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亲了一下罢了,如何扯到负责了?”冷琴瑶捂嘴笑道。

    “东方曦,别生气了,且看看我是谁?”冷琴瑶见他还在生气,便弯腰用清澈的湖水洗去了脸上的易容物。

    “你是风芷瑶!”东方曦看了看冷琴瑶露出的面容,失望的淡笑了下,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此刻他的心里多么的失落,他的步子踉跄的后退了一下,将她缓缓松开。

    “是啊,我就是风芷瑶。”冷琴瑶很奇怪他此刻的表情,干嘛一脸失望的样子。

    “东方曦,你为何这般表情,怎么?看到是我很失望吗?”冷琴瑶扬起明媚的小脸看向他问道。

    失望吗?他何止失望,甚至有点心痛,如果真是风芷瑶,那他刚才对她的想法,那便是太过无耻了。

    “真是风芷瑶?你后背的凤凰展翅图可在?”东方曦不可置信的看向她,哑着嗓音问道。

    “有啊,你还和风芷瑶说过,厄,也就是我说过一句话,你可还记得,你说,瑶儿,那人不是我,纵然所有人都会害你,但是我绝对不会害你!你是说过吧?”冷琴瑶扬唇淡笑道。

    “嗯,真的是你,只是你如何得知我会在这丽春院里?”东方曦虽然很不想面对这个现实,可是终究理智战胜了情感。

    “你曾经承认过丽春院是你的产业,且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所以我就猜测你必然在这丽春院里了。”冷琴瑶微微一笑道。

    “这比喻真难听。”好吧,他承认他是有很多女子,但是身为尊贵的太子殿下,有侍妾或者红粉知己不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为什么她要用那句话说他呢,且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这话让他的眼眶有点发涩,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这辈子可以爱上任何女人,唯独不可以对她动心,偏偏易容了的她拨动了他的心湖,叹息也只能在心里叹息,他黯然的视线看向背后的清澈湖水,心一下一下的沉的很深很深。

    “嗯,是很难听,但是我觉得说的很形象呢!”冷琴瑶蹲坐了下来,看着清澈的湖水,很想戏水,是以,她想到就做,一边和东方曦说话,一边径自脱下罗袜,将洁白的双足放入湖水之中,轻轻的拨弄着,不时发出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瑶儿,已是秋天,你不可如此赤足戏水,女孩子家在男人面前要端庄娴雅。”东方曦虽然很喜欢看她的玉足轻荡湖水的美姿,但是他心疼她别着凉生病了。

    “哦,好吧。”想起古代生个小病很麻烦的,没有西药,吃那苦涩的中药,够她头疼的,一想至此,不用东方曦多说,她立马乖乖地穿好袜子,再次端庄的站在东方曦的眼前,笑了笑。

    “瑶儿,紫云已经将你的情况告知我了,你想如何处置慕容冲?”东方曦漫不经心的问道,但是若仔细瞧的话,可以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嗜血。

    “杀了他太便宜他了!”冷琴瑶一想起慕容冲那只禽兽,心里就恨的牙痒痒的。

    “那瑶儿的意思是?”东方曦修长的手掌拂过她的背脊,宠溺的语气如同面对的是三岁稚童。

    “自然是灭了北澜国,以血还血!”冷琴瑶云淡风轻的说道,眼底的嗜血与东方曦如出一辙。

    “北澜国是草原上的民族,民风彪悍,几乎男女老少都会骑马,若要攻打北澜国,需要费些周折。”东方曦想起自己的计划,拧眉道。

    “依你的意思是北澜国的士兵骑术精湛,你没有赢战的把握?”冷琴瑶笑着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若要攻打北澜国,如今师出无名,恐其他国家出面干预。”东方曦握拳抵着下巴沉思道。

    “东方曦,你何时回去黑凝国?”冷琴瑶唇边的笑容拉扯开来,弯成一弯月牙,比正午明媚的阳光还艳。

    倾城绝色的容颜被踱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彩。素白的裙衫也掩盖不住她的绝艳风华。

    “怎么?瑶儿想当我的军师?”东方曦饶有兴致的问道。

    “如果你需要,且付的起酬劳,那未尝不可!”冷琴瑶扬唇淡笑,真好,如果她跟着东方曦去了黑凝国,那就安全了,不用易容用假名了,既可以借机复仇,还可以顺便勾勾黑凝国的美男们,多好啊。

    “好,等五岳诗会一结束,你便跟我回去黑凝国吧。”本想再给拖延一段时间,但是眼看大皇姐的疯病发的越发的厉害了,他总该早点回去看看。

    “这么好,那酬劳必须多一点,那样我才会更加卖力哦。”冷琴瑶嘻嘻笑道,此刻的她看起来有几分俏皮,只是东方曦不敢多看她几眼,视线看往湖面上绽放的水莲花上。

    “那是自然。”他如今求才若渴,岂会在乎那些个身外之物。

    “那就这么说定了哦,等五岳诗会一结束,我就跟着你去黑凝国做军师。”冷琴瑶明艳的一笑。

    她的笑声清脆动听,他很喜欢听,他希望她快乐,过去的十多年,让她在风无才的府邸之中,是不是受苦了,那些个姨娘庶女会不会欺负她呢?

    他的思绪慢慢的飘远,唇边扬起一抹苦笑,他今日似乎变得多愁善感了,是因为她突然的一吻吗?扰乱了他的心湖,如涟漪轻荡……

    他慵懒的合上眸子,淡淡出声。“瑶儿,你决定好了吗?那些男人呢?”重要的是最后一个问题,前面的只是捎带的问一下罢了。

    “决定好了,那些男人们,我……我如今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嫁给他们任何一个?我如今唯一的目的是想复仇。”冷琴瑶见他问起温行远他们,便出声回答道,语气淡然,似乎她和他们的关系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

    或许会有人说她水性杨花,音娃当妇,但是她无所谓,因为她只想过她自己的生活,别人的流言蜚语从来入不了她的耳中,她要像天空里的鸟儿,自由自在的飞翔。

    如果飞的实在太累了,那就选择一棵最舒适的树栖息。

    “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不多言了,你先回去吧。”东方曦睁开眸子,转身,看向她,此刻,他的墨发在空中勾勒出一抹绝丽的弧线,更衬托的他丰神俊朗,风姿绝代。

    “好,那我目前还是用冷琴瑶的脸和冷琴瑶的身份吧,你知道的,温行远他们正在寻我。我不想见他们,是以,请你用你的势力阻止他们寻到我,可好?”冷琴瑶想起那些麻烦的男人们,皱眉说道。

    “嗯。”就算他不说,他也会那么做的。

    ……

    天色早已经暗淡下来,又是一个灯火辉煌的夜晚。

    冷琴瑶没有料到北堂子谦为了邀她抚琴,再次出了两千金,她唇角抽搐了一下后,便答应了惠娘,如今她是不怕他的咸猪手了,因为她觉得某些人可以当她试验毒药的对象,而很不巧,北堂子谦很倒霉的成为了她谋算中的一只试毒对象。

    冷琴瑶穿上月白的纱裙,风姿娉婷的在画眉丫头的搀扶下,走入二楼的雅间内。

    “瑶儿,你来了?”北堂子谦一脸开心的站了起来,让他身边的其他世家子弟都傻眼了,南芍第三世家的家主何时为了迎接一个青楼女子会这般的热络殷勤,甚至可以看到他眼底满心满眼的快乐。

    “北堂公子,以及各位公子,琴瑶有礼了。”冷琴瑶微笑着端庄的朝他们福了福身。

    冷琴瑶略略一看,这些年轻的世家公子,她都不是很熟悉,于是她也放心了,还好,那五只没有出现,不然她可倒霉了。

    “琴瑶姑娘不必客气。”其中一个温雅的男人朝着冷琴瑶笑了笑。

    “北堂公子,他是?”冷琴瑶坐在北堂子谦的身侧,是以,她微微靠近北堂子谦,小声问道。

    “唐门的少主唐风恒。”虽然奇怪于她的发问,但是北堂子谦还是问了出口。

    “哦。”长的倒是俊美,不过据说唐门是暗器毒药世家,她还是少惹为妙。

    “琴瑶姑娘长的真水灵,比我们蜀地的姑娘还要美丽,呵呵……”唐风恒似是赞美的说道,他这话引来其他几位世家公子的应和。

    “谢唐公子美赞,琴瑶乃蒲柳之姿罢了。”冷琴瑶淡淡一笑。

    “风恒,可要唤琳琅前来伺候?还是唤若秋?”北堂子谦似乎对他颇为礼遇。

    莫不是北堂子谦有什么事情想有求于唐恒风?

    “不必了。”唐风恒竟然拒绝了。

    北堂子谦的眸子闪了闪,他为何拒绝?

    “趁着雪雁和琳琅的比试还没有开始,不如,让琴瑶抚琴一曲给我们大家伙助助兴如何?”北堂子谦扬眉笑道。

    “真的只是一曲?”冷琴瑶有点担心,等下别叫她弹奏第二曲,她可是懒的很。

    “当然只是一曲罢了。”北堂子谦冲着她笑了笑,让她放心。

    于是冷琴瑶走到琴案边,随意抚了一曲,琴声悠扬婉转,让人听了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众人拍案叫绝。

    特别是唐风恒的眼中带着一抹诧异,这样的琴技早就超过了雪雁抑或是琳琅。

    那雪雁和琳琅有什么好比的?

    北堂子谦自然也看懂了唐风恒眼底的意思,暗暗担心,唐风恒可别和他抢女人。

    这些世家公子多半是懂音律的,如今听了冷琴瑶一曲,哪里有心思看台上姑娘们的表演,直说,“琴瑶姑娘,下次选花魁的话,本公子一定支持你。”

    冷琴瑶听了,差点石化,她就那么像风尘女子吗?花魁个鸟啊!她只是客串的好不好,哼,一群蠢蛋加种马,她可不敢兴趣。

    忽然锣声起,原来两大花魁同台竞技了。

    一开始是雪雁弹奏,果然琴技超群,台下掌声雷动,叫好声不绝。

    不料一道贯穿内力的男声响起,“什么花魁啊,弹的曲子难听死了,换一个,换一个。”

    雪雁自然也听了那话,小脸惨白,差点气得咬碎了银牙。

    接着是丽春院另一花魁上台,芳名琳琅。

    冷琴瑶早就听过画眉提过,那琳琅是唐风恒包养的清倌,立马来了兴致,一眼不眨的瞧着那叫琳琅的女子,连北堂子谦和她说话都不管了。

    但见琳琅身穿淡紫色玫瑰泡泡袖纱裙,乌黑的长发垂肩,流云髻上簪着一支粉色水晶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点点流苏,抚琴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

    耳旁两坠银丝蝴蝶,略施粉黛,脸蛋绝美精致。眼神顾盼生辉,有白白净净的绝美脸庞,柔柔细细的雪玉肌肤。修眉联娟,双眸闪烁如星。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那琳琅抚琴的十指嫩白纤细,白皙修长,很是羡慕,这才是完美的艺术家的手啊,如果用来弹钢琴该多好。

    “瑶儿——”北堂子谦很奇怪,如何他喊了这么多声,冷琴瑶没有接话,甚至给他个表情。

    “瑶儿?”北堂子谦再次唤道,心想,琳琅的琴音真有那么动听吗?

    再看唐风恒只是喝酒就知道了,琳琅的琴音及不上瑶儿的千分之一。

    其实,她是在看那花魁琳琅的手,长的嫩白柔软,白皙修长,根根手指如琼脂般晶莹剔透,羡慕的不得了,于是她的视线一直落在那花魁的手上。

    北堂子谦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适才知晓原因,于是他怒了,“你看了她那只手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了,难道那手比我还有吸引力?”

    “如果我的手也有你那红颜知己的手那般好看该多好啊!”

    只是冷琴瑶的话音刚落,北堂子谦的眸色倏然阴沉,本是液态的茶水一眨眼的功夫,转变成冒着寒气的冰晶击向花魁琳琅的一双芊芊玉手……接着花魁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震动了所有人的耳膜——

    “瑶儿,这辈子,你只许看我!”北堂子谦就当那些人不存在似的,偏头偎近冷琴瑶耳边,呵气如兰的说道。

    “北堂子谦,你为何碎了琳琅的手?”唐风恒怒了,那琳琅虽然琴弹的不怎么样,却是他睡过的女人,怎么样,北堂子谦都得给他个面子吧?

    “本家主的女人喜欢琳琅的一双手,自然本家主要弄来以博红颜一笑。”北堂子谦丝毫不在意唐风恒的怒气,这琳琅当初还是他开的苞,后来唐风恒接手罢了,偏偏唐风恒为了顾全他自个儿的面子,非说琳琅是清倌。

    “怎么?唐门想要自取灭亡吗?”北堂子谦冷冷道。

    冷琴瑶为北堂子谦的狠辣手段吓了一跳,这男人果然惹不得,幸亏当初没有招惹他,只是现在她貌似惹上麻烦了。

    “你——哼——不过是个女人罢了!”唐风恒想起未来要和北堂世家合作的兵器事宜,不敢得罪南芍的三大巨头之一的北堂世家,故而,他忍下了这口气。

    “北堂公子,刚才……是不是……是不是太过血腥了……”冷琴瑶假装胆小的瑟缩了下身子,语无伦次的说道。

    “以后只要你喜欢的东西,我都会为你弄到手,即使不择手段也会为你弄到手。”北堂子谦这话说的霸气,偏偏冷琴瑶对之嗤之以鼻,她才不要别人血淋淋的双手,看着就恶心,幸而她曾经做过杀手,不然今晚她别想入睡了。

    这时候惠娘命人搀扶走了琳琅,只是她一脸怒气的走上了二楼的这个雅间,质问道。

    “北堂公子,为何毁我丽春院姑娘?”惠娘很是恼火,那琳琅可是被从小培养的姑娘,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也是诗词歌赋,样样拔尖的。

    “给琳琅一笔银子,找个老妈子好好的伺候她,本家主会给丽春院十万两黄金当作赔偿损失。”北堂子谦懒洋洋的吹拂了下额头前面的墨色刘海,云淡风轻的说道。

    “好,但请北堂公子履行承诺。惠娘告退。”惠娘虽然有怒气,但是北堂子谦出手如此大方,真教她无语,不过最可怜的要数琳琅了,这辈子怕是要在以泪洗面,怨恨之中度过了。

    “惠娘,教人把琳琅的那双手用绢布包好,找个神医为琳琅缝合起来,姑娘家没有一双手很难看的。”冷琴瑶对于琳琅的那双失去的玉手很是内疚,都怪自己看的太专注了,才导致了北堂子谦的怒火。

    在场的世家公子都愣了一下,特别是唐风恒对着冷琴瑶看了许久,“琴瑶姑娘,如何想到缝合的?”

    “随便想的。”冷琴瑶淡淡说道,心想,女人在这些男人眼中的命,还不如一件生意来的大吧。想来,古代女人的命运真是可怜。

    “北堂公子,琴瑶乏了,请容琴瑶告退。”冷琴瑶微微起身,朝着他拂礼道。

    “嗯,去吧。”北堂子谦淡淡颔首,心道,今儿个他也算给她示威,他北堂子谦看上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于是冷琴瑶和惠娘一前一后走出了这个雅间。

    等她们走了之后,唐风恒问北堂子谦。“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冷艳类型会是北堂子谦喜欢的类型吗?

    “嗯,只可惜出身风尘,最多只能抬个贵妾的身份。”北堂子谦愁眉苦脸道,只因傅家人又在逼他履行婚约了。

    “对了,你让我没了琳琅,是不是也该给我补偿损失啊?”唐风恒挑眉问他。

    “那本家主将纤雪包给你如何?”纤雪是丽春院跳舞最美最动人的歌姬,据说还是清倌,是以,北堂子谦知道好面子的唐风恒八成会同意的,这才提到。

    “嗯,差强人意。”唐风恒想起纤雪的舞姿,唇角一扬,心情极好,好得也是个美人,纾解**,再适合不过了。

    “那你何时回唐门?”北堂子谦敛眉问道。

    “等过了五岳诗会就回去。”唐风恒手执雕兽白玉杯,笑道。

    “那你娘子那个时候该生了。”北堂子谦笑着戏谑道。

    “嗯,回去正好抱儿子。”唐风恒笑了,和他举杯对饮,这个时候,其他人都先后告辞回去了,只余下他们两人。

    “对了,如今你觉得谁最有希望问鼎储君之位?”唐风恒望了望四周,寂静无人,便小声问道。

    “怎么?你想把你妹妹献给某个王爷?”北堂子谦想起唐风恒之妹唐翩儿姿色极美,于是问道。

    “不是,我妹妹还小,等某个继位了,她也差不多及笄,若要进宫,还不如参加选秀呢。”唐风恒撇了撇唇说道。

    “嗯,目前朝中之事难说,你我还是安分的做生意吧。”北堂子谦现在有点后悔支持齐王轩辕皓飞了,只因齐王轩辕皓飞对北堂子萱不是很好,一个月才去过子萱房内三五次,是以,他有点犹豫了,这夺嫡之争并不如他想象的那般好搀和,是以,他想另外找人选支持。

    但是,他此刻可不会和唐风恒说这话,只能四两拨千斤的回了他。

    ……

    几日后,关雎宫端妃处。

    “母妃,儿臣等不下去了。”轩辕皓飞想起父皇轩辕康将很多重要的差事都给轩辕皓寒去办,或者挑轩辕皓玉去办,从来没有他的份,他怒了。

    “飞儿,小不忍则乱大谋。”端妃卓燕雪明明白白的告诉儿子道,她不希望她的儿子沉不住气,做一个合格的帝王,就是要喜怒不形于色,偏偏飞儿样样都好,偏偏急躁了些。

    “前些日子,儿臣和上官粼秘密见面过,他说他愿意支持儿臣,只是事成之后,让他的女儿上官秋容执掌后宫,册封他为国丈。”轩辕皓飞坐下来,执着白玉茶杯轻抿了几口,说道。

    “此事你有几成把握?”卓燕雪自然也希望自己可以母以子贵,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

    “目前有七成把握,就看母妃肯不肯配合?”轩辕皓飞放下茶杯,俯身在端妃耳边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事情,弄不好,你我都会吊脑袋的!”端妃听了轩辕皓飞的计划,顿时花容失色。

    “母妃,莫不是你不想帮儿臣?还是母妃想一辈子就这么住在关雎宫里,或者看着别人登上那九五之尊的位置,让儿臣向别人称臣?”轩辕皓飞的眸底闪过一丝怒意,这么好的机会,母妃若不帮他,那他岂不是一辈子只能当个逛逛妓院,无所事事的闲散王爷?

    “这?”端妃很为难。

    “母妃!你到底在害怕什么?难不成儿臣不是你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吗?”轩辕皓飞没有想到端妃会迟疑,按理应该配合他的计划的。

    “飞儿,你别胡思乱想,你当然是母妃十月怀胎辛辛苦苦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15 情动,暗流涌动(含简介片段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