑道。

  &n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02 柔情,孩子是谁的(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