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轩辕皓寒一步步的走近皇后,清冷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皇后,“皇后?你真的是皇后吗?敢当面将凤凰展翅图露给所有人看吗?还是你——根本就是假的?”

    “朕的皇后当然是真的,轩辕皓寒,你这个反贼,来人呐,将他拉下去砍了——”轩辕皓飞见他逼着风芷瑶说话,心里担心。

    “刚才的滴血证明了什么?想必你很清楚吧?”轩辕皓寒冷冷的暼了一眼轩辕皓飞,再次用事实提醒着轩辕皓飞,你已经不是皇室正统出身,是没有资格管的。

    轩辕皓寒清冷如玉珠滴落玉盘的声音,明明是动听清越的,可听在风芷琼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怎么办?她只是替身罢了!如果被人知道她是假的可怎么办?

    等等,也许事情并没有她想象之中的那么糟糕!

    “秦王!你莫要大放厥词!本宫的后背当然有凤凰展翅图,但是男女有别,难不成你想让本宫在所有人面前失了仪态吗?”风芷琼恼怒的大声吼道,急中生智将礼义廉耻的规矩搬了出来当借口。

    “来人呐,将这个反贼拉出去砍了!”风芷琼见轩辕皓飞还惊诧于轩辕皓寒说的滴血事件当中,似没有回过神来,于是她发号施令道。

    此刻,太后也没有反对,因为她和风芷琼的目的是一样的,她要保住轩辕皓飞的皇位。

    反贼?

    轩辕皓寒冰冻的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如果是瑶儿,绝对不会这么直接反击他的,因为瑶儿的心思很多,也很聪明,所以他才不相信眼前的瑶儿是真正的风芷瑶。

    “各位大人,今晚之事乃轩辕家族的大事,大家是什么看法,可以各抒己见!”轩辕皓寒冷冷的暼了一眼保皇党。

    保皇党是以骠骑大将军上官粼为首的一派,这些人见自己支持了一个冒牌货,本是气得要命,这回更是什么话都不肯说了。

    “秦王殿下,下官认为,还是要血统纯正才行。”很显然,这个大官是站在秦王轩辕皓寒一边的。

    接下来很多官员都表明了看法。

    大部分表示支持轩辕皓寒,很显然这一次轩辕皓寒用对了策略。

    “既如此,来人呐,将这个混淆皇室血统的野种拉出去砍了,将头颅悬挂在城门口,以此警告后人,我轩辕家族绝对不容许野种混淆皇室血统!违令者,斩立决!”轩辕皓扬用内力将这话喊了出来。

    如今大臣们包括其他皇室中人都已经认为轩辕皓飞这个野种不具备继承大统的资格!

    “不,朕有先皇的遗诏!这个天下是朕的,是朕的!”轩辕皓飞本来木讷的失神恍惚着,如今被轩辕皓寒的这句话,恼怒的俊脸铁青,于是他想起他的上位是名正言顺的!

    “先皇的遗诏?哈哈哈……先皇怕是被你和端妃给逼死的吧?还有前太子轩辕皓晨怕也是被你给弄死的吧?轩辕皓飞,原来你是如此歹毒,为了皇位,竟然不惜弑君杀兄!”轩辕皓寒冷冷一笑,说轩辕皓飞为了稳坐皇位,而杀了不少人,其中就有他的父皇和兄长。说给大臣们听。

    “轩辕皓寒,你是反贼,朕是名正言顺的帝王,你算什么东西!”轩辕皓飞抬手,一众听他号令的弓箭手纷纷将手中的羽箭对准的轩辕皓寒。

    这下子,大臣们吓的两腿发抖,名媛千金们吓的泪眼婆娑,妃子们都傻眼了,多半是被吓的。

    “本王是不是反贼?你一个野种,可没有说本王的资格!本王就是杀了你,也是为了拨正皇室血统,就算父皇在世,想必父皇他也会赞成本王的决定——”轩辕皓寒直视着轩辕皓飞,眼神犀利,说的字正腔圆,铿锵有力。

    “来人呐,将这个野种和妖后射死,以清我轩辕家族皇室血统,太后失德,欲将瞒天过海,混淆皇室血统,其罪当诛!”轩辕皓寒击掌三声,一百个死士如有神助,如天女散花似的飞了下来,个个武功高强,以一敌百。

    “许统领——”轩辕皓飞想起自己的亲信禁军统领,立马喊道。

    “微臣只认皇室纯正血统!”许统领也不是笨蛋,在看了大多官员的选择之后,自然站在了秦王一党。

    轩辕皓飞对于许统领择良木而栖的抉择,心里除了气愤,便是十分之恼怒,该死的,他白给他们好处了。

    轩辕皓寒见自己胜利在望,唇角轻勾,“野种,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轩辕皓寒,你才是野种,我和七哥都是父皇的子嗣,你莫要再次妖言惑众!”忍无可忍的轩辕灵熙,再次不知死活的出声喊道,却不料此话惹恼了轩辕皓寒,他扬手正想发号施令吩咐人将轩辕灵熙拉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慧音师太旋身挡在太后母子身边,拂尘一出,脸色冰冷,吼叫道,“谁若带走太后和皇上,以及公主,休怪贫尼用烈焰神功烧死他!”

    此话一出,让轩辕皓寒的脸色非常之难看。

    只是她话音刚落,轩辕皓寒的目光含霜染冰的看向她,狠狠的盯着她瞧,“轩辕灵熙贵为公主,出言不逊,谩骂亲王,关押宗人府,以儆效尤!”

    立刻有轩辕皓寒的心腹太监不具慧音师太的话语而冲上来,将哭天抢地的轩辕灵熙带走。

    “不,本宫是父皇亲自册封的公主,你怎么可以将本宫关押,试问——你有何权力——”轩辕灵熙大力挣脱开太监的掌控,质问轩辕皓寒。

    “本王是没有权力,但是本王有先皇御赐的尚方宝剑,上可斩昏君,下可斩奸臣,试问,本王有没有这个权力?”轩辕皓寒震怒的大吼道。

    “尚方宝剑?”轩辕灵熙傻眼了,父皇一早就想把皇位传给轩辕皓寒了吗?

    “谁知道你的宝剑是真的还是假的?”一道嗤笑的声音传遍整个吹霜苑。

    轩辕皓寒狠戾的视线扫向出声的女子,是她,那个顶着瑶儿的一张小脸招摇撞骗的人。

    北堂子谦这个时候不发表任何意见,他只想他的第三世家稳固长久,这种皇权之争,他冷眼旁观就是了,至于妹妹北堂子萱,如果轩辕皓飞是野种,那他顶多让北堂子萱改嫁,或许追月是不错的妹婿人选。

    北堂子萱看了一眼轩辕皓飞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27滴血真相(下)精【三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