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风芷琼皱着眉头,心道一定是这可恶的男人将她当成了风芷瑶,于是她镇定了后,保持疏离的微笑道,“秦王殿下,放开本宫!”

    “等等,你这声音如何这般沙哑?”秦王轩辕皓寒微微一愣后,心里狐疑了,于是在看到风芷琼凌厉的眼神后便松开了怀抱。

    随后他含霜染冰的目光瞪了周围的宫女太监,下令道,“谁要敢嚼舌头,本王让他不得好死!”

    “奴婢们遵命。”在场的宫女太监立马磕头如捣蒜,这种事情,他们哪里敢说啊,就是给了他们一百个脑袋,他们也是不敢的啊。

    “秦王殿下,本宫是后妃,你往后别太放肆,不然休怪本宫无情。”风芷琼心想她不能容忍自己被别的男人碰,被别的男人抱,是以,她此刻才凶巴巴的对着轩辕皓寒说道,冷冰冰的转身,她知道自己身为替身,最不能在此刻漏馅了,她要早点儿赶回坤宁宫,只有在坤宁宫,她的那一条绷紧的弦才可以稍稍的松弛一下。

    轩辕皓寒看到如此变化的风芷瑶,柔情万千的一颗心似被尖锐的刀子一样戳破了似的,碎裂在地,痛的他想把前面雍容华贵的女子抢过来。

    只是丰盈婉约的背影越走越远。

    奇怪,瑶儿的声音何时变的那么难听了?而且这身段似乎也矮了一点点,真是怪。

    轩辕皓寒扶额,双眸如炬的瞧着太和殿的方向,那里有他梦寐以求的位置。

    很好,明晚就是宫宴,正好适合他动手,他是一刻也不能看着风芷瑶成欢在别人的身下了,而刚才她对他的冷眼冷语,更让他迫切要夺到皇位。

    秦王府邸流瀑附近。

    轩辕皓云看了看四周,只听得见哗哗的水流声,便看向对面优雅的拈着一枚黑子的轩辕皓寒,说道。“四哥,轩辕皓玉府邸里已经安排了我们的人,到时候宫宴的时间一到,让我们的人设法拖住他,然后,我们可以在家宴上动手,让群臣都知道这新皇根本就不是皇室中人。”

    “很期待野种皇帝的下场。”轩辕皓寒冷冷说道,他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如今投向轩辕皓飞的怀抱,他的心情如坠冰窖,痛入骨髓。

    “四哥,我们的人已经埋伏好了,只等你一声令下即可。”轩辕皓云唇角扬起,他的四哥果然是最聪明睿智的,他在近郊的庄子里养了一百死士,个个以一敌百。

    “很好,明晚宫宴,便是轩辕皓飞的死期!”轩辕皓寒挥掌拍向对面的流瀑,顿时水花四溅。

    “四嫂?她可愿回心转意?”轩辕皓云问道。

    “不管她了,她要,江山也要!”轩辕皓寒把玩着手中如墨玉一般的棋子,唇角扬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

    ……

    北堂子萱被北堂子谦送回了莲翠宫,只是没有想到夜晚,她的媚药之毒再次发作,不得已,皇上再次去了坤宁宫,而将她置之不理,无奈之下,她再次让追月为她解媚药之毒。

    这个时候,北堂子萱才发现,原来她所中之毒并非是普通的媚药,而是天下间最为狠毒的媚药。

    因为每发作一次,她的力气就更大,这不,追月的精力有限,不得已,后来几日,北堂子谦听说了之后,给追月暗暗的送来了补阳的营养品。

    好不容易在今晚的宫宴之前,缓解了她燥热的需求,她这才放过了追月。

    如今追月开始后悔不迭了,这大小姐在床榻之上,当真彪悍如力大无穷的大狮子一样,将他压的透不过气来,他总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总有一日会精尽人亡的。

    ……

    家宴设在后花园中的吹霜苑。

    因为如今的季节是秋天,吹霜苑内移来了很多品种的红枫,间或还有各色尊贵罕见的菊花。

    红枫渲染着喜庆,菊花的清香掠在人们的鼻尖,让人看着如此美景,陶醉不已。

    “娘娘,今儿个你是最美的,一定艳压群芳。”月儿抬头看着风芷琼精心打扮的姿妆容,唇角勾起,笑道。

    “嗯。”风芷琼满意的看着莲瓣铜镜内,满身雍容华贵的女子,脸上荡漾的笑容妖媚的醉人,如今,她是越来越喜欢这张脸了,虽然曾经厌恶过,但是在经历了多次轩辕皓飞猛烈求欢后,她是越来越适应如今这个替身的身份了。

    此刻她身穿迷离繁花丝锦制成的正红色广袖宽身上衣,绣五翟凌云花纹,纱衣上面的花纹乃是暗金线织就,点缀在每羽翟凤毛上的是细小而浑圆的蔷薇晶石与虎睛石,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透着迷人雍容的皇家贵气。

    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用金镶玉跳脱牢牢固住。一袭金黄色的曳地望仙裙,用蔷金香草染成,纯净明丽,质地轻软,色泽如花鲜艳,并且散发出芬芳的花木清香。

    裙上用细如胎发的金银丝线绣成攒枝千叶海棠和栖枝飞凤,刺绣处缀上千万颗细碎小珍珠,与金银丝线相映生辉、贵不可言,微微一笑,倾城倾国。

    风芷琼第一次羡慕风芷瑶得了一张倾城绝色的脸蛋。

    不过,如今她会仔细的把握好机会。

    等下宫宴上,定然有些蠢蠢欲动的大臣想把他们的女儿塞进皇宫的,她会给那些女子们一个大大的下马威的。

    风芷琼坐上凤辇,由着轿夫抬着,和一众太监宫女前呼后拥的往吹霜苑的方向抬去。

    在半道上,风芷琼心情愉悦的很,因为宸妃和萱贵妃都给她这个皇后给让路了。

    半个时辰后,吹霜苑内坐满了人。

    只等皇帝,皇后,太后一到便入席用膳。

    风芷琼皱眉看着台下轩辕皓寒快要吃人的眼神,她吓了一跳,这人难道是风芷瑶的仰慕者?看样子是了,哼,风芷瑶还真是好命,有了她表哥还招惹那么多男人,真是太不识趣了。

    宸妃也在宫婢太监的搀扶下,坐到了轩辕皓飞的下侧,而风芷琼因为是皇后,如今自然是正大光明的坐在轩辕皓飞的身侧了。

    今日的宸妃上官秋容很明显是经过特意的梳妆打扮的,她身穿淡粉色的华丽宫装,裙角绣着展翅欲飞的淡蓝色蝴蝶,外披一层白色轻纱。微风轻拂,竟有一种随风而去的感觉。

    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更显得楚楚动人。

    她眷恋的目光痴痴的看向皇帝轩辕皓飞,偏偏轩辕皓飞正在亲自给风芷琼剥葡萄,一脸的温柔笑容,让上官秋容恨的牙痒痒的。

    北堂子萱作为萱贵妃自然也出席了这次家宴,她今天穿的是荷花花瓣竖领的淡绿色的繁花宫装,外面披着一层金色薄纱,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紫色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25 激怒太后(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