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潋滟公主?”轩辕皓寒冷笑两声,俊美的脸上闪过几丝凉意,“我说过,你和我没有血缘关系,我让你不是潋滟公主,也不是任何一点办法都没有!”

    “轩辕皓寒,这个玉麒麟还你!”风芷瑶挣脱开他的手,慌忙转身去没来得及整理的包袱里取出玉麒麟,想要还给轩辕皓寒。

    “送出去的东西,断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轩辕皓寒冷冷说道,看着风芷瑶的目光变得冰冷。

    “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风芷瑶可不认为他光这么看着自己,什么也不做。

    她可没有忘记她是一个成熟的女子。而他更是一个成熟的男子。

    靠,她感觉红唇上一软,心里有一瞬间的恼意,轩辕皓寒这是想干嘛?强上吗?

    想要躲开,发现根本不能,轩辕皓寒的手正好拽住了她的两只小手,身子压在了她的身子上,她一头雾水后便是讶异,他这是来真的?

    美男主动索吻,这等好事儿,天下哪里去寻?还是什么时候都能碰到?

    于是她闭上眼睛回吻了过去,灵巧的丁香小舌轻轻的撬开他的贝齿,舌尖滑入,与之缠绵共舞起来。

    轩辕皓寒的身子似乎一颤,顿时僵硬的一动不动的趴在风芷瑶身上,他的一双眸子不敢置信的望着身下的她。

    “瑶儿,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吗?”问出声的声音夹杂着喜悦。

    “喜欢吗?”厄,是美男,她就喜欢,但是她不能这么回答。“未必!”

    轩辕皓寒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

    “瑶儿,别否认你对我的心,你是喜欢我的对吗?”轩辕皓寒不许她躲开自己的眼神,问道。

    风芷瑶垂眸,不语。

    “瑶儿,你不说话,你沉默代表你赞同我这话了,是吗?”轩辕皓寒不是疑惑,而是肯定。

    风芷瑶推开他,重新站了起来,步步生莲的走向窗前,低头看着一盆金黄的麝香百合,唇角轻勾,“轩辕皓寒,怎样,你才肯给我想过的自由日子?”

    风芷瑶头疼,她的手摩挲着那只晶莹剔透,玉质极好的玉麒麟,问道。

    “先做我一年的王妃!一年后,去留随你。”轩辕皓寒冷冷睇了她一眼道。

    “一年?”风芷瑶没有想到,她竟然在他算计之中。

    “怎么?不舍得你那些男人吗?”轩辕皓寒的脸色倏然阴鸷,眸光看着她的小脸,清冷如冰。

    “你这话太难听?我还没有出阁,哪里来那么多男人啊?”风芷瑶来了个死不认账。

    “别骗我!”轩辕皓寒抬手捉住她的双肩道。

    “真没有骗你。”风芷瑶抬头看向他,摆出一脸无比真诚的表情。

    “既然如此,你就乖乖的做我的秦王正妃!”轩辕皓寒将她抱在自己怀里,炙热的气息扑洒在她的脸上。

    “好。”先顺着好了,逃不逃,她说了算。

    “明儿个,我便去奏明父皇,让他撤了你的潋滟公主封号,然后着礼部办理我们的婚事。现在,你不愿,我也不会逼你,但是你的曲荷楼,你看着办!”轩辕皓寒低头似漫不经心的拨弄着右手大拇指上的翠绿色玉扳指,翠绿色的辉光衍射在眼中,轻轻地闪过一抹喜悦,道。

    这根本就是用曲荷楼逼迫她答应嫁给他当秦王正妃。

    “好。”嫁就嫁,曲荷楼是弦伯和她的心血,她不能任之被别人拿走。

    “瑶儿,你很不开心。”轩辕皓寒清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不,你错了,我很开心。”不过一年而已,一年后,她便自由了。

    说不定,一年都用不上,她便自由了!

    风芷瑶唇角勾起,笑意萦绕,惹的人比花娇。

    “瑶儿,既如此,我瞧着三日后,便是大婚的好日子……”轩辕皓寒瞅着她的脸色说道。

    靠,三日后就要她嫁给他吗?

    “一切随你安排。”风芷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瑶儿,从什么时候起,你对我的笑容越来越假了?”轩辕皓寒不悦的问道,抬手抚着她精致的小脸,他不甘心的问道。

    “是对我说话的人假了,我的笑容才慢慢变假的。”风芷瑶见他问起,便答道。

    “我更想知道,你是从何时起,知道我是曲荷楼背后的主人?”风芷瑶很好奇,于是问道。

    “水中裸舞,跳水中裸舞的她和那天诱惑我的你,给我的感觉太像了,然后我派人仔细调查,然后就查出来了!瑶儿,想不到你那么会敛财,真是做我秦王正妃的不二人选!”轩辕皓寒很赞赏的说道,只是脸上依旧是臭臭的冰山脸。

    风芷瑶无语,原来他都打听清楚了,那她还废话什么啊?

    “瑶儿,旭日别庄四周都有我安排的死士,你别想着逃走!”轩辕皓寒在她唇边印下一吻后,便快速消失在房内。

    风芷瑶唤紫云端来一盆水,净脸后问道。“紫云,你背后那个神秘主人,我必须见他,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让我见到他吧!”

    “是的,公主!奴婢知道了!”紫云这次没有推脱,竟然坦然的答应了。

    风芷瑶眸光闪动,他可会来见她?

    夜色如水,风芷瑶正想沐浴之后睡觉。

    谁知有轻如羽毛的气息靠近她了。

    还坐在漆木浴桶里的她,身子一僵,白鸽轻颤,她状似镇定的问道。

    “谁?”如黄莺出谷,美妙动听。

    “不是你要见我吗?怎么这会子胆小了?”男人的浑厚的嗓音特别好听,婉转悠长。

    风芷瑶扭头看向他,眼露痴迷,好美的男人啊!

    他拥有仿佛精雕细琢般的脸庞,英挺,优美的鼻子和樱花般的的唇色,他嘴唇的弧角相当完美,似乎随时都带着笑容,若有似无之间夹着着几许优雅,可以让女子为他疯狂,让男子十分之嫉妒。

    就算他浅浅的一抹微笑,似乎也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一下子就照射进来,温和而又自若,他欣长优雅,穿着华丽的黑色云缎锦衣,整个人都带着天生不凡的高贵霸气。

    那人炙热的视线也胶粘在她妖娆的身上。

    视线顺着她纤细白嫩的身体往上移,落入眼底的是宛如琉璃的璀璨水眸,如果除去她眼中此刻的痴迷,可以说她眸光莹莹甚为耀眼,再将视线放宽,那如凝脂白玉般的秀美容颜,那柔媚绝艳的五官,以及她身上隐隐散发的茉莉清香,令他一时闪了神!

    “怎么看了我那么久,莫非对我倾心了?”他扬唇笑道,眼中魅惑无限。

    “是啊,倾心了呢!只是,我马上会是秦王的正妃,和你怕是无缘了!”风芷瑶轻轻一笑,接着她旁若无人的将勺瓢往身上浇水,那动作妩媚优雅,让人不由自主的注目迷离。

    “你找我,所谓何事?”他走近她,伸出修长白皙,修剪的圆润无瑕的指尖抚上她的颈部,垂眸在她的耳边呵气如兰。

    “你说呢?我很想知道,你究竟是谁?”风芷瑶缓缓起身,溅起一片莹白的水珠,大好的春色暴露在暧昧的空气之中。

    “黑凝国东方曦!”他淡淡挑眉,看了眼风芷瑶,道。

    风芷瑶一听国姓东方,立马想起了他究竟是谁。

    “黑凝国太子?为何派你婢女来我身边当卧底?”风芷瑶冷笑,一个一个当她好欺负吗?想成亲便成亲,想软禁便软禁?而他,却派人来她身边当卧底?她不认为她的身边有他在意的东西?

    “风芷瑶,你在诱惑我!”东方曦看着她沉静的面容,黑眸闪过一小簇火焰,沉吟片刻,努力稳住心神道。

    “是又如何?”如果诱惑他,让她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那有何不可?

    “瑶儿。”东方曦慵懒的合上眸子,淡淡出声。

    “怎么?太子殿下?”风芷瑶淡然却不甚失礼的回答。

    “不要诱惑我!”闭目养神的男人说的云淡风轻,随意的让人感觉到周身散发的一阵冷气,是那般的毛骨悚然。

    “那晚是你对吗?”风芷瑶伸出削葱般的手指摩挲在他嫣红的唇角,丝毫不觉得赤身的她在深夜之中有一丝微凉而着了风寒。

    “什么意思?”他的眼皮微动,只是话音有丝凉凉的。

    “那晚是你在我的后背弄出了凤凰展翅图,对吗?是你吗?”风芷瑶表面沉静,内心百转千回,沉吟一会后,还是将心里问题问了出来。

    “我若说不是,你会相信吗?”东方曦十个手指交合在一起,白皙修长的手指,干净的如同莲瓣,纤尘不染。

    风芷瑶缓缓的抬眸,心中暗骂狐狸,她竟然在他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情绪。

    该死的,她都脱光了,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堂堂黑凝国太子别是那方面不行吧?于是她下意识的用妩媚的目光瞄了瞄那里。

    “瑶儿,那人不是我,纵然所有人都会害你,但是我绝对不会害你!”东方曦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诚意,满脸兴味的看向她。

    “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只是为何你要让紫云在暗处监视我?”风芷瑶见他刻意转移话题,她岂会如他所愿,是以,她沉着小脸,继续追问道。

    “错,我只叫紫云保护你!风相也该知道我对你的保护!”东方曦的唇微微上扬,扬起一抹完美的弧度。

    “保护吗?”把风芷瑶闹糊涂了,当真是保护吗?

    “你何时将紫云安插在我的身边的?”为何她一直不确定?

    “你去夙阳之前,真的紫云已经死了!如今的紫云是我的婢女褒瑟!”东方曦深沉的眸子划过一抹异彩,她终于越来越聪明了。

 &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06 强上吗,神秘主人(精)【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