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但见他一身雪白锦衫着身,袖口缝制出了一片傲雪的红梅,雪花伴着梅花,分外醉人,带着雪后清新的甘甜,就犹如他的气质一般,清新高雅,一如甘甜的美酒,即使醉了也甘愿。

    这么个极品美男不是墨染白,又会是何人呢?

    “染白哥哥。”风芷瑶激动的喊出了声,天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瑶儿,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如何会和西门在一起?”两人还靠的这么近,难道瑶儿准备嫁人了?不会是眼前论起年龄来,还比她大了一截的西门吧?

    “说来话长,以后再解释吧,对了,你也是去玉佛寺上香吗?”风芷瑶好奇的问道。

    “染白,昨儿个你弟弟又来找我换宝贝了。”西门无暇懒洋洋的打了哈欠,说道,他好似也没有睡醒呢。

    “你一定没有同意换。”墨染白很笃定的说道。

    “当然,那是我西门家的传家宝。我如果换出去了,真担心我那曾祖母从棺材里跳出来骂我。”西门无暇风趣的说道,风芷瑶觉得这样的西门无暇很有趣。

    于是她扬起小脑袋多看了他两眼,不过,墨染白可不乐意了。

    “瑶儿,坐染白哥哥的马,可好?”墨染白笑容温煦的看向她,这么纯洁的笑容让风芷瑶痴痴的看了好几眼,只是脑海里却闪过那一幕她想强上他,却被墨染白给赶走的事情,让她小脸变得煞白,马上极快的摇摇头。

    “不要坐!我就和大叔同骑一骑就好,哈哈,你们看,这玉佛寺的风景很好呢!”风芷瑶可不管墨染白失望的眼神,她看着一路上蔓延的红枫,心情格外的好。

    所谓漫山红遍,也不过如此。

    “是啊,小丫头。”西门无暇也笑了。

    “瑶儿,你是来玉佛寺求姻缘的吗?”墨染白竖起耳朵问道。

    “不是!我不相信这种东西的!”再说,怎么他又提到姻缘了?

    真是让她很头痛啊,头痛极了!

    也不知道那几只美男没有见到她,是不是满世界的疯狂的找她?

    不过,这也正好考验一下这些个男人,对她到底是真是假?

    真的话,就挑一个最棒的最优秀的,那个东东最厉害的成亲!

    只是风芷瑶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未来的某一天会成为妻主!而且还有那么多夫郎!当然,这是后话,此处暂且不表。

    “瑶儿,那你信什么?”墨染白将马牵着,他一边沉稳的步行,一边笑道。

    “我只信我自己!”风芷瑶嫣然浅笑,笑容赛过绚丽夺目的满山红枫。

    “小丫头,你很自信。”西门无暇也翻身下马,让风芷瑶单独骑在马上,他牵着马缓缓前行。

    “我一直都很自信的!”风芷瑶的唇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弧线,美丽之极,全身上下闪耀着圣洁的光芒,如雨后的白荷一样清秀芳馨。

    “芷瑶小丫头——无暇——”玉佛寺门口站着一袭月白锦绸裙的花千寻,此刻花千寻正在向他们招手。

    “瑶儿,我娘在我们了!染白,你请自便,等下我们在后山的红枫亭内叙话,如何?”西门无暇看到花千寻在叫他和花千寻,他连忙歉意道。

    “好,既然伯母在叫你,那你快点过去吧,我现在和瑶儿有话想要单独说说!”墨染白一把将风芷瑶从雪白的马背上抱了下来,动作好轻柔,仿佛他抱的是容易破碎的瓷器似的。

    “好的,我知道了!那小丫头,你记得快点哦!”西门无暇倒是没有多想,牵着白马,颀长的身子优雅的飘逸而行,举止谦和,让人远远的瞧着,就是舒服,太舒服了。

    是以,风芷瑶看的目不转睛,眼冒桃心。

    不过下一秒,桃心破碎,因为墨染白大吃飞醋了!

    “墨——染——白,你抓着我的手腕做什么?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么重的力道抓疼我了!”风芷瑶风娇水媚的小脸倏然一沉,瞪了他一眼道。

    “当真被我抓疼了吗?”墨染白皱了皱秀气飞扬的剑眉,优美的薄唇线条抿成一条直线。

    “当然,你看……你看……这里……这里啊……好痛……好痛……”风芷瑶冷声的拍开墨染白的大手,不悦的指责他。

    “瑶儿,对……对不起!”墨染白垂眸看向她的左手手腕,还真的被他大力一拉,拉出了一点儿淤痕,呈现青紫色,这么一看,墨染白很是心疼,皱眉皱眉再皱眉,琉璃般纯粹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那淤痕,痛的心都要碎了,该死的,他弄疼瑶儿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坏!前些日子他一直有派人打探风芷瑶的消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风芷瑶竟然会去了他们西凉国的噬魂山庄,还和西门无暇有着那般亲昵的态度,真教他疑神疑鬼。

    “瑶儿,我帮你吹一吹。”墨染白垂头,将她纤细的柔荑抬起,轻轻地放在他的掌心,红润的薄唇对着她手腕上的青紫淤痕处,轻轻的吹着,让风芷瑶看了心里一阵。

    这个男人是傻子还是聪明啊?

    风芷瑶叹息。

    “瑶儿,还痛吗?”墨染白抬头问她,他的眸底是无边的宠溺,柔情如水,微微的被风吹浓吹郁。

    四目相对,电光火石……她的心里可曾有他?

    “不……不痛了……”她轻声呐呐道,他这么小心的问话,想必他对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很懊悔吧,罢了,知道错了就行了,看在他是极品美男的份上,她就不计较了。

    “真的不痛了吗?不许骗我。”墨染白将她的细嫩柔荑牢牢的放在他掌心,用他的大手包握着。

    “厄……我骗你干嘛?”风芷瑶有点奇怪,他突然对她展现的柔情,之前他在马上不是连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吗?如何又对她温柔似水了?她可不认为墨染白是好相与之人,之前她在玉湖楼亲眼目睹他对那些杀手用了化尸水呢。

    “瑶儿,离开噬魂山庄,让……让我照顾你……”墨染白想了想这么美好的女子,或许他可以为了她放弃墨家的宝藏,把继承人的资格让给弟弟墨染月。

    “我已经很大了,我自己有手有脚,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风芷瑶的回答让墨染白风中凌乱。

    “那好……我等你……等你说愿意的那一天……”墨染白改为伸出双臂,将风芷瑶的娇躯紧紧地抱在怀里。

    “染白哥哥,你才要好好照顾自己,昨天我见到了你的弟弟,他还没有对墨家的宝藏死心吗?”风芷瑶八卦的问道。

    “他岂会死心!瑶儿,墨家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完的!”墨染白将他的视线调往火红的枫叶,哀叹。

    耀眼的阳光透过枫叶的空隙,照出了斑驳的光晕,枫叶树下的两人如被镀了一层光芒似的,如天造地设的璧人一般般配。

    “好吧,那我不问墨家之事好了!对了,染白哥哥,我在西凉国的事情,你得替我保密哦!他们几个肯定在寻我!你设法帮我给他们制造障碍,好让我多逍遥几日。”风芷瑶一想起那晚在坤宁宫,他们对她大玩五龙一凤,就让她有点小生怕怕的感觉,于是仔细的叮嘱墨染白道。

    “当然!”他当然不希望他们几个晓得风芷瑶在西凉国呢,如此甚好,他要追求倾心爱慕的佳人,就更少阻力了,抱得美人归的日子指日可待。

    “谢谢你,染白哥哥。”风芷瑶踮起脚尖赠送香吻一枚。

    “呵呵。”墨染白暗自鄙视了一下自己,他好像开始变坏了,不过,被瑶儿一亲,他的心情格外好,好似得了一本绝世的武功秘籍一般开心。

    “染白,我要快点过去上香了,想必大叔和夫人他们该等急了!”风芷瑶扬唇笑道,弯腰捡起了一枚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33 这个男人爱吃醋(精)【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