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表弟开荤了?

    慕容冲手下的力度再次加大加深,让风芷瑶差点要窒息了。

    “没有开荤,什么都没有碰到!”慕容冲那个恨啊,恨不得现在就压她,弄个证据确凿。

    “慕容……冲,你……真坏,呜呜呜……”风芷瑶扯开了嗓子吼道。

    “表弟,放开她,会出人命的!况且,她对我还有用!”轩辕皓晨瞪了慕容冲一眼,制止他道。

    “看在表哥的份上,今儿个饶了你,下次可不许胡说八道。”慕容冲一把将风芷瑶给推开,力气之大,致使风芷瑶踉跄了一下。

    “我可没有胡说。”风芷瑶抬手抹了抹小脸上的泪水道。

    “风芷瑶,你这些痕迹可不是我做的!”慕容冲觉得自己很冤。

    忽然,远处有清脆沉稳的脚步声袭来。

    “表弟,有人来了!你先带她避一避。”轩辕皓晨恼声道,会是谁来宗人府瞧他呢?

    “二哥。”轩辕皓寒的声线如穿透迷雾的清泉般,让风芷瑶感到清爽安稳,竟然是他来了。

    隐蔽在暗处的风芷瑶被慕容冲搂住了纤细小蛮腰,她的嘴巴被他修长的大手捂住。

    慕容冲嗅着她含着茉莉清香的头发,他的唇角微微上扬。

    这个女人真如表哥所言,闻着就很香。

    风芷瑶如今被他禁锢的动弹不得,偏偏嘴巴发不了声音,才察觉,是他点了她的哑穴。

    “四弟,如今我落的这般田地,你是来看二哥我的笑话的吗?”轩辕皓晨冷冷一笑道。

    “非也,我是来找人的。”轩辕皓寒的视线四处扫了一下,心下惊讶,如何不见风芷瑶的身影?

    “我这里除了我,可没有其他人了!”轩辕皓晨冷哼道。

    “是吗?刚才有人看见有个长的和我相似的男子带着我的准王妃往这宗人府来了。”轩辕皓寒一边说,一边观察轩辕皓晨的神色,

    轩辕皓晨心里一惊,心道,轩辕皓寒埋藏在宫里的势力看来一点也不比他少,说不定还比他多呢。

    不过,他脸上不动声色。

    “四弟,一定是那人眼花了,这可是宗人府,你二哥我目前可不是自由身。”轩辕皓晨煞有介事的轻叹了口气道,说的真真的。

    风芷瑶一听是轩辕皓晨在撒谎,心里不由的升腾起一股怒火。

    可是如今她被慕容冲所禁锢,若想逃出去喊救命,可不容易。

    但是女人有天生的武器可以利用,既如此,那她为何浪费?

    于是风芷瑶掰开慕容冲的手,纤纤玉指在慕容冲的掌心内痒痒的研磨,眸含秋水的看着他,十万伏特的秋波电的慕容冲七荤八素,外加春心大动,欲火难耐。

    本就童子身的他,哪里见过这等阵势,那里快速的如冲天柱子一般耸立在悬崖峭壁,脑海里闪过的都是暧昧的**片段,于是他的气息开始不稳。

    “什么人?”轩辕皓寒很细心,隐约察觉到附近有人的呼吸。太急促,太可疑了。

    慕容冲本想隐藏,奈何他忍不住了,他的一只大手已经情不自禁的探入身旁佳人的裙摆之下。

    被“什么人!”一吓后,他马上回神,再感觉到他的大手摸到了不该摸到的东西,立马白皙如玉的俊脸囧的似红烧狮子头一样。

    轩辕皓晨自然也感觉到了那气息的不稳,他当然清楚是谁发出的气息,但是他不能承认啊,他只好恼了。

    “四弟,你别瞎说,你还是快走吧,你不易在此久留,若是被父皇知道了,对你不利的。”轩辕皓晨眸子微闪,为了表弟慕容冲和风芷瑶不被发现,他立马说道。

    “我不走,瑶儿一定在这里!”轩辕皓寒见轩辕皓晨似要赶他走,心下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风芷瑶她肯定就在这里。

    “风芷瑶,你给我出来!”轩辕皓寒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子开始探路。

    “四弟——”轩辕皓晨拍案吼道。

    “表哥,别跟他废话了,既然他已经发现我了,那我便出来,省的让人以为我不敢见他呢!”此刻,慕容冲已经把任皮面具扔下,用的是自己的面容,他将风芷瑶打横抱起,翩然而落,站在轩辕皓寒对面。

    “瑶儿——你没事吧?”轩辕皓寒在见到风芷瑶的一霎那,心里适才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风芷瑶摇摇头,她如今被慕容冲点了哑穴,又不能说话,只能睁着秋波湛湛的美眸直瞅瞅的看着他。

    “慕容冲,你把瑶儿怎么样了?”轩辕皓寒飞也似的窜到慕容冲跟前,将风芷瑶紧紧的拉入自己的怀里,眸子内的担心不是假的。

    “不就是点了哑穴吗?”该死的,他竟然有点开始想她的身子了,果然如表哥说的那般美好,好吧,今儿个不适合要她,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和她滚床单就是了。

    慕容冲漫不经心的话语在轩辕皓寒的心底,惊起一片惊涛骇浪。糟糕,都是他不好,那群没用的饭桶,没有保护好他的瑶儿。

    他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连忙为她解除了穴道。

    “瑶儿,他们有没有为难你?”轩辕皓寒紧张的问道。

    “四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她人不是好好的吗?”轩辕皓晨再一次瞪了一眼慕容冲,心道,笨蛋,怎么不藏的深一点!

    “哼,二哥,你在这里多保重,四弟告退,瑶儿,我们回去。”轩辕皓寒见风芷瑶只是默默垂泪,心里也明白了几分,不由得暗暗自责,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让他人有了可乘之机。

    “轩——辕——皓——寒——”此时此刻,轩辕皓晨有杀弟的冲动!

    慕容冲心里非常恼火,明明这女人快到手了,偏偏来了个轩辕皓寒,该死的女人,挑逗的他激情澎湃,人却被那个男人带走了。

    等轩辕皓寒带着风芷瑶走了之后,慕容冲怒道,“表哥,那个女人你不要的话,我要了!”

    “表弟,那个女人不是你我想象的那般容易得到手,你知不知道,那天她抛绣球,都是什么身份的人去抢绣球吗?”轩辕皓晨冷冷一笑问道。

    “表哥的意思是?”慕容冲敛眉沉思后问道,随后走向轩辕皓晨,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静观其变,且看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轩辕皓晨神清气爽的品茶说道。

    “表哥好计谋,只是表哥等的下去吗?”慕容冲嘲讽道。

    “我等了将近二十多年,不差这么些时日!对了,顾欣儿那边有什么动静?”轩辕皓晨淡笑着问道。

    “她最近很安分,安分的太过奇怪了。”慕容冲想起顾欣儿,回神道。

    “安分?”轩辕皓晨嗤之以鼻,他是不会相信顾欣儿会甘于寂寞的。

    “怎么?表哥不信?”慕容冲将一杯茶水仰脖子一饮而尽道。

    “难说!”轩辕皓晨冷笑道,顾家的人能安分,那么母猪都会上树了。

    ……

    轩辕皓寒带着风芷瑶回到了旭日别庄,一路上,两人没有多话,只是一个发愣,一个闭目养神。

    “瑶儿,对不起!”发愣的那个人终于说话了。

    “你没有对不起我。”闭目养神的风芷瑶,微微睁开眸子冷冷道。

    说对不起有用吗?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就那么自信她会原谅他吗?

    “瑶儿,明天,明天我们便成亲。”轩辕皓寒伸手拉住她的小手,认真的语气,让风芷瑶蹙紧了眉头。

    “你父皇不会答应的,而且我没有想做第三者的嗜好!”风芷瑶可记得秦王府邸内有一个闵语黛呢。

    “你难道还是很在乎闵语黛的存在吗?”轩辕皓寒望着倚靠在马车车壁上的风芷瑶,怒声质问道。

    许是马车内空间太过狭小,马车外,天气闷热,知了不停的鸣叫,而风芷瑶一想起今天的憋屈之事,心中便有火气隐匿而生,偏偏轩辕皓寒还不嫌烦的来说这事,简直是火上浇油!导致她的脸颊上因为生气的缘故,热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跟我无关!”一边淡如初雪的声音回答,一边冷寒道。只是风芷瑶亦在抬手拭去脸颊和额头上的汗珠。

    轩辕皓寒黑眸一冷,什么叫跟她无关,他这是在和她道歉,在和她解释好不好?

    他本想说这马车车厢内备有冰块,她只要做到心静自然凉即可,而她却如此浮躁,他不知道是不是轩辕皓晨和慕容冲对她做了什么?

    他总觉得今天的风芷瑶很生气,甚至他一抬眼,隐约之间还看到了她衣襟内的白皙上青紫的吻痕。

    “这里是谁做的?”轩辕皓寒想着他明日就要娶她为妻,而她那里却被别的男人弄下爱的痕迹,这让他情何以堪?

    “轩辕皓寒,我很累,你能不问吗?”风芷瑶一边拭汗,一边懒洋洋的说道。

    “你——”轩辕皓寒正想说什么去反驳她时,却听见叮咚一声,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掉了下来。

    风芷瑶听到这个一声脆响,懊恼的咬了咬唇,糟糕,一定是刚才抹脖颈处汗迹的时候太过用力的,才将右边耳垂上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10 一点点喜欢(精)【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