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瑶儿——”苏慕焰没有料到那个人一袭白衣,头上戴着纱帽,根本就看不清楚其人面容,那人是谁?

    风芷瑶只觉得自己的耳朵轰隆隆的响着,接着她什么也听不见了,就这样倒在了那人的怀里。

    傅雪残想要一收天蚕丝,奈何那人从腰间拔出了一柄亮着蓝光的匕首,一下子割断了天蚕丝。

    “你是何人?竟敢断本少主的天蚕丝?”傅雪残怒了,这个人为何身形看着熟悉,但是他却想不起来他究竟是何人?

    那人未在理睬傅雪残,而是抱着风芷瑶,口哨一吹,竟然叫来了翅膀巨大的鸟儿,有点像雕,那人正想带着昏迷的风芷瑶离开。

    却有另外一道白影从他背后,如闪电一般抢过了风芷瑶的娇躯,这人正是姗姗来迟的温行远。

    “温行远?是你?”那人忽然出声,声音倒是让轩辕皓寒给认出来了。

    “慕容冲,是你在害本王的王妃?”轩辕皓寒一听慕容冲的声音,再联系刚才他撒了一把粉末在风芷瑶的脸上,他立马勃然大怒,他担心风芷瑶的身子,可谓心急如焚。

    “不是害,是帮她脱离你的掌控!”慕容冲冷冷一笑,今儿个居然还是失手了,果然这个女人有一手,竟然让那么多优秀男人为她魂牵梦萦。

    “慕容冲,快让瑶儿醒过来!”轩辕皓玉本就对太子的表弟慕容冲鄙夷之极,如今见到他,自然恨之入骨。

    “哼!你是我谁啊?胆敢命令我?”慕容冲对于轩辕皓玉的焦急,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来人啊,给我上。”轩辕皓寒觉得和慕容冲是浪费口舌,于是干脆怒喝着吩咐道。

    “风芷瑶是我一个人的,你们统统都给我滚!”慕容冲岂会因为失手而放弃,他的人生格言之中从来都没有失败两字。

    “慕容冲,交出解药!”温行远一贯温润的面容这一次前所未有的含霜染冰,说出的声音如十二月的冰凌子一般寒冷。

    “呸,你让我交出解药,我便交吗?”慕容冲呸了一声后,怒气冲冲道。

    “你——”温行远心疼的看着如娇弱的花朵一样的佳人,手背上青筋凸起,指关节泛着森然的白。

    “慕容冲,你若不交出解药,今儿个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苏慕焰这一次可是有备而来,带了不少修真高手,是以,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慕容冲。

    贺兰祺没有料到风芷瑶会被慕容冲暗算,心里的痛绝对不比他们任何一个人少。

    “既然皇上将我和瑶儿赐婚,那瑶儿便是我贺兰祺的娘子,我现在就带她走,她活,我便活,她死,我便死。”贺兰祺飞掠向温行远身边,他抬眸给温行远递了个眼色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合作?”到时候再让瑶儿选择,让她嫁谁?温行远垂眸看着怀里的一抹娇红,问道。

    “嗯。”贺兰祺觉得自己若是和温行远合作,可以少去很多阻力。

    “我也加入,到时候就让瑶儿选择,她倒底想嫁谁!”司徒烨磊正好靠的最近,听了之后立马说道。

    “贺兰祺,风相已经将瑶儿嘱托给我,那么我也应该加入。”苏慕焰看到瑶儿在温行远手中,他心里着实不放心,于是沉吟道。

    “也算上我一份。我的第一次可是给她的!”傅雪残的意思是,他一定要让风芷瑶对他负责。

    终于,他们达成一致,共同将风芷瑶从混乱的街上带走,倒是把轩辕皓寒气得半死,轩辕皓玉只是冷哼一声。

    轩辕皓玉想到父皇对贺兰家族的荣宠,以及心爱的女子被他人带走,他的眸底是蚀骨的恨意。

    也许,只有抢到了父皇屁股底下的宝座,他才可以真正的夺得那个女子的芳心吧,即使她不喜欢他,他也要把她禁锢在他身边一辈子,抑或生生世世。

    轩辕皓玉想至此,扬手一挥,他布置在远处的精卫便整齐有序的离开。

    慕容冲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统一战线,将他逼的溃不成军,他带着表哥的那些下属,个个皆是饭桶,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便让别人人影一闪,快速的飞掠而走了。

    不过,他一点也不担心,风芷瑶会自此失踪,因为他给风芷瑶的脸上下了“红粉珠泪”。

    何谓“红粉珠泪”?

    那便是一种对女人来说致命的毒药,如果不合欢,女子的面容即将衰老,七天之内,必须和男人合欢,容颜才会越来越美。

    如果不合欢,便眼眶飙泪,泣不成声,容颜变丑,在痛苦之中煎熬而死,而与其解毒合欢之人必须是下毒之人。

    这种红粉珠泪可是对付烈性女子的最有效的媚药,本来想着等风芷瑶中了此毒,他给抱回去解,正好他可以把她顺路带去北澜国。

    他相信那些男人们很快会派人来请他回去的。

    想他北澜国第一处男,为了得到一个心仪的女子,当真是煞费了苦心。

    风芷瑶,你一定会是我的唯一王妃!

    紫云和阎无煞早就跟着温行远他们离开了,而今只剩下一脸铁青的轩辕皓寒负手倚靠在马背上。

    “王爷今日大婚,本家主善未备礼前来,真是不好意思。”北堂子谦见该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于是他从附近的茶楼屋檐上飞掠了下来,红衣妖娆,说不出的风华绝代。

    “北堂子谦?”轩辕皓寒清冷的眸子望向他,唇角暗勾,这第三世家的家主可是和七弟走的很近呢。如今此番前来,是来看他笑话吗?

    “本家主有个夺回风芷瑶的好计策,你是否想知道?”北堂子谦极其嚣张的抬起他不输女子的玉指,懒洋洋的吹拂了下,诡异笑道。

    “抱歉,本王不感兴趣!”轩辕皓寒可不屑与他为伍,即使要夺回心爱的女子,他也不屑和这样的人合作,因为轩辕皓寒知道,北堂子谦明面上和其他几个家主交情甚好,更或许他此次前来,也和七弟有关。

    但如今太子被废,他自己,七弟,九弟三人被立为储君人选的呼声最高,这么重要的时刻,他犯不着为了一点小事让父皇纠他的错处。

    “也好,那本家主告辞!”北堂子谦没有料到轩辕皓寒会当场拒绝,当下脸色一沉,但是嘴上仍笑笑说道。

    轩辕皓寒一甩袖子,让一众铁骑跟着回府去。

    ……

    明月好似玉钩倾斜的挂在半空,月光如水倾泻下来,关雎宫门前的花园里,姹紫千红的花儿,在月光的滋润下,溶成一片灿烂的花海,轻柔凉爽的夜风轻轻的拂过,花影扶疏,月色荡漾。

    关雎宫

    寝宫里,端妃卓燕雪刚睡醒,伸长手臂,慵懒的活动着筋骨,睡了一觉,果然感觉神清气爽了很多,抬头便见宫内夜明珠灼亮亮的耀眼,风从窗外吹进来,撩动着薄纱,飘飘渺渺的,分外悠扬。

    明月挂在窗棂之外,银辉如绢般洁白,照在华美的寝宫之中。

    端妃起身后,换上一袭淡紫色的宫装,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茉莉,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深紫色锦缎裹胸,一袭长裙落地,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由于是午睡后,适才只是把几缕头发盘上,另外的头发自然的梳成一股,在发端处系上一柄紫色小扇,用一个小巧的水晶的发簪修饰了下发鬓处,端的风流韵致,凤姿秀稳。

    “是你吗?慧音师太?”端妃听到门外一处异动,便淡淡问道。

    “是的,娘娘,是贫尼回来了。”慧音师太一袭灰色道袍风尘仆仆的出现在关雎宫。

    “本宫的大公主可有下落?”端妃明艳的脸上闪过一抹焦急。

    “贫尼查到当初抱着大公主离开的人已经死了,线索就这么给断了。”慧音师太摇头叹气。

    “罢了,不必再派人寻找大公主了,若是有缘,本宫和她一定可以相见,若是无缘,见了,她也未必会认本宫!慧音师太,你累了,且先退下吧。”端妃想起无缘得见的大女儿,眼里满满的哀伤。

    “娘娘,最近这两日是不是睡不着?”慧音师太抬眸看向端妃道。

    “是啊,皇上新得了两名貌美如花的西域美姬,他又不来本宫的寝宫了,哎。”也许这就是身为皇上女人的悲哀吧。

    端妃卓燕雪的心里极为的苦涩,就算整死了一个风芷琳,可是却没有给飞儿带来任何的好处,太子的势力依旧没有倒台,据说太子在宗人府依旧过的活色生香,可见太子并不如表面上的无德好色,难道这一切都是太子的表象吗?

    “娘娘,还年轻,来日方长,再说了,娘娘有齐王殿下,何必庸人自扰,一旦齐王殿下青云直上,娘娘便可母以子贵。是以,娘娘该看开些,而且,如果有缘,大公主必然也会与娘娘你团聚。”慧音师太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后,便缓缓劝说道。

    “是啊,本宫也只能这么想了,只是可惜了灵熙那孩子,自从被退婚后,整日愁眉不展。”端妃想起小女儿轩辕灵熙,红唇勾勒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娘娘,小公主她只是深陷情障,待明日贫尼去开解开解她,或许她能展笑颜也说不定。”慧音师太安慰道。

    “本宫幸亏有你,不然这么多年,不知道该如何撑的过来?”端妃优雅的落座,眸底是对慧音师太的感激。

    “娘娘,切莫如此说,贫尼与娘娘是多年的朋友,应该的。”慧音师太笑道。

    ……

    一行人到了温行远的别庄。

    一路上,温行远一直抱着风芷瑶不撒手,直到到了别庄才把她放在床榻上,他才舍得放手,只是依旧坐在床沿。

    苏慕焰欣长的身影静静的立着,俊美的五官上罩着一层薄霜,漆黑的眼瞳阴鸷深不见底,唇角紧抿,周身的戾气,连周遭流转的空气都冰寒冷冻。

    贺兰祺和司徒烨磊担忧的快把额前的头发都给揪没了。

    傅雪残垂眸看到风芷瑶手腕上的伤,内心深感歉意,他想靠近昏迷的风芷瑶,还想为她的受伤了的手腕上药。

    “傅雪残,你离瑶儿远一点。”温行远自从上次被他用毒伤了之后,便对傅雪残有了成见。

    “瑶儿是我的娘子,我不会离他远的,我只会离她更近。”傅雪残坚决留下。

    “好了,你们别废话了,快点看看瑶儿到底怎么了?如何脸色愈加的苍白,而且昏迷了这么长时间?慕容冲下的什么毒呢?”贺兰祺揪心的瞅着昏迷的风芷瑶,劝说他们道。

    “瑶儿,醒一醒。瑶儿,快醒醒。”司徒烨磊伸出手去拉了拉风芷瑶,希望她可以醒过来。

    “瑶儿,快醒醒,慕焰哥哥在你身边,你别害怕,快醒醒。”苏慕焰也如他们一样俯身说道。

    “啊……”风芷瑶被他们唤醒之后,惊恐的抱胸,缩在床榻的角落,眼睛赤红,泪水狂飙。

    “瑶儿,你怎么了?你不认得我们了吗?”贺兰祺想要伸手去拉风芷瑶,然而风芷瑶却猛摇头。

    “好痛,好痛,我的脸好痛,快帮我找一块镜子,我这脸怎么了,好烫。”风芷瑶抬手拍着自己的脸,泪水肆意的流了下来。

    “瑶儿的脸怎么回事?为何会变……变丑?”司徒烨磊看着温行远,问道。

    “这究竟是什么毒?”苏慕焰看了也不可置信的疑惑了,为何倾国倾城的容颜变成了丑陋不堪的容颜?莫不是问题出在慕容冲的毒上?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傅雪残发出撕心裂肺的嗷嗷嗷声。

    “傅雪残,大家都烦心着呢,你瞎吵什么?”温行远恼怒的看向傅雪残。

    “你们一个个可知道娘子中的是何毒?你们知道吗?”傅雪残质问道,一脸的肃杀之气。

    “你知道?瑶儿中的是什么毒?”苏慕焰见大家都是一头雾水的模样,于是他好奇的问道。

    “红——粉——珠——泪!”傅雪残一字一句的说道,唇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什么是红粉珠泪?”司徒烨磊问道,他奇怪于傅雪残的反应。

    “那是一种对女子来说致命的毒药,如果不合欢,女子的面容即将衰老,七天之内,必须和男人合欢,容颜才会越来越美。

    如果不合欢,则眼眶飙泪,泣不成声,容颜变丑,在痛苦之中煎熬而死,而与其解毒合欢之人必须是——下毒之人。”傅雪残说完,眼眶内已经蓄满了泪水,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傅雪残,你此话当真?”温行远只觉得傅雪残刚才解释那红粉珠泪的每一句话,都让他的心情无比沉重。

    傅雪残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瑶儿所中之媚药,必须由慕容冲来解?你是这个意思吗?”司徒烨磊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该死的!

    傅雪残点点头,此刻,他痛苦的落泪了,要把中意的女子送去别的男人的床榻,那教他情何以堪?

    “不,一定还有别的办法?”温行远可不认为自己是极为大度的,是以,他这一刻坚决不答应去求慕容冲为风芷瑶解媚药。

    “没有别的办法了!如今只有这么一个方法!”贺兰祺之前是夜未央的时候,曾看过“夜罗刹”组织的古籍,那上面正写攻克各种毒物的方法,可仔细的浏览了一遍后,他只是想到了以毒攻毒吗,但是这种毒非常之难解,一个解不好,那么该女子将会在痛苦煎熬之中死去。

    “贺兰祺,连你也知道这药的解除方法吗?”温行远觉得风芷瑶这种毒如此狠辣,如今她却可苦苦煎熬,真是让他心疼极了。

    “知道一点,只是我们这么多人当中,并没有合适的人选当风芷瑶的解药。”而贺兰祺这么说也是有目的的,他心想千万要将瑶儿救回来。

    “瑶儿,你怎么样,实在忍不住就抱抱我吧,希望我可以帮你降降火气。”温行远的眸子里涌动着大大的怒火,但是对风芷瑶说话的口气是极为的温柔的。

    “呜呜……好痛……好痛……”风芷瑶抬手,死命的抓自己的脸颊,体内却又炙热的想要和男人合欢,她其实脑子还是清醒的,她猜测自己八成是中了媚药,如今听到傅雪残的解释,她什么都明白了,如今她若想要活下去,必须要回去求慕容冲。

    “瑶儿,我……我们……”贺兰祺当然希望风芷瑶可以健健康康的活下去,但是若是让他把心爱的女子送去别的男人床榻,这是非常艰难,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怪不得傅雪残那么铁骨铮铮的男人,竟然为此流下了眼泪。

    “纵然我变成丑八怪,纵然我死,我也不想去求慕容冲!”风芷瑶紧咬着牙根,尖尖的粉色指甲深掐着自己的掌心,以保持她此刻的坚定意志。

    “瑶儿,可是慕焰哥哥不能看着你就这么痛苦的死在煎熬之中,七天,七天,一晃就过去了,瑶儿,慕焰哥哥不能让你死,你若死了,慕焰哥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苏慕焰紧紧的抓住风芷瑶的小手,眉头紧皱,哽咽着说道。

    “慕焰哥哥,任何一个人都是会死的,我只不过提前死罢了,十八年后,我还是一个漂亮的大美人,慕焰哥哥,还有你们,一个个都不许流眼泪,你们笑着祝福我,我想回去属于我的时代……”风芷瑶一边说,一边莹白的珠泪不停的掉落。

    “瑶儿,你既然和我们都发生了关系,为何……为何不愿意和慕容冲?”司徒烨磊拧眉良久,问道。

    “我有原则,你们别问好吗?”风芷瑶垂眸看着自己白皙的掌心早已被鲜血染红,心里的苦涩并不比他们少。

    是啊,如果是在平时,上个美男确实没什么?但是如果要让他们将她送上别的男人的床榻,这不就是等于凌迟他们对她的拳拳爱意吗?

    她或许不信爱情,但是太伤人的事情,她经历了那么多,她已经不想去做了!

    “娘子,我要你活下去!”傅雪残摘下手上金蚕手套,伸出修长完美的手,轻轻的握住了风芷瑶的手,说道,“我一定要让你活下去,你只需要明白他慕容冲只不过是你的解药罢了!其他,你无需多说,如果你有幸活了下来,你永远都是我万梅山庄的女主人!”

    傅雪残说完,他俊眸之中的泪水再次落了下来,心底的痛苦怕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的。

    “傅雪残,你无需如此,我……我已然下定决心,七天后,就算我容颜老去,我也绝不后悔,我虽然不是贞洁烈女,但是我有我自己的原则,请你们别再多说了,或许我死了,我能去另外一个世界了也说不定!”风芷瑶泣不成声的说道,司徒烨磊一直在拿锦帕在给她拭去脸上的泪痕。

    “瑶儿,你不会死,你听到没有,我,贺兰祺,一定要你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活下去,你别忘记了,老皇帝给我和你的赐婚圣旨,我要你当我唯一的娘子,且还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瑶儿,我不许你死,你听到没有?”贺兰祺干脆坐在床沿,抱着她一边说,一边默默的流泪道。

    “瑶儿,我们如今都和你都了肌肤之亲,你的生命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按照西楚国的说法,我们便是你的夫郎,反正我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的!要死,也是慕容冲那个混蛋去死!”苏慕焰脸色冰凉,眼瞳染了嗜血的冷气。

    “你们怎么说?”苏慕焰说完,转头看向其余几人道。

    “当然要娘子好好的活下去。”其余人有致一同的说道。

    “还要对我负责!”傅雪残此刻还不忘负责问题。

    “不,我不许你们去求慕容冲,听到没有,我宁愿死,我也不想慕容冲给我解红粉珠泪!”风芷瑶听了这些男人的决定,不停的摇头抗议,眼眶内的泪水不断。

    “娘子,我只想你好好的活下去,以后为我多生几个大胖小子。”傅雪残已经想好了决定,活命对于贞操来讲,大过一切!

    况且在他眼中,慕容冲只不过是娘子的一枚解药罢了!

    “瑶儿,听慕焰哥哥的话,好吗?”苏慕焰心疼的看着她满脸的抓痕和泪痕,心头如刀割一般痛,痛的快窒息了。

    “瑶儿,我们是希望你活下去,你勇敢一点好吗?别管你的什么原则了!”司徒烨磊也加入劝说的行列。

    “瑶儿,你在我的眼里,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女人,慕容冲不会是我和你爱情的瑕疵!”贺兰祺双眸真诚的看向风芷瑶说道。

    “瑶儿,我只求你好好的活下去,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宁愿你变得漂漂亮亮的,也不要你被这红粉珠泪折磨的死去,你若那样死去,和凌迟我们的心有何分别!瑶儿,我如今只问你一句,你可在乎我们的感觉?还是说你从来都没有将我或者他们放在你的心里?”温行远挥手让贺兰祺让开一下,他凑上前,黑眸炙热的望着风芷瑶,他的一双大手捉住她的肩膀说道。

    “我……我……”风芷瑶被温行远问的语无伦次,他如何可能对他们无情,若是无情,她可以根本不在乎这个红粉珠泪,而去赶着和慕容冲滚床单了,可是她做不到啊!因为她不想伤害他们。

    她曾经以为她是无情的,然而认识了他们,她才知道,在潜移默化之中,她已然被他们的痴情所动容,或者有的已经爱上。

    “我不想回答。”风芷瑶摇摇头,拼命的抬手抓脸,白皙的脸上如今血色的抓痕遍布,血迹斑斑,哪里看的出来她曾经的千娇百媚,绝艳无双。

    “我已经变丑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12 吃慕容冲(大高潮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