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是琳贵人有孕了!”红宓见三姨娘还呆愣着,于是她先一步得意洋洋的说道,仿佛是她怀孕了似的!

    她更觉得自己当初的择良木而栖是对的!

    “又不是你红宓有孕!”风芷瑶的声音柔和的好似一杯清淡的白酒,醇香全部停留在舌尖,柔软的丝绸划过肌肤,那般的细腻绵长,让人听了浑身一颤,连心跳也会加速,但是在红宓听来却是毛骨悚然。

    “红宓,不用你说,本夫人亲自来说,风芷瑶,我的琳儿怀上了皇上的子嗣了,我很快就有小皇子做外甥了!”白晚亭开心的花枝乱颤。

    “那又如何?”风芷瑶继续慢条斯理的品茶。

    “本夫人看中了你的海棠苑,你给让出来吧,我那个翠竹阁和你换,你明天搬行李去住翠竹阁!”白晚亭趾高气昂的很,她就想着小皇子的外婆怎么着都得住富丽堂皇的地方吧。

    “哈哈哈……”风芷瑶听了白晚亭这话,哈哈哈的大笑出声了,这女人是笨还是一根筋啊?什么逻辑?真真是笑死人了!

    “你笑什么?”红宓还傻乎乎的问道。

    她风芷瑶的地盘岂会说让就让!风芷瑶冷冷的看着她们!

    “滚!你们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风芷瑶翻了个白眼,冷冷道。

    “要滚自然是你风芷瑶滚,这个海棠苑可就归本夫人所有了!”白晚亭咬牙切齿的想起风芷瑶的母亲凉沁蝶什么也不用做,便只要在海棠苑弹琴一曲,风无才便痴痴的可以望着她好久好久,如今她的女儿出落的越发像她母亲凉沁蝶了,自然让她更恨她。

    “哈哈哈……”风芷瑶捂嘴笑了,那么有心计的风芷琳如何会有这么蠢笨的母亲?她真是怀疑风芷琳是不是白晚亭的女儿。

    “来人呐,给本夫人将这个女人赶出海棠苑!”白晚亭这次是有备而来,她的身后在她一声令后,出现数十条虎背熊腰,威猛高大的彪形大汗!

    “哎呦,三姨娘这次还找帮手了啊?对了,三姨娘,这些个人,你动用了多少私房钱啊?”风芷瑶看了这几人,眉毛都未挑一下,且冷嘲热讽道。

    “风芷瑶,快点带着你的丫头滚出海棠苑!”红宓对着白晚亭讨好的笑了笑,冷着一张小脸帮腔道。

    “吵死了!无煞,这两只女苍蝇就留给你练练手吧,别折磨的太短,很无趣的!姐姐我进屋去睡美容觉了哦!”风芷瑶扬手,对着阎无煞轻笑道。

    “知道了,姐姐。”阎无煞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萌笑着说道。

    “嗯。”风芷瑶嗯的一声后,身形奇快的消失在了海棠苑的庭院里。

    “三夫人,是那个傻子,那天,我们就是被他弄的眼睛里进了泥巴!”红宓想起那日的狼狈,就恼恨道。

    “果然是这小子,来人呐,给我狠狠的打,给我往死里打!”白晚亭见风芷瑶的轻功如此之好,当下心里有点顾忌,是以,她也没有让那数十个彪形大汉去追她!

    “是啊,打死他!打死他!”红宓还在一旁喊口令。

    “啊——”阎无煞本不想杀他们,但是如今红宓的口令一出,阎无煞就朝着红宓的额头砸了一只碗,顿时红宓的额头上血淋淋的,啪嗒倒地,昏迷不醒!

    风芷瑶在里屋正想睡觉,然而听到这碗碎的声音大惊失色。

    她的海棠苑不会是出人命了吧?

    “什么事情?”风芷瑶问才伺候准备离去的紫云道。

    “会不会是无煞杀人了?”紫云说道。

    “走,我们出去看看!”风芷瑶披衣再度走了出来。

    当风芷瑶看见地上奄奄一息的红宓时,赶紧吩咐下人去找大夫来给红宓治伤,其实风芷瑶清楚,红宓应该是救不活了,流血那么多,连恼姜都出来了,肯定离死不远了!

    她这么说请大夫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三姨娘,你满意了吗?你逼死了你的贴身丫头,你等着爹的发落吧!”风芷瑶冷笑道。

    “又不是我逼死的,可是你这里的傻子杀死了人!”白晚亭在这一点上,她可不笨。

    “只是爹会相信傻子会杀人吗?”风芷瑶嘲讽的语气道。

    “厄……”白晚亭没有下文,这下子,她也觉得事态开始对她不利了。

    “哼,算你狠!”白晚亭权衡了下利弊,便带着那些人灰溜溜的离开了海棠苑,走的时候的表情是非常的不情不愿的。

    “哈哈哈……”风芷瑶得瑟的笑声。

    ……

    “公主,刚才我烧的草鸡汤忽然间没了。”紫云颇为郁闷的说道。

    “那是因为我们的老朋友来了!”风芷瑶扬唇笑道。

    “姐姐,那个老头是谁?”阎无煞问道。

    “呵呵,是一个很好玩的贪吃老头,无煞,你去玩吧!”风芷瑶笑着让阎无煞自己去玩了。

    “还是小丫头精明,你把我的小徒弟拐走了,我来找你算点利息不行吗?”夜沧海拿着那只香喷喷的草鸡啃的正起劲呢,如今正斜躺在屋檐上。

    “是你,呵呵,那也是你徒弟心甘情愿被我拐的!”风芷瑶轻轻一跃,也飞上了屋顶,坐在他的身侧笑道。

    “小丫头,多日不见,你如何会了轻功,而且内力甚为强大,如果你再潜心练习十年,肯定超过未央那个笨小子!”夜沧海笑道。

    “我超过未央干嘛?而且还要浪费十年的功夫,这种破事我可不干!”风芷瑶很懒得,是以,她立马摇摇头拒绝了。

    “哎,看你骨骼清奇,那么好的武学奇才,如何那么懒散呢!也就未央那个傻小子会喜欢你,为了你,甘愿回去接掌家族事务,看吧,忙的都没有空给老头我烧菜了,害我顿顿都去皇宫御膳房偷吃!”夜沧海一脸苦哈哈的样子。

    “老头,御膳房的菜可好吃了,你干嘛做出一副吞了死苍蝇的感觉!”风芷瑶好笑的摇摇头道。

    “可老头觉得御膳房的菜还是没有你海棠苑的饭菜好吃,香的老让人惦记!”夜沧海回味无穷的笑道。

    “哈哈哈……老头,真是越老越馋嘴了!”风芷瑶笑着感叹道,“上回听未央说你闭关了,你缘何又出来了?难道练成了什么盖世神功?”风芷瑶一边说一边脸上还摆出好奇的表情。

    “小丫头,谁告诉你,闭关就是练盖世神功去了?”夜沧海听的唇角猛抽。

    “那……那你为何要闭关啊?”风芷瑶想起现代那些武侠剧里,基本都是那么解释闭关的含义的啊。

    “我那是去其他国家皇室御膳房偷吃美食去了!也就未央那笨蛋徒弟相信!哎,就是太笨了,到现在还没有给我生个小徒孙出来!”夜沧海意有所指的瞄了瞄风芷瑶平坦的小腹道。

    “老头,生孩子没有那么快的!”风芷瑶唇角猛抽,再说她一直有服用自制的避孕散,当然不会怀孕了。

    “没有那么快?”夜沧海下意识的复述了下。

    “对啊,对啊!”风芷瑶笑道。

    “不对,你的手腕给我。”夜沧海油腻腻的手快速的伸过去探了探风芷瑶的脉象。

    “做什么?”风芷瑶心想,这只老狐狸想怎么样吗?

    “你是自己不想怀孕?”夜沧海收回手,随后白了风芷瑶一眼。

    “当然,我还那么小,才十六岁,我不可以那么早当母亲的!”风芷瑶想起现代十六岁的概念,那可是还在念初中啊,是以,她摇摇头,她不要那么早怀孕。

    “十六岁还小?哈哈哈?如今十六岁的女子可都是孩子的娘了,你这番言论很是古怪!”夜沧海呵呵笑道。

    “老头,不和你讨论生育的问题了,我有事出去一趟,等下我吩咐紫云给你做两只叫花鸡品尝下吧,好得你是未央的师傅,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你的!”风芷瑶捂嘴笑道,这老头真可爱,原来此次前来海棠苑是为了催她和夜未央早点要小孩子啊!

    风芷瑶想到粉嫩可爱的小孩子,唇角勾出一抹好看的笑容,孩子?呵呵,等玩的累了再说,到时候窃个优良品种,那可是很简单的事情!

    ……

    暗色背景,金线雕刻着奢华的如同元宝一般的图案,尤其是车身顶上那顶着的一颗璀璨的夜明珠,可见这马车的人家富的流油,根本不在乎那夜明珠会不会招人惦记,总之人家丢的起,前方的马儿都是南芍难得一见的汗血宝马,毛色油亮,蹄子有力,更显示了马车的主人的富甲一方。

    “贺兰祺,你师傅刚才去了我的海棠苑!”风芷瑶在相府门口看到了等候多时的贺兰祺,他此刻正掀开马车帘子,轻轻的跳了下来,将风芷瑶给轻柔的抱了上去。

    “师傅他去找你了?”贺兰祺俊脸上不自然的笑了笑。

    “当然,你知道你那吃货师傅说了什么吗?”风芷瑶故意卖关子道。

    “还能说什么?肯定是要我和你赶紧生孩子给他玩。”贺兰祺不用猜也知道,这不脱口而出便说中要害了。

    “啊,你知道?”风芷瑶傻眼了,他竟然知道!

    “是啊,我一直都知道师傅的心思,他老人家就是太孤单了!”贺兰祺感叹道。

    “你师傅孤单?我还真没有瞧出来?他那种人三不五时的出国一下,如何会孤单?”风芷瑶可不相信。

    “什么出国?”贺兰祺好奇的问道。

    “你师傅自己也说了他去了各国的皇宫御膳房偷吃的了。就你还蒙在鼓里吧!什么闭关!原来他所谓的闭关是去蹭各国皇宫的美食了!”风芷瑶边说边汗。

    “师傅……师傅……他……当真如此……”贺兰祺满脸问号。

    “是啦,是啦,我骗你做什么!”风芷瑶想起那个吃货老头,就冷汗狂滴。

    “贺兰祺,今天你带我去哪里啊?”风芷瑶见他还在发愣,于是问道。

    “带你去见我的母亲。”贺兰祺笑道。

    “你娘?”闻言,风芷瑶微微一楞,怎么突然要带她去见他的母亲了。

    “是的,我经常在她的跟前说起我和你的爱情故事,她每次都听的很认真,所以,她和我说,她想见见你,你可愿意?”贺兰祺问道。

    “都已经被你骗上马车了,我能说我不去吗?”风芷瑶虽然不想去见对方的家长,可是都到半路上了,见就见吧,她想自己反正也不会少块肉的。

    “瑶儿,你真好!”贺兰祺抱着她紧紧的,让她舒服的躺在他的怀里休息。

    “我一直都很好。”风芷瑶笑了,纯净的如山茶花一样娇艳。

    风芷瑶抬头看向贺兰祺——

    三千青丝被绾在和田美玉的头套里,头套上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翠色麒麟,造型逼真精美,翠色发带与未绾起的发丝随风飘扬,带着江湖人士的潇洒。

    白皙的面颊上有着玫瑰般的红润,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越发的清亮无比,鼻子坚挺,薄唇绯红柔软带着淡淡的轻柔笑意,美的万千风华,聚合了天地的灵气,吸引了眼前女子专注的炙热目光。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瑶儿又想吃我了?”贺兰祺低头看向她,一头雾水后,坏笑道。

    “讨厌!现在可是在马车上!”风芷瑶白了他一眼,她是在欣赏美男好不好,他却和她提床第之事!于是她眉眼微微挑起,带着几分女人的妩媚,几分妖冶,几分华贵,几分自然,几分纯真,轻斥道。

    “瑶儿,你真美!”贺兰祺自从和司徒烨磊喝酒过后,两人来往频繁,经常讨论风芷瑶的美色和床技,这不,想了想,**来了,自然而然,脸红加不自然,夸心爱的女子了。

    “嗯,我知道啊,人家是南芍第一美女,怎么可能不美呢?”风芷瑶仰起小脑袋看向贺兰祺,此刻,恰到好处的,那白皙的小脸上升腾起两团红云。这时候的她,又多出了几分小女儿的娇态,再一次成功的让贺兰祺看的失了神。

    “我知道啊,所以和我抢你的男人如此之多,哎!瑶儿,你有一天,会不会不要我?”贺兰祺紧张的说道。

    “这……这……未来的事情,谁能保证啊,万一发大水了,万一地震了,谁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在一起啊?”风芷瑶不能说的是,她风芷瑶有可能会莫名其妙的穿越回二十一世纪也说不定啊?

    “这……瑶儿,你这话说的真是让我匪夷所思!”贺兰祺摇摇头。

    “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不幸呢?”贺兰祺有点不可置信。

    “是真的,贺兰祺,或者说夜未央,你应该相信这个大千世界,什么怪事都有的!”风芷瑶笑眯眯的劝说道。

    “瑶儿,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生不如死的,我还是宁愿和你死在一块儿算了!”贺兰祺继而将风芷瑶的纤细柳腰抱的更紧了。

    “哈哈哈……”风芷瑶笑的肩膀都抽了。

    “说说罢了,谁让你去死了。”风芷瑶这才觉得夜沧海那老头说的对极了,夜未央就是个笨蛋,不过,他越笨,她越喜欢,因为好骗好哄啊!

    “瑶儿……”贺兰祺无奈的叹了口气。

    “嗯,在呢。”风芷瑶靠在他的胸前,临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启禀公子,到了新月别苑。”马车夫在车帘子外禀报道。

    “瑶儿,到了,我们下车吧!”贺兰祺淡淡一笑道。

    “奇怪,怎么是个别苑,怎么不是你那贺兰府邸啊?”风芷瑶震惊,讶异。

    “我娘自愿要住在这个清雅别致的别苑里的,所以我爹就随了她,一住便是很多年。”贺兰祺徐徐说道,一只手紧紧的拉住她的小手,十指相扣。

    “这样啊,是不是你老爹纳的妾室太多了?”风芷瑶八卦的猜测道。

    “瑶儿,你……如何知道的?”贺兰祺惊讶道。

    “女人的第六感,话说你爹的花心和我有的一拼哦,呵呵。”风芷瑶戏谑道。

    “其实也不是我爹花心,是祖制,做贺兰家族的家主必须娶长老的女儿为妾室,可是这次很邪门,长老的女儿不是嫁出去的嫁出去,要么才生出来,要么都是儿子。”贺兰祺笑道。

    “怪不得他们让你用一盆破花去决定你的婚姻大事!”风芷瑶呵呵笑了。

    “这话说的不无道理!”贺兰祺眼神柔和的看向风芷瑶道。

    “我……我现在有点怯场了。”风芷瑶停驻了脚步说道。

    “走吧,瑶儿,不是有句话叫做,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吗?不要怕,我娘她很好相处的。”贺兰祺笑着安抚道。

    “是吗?”风芷瑶无奈,这回闹大了,连家长都要见了,那贺兰祺的意思是真要将他自己嫁给她?

    “我会说服我娘同意我嫁给你的。”贺兰祺唇角轻扬道,他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让风芷瑶听了暗叫不妙。

    “这个……能缓缓吗?这不,才初见,你就要说刺激她的话,这可是典型的不孝顺!”风芷瑶摇摇头,马上拒绝道。

    风芷瑶的意思是如今是在南芍国,是男人娶女人,而爱惨了风芷瑶的他却要说男人嫁给女人的话,这不是要刺激贺兰老妈吗?

    这种不孝顺的事情,风芷瑶是不会让他去做的。

    “瑶儿,我娘这个时辰,应该还在礼佛,我们去佛堂见她,来,跟我走。”贺兰祺拉着她的手穿行在一片白玉兰花树下,偶尔鼻尖还能嗅到淡淡的白玉兰香,馥郁清新,让人陶醉。

    佛堂里传来清脆的敲木鱼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仿若非常的有节奏,并伴随着阿弥陀佛出声。

    “娘,你看我把谁给带来了?”贺兰祺清润的声音响起,让敲木鱼的声音停了下来。

    “祺儿,这是……这是你喜欢的那名女子吗?”那中年美妇惊讶着张大嘴巴问道。

    但见风芷瑶身穿浅淡的月白色拖地花笼裙,外套玫红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绛云纱,一条橙红色缎带围在腰间中间,镶嵌着一块上好的和田美玉在缎带左侧,佩带有一块上等琉璃佩玉佩挂在腰间。

    一头墨缎般的长发用一支彩色璎珞簪子挽成了坠月簪在发箕下插着一排挂坠琉璃帘,更显妩媚雍容,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妍清丽的脸蛋上因成了女人而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

    若是原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现却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令男子遽然失了魂魄,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

    这样千娇百媚的女子,怪不得祺儿对她念念不忘,一直在她耳边说起,原来他是深深的爱上了这美丽妩媚的女子啊!

    就在他打量风芷瑶的时候,风芷瑶也在打量她。

    这妇人四十上下的年纪,极为素雅的打扮,样貌秀丽,眉宇之间和贺兰祺有几分神似,果然儿子像母亲的居多。

    “是的,娘,瑶儿,这是我娘。”贺兰祺为双方介绍道,“娘,她就是我之前和你多次提过的瑶儿。”

    “人长的很标致,祺儿,你的福气很好。”她笑着说道,眼眸之中全是欣赏和宠溺,可见她对风芷瑶很是满意。

    “伯母,瞧你的一对大眼睛,我想你年轻时肯定也是一个大美人。”风芷瑶笑着反夸道。

    “祺儿,瞅着你那小媳妇的小嘴,似抹了蜜一样,说的话也好听,今儿个你们来了,我亲自做几道菜,给你们品尝。”她很开心,一直牵挂的儿子终于有了喜欢的女子,这女子相貌美丽,性格开朗,应该可以给她的闷葫芦儿子带去欢声笑语,也好,她可以放心了。

    “娘,让丫鬟们去烧菜即可,你就别亲自下厨了。”贺兰祺摇摇头道。

    “是啊,伯母,不用去忙了,我们坐一会就走。”风芷瑶可不想留在这里吃饭。

    贺兰祺拉紧了风芷瑶的手,“瑶儿,你难得来此,就一起用膳后再走吧!”

    “嗯,那好吧。”风芷瑶点点头答应了。

    新月别苑的后花园里竟然成了菜园子。

    “贺兰祺,这儿怎么不种花,全是菜啊?”风芷瑶好奇的问道。

    “是我娘说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贺兰祺笑道。

    “你娘她很特别。”风芷瑶唇角一够,轻轻笑道,这多少有点类似于现代的女子生活的理念。

    “是啊,我爹也说她是很特别的女子,她啊宁愿窝在这个新月别苑,也不肯外出走走。不是礼佛,就是在这里种这些花果蔬菜。”贺兰祺也赞同的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身后传来贺兰祺母亲的声音。

    “没什么,对了,伯母,你为什么要种菜啊,其实种花的话,也可以用来食用啊。”风芷瑶扬眉笑道。

    “瑶儿道来听听。”她一头雾水,接着她笑着说道。

    “花的花瓣可以食用,比如泡茶,炒菜,那味道更是清新馥郁,别有一番风味。

    ”嗯。“她看着风芷瑶的目光露出一丝欣赏,让贺兰祺很开心,心道瑶儿和娘还算处的来。

    风芷瑶和贺兰祺其乐融融的在新月别苑用了午膳才走。

    离开的时候,贺兰祺的母亲给了风芷瑶一只晶莹剔透的白玉玉镯。

    此刻,马车上,风芷瑶想要掰下手腕上带着的白玉玉镯,只是贺兰祺看到了却说,”我娘送你了,你便把它收好了,到时候可以传给我们的女儿啊。“

    ”切,你怎么知道我生女儿啊?万一将来生儿子呢?“风芷瑶不悦的瞪了他一眼,怎么又要说生孩子了?真是受不了他。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03 狼狼爱,狠狠心(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