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一千金买她的初夜?

    冷琴瑶的红润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容。

    “瑶儿,难道本家主的身份配不上你吗?”见她不说话,北堂子谦眉头微凝,看着冷琴瑶,眸底一汪幽深加重。

    “话不可如此说。”冷琴瑶微微挑眉,斜睨着北堂子谦。貌美的娇颜因了光线的渲染,美而炫目,如天边红霞,春色醉人。

    “那瑶儿的意思是?”北堂子谦第一次耐心的和一个才认识没有多久的女子说话。

    “既然琴瑶决定了卖艺不卖身,自然要坚持原则,何况惠娘也是同意的,当初让琴瑶进来见北堂公子的时候,惠娘可是说了只需让琴瑶给北堂公子抚琴即可,其他并未多说。”冷琴瑶不卑不亢的说道,心里将北堂子谦鄙夷个半死。

    “那本家主为你赎身吧。”北堂子谦沉吟片刻,忽然看着冷琴瑶说道。

    靠?赎身?她又没有将自己卖给丽春院!哪里来的赎身一说!天杀的笨蛋!

    “多谢北堂公子美意,琴瑶目前没有想被谁赎身的心愿,如果哪天琴瑶想要离开丽春院了,第一个想倒的便是你,北堂公子。”冷琴瑶聪明的将话题扯开,她不想去和他讨论初夜不初夜的问题,因为她早就没有什么初夜,谈论个鸟啊!

    “既如此,那你就为本家主抚琴一曲吧。”北堂子谦见这女子颇为狡黠,次次都能将话题扯开,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冷琴瑶,唇角一扬道。

    冷琴瑶暗暗的松了口气,很好,不让她伺候他滚床单就行,抚琴就抚琴吧!

    北堂子谦见冷琴瑶颔首应下,顿时勾唇一笑,拿起刚才剩下的半壶酒,一仰脖,一饮而尽。

    形态洒脱,放荡不羁,说不出的妩媚风流。

    冷琴瑶见他似乎心情变好了些,适才缓缓步到琴案前,浅浅的笑容一直浮在略施粉黛的俏脸之上,双肩放平,双手抚琴身,大指略微展开,手指微微弯曲,呈半握拳状,左手按弦,右手弹弦,一段音律缓缓流出,达到了以韵补声的效果。

    听琴音,心觉欢喜,颔首,低额。

    双手依旧在琴弦上没有停顿,不论是托、劈、勾、剔、抹、挑,还是撮、轮、摇等技巧在右手中都显得自然天成,左手吟揉滑按,让琴曲听起来更加的舒心。

    左手用摇指弹弦,右手拇指紧压着发音弦上,模拟出风声的感觉,在夏末秋初的日子里,让人心觉清凉之感。

    光洁白皙的额头猛抬起,脸上依旧是一副淡淡的笑容。最后,右手紧按慢放,一个柔和的颤音悄然泻出,双手起。雅间之内,余音绕梁,怕是三日不绝。

    “弹的极好,这琴音和本家主的那个故人所弹奏的不分轩轾啊!”北堂子谦听着美妙婉约的琴音,唇角扯出一抹笑容,眼眸之中的赞赏倒不是假的。

    故人?不分轩轾?难道说的是她风芷瑶?

    冷琴瑶眸子闪了闪,并没有马上接话,只是淡淡一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琴瑶之琴艺不过是冰山一角。”

    “瑶儿,何以如此谦虚?”北堂子谦抬眸看着眼前的女子,如玉的容颜如一朵山茶花盛开,妩媚绝伦,薄唇勾起,似笑非笑,声音低沉温软。

    北堂子谦此刻是少见的温柔语气,倒是让冷琴瑶听了吓了一跳。

    “厄……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退步。”冷琴瑶呐呐笑道,心道,和他说话真累。

    “那个北堂公子,琴瑶如今抚琴也抚过了,是不是可以让琴瑶告退了?”冷琴瑶觉得自己腰酸背痛的很,所以小声说道。

    “是不是太早了?”北堂子谦意犹未尽的说道,视线在触及她高耸的傲然前,若有所思道。

    “厄……天色已晚,琴瑶累了,想——”冷琴瑶尴尬的坐在琴案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瑶儿,本家主可是出了一千金啊,难道就只让本家主听一曲,便让本家主回去吗?”北堂子谦笑颜暖暖,眼波柔柔,坐着的身子缓缓站起。

    “北堂公子,琴瑶绝对没有赶你走的意思。”冷琴瑶灿然一笑道,她吃饱了没事干,才会想着将他赶走。

    “最好没有!”北堂子谦迈着优雅的步子向着冷琴瑶走来,一袭华贵的火红锦袍,端的是风流俊逸,风姿卓然。

    冷琴瑶看着北堂子谦离自己越来越近,心里警钟大响,他想干什么?

    “瑶儿,不如你我一起抚琴一曲如何?”说完,北堂子谦俯身靠近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冷琴瑶的脸上,痒痒的让冷琴瑶揍他的冲动。

    一起抚琴?那也用不着靠那么近啊!

    北堂子谦一手搂着她的纤细柳腰,一手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按在琴弦之上,道,“弹一首《高山流水》如何?”

    嘎?高山流水?

    好吧,好吧,只要等下让他放她离开就行,实在是之前被慕容冲那只禽兽榨的太过干干净净了,这不,差点要直不起腰了。

    不对,北堂子谦若是抚琴,做什么对她毛手毛脚的,还乱摸,还摸她那个地方,她实在忍不下去了。

    “北堂公子,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碰琴瑶那里,呜呜呜……”哭啊哭,古代女子碰到这种xing骚扰事件肯定要哭的,她只不过顺应时代的潮流而已。

    北堂子谦傻眼了,她哭个什么劲啊,他的手只是不小心碰了她的神秘部位罢了,他又不是故意的,他要个女人还需要他去挑逗女人吗?一般女人都是自己洗白白的主动给他压的!

    “不许哭!本家主又没有和你xxoo,有什么好伤心落泪的。”北堂子谦脸色阴沉,怒道,好好的心情全给她哭没了。

    冷琴瑶继续哭,哭的肝肠寸断,哭的惊天动地。

    “哎,你先退下吧。”北堂子谦皱了皱眉,他冲着冷琴瑶挥挥手,示意她可以告退了。

    冷琴瑶心里暗笑,虽然浪费了几公升的泪水,但是能全身而退比什么都强,哈利路亚,咱要回去睡美容觉了。

    但是脸上依旧哭的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

    北堂子谦看着她蝉露秋枝的模样,顿时怜香惜玉了一番,掏出广袖里的云帕,轻柔的抬手拭去了冷琴瑶眼角以及小脸的泪痕,那动作说不出的温柔,差点让冷琴瑶以为这男人对她有点儿意思了。

    “回去早点歇息吧,明儿个我还来丽春院瞧你。”北堂子谦也没有发现自己此刻的语气是多么的温柔,连着说话也不自称本家主了,而是以我自称了。

    冷琴瑶被他的轻柔动作,微微的愣了下,随后便粉碎了自己的想法,他——北堂子谦是风流公子,她傻了才会觉得他温柔。

    等等,他说,明儿个他还来丽春院瞧她!

    啊,她能不能让他不要再来啊!

    “厄,那琴瑶先告退了。”冷琴瑶赶紧乘着他还没有改变主意,赶紧溜跑。

    “瑶儿,等一下。”忽然,北堂子谦眸中洋溢着浅浅笑意,微微蹙眉。

    “北堂公子?”冷琴瑶只好停住了脚步,扭头淡淡的看向他。

    “没事了,你退下吧。”北堂子谦叹了口气,道。

    冷琴瑶才不管他为何叹气呢,如今离开这个雅间,才是上上之选。

    一到门外,冷琴瑶便匆忙下楼,往她的小院走去,不料走的太过匆忙,和一个年轻俊逸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姑娘,本王有没有撞疼你?”这声音很熟悉,怎么听着很耳熟啊?

    等等,他说本王?是谁啊?

    于是冷琴瑶缓缓抬眸,靠,不是冤家不聚头,居然是齐王轩辕皓飞那厮。

    “无碍,请借过。”这种时候,能免麻烦就免麻烦。

    偏偏轩辕皓飞不放过她,“本王是丽春院的常客,如何不见你上台表演?”

    “厄……”冷琴瑶暗暗叫苦,她咋那么苦命。

    正巧这时,惠娘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齐王,雪雁她候你多时了。”惠娘说道。

    “嗯,对了,惠娘,这丫头,本王瞧着眼生,她是新来的姑娘吗?”轩辕皓飞笑睨着冷琴瑶,接着问惠娘道。

    “是啊,今天才来的。”惠娘点点头。

    “那让她和雪雁一起去雅间伺候本王吧!”轩辕皓飞瞧着眼前的冷艳佳人,心里升腾起一股强烈的征服欲。

    什么?还一起伺候!nnd的大种马!

    “这事情怕是不妥吧,琴瑶才伺候过北堂家主,如今再去伺候齐王你,怕是她身体吃不消吧!”惠娘见冷琴瑶投去一抹求救的眼神,马上灵机一动说道。

    轩辕皓飞一听眼前的冷艳女子是北堂子谦才睡过,便兴致缺缺了。

    于是他拧眉往楼上雪雁等候的雅间走去。

    “惠娘,刚才谢谢你。”冷琴瑶长长的吁了口气。

    “放心吧,你之前说过的,卖艺不卖身,奴家记着呢。呵呵,你先去你的小院歇息吧。”惠娘捂嘴笑道。

    “嗯。”冷琴瑶心道,果然丽春院的管理有一套,让姑娘们觉得在丽春院并非过逼迫的生活,倒是有了几分安全感。

    其实她哪里知道,惠娘是因为东方曦对冷琴瑶的刻意关注,她才那么帮她的。

    一袭黑色云缎锦袍的男子负手立在窗前,看着冷琴瑶婀娜清丽的背影离开,他黑眸久久凝望。欺霜赛雪的容颜一片轻云浅淡,看不出什么表情。

    “爷,你在看什么?”褒梦顺着东方曦的视线望了出去,在迷离的夜色之中,并没有看到任何。

    “看看月色罢了。”东方曦眸子微闪。

    “爷,这么晚了,可要褒梦侍寝?”褒梦爱慕的眼神如丝,一缕一缕的想要紧紧的缠绕着东方曦的俊影。

    “今夜不必了,你且先去歇息吧,爷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东方曦淡淡道,接着朝着褒梦挥了挥手。

    不一会儿,紫云的身影轻如羽毛一般的出现在东方曦眼前。

    “紫云,为何而来?如何不在她身边保护?”东方曦很好奇,这个时候,紫云如何会来丽春院?

    紫云对于东方曦的怒意,小小的害怕了下,接着她回答道,“爷,大小姐她不见了。”

    “怎么回事?好好说?”东方曦焦急的问道。

    “大小姐被慕容冲……被慕容冲……被慕容冲……呜呜……”紫云想到风芷瑶拿了一把菜刀失魂落魄的模样,说话语无伦次了。

    “倒底被慕容冲怎么了?”东方曦第一次失去了耐性,他的眼底一片阴沉的漩涡席卷。

    “慕容冲玷污了大小姐的清白。大小姐曾经拿着一把菜刀想要自尽,后来她又说炒菜什么的。”紫云仔细想着,于是禀报道。

    “慕容冲?”东方曦的唇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是他!

    “如今温家主他们在极力的追寻大小姐的下落,只是此刻还没有有关大小姐一星半点的消息。”紫云也很担心,毕竟风芷瑶待她是不错滴。

    “她那么聪明,不会有事的,这样吧,你回去黑凝国,继续伺候大皇姐吧,她给爷的书信里,提到了你姐姐,想必是想你回去伺候了。”

    紫云闻言,呆愣了一下,让她回去伺候长公主吗?

    “是,奴婢遵命。”紫云是奴婢,除了答应,自然不能反抗。但是她实在担心风芷瑶的下落。

    “大小姐的下落,爷会派人查找吗?”紫云本想不问,但是她还是忍不住,低声的问了出来。

    “紫云,你逾矩了!看来你在她的身边呆久了,连真正的主人都给忘记了,这样吧,你还是改回原来的名字,褒瑟!”东方曦皱了皱眉,心道,褒瑟像是被瑶儿那丫头给带坏了!

    “褒瑟,你替爷带一句话给大皇姐,她要找的人目前身体很好,无需挂念。”东方曦想到那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唇角扬起一抹宠溺的笑容。

    她就似一株生长在悬崖峭壁的野草,没有他人的帮助,依旧可以长的青翠欲滴,仰首吸取日月精华。

    “是的,爷。”紫云不明白爷为何对隐居的长公主那般的照拂,所有皇族中人都看不起失贞的长公主,但是爷对长公主的态度确是教人好奇之。

    “褒瑟,你明日一早便启程吧!”东方曦说完,便让紫云离开了他的房间。

    东方曦在看见紫云的身影离开后,唇角暗勾,扬手将拇指和食指按在一起,打了个响指,清脆敞亮,忽见一抹疾如闪电的身影出现在东方曦的眼前。

    “太子殿下,召奴才前来,是为何事吩咐?”那人一袭黑衣,黑色蒙面布,只露出两个眼睛。

    “长公主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东方曦看着那人,神色肃然道。

    “长公主的疯病还没有好,只是有时候清醒,有时候糊涂,皇上有将她关押起来的打算。”那人连忙将消息禀报道。

    “父皇真是越来越糊涂了,罢了,你派人在暗中保护长公主即可,父皇要是想关押,就让他关押吧,你且退下吧。”东方曦叹了口气,父皇他终究老了,但是却还不肯退位让贤。

    “是的,属下告退。”那人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离开。

    ……

    冷琴瑶望了望烛光摇曳的房间,心里闪过一抹黯然,明明她可以过好日子,非得来这里混。

    可是没有见到东方曦,她又有点不甘心,若是一直见不到东方曦,她该怎么办呢?

    大仇未报,她不甘心啊!

    对了,她好久不曾练武了,不如再次努力练习,看能不能把自己的武功提高些。

    两个时辰过后,她实在太累,终于沉沉的睡了去。

    第二日,天空之中飘着小雨。

    “冷姑娘,不早了,赶紧起床。”是画眉的声音,惠娘派给她的丫头。

    “画眉,这天色还早呢,让我再睡一会啊。”冷琴瑶懒洋洋的半睁开眸子,没有看到刺目的阳光,是以,她认为还早,于是她再次往里翻了个身,继续睡觉,直把画眉看的唇角猛抽。

    “冷姑娘,大家都起来了,你若是再不起来,就没有东西吃了。”画眉提醒道。

    “啊?什么?没有东西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青楼还有食堂不成?

    “是啊,大家都把好吃的吃掉了,那冷姑娘你吃什么?”画眉一脸哀怨的看了看她,说道。

    “哦,这样啊,那我起床就是了。”搞了半天,这青楼还真是有食堂呢,也好,省的她自己下厨了,难吃也只能忍忍了,为了不被那几只发现,她只好委屈自己的五脏庙了。

    冷琴瑶仔细梳妆打扮后,便去了丽春院的膳食厅,果然都是剩菜剩饭了,定然是去的迟了。

    是以,冷琴瑶也只好皱着眉头吃下了。

    她只好自我安慰一番,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她一边吃,一边对画眉那丫头旁敲侧击套话。

    “画眉,咱们丽春院的生意可真好。你说这开丽春院的人是不是很聪明啊?”冷琴瑶笑嘻嘻的说道。

    “可不是吗?据说公子长相俊美,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只可惜画眉地位低下,不曾见过公子他的真容。”画眉叹气道,眼眸之中是丝丝崇拜之情。

    冷琴瑶暗道,东方曦啊东方曦,想不到画眉这丫头居然还是你的粉丝。

    画眉猛点头。

    两日过去了,冷琴瑶躲着没有见北堂子谦,但是不代表北堂子谦会放过她。

    这一日,阳光明媚,暖阳普照大地,微风拂过,柔柔暖暖。

    冷琴瑶舒适的躺在竹椅中悠然的享受着这柔和的清风和暖和的阳光。

    清风吹动她素色的裙裾,偶有一两朵淡粉花瓣落在她的头上肩上,俏皮间带着缕缕幽香,让她唇角悠然轻弯。

    不远处走来的北堂子谦突然止步,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画面,呼吸似乎也在那瞬停止。

    铺着云绸白纱的竹椅上,她安然的睡在阳光下,素色裙裾随风摇曳,莹白的肌肤在阳光下,晶莹剔透,闭着眼睛的她零落之姿,却仿若傲雪初降。

    这一幕如同仙境,而她,是仙子。

    北堂子谦唇角轻扬,冷艳的仙子,他可曾有幸得到?

    “北堂公子,你如何这个时候会来琴瑶的小院?”奇怪,惠娘如何不派人告知她呢?

    “如果让人告诉你了,你可会见我?”北堂子谦叹了一口气,道。

    确实啊,她是不会见他的,可是,他还不是此刻出现在她眼前了吗?

    “不见吧。”冷琴瑶一怔,迟疑了片刻后,点了点头,如实回答。

    她不想骗他,她不喜欢他,她很肯定。

    “瑶儿,你可知道我这次来见你用了什么代价?”北堂子谦问道。

    “又是一千金?”冷琴瑶浅淡飘忽的笑了笑。

    “错,是两千金。”北堂子谦挑眉,就在刚才,他才从惠娘处得知,她是自愿投身丽春院的?只是为何?

    “北堂公子家底殷实,两千金不算什么。”冷琴瑶缓缓坐起身子,端起旁边小桌上的青瓷茶杯,嫣然一笑道。

    “为何要主动投身丽春院?”这才是北堂子谦最弄不懂的地方。

    “很抱歉,琴瑶不想说。”冷琴瑶蹙眉。

    “瑶儿,这里不适合你,跟我走吧。”北堂子谦看到她波澜不惊的表情,心里一阵酸涩,他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了,看到她就想到了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她虽然出身不好,但是他可以抬她做贵妾。

    “北堂公子准备给琴瑶什么位分?”冷琴瑶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他这是什么意思?跟他走?她又不是傻瓜,北堂府邸美人如云,再说她本对他无意,她当然不会去。

    北堂子谦见冷琴瑶这么问,以为她有那个心跟他走呢,一时心情极好,唇角微微上扬,“自然是贵妾。”

    靠,只是一个妾罢了!她连王妃,主母都不想当,哪里会自甘堕落去当他北堂子谦的贵妾呢?

    “位分太低了。”冷琴瑶垂眸冷笑。

    “莫非瑶儿想要北堂世家当家主母的身份?”北堂子谦媚眼一勾,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托起了她小巧精致的下巴。

    “非也,琴瑶只是尘埃之中的一颗细小的沙粒,所以琴瑶还是想要找个平凡的男人嫁了才好,你北堂世家的水太深,琴瑶怕自己这颗细小的沙粒最后没有容身之处。”冷琴瑶浅浅一笑,笑的宁静,笑的柔和,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北堂公子,如何不说话了?”冷琴瑶看着暗自思忖的北堂子谦,暗暗好笑,明明已经和傅雪残的妹妹傅雪嫣有了婚约,还敢肖想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你这话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是我不会放弃你的。”北堂子谦敛眉沉吟片刻后,松开了她的精致下巴,改为拥住了她柔软的娇躯,唇角微勾。

    “是吗?”冷琴瑶可不认为那几只会让他如愿以偿。

    “瑶儿,有些日子没有听你抚琴了,不如为我抚琴一曲如何?”北堂子谦想到自己这两日不曾碰那些女子,就知道琴瑶在他心中是不同的。

    “很抱歉,今日琴瑶的身子有点乏了,不想抚琴了。”冷琴瑶摇摇头,他是谁啊,他让她抚琴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14 你点的火不想负责(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