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春色美景,春光怡人。风芷瑶宛如一朵绽开的娇艳白荷,娇柔醉人,绝美的小脸满是**过后的风情,沾染着点点泪痕,我见犹怜,脸上的抓痕神奇消失,肌肤红粉春色,唇瓣鲜红欲滴,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红粉珠泪”的药效终于解除,风芷瑶全身都舒畅了,只是她的眼眸睁开之后,眸底一片怒色。

    扬手轻轻一挥,将慕容冲推倒一侧。

    风芷瑶大惊,她的力气何时这般大了?然而震惊不止是他?连慕容冲也吓了一跳。

    “风芷瑶,你的力气如何这般的大?”慕容冲的**餍足之后,如今心情极好,被她这么一推,竟然也不生气。

    “我也不知道。”风芷瑶冷冷道,她对他所有的好感已经消失殆尽了。她是想杀他,但是他不是那么容易被她杀的,她要好好筹谋,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风芷瑶有的是时间耗着。

    她揉了揉发疼的柳腰,随后双手撑着床榻坐了起来。

    “风芷瑶,你的滋味极好,我们再来一个回合如何?”慕容冲看到她光滑窈窕的身子,**再次呼之欲出。

    “闭嘴,否则我杀了你!”奈何身边没有武器,想杀一个比她武功高的男人,还真是难度不小。

    “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要杀便杀吧!”慕容冲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彻底的把风芷瑶给惹恼了。

    她翻身一跃,骑在他的身上,双手伸出尖尖的手指,很想掐死慕容冲,奈何慕容冲并没有她想象之中的好对付。

    “瑶儿,难道你想谋杀亲夫吗?”慕容冲唇角微勾,戏谑道。

    “慕容冲,你这个禽兽!”风芷瑶的双手被他禁锢住了,动弹不得。

    “禽兽?哈哈,我喜欢这个词,对你这样的女人,就必须化身禽兽,否则不够味道,不让人爽!”慕容冲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暧昧的大笑道。

    “你——”风芷瑶无语。随后想到既然已经解除那药效,她就不想见到他了。“好了,红粉珠泪已然解除,你可以滚了。”

    “瑶儿,跟我去北澜国!”慕容冲改为抱着她柔软的娇躯说道。

    “不去。”风芷瑶可不想去住蒙古包。

    “不去也得去!”都已经是他的女人了,自然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蛮横不讲理!”五个字概况了她对他的坏印象。

    “瑶儿,你的肚子在咕咕叫了,一定是饿了。”慕容冲听到她腹部内咕咕叫的声音,便说道。

    “和你无关!”猫哭耗子假慈悲!风芷瑶冷嗤了一声回答道。

    “真的无关吗?说不定你的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慕容冲想起自己或许播种成功,他的唇角微微上扬,浅浅的笑意荡漾在他的俊脸之上。

    “啊?你说的对啊!”是会怀孕啊!怎么办?此刻身上没有携带避孕散,如今之计,必须马上起床去最近的药铺买藏红花以防万一。

    “瑶儿,为我生个小世子吧!”慕容冲看到她愈加娇艳动人的脸庞,眼眸之中憧憬着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的场景,不由得脱口而出道。

    “你做梦!”风芷瑶直接回他三个字。

    “有梦才有希望!”慕容冲看到她冷冰冰的态度,心知她此刻是恨他的,但是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结果,他如今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她,虽然她不是处子之身,但是这一点无妨他想要将她纳入他的羽翼之下的心愿。

    “随你怎么说吧!我饿了!”吃了食物,她要快点去买药吃,不然腹内留下孽种,她掐也要把她掐死。

    “好。”慕容冲自己也饿了,自然赞同。

    于是两人分别下床穿衣。

    风芷瑶一脸冰冷的看着那扇闭合的房门,心里的仇恨愈加的浓重。

    “吱呀”一声推开房门,风芷瑶便看到庭院内烂醉如泥的五人,她唇角暗勾,喝的酩酊大醉就可以掩盖他们设计她的罪行了吗?

    “紫云出来!”风芷瑶厉色喊道。

    “大小姐?”紫云愁眉苦脸的从不远处走来。

    “我饿了。”风芷瑶冷冷道,周身的气息仿佛来自冰川地带。

    “是的,奴婢马上去弄吃的。”紫云点点头回答道,她清楚此刻大小姐的心情,是以,她唯有顺从。

    “瑶儿,他有没有弄……弄痛你?”司徒烨磊听到风芷瑶的声音,似乎酒也清醒了不少,他抬头看着愈加美丽的她愣神了下,问道。

    “我饿了。”风芷瑶答非所问,眼底冰冷簌簌。

    “瑶儿——”司徒烨磊没有想到风芷瑶那个“红粉珠泪”解除之后,变得冷艳如冰,似换了个人似的。

    “我饿了!”风芷瑶对于他们刚才的选择,心里冷笑,当真爱她到可以将她送往别的男人的床榻吗?

    “瑶儿,我……我们是为了救你,不得不这么做。”贺兰祺一扔酒坛子,快步走到风芷瑶跟前解释道,只是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风芷瑶背后的慕容冲。

    “我饿了!”风芷瑶不想回答,依旧说那三个字。

    “瑶儿,慕焰哥哥和他们都希望你可以健健康康的活下去看,你若要恨的话,你就恨这个人渣吧!”苏慕焰手中的酒杯应声落地,优美的唇角扬起一抹苦笑,接着阴鸷的眼神扫了一眼慕容冲。

    “你,还有你,你们还想说什么?”风芷瑶将视线落在温行远和傅雪残身上,她冰冷的声音响起。

    “瑶儿,我不在乎你刚才发生的事情,因为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你永远是我万梅山庄的唯一女主人。”傅雪残醉醺醺的站了起来,在触及她那冰冷的视线时,他吸了口气说道。

    “瑶儿,我不要你死。”温行远眼神痛苦的看向她,在触及她冰冷如水的目光之时,他心如刀割。

    “说完了?是吗?”风芷瑶的唇角勾起一抹凄艳绝美的笑容,笑的让人心疼。

    “瑶儿——”温行远担心的喊道。

    “我饿了!”风芷瑶看也不看他们,走向厨房。

    慕容冲在一边看着风芷瑶的反应,此刻他也有点后悔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夺了风芷瑶的身子,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了,只有继续披荆斩棘的走下去。

    “慕容冲,瑶儿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贺兰祺再也忍不住了,冲着慕容冲吼骂道。

    “那是你们没用!”慕容冲骄傲的冷笑,此刻的他想高傲的孔雀,冷冷的睥睨着他们。

    五人正想一起对付慕容冲的时候,却被慕容冲用极快的幻术飞走了。

    “该死的,居然让他给跑了!”温行远恼怒的一掌拍向近旁的大树。

    “这样吧,我们一起派人追杀他,让他这辈子死无葬身之地!”苏慕焰想起心爱的女子被慕容冲给夺了清白,恼羞成怒。

    “这法子极好,我赞成。”傅雪残点头附和道。

    于是其他人也赞同了。

    厨房里,风芷瑶安静的站着,看着紫云娴熟的切菜,她的视线慢慢移到那刀上。

    “大小姐,你这么看着我干嘛?”紫云看着风芷瑶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疑惑道。

    风芷瑶没有回答紫云的话语,而是一手抢过了锋利的菜刀仔细端详。

    “大……大小姐,你不要想不开啊!”紫云被风芷瑶的动作吓了一跳,她以为风芷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会不会是想不开了。

    “瑶儿……你不要想不开啊!”司徒烨磊听到紫云的喊叫声,一个箭步快速的窜了进来,吼道。

    “是啊,瑶儿,有什么事情好商量的,你……你别想不开啊?”温行远看到拿着把菜刀的风芷瑶,也吓了一跳,此刻,他的心吊到了嗓子眼。

    “瑶儿,我们从没有嫌弃你,真的,你别自尽啊!”贺兰祺想要上前去夺掉她手上抓着的菜刀。

    “瑶儿,快快放下菜刀!”苏慕焰的脸刷的白了,头顶冒汗,他还真担心风芷瑶会想不开。

    “瑶儿,菜刀太重,还是我帮你拿吧。”傅雪残也想上前去拿菜刀。

    噗!

    谁和他们说,她想拿菜刀自尽来着?

    她为了那个婚礼,大早上的才吃了一点点。如今她的精力被慕容冲那个混蛋禽兽榨干,她此刻哪里来的精力去搞自杀啊?

    “谁说我想自尽的?”风芷瑶扬了扬手中的菜刀,接着将菜刀举起,看的他们心惊胆战,心疼加操心。

    “瑶儿,不可——”这么个动作,怎么看都像自尽啊,贺兰祺连忙去夺下了菜刀。

    “菜刀还我!”风芷瑶冷眸如冰,犀利的看向贺兰祺。

    “瑶儿,你答应我们,你不自尽,我……我就把菜刀给你。”贺兰祺看了一眼其余美男们,呐呐道。

    “我不是要自尽,我是要切菜自己下厨!”风芷瑶叹了口气,这几个男人真是爱惨了她,她根本就没有说她要自尽啊,一个个的都那么紧张。

    “真的?”司徒烨磊不相信,其他人也不相信,也一个个的质疑她的话。

    “当然,我干嘛骗你们!这条小命等于劫后重生,我会珍惜的,快把菜刀给我!”风芷瑶淡淡说道,她要留着小命报今日玷污之仇。

    “好,我信你。”贺兰祺将菜刀递给了风芷瑶。

    “嗯,你们出去吧!厨房是女人的地盘。”风芷瑶冷淡道,如今,她对他们不会有好脸色的。

    “瑶儿……可是……”温行远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别可是了,你们出去吧。别耽误我烧菜!”风芷瑶转身不再看他们,径自拿着菜刀切起萝卜丝来。

    等那些美男走出去之后,紫云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小姐,还是让奴婢来烧菜吧。”

    “紫云,我要见东方曦,你告诉我,在哪里可以见到东方曦?”风芷瑶觉得或许东方曦可以帮她。

    “这……”紫云抿紧红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紫云,如果你还当我是主子,就将东方曦的具体落脚地告诉我,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风芷瑶想起东方曦曾经对她说的一句话,她很确定他一定会同意她和他的合作的。

    “瑶儿,那人不是我,纵然所有人都会害你,但是我绝对不会害你!”东方曦曾经这样说过,是以,风芷瑶认为,东方曦一定会帮她。

    “大小姐,奴婢……奴婢……不知……”紫云想起东方曦并没有说让风芷瑶知道他的具体落脚点,是以,她很为难,于是干脆不说。

    “罢了,你不想说,我不会为难你的。”风芷瑶见紫云不肯说,心道,罢了,她不说,她自己也会去碰碰运气的,说不定她能找到他也不一定。

    “对不起,大小姐。”紫云低头道歉道。

    “不必道歉,你没有错,他是你背后的主子,我了解。”风芷瑶说完,便不再出声,只是让紫云去烧火,她炒菜。

    风芷瑶是直接在厨房用膳的,吃的时候,也不让那五只美男进来。

    “大小姐,为何不让他们进来?”紫云好奇道。

    “不想看见他们。”风芷瑶一边吃,一边回答道。“对了,阎无煞呢?”

    “他之前还在这里的,这会子却不见人影了,等下奴婢就去寻他。”紫云偏头想了想。

    “不必去寻他了,紫云,我吃好了,你收拾一下洗碗吧。”风芷瑶站起身子,对着紫云说道,接着她缓缓的踱到门口。

    紫云点点头说知道了,只是她话音刚落,不曾防备的她却被风芷瑶从背后一个手刀给弄昏倒了。

    于是风芷瑶和紫云对换了衣物,她就地取材,快速的易容成紫云的模样,然后她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还在庭院里的五只美男见易容成紫云的风芷瑶出来,连忙问道,“紫云丫头,你家大小姐有没有消气了?”

    “大小姐刚才吩咐了,说她想在厨房里静静的再待一个时辰,还说不许你们进去打扰她。”风芷瑶学着紫云的声音说道,使人难辨真假。

    五只美男的注意力早就放在厨房了,哪里有多余的心思看眼前的佳人,是以,他们点点头,挥手让紫云退下了。

    只是紫云却是走向大门口的方向。还是付雪残觉得奇怪,于是拦截她问道。

    “你如何不伺候你家大小姐了,这会子你要去哪里?”傅雪残总觉得这个叫紫云的丫头的行为太过诡异。

    “启禀姑爷,大小姐吩咐奴婢给她去外面买张生记的话梅。”风芷瑶暗骂傅雪残多管闲事,但是脸上却笑嘻嘻道。

    姑爷?厄,这称呼听着很顺耳,是以,傅雪残被这声姑爷喊的晕陶陶的,立马忘记怀疑了,连忙挥手同意她出门了。

    风芷瑶一出别院的大门,看着四下无人,于是足尖轻点,一路上用轻功寻找药铺。

    终于找到了一家药铺,买了她需要的藏红花,只是她不敢去曲荷楼煎药,她怕温行远会知道她逃了。

    如今曲荷楼四周都是温行远的属下们在把守,她可不敢自投罗网。

    那么只有去找个小客栈煎药了,然后服下药,如果不幸中奖了,就是她一辈子的耻辱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温行远他们并没有听到厨房里有一丁点动静,担忧之下,立马踹开了厨房紧闭的房门。

    一开房门,却见风芷瑶倒在地上,于是他们个个慌乱的喊道。

    “瑶儿,你醒醒,瑶儿,你醒醒。”

    “奴婢不是大小姐,大小姐会不会想不开?”紫云被他们摇醒后,连忙澄清道。

    “对啊,这声音不像,脸倒是很像的!”司徒烨磊看了看紫云说道。

    紫云无奈的扯下风芷瑶给她戴上的薄如蝉翼的任皮面具,道,“大小姐真狠,竟然把奴婢一人给扔下了,呜呜,大小姐,会不会想不开啊?”

    紫云还对之前风芷瑶抢了她的菜刀之事,担心的不得了!

    “紫云丫头说的不无道理,我们赶紧去找瑶儿,可不能让她出事。”贺兰祺听着紫云说的有道理,连忙说道。

    其余四只自然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兵分五路,动用各自的势力去寻找风芷瑶了。

    傅雪残气死了,他可是在同一块石头上摔倒了两次了,是以,他势必要抓住风芷瑶才可泄愤,他想好了,一旦追到她,他就要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要的她下不来床榻,然后给他生三五个孩子。

    风芷瑶寻了一家简陋的客栈,用身上的首饰换了一个房间,实在是出来的急,银子没有带多少。

    这不,她才想到孔方兄的好处了。果然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她将藏红花煎好之后,才认真的吞服了下去,适才心里轻松了许多。

    躺在这家客栈的木板床上,她想着东方曦会出现的地方。

    等等,她说他帮她解决了梦馨,而梦馨是丽春院的花魁,那么说,东方曦极有可能隐身在丽春院喽?

    因为他有承认过丽春院是他的产业,那么他会不会正好就隐匿在丽春院呢?

    可是瞧这时辰,温行远他们肯定发现他们上当了,肯定在发动人力找她,那么她也不能用她自己的面容或者紫云的面容出现了。

    更不能说曲家大小姐的面容出现,那么她只有重新做个任皮面具,等到华灯初上,夜幕降临,她就去丽春院“打工”顺便看看东方曦他在不在那里。

    青楼?她要去青楼,如果用太普通的面容进去,肯定见不到东方曦的,那么只有用最美的女子面容去丽春院晃一圈,顺便躲避那五只美男的追踪了。

    风芷瑶浅浅一笑,好,就这么办,再次易容。

    这回,她不弄妖媚类型的,她要换清冷型的。

    身份是落难的大小姐,卖艺不卖身!

    ……

    夜色如水,月光皎洁。

    丽春院已是热闹开始,忙忙碌碌的丫头们,姑娘们的浅笑低吟,招揽客人的娇嗲声,与风流客人的娇嗔声,让奢华精致的丽春院沉入一片纸醉金迷的景象。

    而此时,在大门口,一道洁白的身影轻柔婉约,秀美的不似真人,似仙子,那旖旎拖地的云烟纱,那丈余长的长纱云绸,一头及腰的秀发柔顺的披散在肩后,仅仅用一根桃木簪子挽了一个慵懒随意的流云发髻,耳畔的几缕青丝随风飘荡,吹起缕缕风情,举手投足之间,清浅动人,秀美冷艳,融合着淡雅清香的美感,精致的锁骨让人想更进一步探探神秘之地!

    她就那么翩翩缓步而来,夜起潋滟的月光如沙的镀在她的身上,一袭白衣笼上了淡淡星光,踏着月光缓步而来,似乎万千的景色成为她的陪衬。

    一身慵懒淡雅,却掩不住她身上的灼灼光华。

    这样的女子,如天然去雕饰的清水芙蓉,又似茫茫天山之巅冰清玉洁的雪莲花,坠落尘土之中,似乎多看一眼,都是对她的亵渎,但偏偏管不住自己的目光。

    二楼雅间内正在听属下惠娘禀报的东方曦看到楼下门口处的绝色女子,目光一滞,一双眸子由迷蒙到深邃,最后变为一汪深潭,一眼看不到底。

    “爷,那姑娘……”惠娘顺着东方曦的视线看过去,自然也发现了那姑娘,于是她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这等姿色,倒是比之雪雁更让人觉得惊艳,惠娘,你且下去问问她,为何而来?”莫不是要来投身丽春院?

    “是的,爷。”惠娘应声退下。

    楼下因为风芷瑶的出现,人们都痴痴的望着她,疑似仙子下凡尘。

    如今风芷瑶易容了下,用了“夜煞”大小姐风绝媚的面容,是以,她自信她的易容术,没人可以看破,那她等下就用个化名好了,她目光一扫,看到台上的瑶琴,立马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化名——琴瑶。

    直到风芷瑶走了进去,人们的视线一直还跟随着她,久久不能收回。须臾,那些无论是刚出来的,还是正要进去的,或者是压根就没打算进去的,此刻便一窝蜂似的向着丽春院涌去。

    纷纷猜测是不是丽春院新买来的绝色姑娘!看看他们可否有幸得佳人垂青,芳心暗许。

    对四周痴迷的目光视而不见,风芷瑶提着裙摆,抬步迈进了大厅之内。

    一眼便看到里面布置精美绝伦,房顶上镶嵌着七彩斑斓的南海夜明珠,散发着炫彩夺目的七色霞光,地面是翠音石打磨的地砖,明镜可照人。四周熠熠生辉,绝然暗香,垂珠玉落,一片流光溢彩。

    大厅极为的宽敞明亮,比风芷瑶意料之中的还要大。大概可容纳五百人左右。中间是一方圆形拱柱的看台,看台中央是布景布置的一轮星月尘辉。

    似众星捧着一轮皎月,揽月华彩,妙不可言。

    就看一眼,风芷瑶便将大厅装修尽收眼底。潋滟的眸光第一次现出诧异的神色。

    东方曦的产业果然别具一格,如仙界幻境,美不胜收。

    正在四处打量,前方有一名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女子迎了上来,将风芷瑶挡在门口:“这位姑娘,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还是你是来投身我们丽春院的?”

    “厄……算是投身丽春院吧。”如今只有青楼是最佳的隐匿场所。是以,她淡淡的收回视线,声音如黄莺出谷般的说道。

    女子朱钗裙带,华丽罗裙,带着几分青楼女子的味道。看来是这里的主事了吧。看起来很精明的样子,果然东方曦在用人方面很有一套。

   &nbs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13 初夜问题(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