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如此胆大包天的话也敢说出来?月儿为皇后说出这番话,苦哈哈的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太后气得差点血气翻涌,她一再的安慰自己,她这是吃醋,吃醋,不是要夺她的掌控后宫的大权!

    “瑶儿,你——”轩辕皓飞皱眉,瑶儿如何在此刻激怒母后呢,他有点担心的看着母后,接着视线又落在了风芷琼的身上。

    “皇上,臣妾也是为了皇室血统是否纯正,难不成皇上是想让不合格的女子入了这皇宫吗?”该死的,她就是要独霸皇上,她不要再次沦落成和别的女人抢相公的下场了。

    “飞儿——她对母后如此出言不逊,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卓燕雪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轩辕皓飞,她的这个笨蛋儿子!

    是不是有了女人,忘记老娘了?

    “母后,这册封的事情就先缓缓吧,暂时安排她们入住储秀宫如何?”轩辕皓飞提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太后虽然恼怒,但是不能不给皇帝轩辕皓飞面子吧,只好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不过她剜了一眼皇后。

    “风芷瑶,哀家看在飞儿的面子上,饶你不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太后看了看那五位被选中女儿的官员脸上的愤怒,心道,她必须责罚下风芷瑶,不然难以平众怒啊。

    “皇上——”风芷琼娇滴滴的喊了一声轩辕皓飞,把轩辕皓飞的骨头都给叫酥了。

    “母后,意思一下就好了,皇后如今可是朕的心头肉!”轩辕皓飞看向太后的眼神带着几丝恳求。

    “飞儿,你——”太后见轩辕皓飞为皇后求情,顿时凤颜大怒。

    且看皇后,不认罪也就算了,居然还似软骨蛇一样死缠着皇帝,这让太后简直是气上加气。

    太后瞧着头顶的枫叶很红很红,于是想到了用宫规一丈红处置大逆不道的皇后。

    “皇后出言不逊,且无半点悔恨之意,特此一丈红,以儆效尤!望众妃谨记今日之教训!”太后冷声后,凤目瞧了瞧皇后道。

    轩辕灵熙本就憎恨风芷瑶,如今差点想冲上去,抱着母后说,母后啊母后,你实在是太给力了!

    一丈红可是宫中最严厉的处置,不死则残,可见太后当真怒了。

    咋闻一丈红,风芷琼更是将太后恨之入骨了,心道,死老太婆,如果她这一关过的下去的话,她一定死命和她对抗到底。

    轩辕皓飞听了一丈红的刑罚,心里着急,但是碍于母后的凤威,以及那些大臣们都注视着的目光,只好暗许了母后的意思,只是给执行一丈红的太监使了个眼色。

    北堂子萱和上官秋容看到皇后受一丈红,心里很是开心,因为如果皇后被一丈红打死了,那么皇后之位,自己就有希望了。

    轩辕皓寒听见太后之话,心里凉到了冰点,当下站起身子道,“太后,皇上,慢着,如此惩罚,过重了吧?”清冷的声音之中带着几许威严,让在场的大小官吏佩服他出言的勇气。

    “秦王——这是哀家的家务事,难道你也想插手吗?”太后本来就想着法子要除掉那几个王爷,只是苦于揪不住错处,一时之间也没有法子,如今轩辕皓寒自个儿撞在了枪口之上,那她也就顺水推舟了。

    风芷琼闻言愣了一下,怎么会是秦王出手救她?于是她向着轩辕皓寒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是家务事吗?依本王看未必吧?本王觉得皇后她说的很对,如果那些女子万一不是清白之身,那岂不是混淆了皇室的血统?那么——该由谁负责呢?”轩辕皓寒眼神凌厉如冰刀的望向太后,暗讽太后自己将别人的儿子和她的女儿大玩调包计。

    “你——轩辕皓寒——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哀家处理皇后,碍着你什么了?”太后恼羞成怒,拍案而起。今儿个老四这是怎么了?以前不都是个闷葫芦吗,看着清冷的不见人情,如今这话却句句要害,差点让她无招架之力了。

    “秦王,这事母后做主了,你且退下吧!”轩辕皓飞准备先礼后兵,实际上已经扬手让人上来抓轩辕皓寒。

    “哈哈哈,轩辕皓飞,你不是真正的皇家血统,有何资格来和本王废话?”轩辕皓寒转身看着一众大臣,有些是轩辕皓寒一党的,纷纷点头,有些是靖王党羽的开始质疑,就连骠骑大将军上官粼也开始质疑了。

    “轩辕皓寒,你不要血口喷人!哀家的皇儿轩辕皓飞确实是先帝所出,众卿家别听他胡言乱语!”太后闻言,她的眸子闪了闪,不过,她很镇定的大声斥责道。

    “轩辕皓寒,你别瞎说,皇上和本宫都是母后和父皇所出,你不要在此血口喷人!”轩辕灵熙也生气的站了起来,指着轩辕皓寒大骂道。

    “是不是瞎说?敢问皇上敢不敢当面滴血为证?”轩辕皓寒冷冷一笑,父皇的遗诏能说明得了什么?

    “飞儿,别听他胡言乱语,将他拉出去砍了!”太后急急阻止道,该死的,难道有人走漏了风声?

    “母后,滴血就滴血,既然飞儿是母后和父皇所出,怎会是如他所说混淆皇室血统呢?”轩辕皓飞很有把握的说道。

    “飞儿,你……不要听他乱说。”太后依旧想阻止。随后她暗中使了个眼色给慧音师太。

    风芷琼见此变故,心里也着实为轩辕皓飞担忧,因为她此刻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怎么?皇上?太后?想要调兵遣将将本王给抓起来吗?”轩辕皓寒抬眸看了看四周的弓箭手准备,于是他仰天长笑道。

    “不,你错了,朕这就滴血给众卿家瞧瞧,本王是不是父皇的血脉!”轩辕皓飞见自己设置的弓箭手被轩辕皓寒发现,黑着俊脸怒道。

    “既然如此,那请十八弟,十九弟,你,都一起来,看看我们这四个兄弟的血滴能否相融合?”轩辕皓寒扬声将轩辕皓云,轩辕皓雨都给喊了上来。

    训练有素的太监们在轩辕皓飞的扬手下,去拿来了装着清水的银盆。

    太后见此,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瞪着皇后的眼睛似要瞪出一个窟窿来了。

    风芷琼冷笑,有什么好紧张的,难不成轩辕皓飞不是先帝之子?

    这么一想后,风芷琼也为轩辕皓飞紧张了。

    于是轩辕皓飞,轩辕皓寒,轩辕皓云,轩辕皓雨站成了一排,四个人伸出强而有力的手臂,分别用小刀子在手指上割了一小点,让血液滴了下来。滴在清水之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26 滴血真相(上)【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