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我跟谁做过?与你何干!”风芷瑶可不是软柿子,任他揉捏。是以,她气愤的说道。

    “瑶儿,我和你怎么会没有关系?”傅雪残的目光变得嗜血,他一把将她抱起,往里屋走去。

    “傅雪残,你放手!快放手啦!你倒底想干什么?”风芷瑶虎着小脸问道,死命挣脱着。

    “我能干什么?自然是和你变成越来越有关系!”傅雪残薄唇微微的抿起,手不但不松开,拽着风芷瑶往床榻的方向走去。

    傅雪残不语,一张绝美的俊颜板的死死的,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风芷瑶,那眼神就像是抓住了妻子偷人的丈夫,可怕到了几点。

    可是风芷瑶复又一想,这有什么好怕的,便气怒着瞪着他。

    傅雪残的双眸依然紧紧地盯着风芷瑶,忽然身子向前一倾,伸手一把揽过了风芷瑶的柳腰,面对着她气怒的小脸,低头就吻了下去。整个过程的发生只在一瞬间,风芷瑶反应过来刚想伸手推却,整个身子被紧紧地抱住了。

    “唔……傅……”柔软的唇瓣被死死的吻住,两只胳膊紧紧地圈锢着她的身子,狂风暴雨般的吻简直不留一丝余地,风芷瑶刚开启,傅雪残的舌尖便伸了进去,死死的堵住了她想要说出口的话。

    “不……”风芷瑶拼尽全力挣脱他的掌控。“傅雪残,你干嘛死缠着我不放?”

    “只要你对我负责,我可以对你之前所做的事情,既往不咎,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傅雪残依旧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道。

    负责!负责!又是负责!

    “得了,爱做就做,不做拉倒!”她就是不想对他负责,怎么着?

    风芷瑶火大的一把脱落了自己的衣物,露出妖娆的曲线,任它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之中。

    傅雪残一愣,他原来以为她或许会哭,但是没有料到她一点也不害怕!

    “怎么,傻了?不敢了?”风芷瑶冷冷发笑。

    “瑶儿,穿上衣服。”傅雪残想起她主动脱衣的赴死样,让他体内的**一点点的消失殆尽,是以,没好气的说道。

    风芷瑶的脸色微微一变,便穿上了衣服。

    “傅雪残,你走吧。”风芷瑶闭上眼睛,叹了口气道。

    “瑶儿,你什么时候想要除去你后背上的凤凰展翅图,便可以来万梅山庄寻我。”傅雪残拉住她的小手,薄唇在她颈部落下一吻后,便走出了内室。

    奇怪,他如何这般爽快的离开了海棠苑?她真是想不通啊!

    不过,风芷瑶也懒的去想了。

    她优雅的起身走出内室,却见门口阎无煞拦截了傅雪残的去路。

    “无煞,让他走。”风芷瑶吩咐阎无煞道。

    “傅雪残,你别和他计较。”风芷瑶又对阎无煞说道。

    “姐姐,要不要我帮你赶苍蝇?”阎无煞笑嘻嘻的问道,傻里傻气的样子。

    “不用了,他自己会离开这里的!”风芷瑶淡淡道。

    “瑶儿,依本少主的意思,你最好把阎无煞别放在你的身边,这小子未必是个傻子!”傅雪残犀利的目光落在阎无煞的俊脸上,意味深长的警告风芷瑶道。

    “我的事情,你别多管。”风芷瑶不以为然,不过心里还是有几分怀疑的,傅雪残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我是为你好,罢了,我先走了。”傅雪残迅速的在风芷瑶唇边偷了一个吻后,闪电般的离开了海棠苑。

    “无煞,你先退下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风芷瑶示意阎无煞退下。

    “知道了,姐姐。”阎无煞马上退下了。

    ……

    齐王府邸。

    飞霜苑,楼台雅致,环境幽静。

    北堂子萱一边看书一边问道,“莲香,最近蝴蝶苑那贱人有何动作?”

    “启禀王妃,王爷偶尔中午过去坐坐,晚上不大过去留宿了,许是蝶夫人小产了,王爷去的少了吧。”莲香下跪着,眼帘低垂回答道。

    “那你去打听一下,今晚王爷睡哪?”北堂子萱脸色复杂的问道。

    “是的,奴婢这就去打探。”莲香点点头,转身出了门。

    北堂子萱想起白天的时候,北堂子谦给了她一包药物,说是高价买来受孕的药物,希望这一次真的有用。

    她现在担心轩辕皓飞晚膳后去别的院子睡觉。

    “莲香,务必要让王爷来飞霜苑。”北堂子萱扶额,恼声道。

    “好。”莲香笑着躬身退出了。

    一个时辰后,莲香将消息传回了北堂子萱处。

    “恭喜王妃,王爷等一下便来飞霜苑了。”莲香笑着恭喜道。

    “莲香,快去准备沐浴用的香汤,本王妃要沐浴。”北堂子萱一听好消息,心情特别好,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了许多。

    “知道了,这就去。”莲香颔首转身离开。

    一切准备妥当,北堂子萱穿着熏香的玫瑰红软烟纱裙,步伐袅袅的走近门口。

    恰好轩辕皓飞往这边走来。

    “王爷,萱儿等你很久了。”北堂子萱全是占满了玫瑰花的芳香,见轩辕皓飞走进,就欢快的如小鸟一样投入轩辕皓飞的怀抱。

    “萱儿,本王最近忙于政事,有点冷落你了,你别往心里去哦。”轩辕皓飞抬手刮了刮她的诱人鼻尖,宠溺的笑道。

    北堂子萱心里冷笑,他哪里是忙于什么政事,根本就是去丽春院睡花魁去了吧!但是她面上不说。

    “不会往心里去的,男人嘛,应该忙一点比较好,我大哥也是这么劝我的。对了,王爷,听说风侧妃的妹妹琳贵人有孕了,你说咱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大夫为风侧妃瞧病啊?”北堂子萱试探性的问道。

    “萱儿,真是善解人意,真是本王的好王妃,本王看,还是算了,这风家姐妹也不见的如何亲厚,萱儿,你啊,还是别趟这趟浑水了。”

    “还是王爷睿智!”北堂子萱笑眯眯的将螓首埋在轩辕皓飞的胸膛前,道。

    “萱儿冰雪聪明,本王喜欢的紧,如此良辰美景,萱儿,我们岂可辜负?”轩辕皓飞在北堂子萱的唇边印上肖魂的一吻,笑道。

    “王爷——”北堂子萱甜腻腻的嗓音喊道。

    “王爷,王爷,不好了,蝶夫人在闹上吊了!”门外传来蝴蝶苑粗使婢女的声音。

    “王爷。”北堂子萱虽然不想他去看看,但是场面话还是要说的。“王爷,你不过去看看吗?”

    “不了,就让她去闹吧。”轩辕皓飞揉了揉太阳穴,缓缓道。

    “是不是很累?”北堂子萱关心的问道。

    “没,走吧,我们进屋去。”轩辕皓飞将北堂子萱拦腰抱起。

    北堂子萱听到他不去蝴蝶苑蝶夫人处,心里开心,便扬唇笑道。“好。”

    北堂子萱见他留下,立马服食了受孕的药物,转身走出了屏风后,去了轩辕皓飞跟前。

    谁料这时,蝶夫人哭哭啼啼的在门外候着。

    而轩辕皓飞正趴在北堂子萱的身上忙着“干活”呢,如今一听门外传来的哭泣声,那是什么兴趣都没有了。

    当然北堂子萱也火,千金难买的药物都被她一滴不剩的全给喝下去了,这回好了,男方不应,女方恼火,这受孕的希望是泡汤了!

    轩辕皓飞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裤子就出去了。

    “哭哭啼啼做什么?”轩辕皓飞阴鸷的目光扫了一眼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吼叫道。

    “王爷……呜呜……”蝶夫人没有说什么,只是小声的抽噎一下,哭的恰到好处,伤心忧郁,让轩辕皓飞看了不要的心疼了。

    “萱儿,对不起。”轩辕皓飞转身去穿好了锦衫,只是临走的时候对着北堂子萱说了对不起,让北堂子萱恨的咬牙切齿。

    她北堂子萱有朝一日竟然输给一个下贱的青楼女子!

    北堂子萱的眼眸里充血的可怕,恨不得吃了蝶夫人。

    然而轩辕皓飞体谅蝶夫人新近小产,故而轩辕皓飞将蝶夫人打横抱起,温柔的将她抱去了蝴蝶苑,让背后的北堂子萱看的怒火大发,噼里啪啦打碎了一地狼藉。

    ……

    关雎宫端妃处

    “端妃娘娘,琳贵人在门外求见!”丫头艳虹给端妃卓燕雪禀报道。

    负手而立的女子,四十上下的年纪,粉红色银纹绣着百蝶穿花的华衣,宽大的袖口,迎风飒飒,腰身紧收,下面是一袭鹅黄绣着白玉兰的拖地长裙,梳着紧致的妃子头,外罩一件白色的披风,凭添无限风情,妩媚艳丽的五官,眉似弯柳,眼似皎月,白晰的肌肤上此刻微微泛起粉红色,唇角勾出一抹冷笑,心道,她来做什么?

    “不见!”端妃想起琳贵人风芷琳如今怀有龙种,不易惹祸上身,是以,闭着不见。

    站在门外的风芷琳一听艳虹说端妃不见她,当下唇角一勾,原来端妃也怕麻烦,那好,那就往大里弄。

    “端妃娘娘不可能不见我的,我这是给她请安来着,而且还带来了她喜欢的胭脂水粉,我想她一定会感兴趣的!”风芷琳眼珠一转,垂眸掩去眸底的诡异,笑着说道。

    “小主,你快起来,你可是怀有龙种呢,别跪着了。”艳虹被她想要下跪的样子吓了一跳,那是龙种啊,她可得罪不得。

    于是艳虹再一次去向端妃卓燕雪禀报道。

    “还不依不饶了?让她进来吧,但是切记一点,等下无论她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可以多话。”端妃警告艳虹道。

    端妃可是宫里的老人了,那些个后妃死在她手里的还少吗?

    如今风芷琳主动送上门来,让端妃打,端妃终于还是答应了。

    风芷琳见到端妃卓燕雪后,恭敬的下跪,“嫔妾风芷琳见过关雎宫端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嗯,起来吧。”端妃走到远处的美人榻边上,然后在美人榻上坐了下来。

    “你来见本宫,所谓何事?”端妃冷声问道,她对她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在她眼中,风芷琳就是魅惑君王的一只小狐狸精。

    “端妃娘娘,嫔妾因为有孕,许久没有来关雎宫请安了,是以,嫔妾非常过意不去,适才从宫外得了一盒神奇的胭脂水粉,据说抹脸上后,皮肤白皙水嫩,光泽风华。还请娘娘笑纳。”风芷琳笑着让竹儿呈上了一盒彩色雕刻的漆木盒子。

    当端妃派人打开的时候,但闻着室内一片暗香浮动。

    “哪里来的胭脂水粉?竟然这么香?”端妃闻着也感兴趣了。

    “是西凉那边产的,是嫔妾的母亲托人高价买的。”风芷琳接过艳虹端来的茶水之后,便喝了几口道。

    风芷琳心想,这礼也送了,话也说了,茶也喝了,她该走了。等着回去毒发胎落!

    “不必这么麻烦了,你且拿回去吧,你年轻,这些东西用的着!好了,既然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回去安胎吧!别到处乱走了!”端妃睨了她一眼,冷嘲热讽道。

    风芷琳此刻的休养极好,就当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依旧笑盈盈的让竹儿将那胭脂水粉带回了莲翠宫。

    等风芷琳回到琳翠宫后,她让竹儿拿来了私下购买的药包。

    “小主累了,大家伙儿都退下去歇息吧,别妨碍小主歇息了。”竹儿去为风芷琳赶人去了。

    若大的寝宫内,风芷琳垂眸看了看药包,将纸包打开,将白色的粉末就着水全数吞入口中,接着她握紧了双拳,室内安静的听的到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额头有隐隐的汗迹流出。

    虽然现在不痛,可是她还没有做好完全失去这个孩子的准备,只是她不能正大光明的拥有他,而且分不清是谁的?虽然太子轩辕皓晨最近的和她一次合欢,是将精华弄入夜壶当中,但是前几次都没有这么细致,所以她担心这孩子十之**是太子殿下的种,可是太子殿下岂会现在承认,老皇帝还正常活着呢。

    孩子,娘对不起你!

    风芷琳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疼痛,她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肚子,脸色苍白到毫无血色,能够感受到小腹一阵阵的抽痛,雪白的小脸上扬起了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这下子没有了孩子,她就有机会站在太子殿下的身边了。

    “端妃,你拿什么和我斗?”因为没有人会比她更狠心!

    下体流出一股湿稠的血液,几乎染红了雪白的床单,此刻她才放声的大叫,“来人呐,来人呐,我肚子好痛!竹儿——”

    她喊了很多声,宫婢内侍全给喊来了,竹儿冲进门就看见风芷琳倒在血泊之中,立刻吓的浑身发抖!不由得失声惊叫,撕心裂肺的喊道。

    “小主,你怎样了,一定是她在害你!一定是她在害你!”竹儿马上配合的哭喊着。

    榕姑姑一看风芷琳出这事,立马想起了端妃,难不成琳贵人小产,真是端妃娘娘所为?

    不一会儿,宫人喊来了太医,还是上回诊出喜脉的张太医。

    “快去派人通知皇上,说琳贵人小产。”竹儿递了个颜色给近旁的内侍小桂子道。

    轩辕康一听宠爱的妃子小产,立马乘着龙辇赶了过来。

    “张太医,琳贵人为何小产?”轩辕康龙颜大怒后,镇定下来之后,觉得这事情蹊跷,他可是一早吩咐了太医院顿顿给风芷琳弄滋补安胎的药膳的,怎么没有安胎的效果,反而弄了个小产呢?真是教他匪夷所思。

    “启禀皇上,小主是服用了导致滑胎的药物!”张太医战战兢兢的下跪禀报道。

    “什么?谁会如此大胆,竟然害的小主胎落?”轩辕康龙颜大怒。

    “启禀皇上,今儿个小主去过关雎宫。”竹儿立马下跪在轩辕康面前说道,泪眼婆娑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端妃有意害你家小主?”轩辕康皱眉道,但是心里有点怀疑这样的说辞,因为端妃的儿子都那么大了,她在妒忌,也不会这样的手段狠毒啊!

    “请皇上明查,请皇上明查!”竹儿也不说其他话,只是下跪着,一遍又一遍的给轩辕康磕头。

    “好个忠心为主的丫头,朕会下旨仔细彻查此事的!”轩辕康抬头看了一眼床榻上奄奄一息的佳人,心底泛起一丝心疼,于是他点头答应道。

    “谢皇上恩典!”竹儿机灵再次磕头谢恩。

    “榕姑姑,朕记得你之前可是端妃宫里的人,你缘何来了莲翠宫?”轩辕康将疑惑的视线投射在榕姑姑的身上问道,眸光深邃,犀利冰冷无比。

    “启禀皇上,奴婢是端妃娘娘赏赐来伺候小主的!如今奴婢是莲翠宫的人!”榕姑姑立刻聪明的表明立场。

    “既如此,就好好的在莲翠宫呆着,莫要朝三暮四。”轩辕康冷冷的警告道,别以为他不知道后宫那点事儿。

    “皇上,琳儿福泽浅薄,没有为皇上添得一男半女,呜呜……皇上,琳儿好没用……”风芷琳醒来后,就一边哭一边将话说给轩辕康听,梨花带雨的模样甚为的惹人怜爱。

    “琳儿,刚才张太医说了,你还年轻,以后还会有机会受孕的,不急在此刻!”轩辕康抱着她的娇躯安慰道,眸子内呈现了几许柔情似水。

    “皇上——呜呜……琳儿一向待人和善,想不到竟然有人如此害琳儿……琳儿……现在这里好痛……好痛……”风芷琳哭的肝肠寸断,泪水涟涟的。

    “琳儿,你放心吧,胎落的事情,朕会派人去调查清楚的,你就好生的在莲翠宫调养身体吧!”轩辕康抬手揉了揉她如墨的秀发,柔声道。

    “谢皇上恩典。”风芷琳于是见好就收,接着她优雅的打了个哈欠。

    “好了,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想必你一定累了,早点儿歇息吧,朕现在去御书房处理未批好的折子。”

    轩辕康话虽这么说,可是他确是在说谎,这几天他新近得了一批太子献上来的歌姬,歌曲不仅唱的好,而且身段妖娆,每一个都是闺中能手,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每次他只要一碰上那些歌姬,他的行房功能竟然会恢复如初,一种宝刀未老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

    “好的,琳儿恭送皇上!”风芷琳想要撑起身子来跪安,却被轩辕康抬手示意不必了。

    风芷琳等轩辕康走后,她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

    两日后,风芷琳得到了轩辕康初值端妃的消息。

    “什么?我失去了一个孩子,他竟然只是将那个老女人禁足!”风芷琳火大的再次摔古典花瓶,嘴里一个劲的骂道。

    “小主,一定再会有机会的!”竹儿看着满地狼藉,心里唏嘘小主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于是她好言相劝道。

    “竹儿,榕姑姑呢?”风芷琳忽然想起端妃那女人放在她身边的“棋子”。

    “榕姑姑如今被皇上贬去洗衣局了!”竹儿回答道。

    “也好,走了那个榕姑姑,我的心情兴许可以好点!”风芷琳冷笑道。

    ……

    风芷瑶和墨染白坐在鸣粹楼大厅内品茶。

    “客官请进……请问……”店小二招呼客人的话在看到进来的人时不由得顿住了。

    天啊!这位公子真好看,简直可以比的上自家主人了!

    一袭月白色的锦衣,长身而立,金冠束发,完美的脸上含着微微的笑,眼睛比晚上的星辰还要闪亮,让人忍不住怀疑是神仙下凡。

    “怎么啦?”掌柜的看见呆愣着的店小二,便好奇的问道。于是他的视线顺着店小二看着的方向看过去,也微微愣了下,适才回过神来,“客官,请进,请问是楼上雅间还是大堂就座?”

    这人一身的锦衣,如翩翩君子的气质,一身的温和亲切让人移不开视线,如玉的俊颜上那双皎如星辰的眸子显示着此人的不平凡,比起自家公子,当真是不相上下!都是人中之龙。

    微微一笑“雅间”好听的让人心醉的声音顿时更让人一滞,但是他在看到风芷瑶坐的方向时,立马改了口,就坐那个靠窗的那个位置吧,我的朋友在那儿!

    而原本大堂里的食客听到这如清水般拂过的声音不由得都抬起头看向来人。

    一时之间,众人以为自己看到了神仙,金光闪闪的神仙呐!不过贵气多了一点。

    风芷瑶自然也看到了来人是谁?

    “瑶儿,这位是?”轩辕皓玉看到风芷瑶对面的白衣男子。面露不悦,撞衫也就算了,居然还和他抢娘子!

    啊,他想起来了,那日得知风芷瑶即将远嫁西凉,他记得这个男人当时也在,只是他不认识,再说注意力全在风芷瑶身上,也就没有细问,如今遇到了,他自然要好好的问一问。

    一旁的掌柜见他们认识,便笑道,“请……公子……请坐下……”不是没看过出色的男子,他家主子就是一身风华绝代,可是他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绝世却无比温柔亲切的男子,如书生一般温和的谦谦君子。

    四周的人都对眼前的轩辕皓玉那脸上的温和亲切而产生了好感,甚至连嫉妒都未敢产生分毫,就怕亵渎了眼前男子的一身清雅脱俗。

    风芷瑶看到周围人看见轩辕皓玉的目光,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

    “他是我的好朋友,墨染白,今天,我是要给他践行!”风芷瑶抬头冲他笑道,笑颜如花,倾国倾城,同样让周围的客人看的目不转睛。

    墨染白其实也清楚轩辕皓玉是谁,但是他今天把风芷瑶约出来是想说自己的心里话的,如今他一来,他某些心里话便不能说了。

    “是嘛?瑶儿?”轩辕皓玉优雅的坐在风芷瑶的左手一侧,问道。

    “嗯。”风芷瑶眉头一皱,心道,这个世界太小,本来以为她和墨染白的见面可以弄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04 胎落,轩辕皓玉吃醋(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