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一早,天刚蒙蒙亮,青白的晨光映进浅紫色的帐帷中,轻柔湿润的晨风吹起帐帷,空气中轻盈盈的带着淡淡幽香。

    “贺兰祺,醒醒。”冷琴瑶推了推贺兰祺的身子,皱了皱眉,他倒好,昨晚和她再次xxoo之后,他沉沉的睡着了,害的她一夜无眠,实在是这床榻太小了,两个人睡觉挤的很。

    “瑶儿,哎呀,我的手臂很酸。”贺兰祺哀怨的瞅了冷琴瑶一眼。

    “被我枕着睡了一夜,真是抱歉啊,你……你没事吧?”冷琴瑶有点小小的内疚。

    “不碍事的,你喜欢就好。”贺兰祺挑眉,随后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贺兰祺,大早上的干嘛?”冷琴瑶娇声斥道。

    “亲你一下,我便去皇宫看看皇上。”贺兰祺虽然很想沉醉温柔乡,偏偏贺兰老爹的话不得不听,是以,他解释道。

    “好的,你去吧。正好我再睡一会儿。”冷琴瑶颔首笑了,随后靠近他的俊脸,红唇迅速的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

    贺兰祺穿了衣服,和她缠吻了一会儿,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冷琴瑶的房间。

    两个时辰后,冷琴瑶从东方曦那里得到消息,轩辕皓飞逼宫成功了,如今正拿着老皇帝轩辕康的遗诏,给天下人说明,他要这个皇位,那继承的可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他有遗诏。

    “东方曦,你说的是真的?南芍的新皇是轩辕皓飞?”冷琴瑶是满脸的震惊,怎么会是他呢?她一直以为会是秦王或者靖王出手的,可如今事情有变,那……贺兰祺会不会有危险呢?

    贺兰祺早晨和她说要去皇宫见见老皇帝,那现在老皇帝到底怎么样了啊?

    “没错,我得到的消息不会是错的。”东方曦点点头确定道。

    “这么说……这么说贺兰祺他有危险,不,我要进宫去看看他。”冷琴瑶很担心贺兰祺别出事了。

    “你去皇宫做什么?”东方曦见她那么关心贺兰祺,心里有点小小的不悦,但是面色尽量表现的淡然。

    “自然是帮贺兰祺。”冷琴瑶站起身子,优雅的踱来踱去。

    “好,那你去吧,你自己小心。”东方曦知道冷琴瑶是一定会去的,就算他不同意,她也会去的。

    “好的,我自己会小心的。”冷琴瑶朝着东方曦颔首,弯唇一笑,表示谢意。

    “等等,瑶儿,宫中如今被轩辕皓飞控制,你如觉得困难,无法找到贺兰祺,那你就尽量早点从东直门偏门出来,我在那儿等你。”东方曦不放心的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冷琴瑶笑着点点头。

    “只是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我?”冷琴瑶反问道。

    “你想知道?”东方曦唇角勾起,慵懒的笑了笑反问道,这样的魅笑更让整张俊脸夺目生辉,光彩照人。

    “算了,不想知道。”她想起对她痴情一片的贺兰祺,便淡淡的摇了摇头,如今麻烦事太多,等空了再问就是了。

    “那便去吧。”东方曦淡淡道。

    “好。”冷琴瑶一袭白衣,如荷花轻绽,翩若惊鸿,飞掠而去。

    ……

    贺兰祺抓到了一个关雎宫的太监问出了昨晚齐王发动了政变,皇上如今下落不明。

    这时候,贺兰祺很后悔,没有早点出现在皇宫,这下好了,皇上八成被杀了吧。

    正当踌躇时,几个宫婢的对话,引起了他的兴致。

    “这新皇登基也真是的,竟然那么仓促,就选在七日后……”后面的话,他听不下去了,如今他就想着老皇帝肯定不在世上了。

    “什么人在此次偷听?”一个紫色道袍的中年美妇出现在贺兰祺的眼前。

    “本少主可不算偷听,本少主这是路过!”贺兰祺当然晓得端妃跟前的一个大人物。

    不过他也不怕她,他道,“本少主可是有皇上颁发的如朕亲临的玉佩,怎么你怕了吗?”贺兰祺冷冷一笑道,把皇上害死了,怎么不敢被人议论吗?

    “慧音师太,有客来见朕,何意阻拦?”但见轩辕皓飞缓缓从对面假山处走来,头戴束发金冠,内穿金色大袖中衣,外套金色无袖交领曲裾,领口和衣缘饰有金龙刺绣,两边肩头绣着淡青色云状花纹,黄、黑两色相拼宽腰带,系一条金色玉环宫绦。

    龙袍的精致和尊贵在他身上彰显霸气,远远看着倒是有几分帝王之气。

    “轩辕皓飞,你把皇上怎么样了?”贺兰祺怒道,见轩辕皓飞如此打扮,看来皇上很有可能不在世了。

    “你只是贺兰家族的少主,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你少管!你该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轩辕皓飞冷冷一笑道,父皇那么的宠贺兰祺,难不成贺兰祺是父皇的私生子?

    这么一想后,轩辕皓飞朝着附近埋伏的弓箭手挥挥手。

    “轩辕皓飞,你想射死本少主?”贺兰祺抬眸四望周围密密麻麻的布置着不少的弓箭手,心里暗叹轩辕皓飞果然在暗中招兵买马了。

    怪不得他的这次政变这么顺利。

    “射死你太便宜你了,当然送你去水牢里品尝下味道!”轩辕皓飞对于他可没有好感,多半是因为轩辕康太过疼爱贺兰祺所至。

    “你……轩辕皓飞……你会不得好死……”贺兰祺气得郁闷死了,他本不想卷入这场皇权征战,偏偏他要被父辈的恩怨牵涉而进。

    “你竟然敢诅咒朕,哼,弓箭手,放箭!”轩辕皓飞闻言。气得火冒三丈,连忙大声冲着周围的弓箭手喊叫道。

    于是弓箭手手里的羽箭万箭齐发射向贺兰祺。

    贺兰祺虽然武功极好,但是终究是一人前来,这次来恰好中了轩辕皓飞的埋伏计。

    轩辕皓飞见捉到贺兰祺在望,立马扬唇狂笑,他可是未雨绸缪呢,本来这些弓箭手是用来对付轩辕皓晨和慕容冲的,偏偏让贺兰祺先用了。

    “贺兰祺——”冷琴瑶易容成一个小太监,跟着采买宫中礼庆的车子顺利的溜了进来。

    如今她看到贺兰祺手臂上中了一只羽箭,心好痛,她好好怕他有事。

    轩辕皓飞一看来人的面容似在哪里见过,忽而一想,丽春院的姑娘,只是她如何和贺兰祺那么熟稔了,难不成贺兰祺也逛青楼?

    “贺兰祺——贺兰祺——你怎么样,痛不痛?”冷琴瑶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贺兰祺,她的眼里只看的到受伤了的贺兰祺。

    “瑶儿,我没事,只是小伤罢了,你如何会来这里?”该死的,瑶儿不知道现在这皇宫是最危险的地方吗?

    “那我们快离开这里吧。”冷琴瑶可不想看见轩辕皓飞和那个慧音师太。

    “好,我们现在就走。”贺兰祺一边挡着如仙女散花般的箭雨,一方面飞也似的带着冷琴瑶离开。

    “来人呐,给朕抓住那个白衣女子,谁逮住了她,重重有赏!”轩辕皓飞见贺兰祺如此在乎冷琴瑶,便想到抓住了冷琴瑶好好的奚落一番,以此打击贺兰祺。

    于是侍卫们个个似打了鸡血一般涌了上来,将贺兰祺和冷琴瑶围的密不透风。

    “该死,今天走不掉了。”贺兰祺暗暗恼怒,心急如焚,他一人倒是有法子离开皇宫,如今带上瑶儿,稍显吃力了些。

    “贺兰祺,你要走也可以,只要你把这个女子留下,朕就放你离开!”轩辕皓飞望着冷琴瑶的绝色美貌,不由得心驰神往,想到,他如今当了皇帝,天下的美人自然都是他的。

    “不,轩辕皓飞,你做梦!”冷琴瑶恼怒的吼道。

    这么一吼,她忘记用口技了,这回她不小心将自己暴露出来了。

    “听你这声音是风芷瑶,哈哈哈,太好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轩辕皓飞哈哈大笑,他之前就派人寻找风芷瑶,谁让那丫头后背长有凤凰展翅图呢,如果他用遗诏登基,再册立她为皇后,那天下还有谁人不信服?

    “慧音师太,一定要抓住她,她是风芷瑶!”轩辕皓飞连忙吩咐一旁的慧音师太抓人。

    “是的,皇上。”慧音师太点点头,扬手朝着风芷瑶甩出了白色的拂尘。

    “啊!”冷琴瑶被她的拂尘打到左肩,顿时左肩上的布料碎落,且伤口处血流如注,忽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血竟然快速的凝固了,顿时白璧无瑕,肌肤如雪,光滑的如同羊脂白玉。

    “瑶儿,你怎么样?可痛?”贺兰祺之前已经为他的伤处封了穴位,如今见冷琴瑶的左肩上发生如此神奇一幕吓了一跳,是以,他关心的问道。

    “不痛!只是好奇怪,怎么伤口没有了?”冷琴瑶也觉得奇怪。

    “慧音师太,你见多识广,可知是怎么回事?”轩辕皓飞见侍卫们都盯着看那诡异的一幕,都忘记抓人,本想大发雷霆,可是他也觉得诡异,于是问慧音师太道。

    “启禀皇上,贫尼看她如此修复功能,她……她许是古籍上记载的凤凰玄女转世,当她每次和男人合欢过后,便会增加她修复自身rou体的功能,时间一长,她还可以变身为涅槃的凤凰,展翅高飞。这样的情况,每一千年出现一次,你若立她为后,必定国运昌盛,否极泰来,江山稳固,千秋万代!”慧音师太看着冷琴瑶的眼神渐渐地深邃,心道,这样的女子必定是不平凡的,不知道新皇能否驾奴得了她?

    轩辕皓飞一听有这等好事,自然不能放过冷琴瑶了。

    而站在不远处听这话的轩辕皓晨和慕容冲的面容上也出现了神往的遐想。

    每一千年出现一次!如果把她困在身边,那他的江山岂不是固若金汤?

    轩辕皓晨越想越要得到她,之前还想着要不要放过她,如今听慧音老尼姑一说,便把先前的想法给狠狠的推翻了。

    慕容冲虽然觉得神奇,但是在听到慧音老尼姑说风芷瑶要和男人合欢才增加她自身的修复功能,他便恼了。

    那岂不是要和很多男人有过那么亲密的事情?他非常的吃醋,如今更是恨不得将她绑回去身边了。

    “老尼姑,你别胡说,我可不是什么凤凰玄女转世!江山和我无关,你若是说我有很多很多的美男,我倒是相信的!”冷琴瑶对此嗤之以鼻。

    “真是水性杨花的女子!”慧音师太不屑的冷笑。

    “水性杨花也轮不到你来批评!我的娘子,谁都不许说她!”贺兰祺瞪了慧音老尼姑一眼,便又想趁机带着冷琴瑶离开。

    “贺兰祺,这里很无聊,我们走吧!”看来丽春院也不安全了,她必须考虑离开了。

    “好。”冷琴瑶笑着答应了。

    “不许走,瑶儿,跟我回去北澜国!”慕容冲可不赞同她和其他男人走,她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娘子。

    “不去!”冷琴瑶对他这只禽兽冷言道。

    “你怀了我的孩子,怎么可以不跟我走?”慕容冲的理由的果然彪悍。

    “呸,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可没有怀孕!”冷琴瑶冷笑,当她是古代不谙世事的大家闺秀吗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17 去北澜国成亲(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