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轩辕皓玉的俊脸愈加的苍白,说出的话语铿锵有力,唇角的血迹愈加的鲜红,让风芷瑶看了瑟瑟发抖。

    “瑶儿,你当真不想帮我?”轩辕皓玉冷冷的问道。

    “我……这个……其实……那个……那个……轩辕皓玉……你还是好好的投胎去吧……别在纠结红尘之事了。”风芷瑶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瑶儿,你是凤凰玄女,你一定有办法为我除去轩辕皓寒和李民灿的!”轩辕皓玉急道。

    “凤凰玄女?这种事情,你也信?我跟你实话实说了吧!这凤凰展翅图是别人应要画在我的后背上的,假的啦,你们相信这是真的,全是一群笨蛋!”风芷瑶对此嗤之以鼻,她如果真是凤凰玄女,早就可以施个仙法让自己回去二十一世纪了,那她干嘛还在这里苦哈哈的讨生活呢!

    “瑶儿,你说什么?你后背上的凤凰展翅图是被人画上去的?为什么?怎么可能?”轩辕皓玉不相信,于是他一边说,身子一边往后倒去。

    “怎么不可能了?难道是天生的吗?如果是天生的,那轩辕皓飞一早就不会把我退婚了?你说,是不是啊!所以说,相信这话的人,全部是笨蛋!”风芷瑶一边说,一边懒洋洋的打哈欠。

    “对了,人鬼殊途,下次别进我梦中了,好不,你啊赶快的投胎去,该干嘛,干嘛去!”风芷瑶挑眉道,她小脸严肃的说道,其实她说这话是有小心思的,比方说,她大小姐正在和某人合欢的时候,然后这只帅帅的男鬼突然入梦来,那还得了!

    “瑶儿,你难道一点也不讲你我之间的情分?你不愿帮我吗?你当真那么的铁石心肠?”轩辕皓玉没有料到风芷瑶会如此坚定的拒绝她,顿时恼羞成怒。

    轩辕皓玉龇牙咧嘴的恼怒道,让风芷瑶看了很害怕。其实她胆大是胆大,可是毕竟是女孩子,这不,开始害怕了呢。

    “那个……轩辕皓玉……你赶紧走出我的梦中吧,我真的累了,我……我好想睡觉……”风芷瑶摇摇头,拒绝道。

    “不,我好不容易走进你的梦里,我无论如何都不想离开你,上穷碧落下黄泉,你是我最爱的女子,我如今虽然是鬼魂,但是我对你之心,如日月,如朝阳,永不陨落,你也可以说我对你的执念过深!”轩辕皓玉抬手抹去唇角的血滴,脸上的线条渐渐地柔和,一如生前一样对她和煦的一笑,笑容之中对她的宠溺是他人无法比拟的。

    “轩辕皓玉,你是鬼,我是人!你懂不懂,人鬼殊途啊!”风芷瑶虽然觉得他的表白很真挚很深情,可关键是如今给她表白的是一只男鬼啊,这让风芷瑶觉得哭笑不得。

    “瑶儿,我只知道,我爱你,我爱你,我只爱你,我只想生生世世不愿与你分开!”轩辕皓玉的执念果然很深,连生生世世都说出口了,让风芷瑶的小脸上挂满了黑线。

    “那个……你……你……你……你是鬼……我是人啊……你别说这么煽情的情话成吗?”风芷瑶瑟瑟发抖,如风中飘零的落叶,她是超级大美女,可不是什么超级艳鬼啊,老天爷啊,这算不算报应啊!难道是她太好色了,还是太花心了,轩辕皓玉的鬼魂来索情了!

    “瑶儿,只要你今晚满足我一次,我便放过你。”轩辕皓玉见她瑟瑟发抖的摸样,第一次做为鬼魂的他,竟然愉悦的展颜笑了。

    靠,满足个毛线!他是鬼好不好!她不要被鬼压!

    “不……不要……咱们阴阳相隔,风吹花开依旧是两朵,你还是赶紧去投胎吧,别滞留在人间了,好吗?”风芷瑶鼓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将话说的分外好听。

    但是在轩辕皓玉听来,她这翻话,就分外的听了!

    “瑶儿,你如果今晚不满足我,我便日日夜夜来入你梦中!以后你嫁人了,洞房花烛之夜,我也会来捣乱的!今儿个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我就滞留在你身边,不离开了,看你怎么遭!”轩辕皓玉赖皮的说道,使得风芷瑶冷汗直流,这男人怎么死了还不放过她!

    她好像和他没有什么仇恨吧!他做什么那么对她啊!

    她很想哭,但是此时此刻的流泪也无济于事。

    “那个……你说话算话?要了这一次之后,以后不来找我了?”风芷瑶疑惑的问道,似乎眼前只有这么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

    “你说呢?”轩辕皓玉淡淡颔首,幽黑的凤眸对上她那一双清亮如水的眼眸,黑色像一个漩涡一样不停的席卷一切,美的惊心动魄,让她芳心猛跳。

    该死的,她怎么还会对一只男鬼有感觉!

    老天爷,她要疯了!

    “瑶儿,我如今虽然是鬼魂,但是说话算话。”轩辕皓玉淡笑道,他可没有说,鬼魂当然是说鬼话的,所谓鬼话连篇不就是这样出来的吗?

    说话算话?“当真?你没有骗我?”风芷瑶向后退了一步,背后白雾阵阵,让她看不真切,再次抬头看向他,问道。

    “当真,然也!”轩辕皓玉点点头,他迷恋的目光注视着她妖娆无比的曲线,小腹一阵骚动。

    风芷瑶咬牙决定了,一次就好!

    只是她哪里料到什么一次,简直次数多如牛毛,只是后来容不得她后悔了!

    所以女人千万不要相信男人的鬼话!

    风芷瑶慢条斯理的脱下了月白的亵衣,三角形的亵裤,这是她新近设计的。

    很快,女子丰满妖娆的曲线如明珠生晕一般让某男鬼看的移不开视线。

    于是他足尖一点,如行云流水,非常流畅的飞了过来,一眨眼的功夫,淡蓝色锦衫瞬间脱落,他轻盈如雪的身子立马猴急的压在了她一丝不挂的娇躯之上。

    “啊,你如何变的这么轻了?”靠,被鬼压的她,郁闷的问道。

    “轻不代表我的行房功能差劲!”说完,他开始细细密密的亲吻她。

    他抬起她的下巴,亲吻着她嫣红的唇瓣,酥麻着啃咬着她,优美的剑舌不客气的穿梭她亮白的贝齿,与她芳香可口的丁香小舌相纠缠,肆意的夺取她口中的香甜琼浆。

    一寸寸的吻,缠缠绵绵了很久很久……

    当风芷瑶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晨曦。

    好累!好累!累的快虚脱了,等等,她如何有气无力的样子呢?

    这是怎么一回事?风芷瑶奇怪了。

    啊,想起来了,昨晚她被一只无良的俊鬼给压了!

    她欲哭无泪!她当真那么饥渴吗?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

    “是谁?”大清早的让不让人睡觉啊?

    “奴婢七夕,奉夫人之命,来叫姑娘起床,夫人说今儿早上,要和姑娘你去玉佛寺上香。姑娘,你快些,夫人已经全准备妥当了。”七夕在门外笑着说道。

    “好的,知道了,我马上来就是了!”风芷瑶撑着疲劳的身子坐了起来,后背靠在心形抱枕上,这抱枕还是之前问花千寻要的。

    “好的,那请姑娘稍稍快些,这一路上到达玉佛寺,少说也要两三个时辰呢!”七夕继续说道。

    什么?要花费两三个时辰,岂不是现在出发,那最快也要中午才能到达玉佛寺?

    杯具啊,为毛她不是穿越到未来呢?

    这里没有玛莎拉蒂跑车啊!呜呜,她如今真的好想回去!最起码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如今她简直如同耗子一样,东躲**,有比她还要悲催的穿越女吗?

    杯具什么啊?给你安排了那么多绝色美男,你应该乐不思蜀才对。

    风芷瑶撅着樱桃小嘴,慢条斯理的穿衣,下床,等整理被褥时,有一处地方湿漉漉的让她再一次的郁闷,天啊,昨晚难道是真的,靠,真被鬼压了?

    哦嗷嗷!

    风芷瑶拖着疲惫的身子落坐在莲瓣铜镜前,拿起牛角木梳梳理着她那一头如墨如瀑的秀发,雪白的手指熟练的穿梭在发间,一个出彩好看的飞仙发髻便形成了。

    戴上缀着紫色流苏的白玉簪,别在她的发鬓上,玲珑耳垂之后徒留两撮青丝,当风吹起,引得紫色流苏飘逸飞扬,青丝飘荡在精致的蝴蝶型锁骨处,更显得媚骨天成,国色天香。

    漱口沐浴之后,有丫头端来可口的早餐,居然是三明治加牛奶,风芷瑶吃的津津有味,好胃口下,让她的心情好极了。

    风芷瑶用完早餐后,就去见花千寻了。

    “你真好命啊,随意那么一修饰,顿时如星光闪耀的大明星一样,真好看呐!”花千寻好羡慕的说道。

    “呵呵……好命吗?”她怎么不觉得?她郁闷的再次想起昨儿晚上被鬼压的事情了。

    “对了,瑶儿,你怎么越来越像我那便宜儿子了,一直不停的在打哈欠,你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啊?”花千寻凑过来问道。

    “嗯,确实没有睡好,可能那女儿红喝的太多了吧!”风芷瑶四两拨千斤的说道。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32 靠,被鬼扑倒(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