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九弟?别来无恙。”轩辕皓寒扬唇冷笑,究竟是谁泄露了他的行动计划?

    “四哥,说来我们真应该感谢瑶儿,如果不是她,九弟我还不能让我的人进入你那固若金汤,密不透风的秦王府邸

    呢!”轩辕皓玉温柔的笑着,只是他的视线瞅着被北堂子谦卡住了脖子的风芷琼,声音淡如初雪,清朗如润风细雨,可是谁都听出来有关这话的深意。

    “此事关瑶儿什么事情?”轩辕皓寒抬手制止了自己人下一步的动作,他应声问道。

    “四哥,可还记得多日前,瑶儿亲自送来的一名美少年,名为簌玉,你和瑶儿还说他是前太子轩辕皓晨的男宠,有这事吧?”轩辕皓玉似笑非笑的说道。

    簌玉?似乎有这号人物,当初他看着那人做事很细心,后来听说他不想回去东宫太子府,便让他在秦王府邸当了一名小厮,难不成是簌玉泄密?

    “四哥可想起来了?”轩辕皓玉优雅的用修长冰润的手指弹了弹身上的灰尘,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簌玉?”轩辕皓寒说这三字简直是从他的鼻腔里哼出来的。

    “答对了,簌玉正是九弟我一手培养的死士!”轩辕皓玉浅浅笑道,只是这笑容看在轩辕皓寒眼底分外的夺目刺眼。

    “可惜了,九弟,你来迟一步了!”轩辕皓寒看着吹霜苑四处都是由他布置的埋伏,如果七弟和九弟联手,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非也!”轩辕皓玉望着被北堂子谦卡住了脖子的风芷琼,唇角扬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

    “北堂子谦,放了瑶儿,如果本王登基,本王允许你做一辈子的皇商,世袭爵位……”轩辕皓玉将好处说给北堂子谦听。

    北堂子谦听了这些优厚的条件,心里隐隐有些心动,可是再一想到北堂子萱的死,于是他纠结着。

    追月可不管这些,他只知道轩辕皓飞杀死了他心爱的女子,他无论如何都要报仇,于是他看着北堂子谦一愣的瞬间,将北堂子谦手里的风芷琼,一把抱了过来。

    将贴身的匕首刺向风芷琼的心脏部位,“你的男人害死了我心爱的女子,这一刀是你替他受的,还有萱儿最为讨厌你这张南芍第一美人的脸蛋——”

    “啊……你……是……疯子……皇上……救臣妾……”噗的吐了一口血出来,血液喷洒在追月的俊脸之上。

    轩辕皓玉听到风芷琼的喊声,立马飞身前去,却被北堂子谦给挡住了,“这是我北堂世家和风家的仇恨!不劳靖王插手——”

    轩辕皓玉恼怒之际,却诧异的看到令他,更令众人瞠目结舌的一幕。

    因为就在这时,追月锋利的匕首划上了风芷琼妆容精致的脸蛋,但见一划,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如生根一般,只撕开了一角,可见制造这张任皮面具的人物之手艺非常之高超。

    “易容术?你不是真的风芷瑶?”最惊讶的莫过于北堂子谦,他还以为追月为他妹妹伤了风芷瑶呢。

    “风芷琼?”轩辕皓玉看了,心里闪过一抹大大的喜悦,不是瑶儿便好,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风芷瑶竟然有高人相助,何人竟然会这等高超的易容术?

    如果这种人才被他延揽过来,那他岂不是如虎添翼?

    追月可不管是不是风芷瑶,他的匕首依旧在她脸上不停的动着,好好的一张小脸,顿时沟壑遍布,血肉模糊,她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没有得到任何一人的同情,就连轩辕皓飞见了也无比的作呕。

    “皇上……皇上……”风芷琼见自己终究难逃一死,且死的这般没有尊严,更加令她痛心的是,她一直倾心爱恋的男人如今似缩头乌龟一样,躲在慧音师太的身后,不敢过来为她还击这个毁她容貌的坏男人。

    “滚,死远点!竟然敢骗朕!怪不得朕会失败!因为你不是真正的风芷瑶,你是假的凤凰玄女,你死一千次都不够!哼!”轩辕皓飞朝着风芷琼嘲讽的暼了一眼,冷冰冰的斥道。

    “哀家早就说了,这女人留着就是个祸害!偏偏你忌惮擎天堡的势力,这下好了,我们多年的努力都被这个女人给毁了!该死的,贱人,你死一万次都不够!”太后看到风芷琼就想起红颜祸水那句古话了,恨不得自己即刻冲上前去,将风芷琼抽筋拔骨,挫骨扬灰。

    “贱人,我七哥娶了你真是倒霉,连个蛋都生不出来!”轩辕灵熙早就把她和风芷琼的友情淡忘的一干二净了,如今她恨姓风的人,只因风芷瑶抢走了她的准驸马司徒烨磊。

    风芷琼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她恨当初的选择,她恨自己抢走了风芷瑶的未婚夫,她恨自己不该爱上那个自私自利的男人!

    “不是我风芷琼生不出来,是你的好七哥太工于心计,他让太医在我小产之际下了绝育散,我那么……那么的爱他,而他就是这么对我的!”

    “大家看看,这样的人如何配当我们南芍的帝王?”好,风芷琼死就死,但是她连死前,也要拉个垫背的才行。风芷琼赤红的眼眸之中是冲天的怒意。她那般的爱他,可是现在得到的是什么?是屈辱,是众目睽睽之下的屈辱!

    恨,好恨!

    这番话不仅仅是对轩辕灵熙说的,更是对在场的所有人说的。

    追月见她如自己一样痴心爱恋的人不爱自己,顿时对风芷琼产生了一丝同情,匕首停顿了下。

    “北堂子萱有你爱她,真好,我很……羡慕。”风芷琼将追月手里的匕首抢了过来,往自己的胸口上再次插了一刀,唇角扬起诡异的笑容。

    “轩辕皓飞,其实你根本就不爱我,对吗?”风芷琼就那么定定的看着轩辕皓飞。

    而轩辕皓飞厌恶的看也不看她一眼,她便知晓了答案。

    追月想抢回匕首,却被风芷琼眼中的哀戚吓了一跳,于是再次发愣。

    “风……芷……瑶,这就是……你李代……桃僵……之……计吧,我……终……究……究……还是……输……输给……给了你,噗——”风芷琼断断续续的说完话,两眼一翻,唇角渗血,嫣红的血液如彼岸花开,越流越多。

    追月随后从风芷琼的胸口处拔出了带血的匕首,仰天长啸,须臾,他将匕首往自己胸口一插,顿时血流如注,鲜血染红了他的黑衣,他颤巍巍的走向北堂子萱的尸体,一把抱住了北堂子萱冰冷的尸体。

    “萱儿,下辈子我们一定要在一起,你不要生在高门世家,我不再是卑微的影卫……我……我们……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可好?”追月握着匕首的力度加大了许,顿时匕首全给插一进了他的体内,血浆喷洒而出。

    “追月,做什么那么傻?”北堂子谦本想阻止,可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他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痛苦,痛心,酸涩,各种各样的情绪纠结成一团乱麻,涌向他的脑海。

    “公……子……对……不……起……萱……儿……儿……在……那里……太……孤……单……我……要……去……陪……她……”说完,追月安详的闭上了眼睛,抱着北堂子萱的手缓缓垂落,后来北堂子谦想要掰开他拉着北堂子萱的手,却怎么也拉不开,最后只得让人将追月和北堂子萱合葬,当然这是后话。

    “轩辕皓飞,既然皇后是假的风芷瑶,那你杀死本家主的妹妹这笔账,本家主绝不轻饶!”北堂子谦棱角分明的俊脸闪过一抹嗜血,今儿个他一定要轩辕皓飞死。

    “北堂子谦,北堂子萱既然嫁给了朕,自然该和朕同甘共苦,方才你那好妹妹不是大庭广众之下给朕带了一顶很大的绿帽了吗?这下,该扯平了吧!”虽然轩辕皓飞很憎恨北堂子谦,但是如今他的势力不稳,可不能将自己和他的关系搞僵。

    “你如果要美人的话,朕把这些美人全给赏赐给你,只有你这次帮朕!”反正,女人如衣服,破了可以买新的,可是皇位只有一个,是以,轩辕皓飞如今卑鄙的说道。

    于是北堂子谦冷冷的一笑,“皇上,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吧?整个咸阳城谁不晓得本家主正在寻找一个名叫冷琴瑶的女子?”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轩辕皓飞还以为自己翻身有望呢。

    “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美人,我只要冷琴瑶!”北堂子谦不屑的瞅了瞅轩辕皓飞,不过是个冒牌货,死不足惜。

    “北堂子谦,你——”轩辕皓飞想不到北堂子谦拒绝相助他,当下将视线转向离自己最近的宸妃上官秋容。

    “爱妃,过来。”轩辕皓飞对着上官秋容喊道。

    “别过去!”骠骑大将军上官粼立马冲着自己的爱女说道。

    只是轩辕皓飞冷眼一扫慧音师太,慧音师太立马会意,马上将上官秋容给扛了过来,可见慧音老尼姑轻功极好。

    “轩辕皓飞,你想干什么?秋容——”上官粼恼火的大喊道。

    “自然是要你的女儿陪朕一家一起死,除非你帮朕!”所谓狗急跳墙,此话形容的一点也不错,如今轩辕皓飞就是这样了。

    “轩辕皓飞,你不要太过分!”上官粼眸光闪烁。

    “上官粼,你若再次相助,哀家必定保证让秋容登上皇后之位!”太后见上官粼似被说动,于是继续努力游说道。

    “太后娘娘,你别白费心机了,你们爱将秋容怎么遭就怎么遭吧!”谁料上官粼闻言大笑。

    正当轩辕皓飞被上官粼笑的一愣时,轩辕皓飞怀里的上官秋容,抬手拔起发鬓上的金步摇,训练有素的插一入他的心脏部位。

    “啊……噗……”轩辕皓飞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上官秋容会武功,而且擒拿术那般敏捷,特别是近身杀人练得如此炉火纯青。

    “七哥……哥……”轩辕灵熙吓的晕了过去,还好有慧音师太搀扶着。

    “飞儿……”太后被这个病故吓傻了,双眸呆滞的看着轩辕皓飞唇角渗血,脸色渐渐地苍白如纸。

    “皇上,你以为我的女儿稀罕你那妃位吗?甚至是皇后之位?哼,秋容为了不嫁给你,就在进宫的前一晚,投井自尽了!”说完,上官粼老泪纵横,暴怒之极。

    “那……那……她……是……谁?”轩辕皓飞硬撑着一口气,死不瞑目的指着假的上官秋容问道。

    “本将手下的一等斥候!”上官粼冷笑的看着轩辕皓飞、

    “上官粼,还我飞儿……的性命……”太后看着儿子轩辕皓飞死在眼前,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是儿子是她最大的希望,如今希望没了,她简直气得要发疯了,于是她吩咐慧音师太用烈焰神掌对付上官粼和假秋容。

    谁料慧音师太却站在了上官粼的一侧,还小鸟依人的靠在上官粼的肩膀上,“老爷,妾身演尼姑演的太累了!”

    “什么?慧音师太你说什么?”卓燕雪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深深信任的慧音师太竟然和骠骑大将军有染。

    “老爷,你给她说吧。”慧音师太冷笑且嘲讽的看向卓燕血。

    “慧音师太,你……你……背叛母后……”轩辕灵熙才醒来没有多久,这时候,她说话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灵熙,所有人都可以说她背叛太后这个老女人,就你不可以!”上官粼冲着轩辕灵熙狮子吼道。

    “奸臣,本宫不想听!”轩辕灵熙别过头去,撅着小嘴骂道。

    谁料,轩辕灵熙才骂完,她的脸上就出现了清晰可见的五指印,这一巴掌是慧音师太打上去的。

    “你,贱人,竟然敢打本宫!”说完,轩辕灵熙正想冲上去打慧音师太。

    “灵熙,慧音师太才是你的亲娘!”上官粼抬手将轩辕灵熙拉住,仰天长啸道。

    什么?什么?她堂堂一品公主如何会是老尼姑的女儿?开什么玩笑?

    “灵熙,是真的!你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当初端妃的小女儿一生下来就死了,而你正好顶替了那个小公主。”其实这一切都上官粼一早安排好的。

    慧音师太本不叫慧音师太,而是武林第一美女沈梓绫,当初和年轻时的上官粼偶然邂逅,两人金风玉露一相逢,于是有了露水姻缘,谁料上官老夫人嫌弃沈梓绫是江湖女子,不让进门,于是沈梓绫一气之下出家,削发为尼了!

    岂料后来,她呕吐的严重,适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告知了上官粼,然后上官粼让她好好保胎,待十个月后生下了一个女婴。

    后来沈梓绫才知道她的女儿变成了端妃的小女儿,是以,她为了见女儿,因缘际会,和端妃成了好友,顺带为端妃做事。

    “不,灵熙是本宫的女儿,你们别胡说!”太后气得火冒三丈。

    然而假秋容在得了上官粼的暗示之后,便将太后一掌拍死了。

    “母后……母后……”轩辕灵熙哭的肝肠寸断,她不相信这个实情,哥哥不是真的,母后不是真的?她究竟是谁?

    “老爷,太后没气了!”假秋容弯腰探了探太后的鼻息,冷冷禀报道。

    “死了才好。灵熙,到爹这边来。”上官粼瞧着轩辕灵熙,眸含慈祥的说道。

    “滚,滚,你们全都给我滚,我是父皇和母后的女儿,我才不是你们的女儿……呜呜……”轩辕灵熙抱着卓燕雪的尸体哭啊哭,珠泪不断。

    “灵熙——有什么好哭的,快点过来娘这边。”慧音师太,哦,不,现在是沈梓绫了,她看着轩辕灵熙笑着说道。

    “不,你不是我娘,你也不是我爹,连烨磊哥哥也不要我了,他们都不要我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轩辕灵熙越哭越伤心,此刻顿觉绝望无比,但是她的眸光在看向假秋容的时候,心里的恨意促使她必须坚强,必须的活下去。

    “灵熙——”沈梓绫连忙飞身过去,将轩辕灵熙抱在怀里,哭喊道,心痛的成份居多。

    谁料轩辕灵熙死死的咬住了沈梓绫的肩膀,怒道,“我恨你,我恨你们!”

    鲜血横流,上官粼一巴掌打向轩辕灵熙,怒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28皇宫秘事,她不矜持(小高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