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踢我命根子!风芷瑶,你疯了!”慕容冲没有想到风芷瑶竟然踹他那里。

    “是你先骂我的!”风芷瑶理直气壮的骂道。

    “但是我没有踹你!你就是这么对你救命恩人的吗?”慕容冲朝着风芷瑶吼道。

    “慕容冲,你可以滚了。”风芷瑶觉得自己很累,偏偏旁边有个人在吵。

    “我不滚!我要滚也是和你滚床上!”慕容冲抚了抚被她踹疼的重要部位,恼羞成怒道。

    什么?他这话怎么听着怎么那么难听啊!

    风芷瑶冷冷斜了他一眼,冷道,“宗人府,我是不会去的,你死了那条心吧,顺便告诉你那表哥,我不是他能招惹的女人!”风芷瑶抬手把玩着藏在枕头底下的金步摇,本来是准备对付秦王轩辕皓寒的,想不到先用在了慕容冲的身上。

    “金步摇?想要用金步摇对付我?那你就错了!”慕容冲唇角扬起一抹冷笑,他疾飞而去,将她手中的金步摇迅速夺下,也很不巧的,他的手碰到了她光滑的身子。

    “慕容冲,你这个登徒子!”风芷瑶见自己唯一傍身的金步摇被慕容冲抢走,心里非常不愿,恼了。

    “那好,今儿个我就听表哥的话,拿你开开荤!”慕容冲一步一步的靠近风芷瑶,靠的很近很近,只有一拇指的距离。

    “生气,点穴对我都没有用!”慕容冲冷冷一笑,此刻的他精虫上脑,恨不得立刻将眼前的尤物压倒在他身下。

    “滚,我不许你欺负我姐姐!”慕容冲还没有付诸实际行动呢,阎无煞那可爱的男人就这么华丽丽的出现了。

    “白痴,傻子!”慕容冲对着阎无煞骂道。

    风芷瑶乘此机会,已经再次将云纹锦被裹在了身上。

    “死苍蝇!”阎无煞冷着俊脸回骂道。

    风芷瑶听着阎无煞的反驳,心里有点微微的疑惑,难道阎无煞没有被她控制住吗?怎么骂的那般具有逻辑性,主要是他接口接的太快了。

    “无煞,住口,你把他赶走就是了!”风芷瑶想起风缌泽说的事情,立马摇摇头拒绝阎无煞去激怒慕容冲,若是就这么弄僵了,等下慕容冲出手,她和阎无煞联手都未必打的过慕容冲,是以,她不许阎无煞出手。

    “是的,姐姐,死苍蝇,快滚!”阎无煞叫骂道,眸光之中杀气居多,唇角荡漾着一丝嗜血的笑容。

    “若我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入宝山却空手而归?”慕容冲岂会如他们所愿,就这么轻易的离开?

    “慕容冲,你别再助纣为虐了,你醒醒吧,太子轩辕皓晨已经倒台了,你不要对他愚忠了!”风芷瑶喊叫道。

    “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慕容冲隔空就抽了风芷瑶一巴掌,幸亏阎无煞眼疾手快,拉着风芷瑶避开了一点,不然她的脸上一定会留在五指印的。

    “你——罢了,你把好心当成驴肝肺,既如此。你还是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风芷瑶叹了口气,她可是难得做好人的,偏偏这回碰到了个笨蛋男人。

    “不带你走,我就不走了!”慕容冲定定的看向风芷瑶,他的眼底丝毫没有阎无煞的影子。

    “无煞,揍他任何地方,如果能顺利把他赶出去,那自然好!”风芷瑶扬唇一笑,风情万种,她对着阎无煞吩咐道。

    阎无煞立马点点头,手拿长剑袭向慕容冲,谁料慕容冲隔空点了阎无煞的穴位,叫阎无煞动弹不得。

    “姐姐,这些人欺负我点穴功夫差劲,呜呜……”阎无煞一个大男人,竟然哭了。

    “无煞,不是你学艺不精,实在是他们太过厉害,无煞,不哭。”风芷瑶唇角猛抽,但是只好安慰这个只有三岁孩子智商的杀手。

    “就是个傻子,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哭的!”慕容冲唇角猛抽。

    “慕容冲,你真是卑鄙,连一个傻子都要欺负。”风芷瑶气死了,他到底让不让她睡觉啊。

    “欺负了傻子又如何,接下来本公子要开荤。”慕容冲恨恨的看着眼前的娇艳容颜,眸子内涌现一阵**之火。

    “滚,本小姐不要童子鸡!”风芷瑶可不是一般闺阁小姐,于是她冷嘲热讽道。

    “再骂本公子童子鸡试试看!”慕容冲催动内力,将阎无煞的身子推去角落,他的唇角染着恶魔般的笑意,阴森的可怕。

    从来没有人胆敢如此侮辱他,今天她做到了!她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风芷瑶感觉苗头不对,正想用她具有魔力的眼睛看向他时,他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抽下了他腰间的腰带,以最快的速度蒙住了她的双眸。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会用摄魂之法吗?堂堂第一杀手成为一个三岁孩童的智商,除了摄魂之法可以办到,我想不出来其他的法子了!风芷瑶,你很厉害,不止那些王爷,连我表哥那么精明的人也看不透你!”

    “或者说吗,你根本就不是风芷瑶!”慕容冲冷笑道,这个时候,风芷瑶被蒙着双眸,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慕容冲,你为什么要帮轩辕皓晨?”风芷瑶认为他如此精明腹黑的人不应该为轩辕皓晨所用。

    “呸,谁说我要帮那个蠢货来着,我来南芍,唯一的目的便是为你而来!”慕容冲见她老实,便把她抱在手里,叙述道。

    风芷瑶听了汗哒哒,难道慕容冲是为了她南芍第一美女的称号而来吗?

    “我听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你为我而来?那那次在皇宫里的凝肌湖畔,你都不曾与我说话,我真看不出来,我有什么值得你特地远道而来?”风芷瑶觉得慕容冲真如风缌泽说的那般难懂和神秘。

    “自然是为了凤凰展翅图。”慕容冲主动褪下了上衣,露出了胸前的狼族图腾。

    “你是北澜国人?”风芷瑶猜测道。

    “不管我是哪里人,今晚你一定要成为我的女人!”慕容冲看着她的俏脸,眸色一沉道。

    “你做梦!”风芷瑶摇摇头,她就不信,没有人出来救她。

    “慕容小王爷,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来了?”说话的人是从隔壁耳房过来的东方曦。

    风芷瑶一听到东方曦的好听嗓音,心里就有一种安定感油然而生。

    “世界真小。”慕容冲咬牙切齿道。

    “本殿罩的人,你也敢碰?”东方曦冷冷暼了一眼慕容冲的重要部位,吼道。

    “紫云,进来,尽快帮你家大小姐穿好衣物,我们去花厅说话。”东方曦一想到慕容冲要对她欲行不轨,眼眸里的怒火燃烧的如同火炬一般明亮炙人。

    风芷瑶不知道,在这种时刻,竟然是东方曦出现解了她的围,刚才,甚至有那么一霎那,她就想着如果和慕容冲发生了关系,她就当睡了一次牛郎吧,好得对方是童子鸡呢。

    风芷瑶强打着精神,穿好衣物,出现在花厅之时。

    一黑一白两抹身影,正恶狠狠的对峙着。

    “那个……慕容冲,可否帮无煞解了穴道?”风芷瑶想起阎无煞的四肢不能动弹,于心不忍,她于是问道。

    “嗯。”本以为慕容冲不会答应的,然而慕容冲却答应了。

    风芷瑶随意找了个位置坐的离他们远一点。

    “瑶儿,坐我身边。”东方曦唇角上扬,朝着风芷瑶招了招手。

    风芷瑶淡淡摇头,她不想坐过去,因为东方曦的气场太过强大。

    “东方曦,你为何要管本王的闲事?”慕容冲对于吃不到风芷瑶,对东方曦耿耿于怀,恨不得对他抽筋拔骨。

    “你们北澜国的手是不是伸的太长了,连本殿的人都要染指?嗯?”东方曦静静的端坐着,蕴含着浑然天成的霸气和戾气。

    “本王自然会对她负责!”慕容冲想到自己看了她的光身,于是愤恨道。

    风芷瑶不知道北澜国的风俗,民风开放,是以,像慕容冲这么极品的童身男,那绝对是绝种了,如今他竟然想为了看到身子,而对她负责,想来她后背的凤凰展翅图对他的重要性了。

    闻言,东方曦的唇角优雅的上扬,黑眸淡漠深沉。“瑶儿可想要你负责?”

    “我不需要负责!”压根就什么都没有发生,负责个鸟啊?

    风芷瑶对慕容冲说道,眸光平静,没有撒谎的迹象。

    “你——”哼,多少女子为了得到他的青睐,想尽了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而他自视甚高,不放在眼底,唯独对这个女子,几次相见,不知不觉之间,他竟对她产生了一丝好感。

    慕容冲那双厉色墨黑的眼眸熠熠生辉,逼人的气势里有不输于东方曦的霸气,流转的皆为掠夺,厮杀,残虐,还有冷到骨子里的无情。

    “既然瑶儿不需要你负责,慕容小王爷,你便回去吧。”东方曦看向风芷瑶,唇边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宠溺,快的让人察觉不到。

    “那你为何不一起走?”慕容冲没有想到风芷瑶会和黑凝国的太子交好。

    “本殿有话想私下对瑶儿说。”东方曦的眸子微微闪动了下,优雅的执起茶杯,缓缓道。他言下之意是,你慕容冲可以滚了。

    慕容冲瞪了东方曦一眼,便甩袖离开了。

    “他走了,你想和我说什么?”风芷瑶问道,红润的唇角上扬。

    “瑶儿,慕容冲是何人,你可清楚?”东方曦眉头微挑,眼中划过一丝异光。

    “轩辕皓晨的表弟。”风芷瑶抬头看向他,回答道。

    “慕容冲的真实身份是北澜国摄政王之次子,他的姑姑便是当今皇上轩辕康的第一任皇后,所以他是轩辕皓晨的表弟,这是我查了很久,才查出来的信息。”东方曦的眼中划过一抹冷光。

    “东方曦,为何这么晚,你会在我的扶摇居附近?”风芷瑶可不认为他对自己没有所图。

    “瑶儿,莫要质疑我,好了,我该走了,你早点歇着吧!”东方曦望着她的眼睛,冷芒退去,深沉的瞳眸皆为温柔。

    “晚安。”风芷瑶想着,既然问不出来,那她更不想知道。

    东方曦看着她并不追问什么,而是径自朝着内室的方向走去,只留下空气之中来自她身上茉莉花的清香。

    “爷——”紫云欲言又止。

    “何事?”东方曦淡淡问道,眼中朝着风芷瑶内室的方向。

    “她身边男人太多了,爷——”紫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表述,可是她不敢去问,是不是英武不凡的爷和那些家主一样爱上了风芷瑶?

    “你想多了!”闻言,东方曦的眸子快速的卷起了一阵黑色幽深的漩涡,带着令人窒息一般的压迫感。

    紫云浑身一颤,“爷,奴婢错了。”

    “下不为例。”东方曦说完,便如疾风一般簌簌而过,不留痕迹,紫云只觉得鼻尖一缕龙延香愈来愈淡。

    ……

    第三天,风芷瑶以为自己还是这样呆在旭日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09 开开荤,离间计(精)【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