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一点点喜欢也是极好的。哈哈哈……”轩辕皓寒再一次笑了,笑的风芷瑶不知所措。

    “切,有什么好笑的,再笑把你吃掉!哼!”此刻的风芷瑶有点孩子气。

    但是在轩辕皓寒看来,他很喜欢她娇柔不做作的性格。

    “瑶儿,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给你幸福的!”轩辕皓寒看到风芷瑶唇边那一抹如烟花般飘渺虚无的笑容,他的眸子闪了闪,心里没来由的害怕。

    “当然相信。”风芷瑶看着他的时候,心思已然到了九霄云外,他不是她想要追寻的星星,所以,先哄着,必要的时候,她会选择逃走。

    “太好了,瑶儿,你终于答应嫁给我了!”轩辕皓寒的眸子里闪耀着幸福的泪光,原来他的动心终于有了回报。

    自成年后,无数次,无数人,都在问他,为何不曾心动,哪怕是陪在他身侧的闵语黛也无法让他看入眼中。

    他自己也曾经质疑过自己的心如止水。

    但是那一天在海棠苑,她临危不乱的为他包扎伤口,或者是她极为妖娆的魅惑,他那天竟然冲动的赠她玉麒麟,直到十八弟很肯定的说他,四哥,你动心了!

    没错,他对她当真动心了!知道她跟着九弟去夙阳处理蝗灾,他不然也不会带着数十暗卫只身前往夙阳,就是为了救她性命呢。

    “有那么开心吗?”风芷瑶双手托腮看着他,唇角轻轻的勾起一抹浅笑,娇美如花。

    “就是很开心。”轩辕皓寒抬手摸摸她的秀发,唇角的笑容快要柔的融化成冰水了。

    “那好,我也开心!”风芷瑶可不认为,某人会乐意她嫁给秦王轩辕皓寒吗,答案当然不是,她很邪恶的期待明天的抢亲大戏。

    轩辕皓寒乘此机会在风芷瑶的唇边印下一吻。

    然而他却忽略了风芷瑶眸底闪过一丝诡异的妖冶。

    “对了,明日你出嫁就从旭日别庄出嫁。”轩辕皓寒似想到了什么说道。

    “为什么?”风芷瑶觉得奇怪,之前不是说好了是在旭日别庄举行婚礼吗?如今他为何又改主意了?

    “瑶儿,你是我唯一的妻,我只想把你迎娶回去,必要时,闵语黛可以为你让路。”轩辕皓寒下决心道,反正,他认定了风芷瑶是他一辈子的妻子,他才不管父皇同意与否,他就是要将风芷瑶迎回秦王府邸。

    “你不怕你父皇知道了后龙颜大怒吗?”风芷瑶可不认为他和她的婚礼会顺利举行!

    “我不怕,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想过了,我绝对不能委屈我的妻子。终身大事,一辈子只有一次。”轩辕皓寒拉着她的小手深情的说道。

    有一瞬间,风芷瑶觉得自己快要被他给感动了,但是下一秒,她又清醒了,她只知道她那背后的诡异凤凰展翅图才导致他对自己的势在必得,看轩辕皓晨和慕容冲对她的所作所为,她就知道了。

    是啊,一辈子只有一次,那她能嫁谁呢?但是如今,谁也不能嫁?嫁了谁便是害了谁?只因她背后的诡异凤凰展翅图。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温行远再次通过密道见到了才入睡没有多久的风芷瑶。

    “瑶儿,早上的事情,我得知了,我很抱歉,没有过早带你离开。”温行远抱着她说道。

    “不,不是你的错,这一切似是命中注定,可叹有人想要把我拉入棋局之中,偏偏我不知道是谁推我入局。”风芷瑶将螓首倚靠在他的肩膀上,默默叹道。

    “瑶儿,今晚跟我离开吧,我做不到看着你嫁给别的男人。”温行远抓住她的小手,恳切之中带着忧伤,期盼道。

    “不,若是我就这么跟你走了,轩辕皓寒一定会想办法为难我的曲荷楼的,行远,曲荷楼的一切是我和弦伯的心血啊,是以,我不会这么离开。”风芷瑶拒绝他的提议,她不能拿曲荷楼来玩命。

    “可是——可是瑶儿,你当真那么想嫁给轩辕皓寒吗?”温行远有点愠怒了,吃味的说道。

    “我不想嫁,这个时候,我嫁给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我都是在害他,你可知道,凤凰代表的含义?你可知道轩辕家族想要统领天下的野心?更甚至是其他国家上位者想要一统天下的野心?而我这后背的凤凰展翅图,你不会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不然我也不会将风家族人妥善的处置安排了,就算风芷琳不被赐死,我们风家一样会被卷入这场皇权争斗之中!”风芷瑶冷冷一笑道,她一直都清楚自己的位置,身处风口浪尖,焉能和以往一样活的潇洒,美男左拥右抱?

    “瑶儿,其实老皇帝早就看风府的势力和三大世家如眼中钉,肉中刺了。”温行远了解的点点头,附和道。

    “对,正因为如此,我才更不能嫁给你们当中任何一个。”风芷瑶想起风家的没落,应该是和九五之尊脱不了干系的。

    “只是瑶儿,你若明日真和轩辕皓寒成亲,洞房花烛,你该如何应对?”身为男人,温行远若是不担心这事,那他就不是七情六欲的人了。

    “洞房花烛?也不见的会有,我就不信,你没有应对的策略!”风芷瑶抬手摩挲他如玉美瓷般柔滑的俊逸脸庞。

    “瑶儿的意思是?建议我抢亲?”温行远的唇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她倒是和他想一到去了。

    “我可什么也没有说。”风芷瑶伸出粉嫩的小拳头轻轻地捶了他健阔的胸膛几下,娇嗔道。

    “瑶儿,其实你说的对,我是已经做了两手准备,若是你不跟我走,我明天就准备抢亲,而且曲荷楼那边,我也会派我的人守着,你无需担忧。”温行远眉头一皱,只是大手伸出将她的小手包在掌心里,清越的声音响起。

    “谢谢你,行远。”风芷瑶轻轻含笑道,风老爹可是说了曲荷楼是她的嫁妆,更是她近些日子来的心血,她不容许别人去霸占,去威胁。

    “行远,我总觉得你和轩辕皓寒之间有着莫大的仇恨,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风芷瑶偏着脑袋,猜错道。

    “是有那么一点仇恨。怎么,你想帮谁?”温行远饶有兴致的问道。

    “切,你们的恩怨自然由你们自个儿去处理,与我何干?”风芷瑶摇摇头斥道。

    “啊,对了,明儿个他要迎娶我回秦王府邸,如果你真要实行抢亲计划,可不能伤害无辜的百姓哦。”风芷瑶似想起了什么似的嘱咐道。

    “知道了,看不出来,我的瑶儿还真是体恤劳苦百姓呢?瑶儿,你咋不体恤一下我,深更半夜不睡觉,爬密道来此见你,你好得主动一次啊。”温行远仔细想想,他有点郁闷,第一次温润的脸上有点不悦,于是恼声道。

    “知道了,知道了,马上主动,但是你不许逃哦。”风芷瑶听他这么一说,倒是被逗笑了,掀开云纹锦被,让他上床。

    “瑶儿,我怎么觉得你的笑容有点阴谋的味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馊主意啊?”温行远有点小生怕怕的感觉,于是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俏脸,问道。

    “哪里有什么馊主意?你到底进不进来?”风芷瑶扫了他一眼,娇声唤到。

    “好吧。”温行远无奈的笑了笑,脱靴褪衣上床睡觉。

    一翻激烈的**过来,两人都出了不少汗。

    风芷瑶皱了皱鼻子,恨恨道,“行远,你咋那么神勇?是不是吃了什么鹿鞭?”

    “别胡说,那是我年轻,精力旺盛,不会是他们几个不及我的神勇吧?”温行远想起另外几人,一脸嘲讽的说道。

    “是啊,是啊,你很神勇,好了啦,天快黎明了,你赶紧离开这儿吧,我再睡一会,等下那些繁琐的礼仪会忙死我的。”风芷瑶想起那些大婚礼仪就心烦。

    “瑶儿,那你再睡一会儿,我先走了。”于是温行远亲了亲她粉嫩芳香的红唇,才恋恋不舍走了密道离开了。

    ……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还没有来得及穿透轩窗的时候,风芷瑶被门外的敲门声喊醒了。

    风芷瑶无奈的睁开一双熊猫眼,心里暗骂昨晚温行远太过神勇,让她今儿个差点起不来床榻,低头看了一眼凌乱的床榻,皱着眉收拾了下,适才下了床榻。

    她转身走到门前,将门打开,外面的喜娘和紫云都在,只是喜娘奉了轩辕皓寒的命令,似有些等不及了。

    这不,一开门,喜娘,还有秦王府邸派来的丫鬟婆子全给一窝蜂的涌了进来,顿时的全给风芷瑶给围住了。

    风芷瑶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那个……我……我才起床,让我先吃口早饭再弄,行吗?”

    “启禀王妃,时辰不早了,你一会儿路上随便吃点吧。”喜娘笑盈盈的说道,她心想这个王妃真漂亮,但是转念一想,人家王妃乃南芍第一美人,若是不美,秦王殿下也不会不在乎她恶疾染身也要娶她回府了。

    “这……”风芷瑶猛摇头,这……这让不让人活了,她很饿的好不好,于是她求救的目光看向紫云,紫云倒也聪明,连忙去端了洗漱之水,让她洗漱了之后,给了她一个苹果。

    风芷瑶此时正饿的紧,哪里会去管那苹果的用意,直接咬了一口往肚子里咽了下去。

    “王妃,不可,这是代表吉祥如意,平安喜顺的苹果,你怎么可以吞下去呢?”接着喜娘不悦的瞪了紫云一眼,心道,这丫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紫云被喜娘一瞪,本想教训她一顿,可是想起之前爷的交代,她只好什么也不说,任喜娘摆弄去。

    接下来风芷瑶啃完了苹果后,似木头人一般,任喜娘她们在她身上拾掇起来。

    沐浴,穿衣,绾髻,插花,璎珞珍珠凤冠,大红嫁衣,金手镯,金项圈……三个多时辰过去了,风芷瑶身子都坐僵硬了,屁股都疼了,腿都麻了,快要不耐烦,快要呼呼大睡的时候,终于,她们完工了。

    一缕红妆,清新淡雅,韵味出尘,远山眉如墨黛,红唇轻描,粉面腮红,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风芷瑶僵硬的看着莲瓣铜镜内的自己,一团红色里包裹着的美人儿,千娇百媚,海棠标韵,媚骨天成,美不胜收。

    “大小姐今日好美,要是不涂抹这些粉末,大小姐定然更美。”紫云站在风芷瑶的身后,赞美道,不过,她之前看到风芷瑶的一双熊猫眼皱眉之后,便催喜娘帮风芷瑶的眼睛那边用了浓浓的妆粉。

    为首的喜娘则一脸震惊的看着铜镜里的俏佳人,嘴巴都合不拢,果然是倾国倾城的第一美人啊,眼眸之中全是惊叹,这秦王妃一身大红嫁衣,说不出的绝艳美丽。

    “今儿个晚上,王爷一定会被王妃给迷死的。呵呵……”喜娘回神后,对风芷瑶说着讨喜的话语。

    风芷瑶听了喜娘这话,只觉得额前有三只乌鸦飞过,轩辕皓寒迷死倒是不至于,怕就怕,等下温行远过来抢亲,把轩辕皓寒气死倒是有可能。

    这么一想后,风芷瑶有点担心,这事情是不是玩大了,会不会玩出人命来?

    看昨天下午,轩辕皓寒在马车上对自己说的话,不得不让她担心,只因他对她承认了他的动心。

    罢了,不想了,自由比什么都重要!男人嘛,勾勾一下,就会来的,对,就是这样,她风芷瑶现如今只想要自由。

    “大小姐,爷说了,等下他会去秦王府邸观礼的,他希望你安分点,别给出什么乱子。”紫云突然小嘴凑到风芷瑶耳边轻声说道。

    什么?东方曦希望她嫁给轩辕皓寒,然后让她自己脱身?

    不,才不要呢,去了秦王府邸,想要逃出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她和温行远的计划可不会改变。

    “喜娘,我饿了,让我再吃点儿吧,不然等一下,我可没有力气和王爷拜堂。”风芷瑶想着等下逃跑的事情,她绝对不能做个跑着跑着饿死的新娘,她要吃的饱饱的出逃。

    “那……好吧……你可要快一点。”喜娘点点头。

    于是紫云乖巧的立马为风芷瑶端来了一些精致的小菜。

    “大小姐,今日会很累的,多吃点,这回吃了这些,可只能到了晚上才能吃了。”紫云将筷子递给了风芷瑶,关心道。

    “哎,什么风俗,这要把我给饿死了。”风芷瑶摇摇头,心想,古代的礼教吃人,这风俗也真挺折磨人的。

    “王妃,这大喜的日子可不能说死这个不吉利的字。”喜娘听了立马驳斥道。

    “啊,知道了,知道了,人家第一次结婚……厄第一次成亲啦。”风芷瑶皱着眉头,心道,以后再也不弄这种古老的婚礼了,她要穿婚纱,办西式婚礼!

    不过,她还有没有机会穿越回去呢?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喜娘高声笑着喊道,“启禀王妃,时辰到了!”

    “好。”秀美娉婷的身形站起,大红嫁衣华丽的划过一道耀眼的弧线,娇柔的声音响起。

    ……

    湛蓝的天空碧然如洗,黛瓦灰墙朱门黄漆,阳光之下,映出了一幅七彩的画卷。

    秦王府门处,轩辕皓寒长身玉立在宽大的门楣之下,他头束金冠,一身大红喜袍风华绝代,本就高大挺拔的身材在穿了这袭大红喜袍之后,更衬的他身姿颀长,眉目如画,俊朗的五官在此刻显得有些冷凝而喜悦。

    “王爷,黛儿恭喜王爷终于如愿以偿了。”一袭粉色纱裙的闵语黛追到了府门前,笑盈盈道,只是这笑多少有些酸涩。

    “黛儿,如果……如果将来你和我一样,也有了心爱的人,我们可以和离,好了,这儿风大,你身子骨最近不爽利,赶紧回屋歇息去吧。”轩辕皓寒看着她的目光依旧清冷,只是许是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是以,他的唇角微微上扬,显示着他的好心情。

    “好,黛儿知道了。”闵语黛压下心里的酸涩,强颜欢笑道。

    那个叫风芷瑶的女子想必已经进驻王爷的心里很久了吧!

    ……

    松鹤楼,阳光斜射进二楼的雅间,静谧无声,虽然外面吵闹成一团,但是这里却没有一个多余的人,连一丝儿的声响都没有,今天,这幢楼的雅间都被一个大人物给包了,二楼的楼梯口,有专人把守着,除了小二,没人敢上来。

    雅间里,两个凭窗而坐的男子,正懒散的望向窗外,风轻撩起他们的墨发,露出倾国倾城的脸来,饶是男人,也让人移不开视线。

    一个身着紫色滚金边织绵长衫,腰束金色绣蟒蛇的缂丝带的绝美男子,阳光薄薄的斜射在他的脸上,肌肤晶莹剔透,狭飞的剑眉下,是一双漆黑如潭的眼眸,眸底汪着深不可测的湖水,深邃而神秘,慵懒的斜依在软榻上,周身蓄意待发的霸气,就像一把嗜血宝刀封其锋芒,隐而不露。

    “今儿个秦王娶风家大小姐,你还能这么安稳的坐在这里和我对饮?”说话的人,唇角擒着笑意,一身的风流倜傥,妖娆不可方物,那璀璨的眸子里是魅惑人心的光芒,让人看一眼便深陷其中,他正是南芍第三世家家主北堂子谦,而对面霸气萧杀的男子,正是擎天堡少主苏慕焰。

    苏慕焰一拢袖摆,暗香飘过,纤长如玉的手指轻抚过手中的精致白玉杯,唇角扬起势在必得的笑容,傲人的黑瞳中是暗无天日的深沉。

    “他未必能得偿所愿。”苏慕焰看了一眼北堂子谦,说道,他声音高深莫测,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意。

    “看来你对风芷瑶势在必得。”北堂子谦轻押了一口茶道。

    他垂眸看向白玉杯子内的茶叶。

    是顶级的红山银针,细如针尖,经烧开的泉水一泡,舒展姿意,明明是尖若细末,可偏就开出一朵朵嫩绿色的花朵而来,茶香扑鼻,晕染着整个雅间。

    “呵呵,你知道便好,只是我的事情,你别插手就行了,对了,你家子萱妹妹多日不见,是不是快要当娘了?”苏慕焰想起北堂子萱嫁给齐王轩辕皓飞有些日子了,于是问道。

    “别提了,轩辕皓飞那个混蛋对我妹子也不见得多真心,他还是三不五时的去逛青楼,子萱多有怨言,我给劝住了,男人谁没个三妻四妾,红颜知己啊,偏偏子萱还吃醋的紧,哎,她的事情我也不想管了,我自己最近被傅家逼的苦哈哈的。”北堂子谦想起傅雪残的手段,不由得毛骨悚然,对于傅雪嫣与他的一片痴情,他可是敬谢不敏。

    “傅家怎么你了?”苏慕焰玩味的笑了笑。

    “逼婚罢。”北堂子谦再次饮了一杯道。

    “傅雪嫣对你也算痴情极了,你就娶了她吧,反正你这懒散的性子,是该找个女人管管你了。”苏慕焰戏谑道。

    “再痴情也不敢碰啊,太纯洁了,不适合我。可惜两家订下的亲事,不是说退便能退的,这才是我心烦的地方。”北堂子谦恼声道,双手扒拉了下头发道。

    “哈哈哈……”苏慕焰笑了。

    “对了,你琼儿妹妹据说疯了,你不觉得奇怪吗?”北堂子谦很好奇,于是问道。

    “齐王府邸内姬妾最多,难免有勾心斗角,那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我也不好多加干预。再说你我本是齐王好友,如今也算姻亲关系,但是再亲,你我也不能去管人家务事,是吧?”

    苏慕焰如今最头痛的是如何让风芷瑶怀上他的子嗣,其他人的事情都不在他的考量范围之内。

    “也是啊?对了,这几天如何不见烨磊他们呢?”北堂子谦觉得奇怪,他们来松鹤楼很久了,司徒烨磊竟然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难道?”苏慕焰的心底升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于是薄唇轻抿道。

    “哈哈哈,风芷瑶可真抢手,本是好友的你们,怕是一个个为了她都要翻脸了!”北堂子谦唇角轻扬,笑声明朗。

    “是吧,今日怕是靖王也会有所动作!”苏慕焰目光深幽道。

    “那我可就有幸看一场好戏了!”北堂子谦优雅的执起精致茶杯,抿了几口后笑道。

    “你可不许阻挠!”苏慕焰也笑了。

    “当然,咱俩多年的朋友了,虽然我不是很待见她,但是你喜欢她,那就罢了。”说完,北堂子谦的目光闪了闪,他只要一想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11最美婚礼,六男抢亲(高潮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