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嗯。”风芷瑶下意识的点点头。

    东方曦低低的笑着,修长完美的十指穿过她如云的秀发,捧住她的头,缓缓的俯身,温柔的抚着她细致纹络的雪肤。

    “东方曦,夜了,你是不是该走了?”风芷瑶想起自己这个旭日别庄让轩辕皓寒派了死士镇守,还真担心他能否走的掉。

    “今晚不走了,你的床榻借我睡一下。”东方曦径自走向她的床榻,让风芷瑶的小脸的颜色变了又变。

    “那……那我睡哪?”风芷瑶傻眼了,他不是丽春院的主人嘛?米米那么多,还和她抢床榻,他不是神经秀逗了吧?

    “那就睡地上吧!给你一床被子,啊,对了,半夜不能爬上我的床榻哦,我喜欢一个人睡!”东方曦将一床云纹锦被扔给了她,他自己却呈大字型睡在了床榻上。

    靠!抢她地盘!

    “东方曦,你给我起来!”风芷瑶大声喊道,见他没有动静,于是她伸出纤纤玉指,去拎了他的一只耳朵喊道。

    “风芷瑶,不是说了吗?就借用你床榻一会会!明儿个早上便还你!”东方曦俊脸一板,反驳道。

    “那……那你也不该让我睡地上啊!”风芷瑶恶狠狠的瞪着这个鸠占鹊巢的家伙。

    “那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睡我身边,但前提是不许乱动,不然我立马把你踹下床榻。”东方曦嚣张的说道,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

    风芷瑶听了捂嘴而笑,但是也只好点点头,睡床榻上总归比睡地上舒服。

    于是她缓缓的脱下了鞋子,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在他的里侧入睡,两人于是和衣而卧。

    风芷瑶睡下后,觉得奇怪,原来有一天,她也可以和美男在床榻上什么也不做,光这么傻乎乎的睡着。

    “你在想什么?”东方曦问道。

    “没有想什么,我睡觉了。”风芷瑶说完背对着他便呼呼大睡了。

    东方曦望着她沉沉睡去了,他侧目看了她的身形,随后嗅着她的清香,他也沉沉的入睡了。

    早晨,当风芷瑶醒来的时候,却只有她一人,但是锦被上还残留着他身上龙延香的香味。

    “公主,你醒了?”是紫云已经端着洗漱之水推门走了进来。

    “他走了?”风芷瑶睁眼看向紫云。

    “嗯,是在那些死士守卫最困的时候离开的!爷让奴婢好好照顾你。”紫云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嗯。”风芷瑶很奇怪,昨晚那么好的气氛,他竟然对自己没有动心,甚至也只是摸摸她的脸,难道她最近的魅力减退了吗?

    “郡主,你有心事?”紫云关切的问道。

    “嗯,好奇,对了,你们爷长的那般好看,身边可有佳人相伴?”风芷瑶一边用湿帕子拍脸,一边疑惑道。

    “这……公主,有关爷的私事,奴婢可否不回答?”紫云谨慎的回答道。

    “好吧,不说就算了。”风芷瑶淡笑着伸了个懒腰。

    吃过早膳后,去这座别庄的后花园逛了逛,将近午时,她以为没有人会来,只是想不到皇十八子轩辕皓云会来。

    还是那个让人顺眼的打扮,一袭白衣,袖口绣着几枝秀气的青竹,乌黑的秀发用白玉簪绾着,整个人宛如琼枝玉树的晶莹剔透,眉目之间娴雅秀隽。

    “你是他的说客吗?”风芷瑶扬唇问道。

    “什么意思?”轩辕皓云问道。

    “是秦王殿下让你来的吗?”风芷瑶一手拿着花篮,一手拿着剪子剪着桂花枝干,扬眉问道。

    “嗯。是四哥让我来看看你,看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轩辕皓云点点头,他冲着她笑道。

    “没有什么需要你帮助的。”风芷瑶清冷一笑,当真想要娶她为秦王正妃吗?

    只是那几只会乖乖的让她坐上大红花轿吗?

    “四嫂。”轩辕皓云突然笑着喊了一声,让风芷瑶黛眉一挑。

    “叫四艘太早了,你还是喊我名字吧!”天晓得,那个婚礼会不会举行。

    “四哥说了,你是他心里不悔的选择!你可还记得,他一开始送你的玉麒麟?”轩辕皓云看到风芷瑶的神色不似待嫁新娘那般开心,细心如他,自然猜测到了什么。

    “嗯,那玉麒麟怎么了?”风芷瑶状似下意识的接话道,其实心里心如擂鼓。

    “你可知道,当我知道他把玉麒麟送你了,我去质问他的时候,他是如何回答我的吗?”轩辕皓云忽然拔高了声音问道。

    “怎么说的?”风芷瑶很好奇。

    “就因为重要,我才要送给她!”轩辕皓云一边说一边观察风芷瑶的神情,无奈他看不清楚风芷瑶平静面容下的波涛汹涌。

    “那又如何?”风芷瑶笑的清浅动人,宛如栀子花开的声音,婉转娇媚。

    “四哥不是容易动心的男人,但是他对你动心了!”轩辕皓云轻轻叹道。

    “他可以喜欢我,但是我也可以不喜欢他,若说动心,也只是他单方面的,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没有认识某个人以前,我只觉得我只爱我自己!”风芷瑶随手慵懒的拭去了额角的汗珠。

    “那你如今爱的男人不是我四哥?”轩辕皓云被她的大胆认知吓了一跳。

    “嗯,不是他,对他也只是外在相貌上的欣赏,就像我欣赏你的外貌一样,因为我是外貌协会的。”风芷瑶本想不说,但是觉得某些话说清楚比较好,到时候自己也不会太累。

    固然轩辕皓云听不懂风芷瑶在说什么,但是他大概也明白风芷瑶的说法。

    “相貌?是吗?”轩辕皓云问道。

    “对,说的极是。”风芷瑶对他打了个响指,轻轻含笑道。

    “轩辕皓云,我和你四哥的事情,你就甭管了,你好好的管管你自己吧,瞧你多大岁数的人了,怎么不见你娶个妃子回去呢?”风芷瑶可不想他在她和轩辕皓寒的问题上打转,于是他问道。

    “没有看入眼的,我宁愿独身一人。”轩辕皓云望着天际的云彩,淡淡说道。

    “死脑筋!”风芷瑶闻言唇角猛抽。

    “四哥也这么说我,果然你与四哥是极相配的!”轩辕皓云又在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四哥已经有闵语黛了!”风芷瑶想起轩辕皓寒那个挂名的侧妃,她就蛋疼。

    “他们没有夫妻之实,你又何必认真!”轩辕皓云想起自己了解的情况,好心的告知道。

    “没有夫妻之实,我才担心啊!”不知道他为何要让她做他一年的秦王正妃?莫不是为了她的后背那副凤凰展翅图?

    “难不成你担心我四哥在那方面不能满足你?”轩辕皓云说完,便呵呵的笑了起来。

    风芷瑶听了瞪了他一眼,并未接他话茬,继续认真剪花枝。

    “这种事情,你可以让奴婢去做,为何要亲力亲为?”轩辕皓云问道。

    “打发无聊的时光!”风芷瑶想起自己如今等同于被轩辕皓寒软禁了。

    “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的潋滟公主封号有没有被撤去吗?”轩辕皓云问道。

    “不想知道!”风芷瑶直接摇摇头回答道。

    “父皇虽然撤去了你那潋滟公主的封号,但是却不同意四哥的请婚折子,想必九哥也上了请婚的折子吧,或者包括七哥也对你有了兴致。”轩辕皓云说这话的时候,不再去看风芷瑶的神色了,而是弯腰捡起一粒小石子扔向一旺碧湖之中,激起无限涟漪。

    “随他们折腾去,和我无关!”风芷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让轩辕皓云挂满一脸黑线。

    “难道你不希望你有一天和凤凰一样翱翔天际,睥睨天下吗?”轩辕皓云谨慎的看了看四周,以唇语说道。

    “呵呵,可惜我不是凤凰!”风芷瑶回答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但是聪明如轩辕皓云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意。

    “我还是该叫你四嫂的,总之被四哥看上了,可以说是幸,也可以说是不幸,四嫂,就算四哥不是以秦王的身份娶你,他也会用别的身份将你娶回家的!”轩辕皓云说完这番话,便快速的走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背后那双眸子的主人瞪出了如烈火一般的怒气。

    “哼!”风芷瑶这回是连桂花枝桠也懒得剪了,将剪刀往地上一扔。

    “姐姐,你生气了?”是阎无煞的声音,他突然的出声,倒是把风芷瑶吓了一跳。

    “是啊,被人软禁在这个鬼地方,没有自由,我能不生气,能不郁闷吗?”风芷瑶抬头望着梨花树上的麻雀,羡慕的说道。

    “姐姐,你想当一只鸟吗?”阎无煞问道。

    “厄……你这比喻真难听!”风芷瑶甩甩头,他跟一个傻瓜墨迹什么?

    “姐姐,刚才在前厅玩的时候,有很多人在挂红灯笼呢,可好看了!”阎无煞笑嘻嘻的说道。

   &n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07 同chuan共枕(精)【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