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东方曦?你的事情处理完了吗?”风芷瑶笑着问道。

    “嗯,差不多都处理完了。”东方曦颔首,只是心里有道声音警示着他,他和她不可以。

    “对了,你只是太子,如何可以处理奏折了?”风芷瑶好奇了。

    “父皇老了,有些事情一直都是我在处理。”东方曦淡淡道,只是看着风芷瑶的眼神有一丝眷恋,让敏感的风芷瑶别过了脸,不再和他对视。

    “哦……那个……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风芷瑶想起失踪的阎无煞,便问道。

    “何事?”东方曦优雅的笑了笑。

    “帮我查找阎无煞的下落。”风芷瑶拜托道。

    “为何对一个杀手如此上心?”东方曦闻言,眸底闪过一丝妒忌。

    “他很可爱,呵呵……”风芷瑶微微一笑很倾城。

    杀手能用可爱来形容吗?她果然是个独特的女子!她和他们这些皇族中人当真是格格不入的。

    “好。如果有他的消息,我会告诉你的。”东方曦答应了。

    “谢谢你,东方曦。”风芷瑶抬手接住徐徐飞落的琼花花瓣,六角形的琼花开的极美,晶莹如雪,让她专注的看了很久。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东方曦颔首,侧目瞧着轮廓精致的女子,越看越是奇怪,她真不似他们黑凝国皇室中人。

    “东方曦,我手痒了,我们对弈一局如何?”风芷瑶将手心里的琼花全给抛飞了出去,嘻嘻笑道。

    “当然可以,只是你还有一点麻烦要处理,我先避开下。”东方曦说完,转身便飞掠出了竹楼往丽春院主院飞去。

    什么?她哪里来的麻烦?

    “瑶儿,你出宫了,为何不来找我?”是贺兰祺的声音,依旧清润动听,只是此刻带着丝丝冰凉的意味。

    “贺兰祺?”哎,她真是流年不利。于是她扬起小脸讪讪的笑着,从竹楼上飞跃而下,轻盈的落在贺兰祺的面前。

    “瑶儿,为何给我们说了不同的地方?”贺兰祺扬了扬手里的信封,那上面有她娟秀的笔迹。

    “因为……因为……我想测试一下你们是否聪明?”对,就是这么狡辩,不然她一定死的很难看。

    “然后呢?”贺兰祺又如初次见到她的表情一般,给她一种冷冷的感觉。

    “我……然后,你最聪明!”拍马屁总是对的,说完,她如白藕一般纤细柔嫩的小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对着他吧唧吧唧就是n下,让贺兰祺心里甜蜜蜜的发作不得。

    “瑶儿……我……我们会被你玩死的!”贺兰祺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们一个个都爱惨了她,偏偏她那么坏,不像是能安定下来的女子,无奈之中,他对她是全然的宠溺和深深的柔情。

    “呸!要玩死,也是你们五个玩死我一个!”那晚,我都被你们玩死了!

    风芷瑶一想起那晚,她虽然舒服的直上九霄,如梦似幻,但是早晨醒来,却是全身酸痛,仿佛做了一夜的苦力似的。

    “瑶儿,我……我们那是爱你!其实也怪你,你之前做什么有了我,还惹了一堆桃花,这不,都一起上了,你却想逃了。”贺兰祺见她口齿伶俐,想要反驳他,不过,他贺兰祺也不是省油的灯,连忙驳斥道。

    “我……我哪里想逃,你……你别胡说八道,我若是真想逃,你找得到我吗?”风芷瑶生气了,低头不看他。

    贺兰祺哪里敢多说她,心疼都来不及,连忙好言相劝道,“瑶儿,我们也是太爱你,才会如此的,你别生气了,我如今寻到你了,只问你一声,你何时愿意娶我?”劝完,便是逼婚。

    “这个……这个……我还想考虑……考虑……你该知道,婚姻大事,不是儿戏,我该慎重仔细的考虑的!”风芷瑶眸光闪烁,她现在后悔睡他们了,一个个求负责,一个个逼婚。

    “瑶儿,你想考虑多久?”贺兰祺看她眸光闪烁,知道她不会那么容易妥协的。

    “至少一年吧!”一年的时间够她逃了。

    “好,我愿意等你。”贺兰祺伸手抱住了她,将额头贴在她的秀发上,轻轻的嗅着属于她的茉莉体香,唇边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贺兰祺……那晚你们如何会一起出现在坤宁宫的?”风芷瑶问道,她感觉很奇怪,她只知道傅雪残会和司徒烨磊合作,却不晓得他们五只一同出现。

    “因为担心你,况且温行远知道皇宫的密道,所以我们不得不合作,如果单枪匹马,则容易失败被轩辕皓飞借故逮住了,那我们就更难见到你了,只是没有想到你和苏慕焰那么聪明,竟然一起想出了李代桃僵之计。”贺兰祺一边说,一边目光赞赏的看着她。

    “切,那李代桃僵之计是我想出来的。”关苏慕焰什么关系。

    “瑶儿,你真聪明。”贺兰祺越看她越满意。

    “嗯,当然。”不然她当初也不会从三千个孩童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夜煞”四美之一了。

    “瑶儿,你接下来有何打算?”贺兰祺可没有忘记秦王和靖王对她的虎视眈眈。

    “想去黑凝国,你会放下南芍的一切跟我走吗?”风芷瑶想了想,骗他绝对不可行,罢了,还是说真话吧。

    “好,瑶儿去哪里,我便去哪里。那你给我三天的时间,让我将家族之事安排妥当,可好?”贺兰祺目光真挚的看向她,他拨正她的脸庞,两人深深的对视,他说道。

    “嗯。但是你不许告诉他们四个,否则我便不理你。”风芷瑶心想,如果五个一起去,一到晚上,那她一定会被五只压的累晕床榻的,所以,聪明如她,懂得随时随地分化他们的势力。

    “好,我听你的。”贺兰祺笑了,笑容甜蜜蜜的。拥着她的手带着几许温热的感觉,仰望蓝天,天空湛蓝,美的如大海一般,深邃纯净,爱她,就要宠她,成为妻奴,也在所不辞。

    “贺兰祺,我们明日就离开这儿了,去黑凝国的路上,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你处理完你的家族事务之后,早点去黑凝国等我,记得多带点银票,到了黑凝国,我的所有开销可都靠你了!”风芷瑶想着她自己的银子得存起来,花贺兰祺的银子就好。

    别鄙视她这点小心思,因为女人生来是被男人疼的!

    “瑶儿,你的吩咐我听着呢,但是黑凝国有贺兰家族的钱庄,所以我只要带个印信就可以取银票了。”贺兰祺扬唇笑道。

    “哼,你不早说。”风芷瑶不雅的瞪了他一眼。

    “你又没有问。”贺兰祺宠溺的笑了笑,抱住她纤细的柳腰,心里是无穷无尽的幸福,有她在一起的旅程,一定会很幸福吧。

    “嗯,是啊,那你赶快回去吧,记得不许将我的行踪透露给他们知晓。”风芷瑶不放心的嘱咐道。

    “嗯,好。”贺兰祺颔首答应。“瑶儿,据说北堂子谦派出了大批属下去查找一个名叫冷琴瑶的女子,那女子不会正好是你吧?”因为他记得之前她也用过这名字的。

    “没错,你猜对了,真的是我!”风芷瑶叹了口气,那个恶劣的男人找她做什么?难道当真爱上了冷琴瑶?

    不过想想当初他骂她的情形,她简直是懒的提到他。

    “那……瑶儿……可是得罪了他?”贺兰祺问道。

    “没,怎么可能?要说得罪,也是他北堂子谦得罪我!”风芷瑶冷冷一笑。

    “好了,我不想和你提到他。你先回去吧!”风芷瑶开始赶他走了。

    “好,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们在黑凝国汇合。”贺兰祺抱了抱她,恋恋不舍的再看了她几眼,才飞掠着离开。

    ……

    北堂子萱和追月激烈的合欢完毕后,她的神智开始清醒,待她看到追月毫无一丝赘肉的颀长身子压着她的时候,她“啊!”的一声尖叫出来,响彻云霄。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北堂子萱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给一个地位低下的影卫。

    “萱儿,对不起!”追月连忙从她身上爬了下来,接着一脸真挚的朝着她下跪道。

    “对不起?哈哈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北堂子萱仰天长吼,根本就不去管此刻她一丝不怪的身子。

    “萱儿,我会对你负责的。”追月垂眸说道。

    “不许喊我萱儿,你——因为你没有那资格!”北堂子萱歇斯底里的上前抽他耳光,噼里啪啦的打下去,打的追月的脸庞红肿不已,只是她再怎么打,追月都不还手。

    “为什么你不反抗?为什么啊?”北堂子萱见自己似在打一个陌生人一样,顿时气得大吼。

    “追月心甘情愿!追月在大小姐很小的时候,追月就喜欢上了大小姐,但是刚才追月对大小姐做的事情,其实是追月曾经想了几百遍,甚至几千遍就想做的事情!总之,大小姐想对追月如何便如何,追月毫无一丝怨言!”追月一边说,一边炙热的目光看向北堂子谦。

    “不,你我门第有别,而且身份有别,我是皇上的萱贵妃,你别胡思乱想了,你快点给我滚出去,把我大哥喊进来!”北堂子萱冷冷一笑,听着追月发自肺腑之言,压根就当是废话,将来她是想要母仪天下的,如何可以留下追月这个污点。

    “是的,大小姐,追月这就去喊公子他进屋来。”追月起身去拿自己的衣物穿。

    ……

    北堂子谦缓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24 幸福的感觉,偶遇(精)【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