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精致的竹楼内,如风面无表情的看着负手站在窗前的东方曦,他不悲不喜,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平静的如同一湖死水,不乏一丝涟漪。

    “如风,带十名死士在暗中保护她!”东方曦转身,优雅的往软榻上一坐,垂眸端详着手里的茶盏,白底红梅,清雅傲然,与窗外的各色琼花交相辉映,别有一番情调,如果瑶儿在他面前,又会喊无聊了吧,她这些日子可安好?

    但是她总该学着长大吧!他不可能一直一直如此让人在暗中保护她的。

    只是贺兰祺当真是最合适她的男人吗?如果没有合适的,就算了,瑶儿想如何便如何。

    “启禀太子,慕容冲的人在暗中保护着冷姑娘。”如风听了马上禀报道。

    “你刚才缘何不说?”东方曦的眸子微闪,他讥诮的扬起眉梢,眼角处染着一丝阴冷。

    “太子又没有问。”如风觉得自己很委屈,薄唇一撇道

    “那先按兵不动,如果慕容冲要将瑶儿带走,你们一定要阻止他带走她!切记不可伤了她!”东方曦可没有忘记她和他的约定。

    “是的,太子,属下遵命!”如风点点头。

    ……

    咸阳城松鹤楼二楼的雅间内,司徒烨磊身穿一袭橘红色衣袍,慵懒地靠在椅子上面,修长的手指间执着一枚黑棋子把玩着!唇角上扬的弧度让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心情很好,甚至可以称得上愉悦!

    一身雪白衣袍,手持着一柄翠玉短笛的北堂子谦一进入厢房看到的就是如此的画面!

    英俊中透出邪魅气的脸上浮出淡淡的惊讶,什么事让司徒烨磊的心情如此之好?

    “烨磊心情很好?”北堂子谦挑眉。

    司徒烨磊将手中的棋子放下,“子谦的心情不好吗?还是你被你哪个红颜知己给甩了?”笑着戏谑道。

    “哎,别提了,她突然消失了,我动用我所有的势力都寻不到她的踪迹,这几日,我夜不能寐,为了寻她,你看看我,好好的一个人,竟然瘦了!”

    “你本来就瘦!”司徒烨磊笑道,他能理解北堂子谦此刻的心情,因为他之前为了寻找风芷瑶的下落,也是夜不能寐,白天做事也没有精神,如今终于得到她的消息了,他的心情自然好,他今儿个晚上就想去见她。

    “烨磊,你怎么还笑的出来,你的女人忘记你的好了,你看看,一会儿是秦王正妃,一会儿又成了新皇的皇后……”北堂子谦一番长吁短叹。

    “子谦,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去找你的红颜知己吧!”司徒烨磊淡淡一笑,他相信瑶儿绝对不会委屈自己去做她不愿做的事情。

    “嗯,你说的对,我若找不到她,我还真是别想娶妻了,这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简直是无孔不入,看来我是踢到铁板了。”北堂子谦叹了口气,他竟然真的爱上了冷琴瑶。

    这两人还不知道爱上的女子其实同一个女人。

    “踢到铁板好啊,你大不了纳她为妾,正室的位置还是留给付雪残的妹子吧。”司徒烨磊也是知道傅雪嫣对北堂子谦的一片痴情,是以,笑着劝说道。

    “这……”北堂子谦欲言又止,他心里仿佛是在拉锯战,一会儿想要冷琴瑶,一会为了家族的利益,又想选择傅雪嫣。

    正当北堂子谦和司徒烨磊说话的当口,傅雪残一袭蓝衣纯华的走了进来。

    “北堂子谦,我去你府里找你,他们说你出来了,原来你在这里。”傅雪残能不火吗?他傅雪残的妹妹竟然对一个风流公子念念不忘,痴心一片。

    他之前只是耳闻,不曾见过,可是前几天晚上因为他去了丽春院发现了北堂子谦也去那里,顿时心里头似吞了一只死苍蝇那么难受。

    傅雪残以前是从来不去青楼的,可是风芷瑶去了那里,他为了见心上人,只好勉为其难的去那风尘之地了,哪里料到那几日几乎天天见到北堂子谦。

    于是傅雪残气得想揍他,为了傅雪嫣的一片痴情,他只觉得他这个做哥哥的可以为傅雪嫣做些什么?

    “傅雪残,我可没有说不见你,我这不是忙吗?”北堂子谦如何能说他正躲着他呢,他傅家逼婚啊,逼的太紧了,如果他没有爱上冷琴瑶,他肯定会答应立马履行婚约,可是如今他有心爱的女子,而且之前他也说了想给冷琴瑶北堂世家当家主母的位置的,如今他反而纠结了。

    “忙?别骗人了,刚才你可是和烨磊说了,为了你什么红颜知己?怎么外面有了相好的女子,就不要我们雪嫣了吗?我们两家好得是亲戚关系,你莫要弄的两家好好的关系变成仇家!”傅雪残气死了,这个北堂子谦实在太过分了,有了心爱的女子也就算了,那你起码得讲究点男人的担当吧,履行婚约有那么难吗?

    他真是为傅雪嫣不值,那么全心全意爱恋的男人,竟然是这样的卑鄙。

    “喂——傅雪残,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可没有说不娶雪嫣,男人有三妻四妾,那是很正常的,至于婚约不是还早吗?你着急什么?再说了,你不也还没有娶亲吗?就想把你妹妹先嫁给我了吗?”北堂子谦本来就因为找不到冷琴瑶,心里一肚子火,如今似找了宣泄口,一下子如竹筒倒豆子一样的全给说了出来,把傅雪残说的俊脸煞白。

    “我有娘子的,只是还缺个婚礼罢了!”傅雪残想起瑶儿,怒从中来,该死的女人,吃了他不负责也就罢了,居然还去了皇宫,什么狗屁皇后娘娘,有做万梅山庄的女主人轻松无勾心斗角吗?

    之前他得了消息,他们几人准备一起去宫中营救风芷瑶的,偏偏被风芷瑶拒绝了,她说在皇宫里玩两天,会想办法逃出来的,她说她不舍得他们为了她身陷囹圄。

    多好的娘子啊!傅雪残只觉得自己喜欢的女子如此体贴,如此细心,他觉得他没有爱错她,他很欣慰。

    其实事实的真相是,风芷瑶不想被他们逮住了,然后失去自由。

    傅雪残来此自然是想和司徒烨磊联手进皇宫见风芷瑶的。

    于是傅雪残使了个眼色问司徒烨磊,得到的反应是,对方点点头,扬了扬手中的棋子,意思是先对弈一局再说。

    “你娘子是谁啊?不会也是风芷瑶吧?”北堂子谦闻言,拧眉,心里头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是啊,怎么了?北堂子谦,你的脸色真难看!”傅雪残优雅的撩起袍角在司徒烨磊的对面坐了下来。

    “嗯,你们竟然还能心平气和的对弈,我真是服了你们了,为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如此执着——”北堂子谦正想继续说。

    谁料,司徒烨磊出手奇快的扔出一枚黑棋子,呈现美丽的抛物线砸向北堂子谦的俊脸。

    “烨磊,你疯了!竟然用棋子打我的脸子!”北堂子谦恼羞成怒道。

    “哼,用棋子打你脸是轻的,胆敢毁我娘子的清誉吗,下一次,你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司徒烨磊闻言,冷声道,谁说他的娘子坏话,谁就是与他为敌,北堂子谦是他兄弟又如何,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但是,断掉手足又何妨,不穿衣服就出不了门了!

    在他眼中,瑶儿胜过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他今生要定了她!

    “你——”北堂子谦本想骂还他,可他又一细想,如果司徒烨磊骂了他的琴瑶,那他肯定也是这么捍卫的,是以,他在这一瞬间,明白了,爱情不仅仅是爱上,还要包容,还要捍卫,还要……还要……

    “北堂子谦,我和烨磊一样,就是喜欢瑶儿,以后我不想在你嘴里听到污蔑瑶儿的话语,否则后果自负!”傅雪残扬声誓道。

    “哼——告辞!”为了面子,北堂子谦茶也没有喝一口,灰溜溜的夹着尾巴离开了松鹤楼。

    “请便!”司徒烨磊和傅雪残相视一笑,两大美男脸上的笑容浓烈,黑眸中均涌现出醉人的柔情!

    ……

    夕阳划过皇宫精致的角楼,给朱红色的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霞光。

    金碧辉煌的殿堂,大殿的内柱都是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子上都雕刻着数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鳞金甲的巨龙,华丽尊贵!

    “皇上,请翻绿头牌。”负责侍寝事宜的太监张公公,微笑着问道。

    “不翻了,今儿个朕还是去坤宁宫。你且退下吧!”轩辕皓飞扔下了手中握着的朱笔,冷道。

    “是的,奴才告退。”张公公心里暗恼,萱贵妃给了他不少好处呢,这回好了,皇上又去了坤宁宫。

    此刻坤宁宫内,如今已然升级为太后的端妃卓燕雪,此刻正在说服风芷瑶。

    “瑶儿,哀家知道你心里定然还怨恨着皇上,可是皇上当初只是一时迷了心智罢了,如今他浪子回头,你就原谅他吧,你看他对你多好,给你的可是皇后娘娘的位置,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太后笑的一脸慈祥的劝说道。

    “太后的心意,民女心领了,只是民女与皇上有缘无分。”如今风老爹已经辞官,自然她不能再自称臣女了。

    风芷瑶淡淡的口气,差点将太后的贤淑风范给消失的一干二净。

    “难得皇上,太后都有此意,姐姐还是心甘情愿的留在皇宫吧。”一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19 让你寺寝(精)【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