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你是说行远他们很笨?”冷琴瑶依偎在他的胸前,弯唇浅笑,行远他们会笨吗?不是他们笨,而是她太过狡猾罢了。

    “当然,你看还是我先找到你的,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寻你呢。”傅雪残抱着她说道。

    “是啊,你聪明啊。”冷琴瑶听了唇角猛抽,这件事上还能显示他傅少主聪明啊?

    口气颇有点无奈。

    “对了,你可别把我在丽春院的消息给透露给他们听哦。”不然,她的麻烦就多了。

    “知道了,你是我的娘子,你让我往东,我一定往东,只是你确定你要继续留在这儿卖笑?”傅雪残不赞同的说道,他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的。

    但是冷琴瑶岂会如他所愿,离开丽春院乖乖地跟他去万梅山庄。

    “错了,不是卖笑,这叫卖艺不卖身!”冷琴瑶睨了他一眼,再次伸出纤纤玉指掐了他的手臂,硬是掐出了血痕,让傅雪残再一次感受到了家庭软暴力。

    “瑶儿,我不舍得你在这里受苦的,还是跟我回去吧。”傅雪残见她似吃了秤砣铁了心了,没法子,但是他还想再问一次,看自己能否说服冷琴瑶离开丽春院。

    “我都说了不回去的啊,你就别纠结了,好吗?雪残。”冷琴瑶软语哄道,伸出纤长的藕臂勾住了他的脖子,撩人的体香侵袭着傅雪残的脑门。

    傅雪残见她的盈盈水眸瞧着他,顿时心扑通扑通的跳着,本就爱她爱的很,如今她这么情深款款的看着他,教他此刻压根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这不,她说什么,傅雪残都点点头。

    “你点头了哦,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冷琴瑶开心的笑道,太好了,终于让她钻着空子了。

    “罢了,但是我此后每日都会来点你抚琴。”傅雪残见北她得了空子,虽然有点恼,不过,他马上想到应对之策了。

    虾米?他这样的话,还不如全给银票送她得了。

    “好了,我知道你逛街累了,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安排事宜,晚上再来丽春院见你。”傅雪残将她松开,扬手撩起她额前的一缕青丝的,淡淡道。

    啊?他晚上真要来啊?

    “好……好吧……”他只要不暴露她的行踪就好。

    等傅雪残离开了院子之后,被点了穴道的画眉才幽幽的转醒。

    “冷姑娘,你没事吧?”画眉紧张的问道。

    “没事,画眉,你先下去歇息吧,这逛街可真够累的,有事儿,我再叫你。”冷琴瑶看了一下四周,丽春院还没有到晚上营业的时间,所以这段时间,她这个小院附近倒是没有人路过。

    正当她庆幸的时候,一道略带醋味的男人嗓音响起。

    “瑶儿,你如何惹上万梅山庄少主的?”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北堂子谦,他已经在暗处瞧了很久了。

    他正纠结着要不要和傅雪残相见,可他又想到傅家正在逼他和傅雪嫣早点成亲,他想他还是等傅雪残离开了之后,再质问冷琴瑶。

    “北堂子谦,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我冷琴瑶又不是你的妻子,你摆张醋夫的脸子给谁看啊?”冷琴瑶一点也不喜欢他,这不,冷冷的剜了他一眼,这不,连他的大名也给喊了出来。

    “冷琴瑶,你这算不算攀了高枝不睬我了?”北堂子谦没有料到冷琴瑶如此说他,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一直在女人面前无往不利,所向披靡的,偏偏他这次碰到了冷琴瑶,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吃醋,心痛,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很陌生,偏偏他又很无奈。

    “我哪里不睬你了,是你诬赖我和那人的关系,再说就算我和那人有什么关系,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他男未婚,我女未嫁的,难道我和他交往,还需要你批准不成?”气死她了!

    “这……瑶儿……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希望你有时候可以考虑一下别人的心情,比如我的心情,我刚才站在那里见到你和他在一起,我心里很难受,当时的感觉恨不得跺了那男人的手,但是我想起我和他好得还是姻亲关系,若是我把他的手给跺了,那就对不起傅雪嫣了。”北堂子谦淡笑着解释道。

    “哦?是吗?啊,对了,傅雪嫣是谁啊?”冷琴瑶见他如此说,心里已然猜测到他定然是对这张脸动情了,只是不知道他知道她是风芷瑶,他的表情会怎么样?会不会很好玩呢?他会不会自个儿买块豆腐撞死?

    等他说到傅雪嫣的时候,冷琴瑶觉得刁难他的时候来了。

    “傅雪嫣……傅雪嫣……是我的未婚妻……你……你很在乎这个问题吗?”北堂子谦咋闻这个问题,心里开始担心了,他在心里暗骂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北堂公子,既然你已经有了未婚妻,如何还来我这里?当真是天下男儿皆薄幸,做女人真苦。”冷琴瑶冷冷的暼了他一眼,唇角一掀,眸底一丝异芒流过。

    “瑶儿,如果我娶你回去,我和傅雪嫣的婚事,我会努力想办法退掉的。”北堂子谦从来没有这么焦急过,如今他太在乎她对他的看法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回是不是着了魔了,竟然对一个青楼女子付出了真心,特别是这几晚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的时候,他莫名其妙的竟然喊出了她的名字,这让他知道自己这回定然是深深的入了他对她的情障,且不可自拔,不然也不会为了在白天可以见到她,几掷千金了!

    啊?退去婚约?

    “不,不用退婚了,琴瑶一介风尘女子不值得北堂公子如此痴心相对的。”呸,她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好不好,她和他的梁子早结下了,如今,还想把雪残的妹妹之婚事给退掉,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今儿个正好弄点毒药给他试试看药效如何,很不巧的,她这回制作的是十全大补痒痒散,不痛过七八天,是难以消除的,正好让她大小姐的耳根旁清净几天。

    “瑶儿,为了你,我现在就决定了,我明儿个一早就去万梅山庄退婚事去。”北堂子谦这会子哪里管什么娘亲早就帮他订好的婚事?

    “厄,那随便你。”冷琴瑶想了想,北堂子谦这么个见异思迁的男人,他是配不上傅雪嫣的,转而一想,退了就退了吧,傅雪嫣那么好的姑娘应该找个更好更优秀的男人。

    “你答应了,你答应从此后跟着我了吗?”北堂子谦以为她是被他的诚意给感动了。

    “没……哪能啊……你别胡说。”冷琴瑶唇角一勾,心里觉得好笑,跟着他?那还不被他一屁股的风流债给弄的头昏脑胀啊?

    “瑶儿,我保证你以后跟了我之后,我会停止纳妾。”北堂子谦咬咬牙,先哄着眼前佳人开心再说,其他以后再说。

    噗,只是停止纳妾啊?哎,好失望的说。

    还以为为了她,愿意遣散他的后宫呢!

    不过,这也说明了男人的劣根性,男人永远都不会满足现状的。

    “北堂公子,你的表白是不是结束了?”冷琴瑶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刚才逛街好累呢,她好想睡觉。

    “瑶儿,你这是想赶我走吗?”北堂子谦不悦道,他这么喜欢她,她却不怎么待见自己,让他心里酸涩死了。

    “厄,那好吧,你在坐会儿,我请你喝杯茶如何?”冷琴瑶不雅的翻了翻白眼,她不喜欢他啊,偏偏他来的好勤快。

    既然这样子,那就怪不得她无情了,她等下在药水里下点料,让他安静个七八日吧,省的来此烦她。

    “北堂公子,我这里只有粗茶,你可不要嫌弃哦。”冷琴瑶唇角扬起,优雅的走向八仙桌边,执着白玉茶壶为他倒了一杯茶水。

    “这茶叶如何这般肥大?”北堂子谦垂眸看了看茶叶的颜色和形状,好奇道。

    “这是大千叶茶,属于西域茶叶的一种,前几日琴瑶得了二两,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不,北堂公子前来,琴瑶自然得搜肠刮肚取出好东西招待呢。”冷琴瑶冷艳逼人的脸上荡漾着一抹清浅动人的笑容。

    哈哈,什么大千叶茶,根本就是她胡编乱造的,不过是用梧桐树叶晒干了,剪的奇形怪状了些,加了料之后泡出来香醇可口罢了。

    “大千叶茶?我还真没有品尝过,这回倒是我孤陋寡闻了。”北堂子谦好心情的接过了白玉茶杯,将白玉茶杯移至唇边,轻轻地品了几口,大赞味道好极了。

    “哎呀,这茶水不能多喝的,万一你喝的不舒服了怎么办?据说喝多了,全身会痒痒的,你少喝点。”冷琴瑶似良心发现,还让他少喝点,然而此刻的北堂子谦似上了瘾似的咕噜咕噜的喝了不少呢,看的冷琴瑶小脸更是灿烂而笑。

    北堂子谦,叫你和你妹妹当初合伙欺负我,从今晚开始,你就在家歇个七八天吧。哈哈哈。

    北堂子谦哪里晓得这茶水有问题,他只知道这茶水好喝极了,末了,还问冷琴瑶,她这还有多少大千茶叶?

    “还有一两多一点点,怎么,你想买?”冷琴瑶心里暗暗得瑟。

    “嗯,有多少都卖给我吧!”北堂子谦边说,边眸子微闪,笑的如沐春风。

    “这茶叶,我不卖的,我还想留着自己喝呢。”冷琴瑶摇摇头,这茶叶带回去被他仔细瞧出来了,还不得把她抽筋拔骨啊!

    北堂子谦再看到冷琴瑶打哈欠的表情后,倒是乖乖地自动自发的走了。

    才到门外,北堂子谦就去了一趟茅厕,将体内的大部分茶水用内力给逼了出来。

    北堂子谦当然知道所谓的大千茶叶那是梧桐树叶做的,但是他为了让冷琴瑶开心,才装做他不知晓内情,最后还很开心的喝了下去,要说腹黑,北堂子谦也是排的上名次的。

    越是这样有趣的女子,他越不会放手,他只知道,等他得到了她,那将是怎样精彩,怎么多姿多彩的人生?

    北堂子谦望着冷琴瑶的那栋小屋,唇角露出一抹浅浅的幸福笑容,他的女人,他是用来宠的,就再让她在丽春院多呆几日吧,等一切尘埃落定,他绑也要将他绑回去北堂世家和他喜结百年之好。

    ……

    关雎宫。

    轩辕康端坐在软榻之上,有些茫然的看着站立在那儿的宫装丽人,她在说什么?让他退位?

    不是立太子,而是直接退位?

    雍容端庄的端妃卓燕雪此时不若平常那样的温婉大方,尊贵典雅,此刻,她冷冷的看着他,声音平淡的说出大逆不道的话,说的理所当然,说的理直气壮。

    “皇上,你一向疼爱飞儿,如今飞儿要坐这个皇位,你便给了他吧,臣妾敢说飞儿是最合适的继承人。”端妃这话,不是请求,而是赤果果的命令。

    “大胆——端妃,你可知道你此刻在说些什么?”轩辕康勃然大怒,瞪的大大的眼睛里面,尽是不敢置信和浓浓的愤怒。

    端妃冷冷的笑道,“皇上,你老了,飞儿他年轻力壮,比其他皇子更具霸气,行事果断,冷静,你这位置不给他,还能给谁?”

    “你……卓燕雪……”轩辕康只感觉自己气血翻涌,胸闷疼痛,差点血溅三尺。

    “啊……你……你对朕做了什么?”她和他多年的情分,如今却来谋害他?她当真那么想当太后吗?

    卓燕雪冷眼看着轩辕康,他的风流,他的无情,她为此痛苦过,为此悲伤过,为此怨恨过,为此……但所有的一切都是枉然,他的身边还是出现了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而她的美貌经过岁月的沉淀,已然老去,似昨夜黄花,兮一去不复返了。如今她只能认命,自然只能靠儿子为她争气,让她得偿所愿!

    曾经好几次,轩辕康说他爱她,爱她和他的儿子飞儿,但是这些年来,他从没有认真的关注过飞儿,更别说他们的女儿灵熙了。

    她本想就这么做他关雎宫的端妃,总想着太子被废,皇上他总该想到他和她的儿子飞儿吧,可是没有,他不仅不闻不问,还依旧纳了那么多年轻的美人入宫,供他享乐,既然他无情,那她对他又何必有情有义?

    如今他不仅不立她的儿子轩辕皓飞为太子,竟然去扶植他另外几个儿子来压制飞儿的势力,当真不可饶恕。

    “你这个贱人,倒底给朕喝了什么?”轩辕康恼羞成怒,扬起的拳头想抡向端妃。

    “自然是重金购买的蚀心散,今儿个,你赶快写下遗诏,这样我可以让你留个全尸!”端妃见轩辕康骂她,心里冷笑,爱她的时候那么缠绵悱恻,如今不爱了,便是贱人了吗?

    也好,把她残留的唯一一点慈悲心肠都给弄没了。

    “小……李子……”轩辕康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出口唤着他的心腹太监。

    端妃冷笑一声,随即击掌三声,小李子被两个太监从内殿拖了出来,表面看似完好,但却全身倒在地上,头发和脸上,都沾满了盐水,可见泡了很久,此刻奄奄一息。

    看清楚小李子的样子,轩辕康猛地睁眼,看向端妃,眸底闪过一抹浓重的恐惧。

    “这个狗奴才对皇上真真的忠心的很呐,一身的硬骨头,臣妾唯有让人给他泡泡盐水,重新做人了!”暂且留着他一口气,往后还用的着呢。

    “你真是卑鄙,真是蛇蝎心肠的歹毒女人!朕后悔纳你为妃——噗——”轩辕康气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蛇蝎心肠也是你轩辕康逼的!”端妃冷冷一笑,妆容精致的脸上阴森一片,心道,这一刻飞儿应该和骠骑大将军布置的差不多了吧?

    “你这样对朕,你以为你就能让飞儿做上那把龙椅了吗?”轩辕康抬手拭去了唇角的血渍说道。

    “朕还掌控着南芍三十万兵力,骠骑大将军二十万兵力,还有秦王,靖王手下的兵力,你以为你和飞儿能顺利得逞吗?你快给朕解药,朕定然对你和飞儿既往不咎!”轩辕康可不想写遗诏,他还妄想着活命呢!这一刻他极力的试图说服端妃。

    “皇上,你太天真了!”门外走来一个虎背熊腰,身材魁梧的男人,一身的银色盔甲,两眼炯炯有神,举步走来,身后跟着一袭白衣的轩辕皓飞。

    “父皇,你以为儿臣是在玩过家家吗?”轩辕皓飞冷笑轩辕康当真老糊涂了,他若没有把握,会选择这个时机逼宫吗?

    “上官将军,飞儿,你们可来了,皇上他不肯写遗诏!”端妃焦急的看向儿子,还有上官粼。

    “不肯写,也要让他写!”上官粼是武将,肚子里没有几分墨水,是以,他抽出腰间佩戴的大刀刷的一声,随后明晃晃的刀锋对准了轩辕康。

    “上官将军,父王不肯写就算了,咱们先割他一刀,然后在他的刀口上撒盐好了。”轩辕皓飞哈哈大笑,他憋屈很久了,他想当皇帝很久了,如今仅仅一步之遥,自然要努力。

    “畜生!”轩辕康气得破口大骂。

    “再骂也无济于事,宫中的禁卫军早就换成儿臣的人了!”轩辕皓飞挥挥手让人去拿来了盐。

    “好,朕写就是了!”轩辕康看到盐水害怕了。

    ……

    秦王府邸,一道黑影快速的飞檐走壁,在书房处落地。

    “他动手了吗?”轩辕皓寒执着棋子的手,略略动了下,道。

    “启禀王爷,果然不出王爷所料,齐王忍不住了,他就在刚才出手了,王爷,如今属下该如何做?”那道黑影朝着轩辕皓寒下跪道。

    “轩辕皓玉有何动静?”他问道。

    “未见任何动静,前几日只是单独去见了一空大师。其他倒是没有什么异常。”黑影回答道。

    “好了,你且先回宫继续监视,本王心里有数了。”轩辕皓寒唇角暗勾,七弟,你真傻,难道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

    “四哥,他终于动手了,只是我们如今该怎么办?”轩辕皓云淡淡一笑,低头吹拂着白玉茶杯之中的翠绿茶叶,问道。

    “让轩辕皓晨去对付吧,我们静观其变。好了,继续下棋吧。”他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既可以除去太子,又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除掉轩辕皓飞。

    “那九哥那边,四哥可有什么打算?”轩辕皓云修长的手指在茶杯盖沿上滑动了几下后,若有所思的问道。

    “他若对我起杀心,那就怪不得我无情了。”轩辕皓寒淡淡说道,一想到他心爱的女子曾经和他的九弟有染,他的心就抑制不住的疯狂妒忌。

    “他倒是比起其他人,四哥更要费心了!”轩辕皓云点点头。

    “十八弟,谢谢你,谢谢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我本来以为我是寂寞的,如今我很欣慰我的身边有你。”轩辕皓寒扬手拍了拍对面轩辕皓云的肩膀说道,唇边扬起一抹淡笑。

    轩辕皓云轻轻一笑,心道,四哥自从有了动心的女子,那边清冷的人居然也开始感性了。

    ……

    靖王府邸,府内建筑布局现整、工艺精良、楼阁交错,有皇室辉煌富贵的尊贵,也有民间清韵素雅的的风韵,府内古木参天,亭台楼榭,廊回路转,翠山碧水、曲径幽台。

    花园风景秀丽,徜徉于花园中尤如漫步在山水之间,以一座半圆拱形石门,与府邸遥相呼应。

    暮色天际,轰鸣的响雷声伴着闪电,在天幕上出现,炎热的气候,并没有得到舒缓,反而让人感觉到压抑。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轩辕皓玉闭上眼说道,旁边的管家听了颔首。

    “王爷的意思是?”管家敛眉道。

    “今晚……七哥……”轩辕皓玉笑了,笑的愉悦。

    “恭喜王爷。”管家很是聪明,立马会意。

    “喜从何来?”轩辕皓玉淡淡问道。

    “王爷期待的机会来了。”管家笑着陪轩辕皓玉穿过曲廊,缓缓步入后院,心道,一场大雨很快就要来临了。

    轩辕皓玉但笑不语,只是心里一直徘徊着一抹婀娜清丽的背影。

    瑶儿,何时你才肯敞开心扉接受我?

    ……

    外面雷声轰鸣。

    冷琴瑶在竹楼里面和东方曦对弈。

    “东方曦,今日你怎么老输给我?每次都是我赢,真无聊。”冷琴瑶蹙眉道,按理她应该赢的开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16 宫廷政变,春色无边(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