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好半响,两个人都低喘了起来,风芷瑶趴在墨染白的雄健的胸口上急促着,而墨染白的心跳也狂乱,抵着风芷瑶光洁流畅的额际,低沉的喘息着,两人的脸庞都被突如其来的**升腾的脸红了。

    墨染白觉得吻了这一次还不过瘾,便想再亲亲。

    “染白哥哥,人家很累的,让人家歇息下嘛。”风芷瑶说的是大实话,人家容易吗,昨晚大半夜被鬼扑倒,虽然来玉佛寺的半路上有补眠,可是现在的她还是好困,好困啊。

    “那好吧,可别忘记你还欠我九十八个吻。”墨染白笑着提醒道。

    “知道了,忘不了。”先糊弄他一下,等她啥时拍拍屁股去了别的地方游玩,他到时候找不着她,那就不是她的罪过了。

    “咳……咳……”远处传来一道清晰可见的咳嗽声,诡异的是那个男人,他看向她的目光好凶狠。

    天啊,难道她得罪了他?可是她不认识他啊?她很肯定此人不是她众多桃花之中的一朵,绝对不是!

    于是,风芷瑶和墨染白转头看向不远处,这男人怎么看起来有几分眼熟呢?

    他的轮廓倒是有点像宗政少卿,只是为何他看着她的目光是那般的嗜血和倨傲。

    “染白哥哥,那人……那人……看起来好凶啊……是……是谁啊?”不会正好是宗政少卿的兄弟吧?

    “他是我的好友宗政少亓!乃我西凉国老皇帝的第三子!”墨染白朝着宗政少亓微微一笑道,随后拉着风芷瑶的小手往宗政少亓的方向走去。

    “少亓,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墨染白抱歉的跟宗政少亓说道。

    “这位是?”宗政少亓的目光飘向风芷瑶。

    “我们是朋友!”风芷瑶感觉到此人打量自己的目光非常不友好,连忙抢先说道。

    墨染白见风芷瑶抢他的话头,连忙瞪了她一眼。这小妮子,是非要在外人面前将他和她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吗?

    “朋友?”朋友之间,两人会做那么亲密的事情吗?竟然接吻了!宗政少亓如冰刃的目光看向风芷瑶,看的风芷瑶火了。

    “你呢,你和染白哥哥是什么关系?”风芷瑶问道。

    “自然是好友!”宗政少亓白了风芷瑶一眼。

    风芷瑶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宗政少亓。

    站在午后的阳光下,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红晕,清秀的脸上只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却无时不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配合他颀长纤细的身材,身穿一袭滚绣云纹的银白锦衫,

    给人一种玉树临风、优雅斯文,又浪漫洒脱的感觉。

    丰神清秀的五官,一双漆黑似墨的剑眉,澄澈有如深潭般幽邃的黑眸,直挺的鼻梁,丰润性感的嘴唇闪着自然红润的光泽,面颊丰腴,肌肤白皙,端正的轮廓隐含儒者特有的温文尔雅,又如江湖剑侠的三分豪气,又是秀雅中又透着三分的邪气,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人给风芷瑶的感觉很古怪。

    回答便回答罢,那么凶做什么?她又不会像母老虎一样扑倒吃了他的。

    “少亓,她是瑶儿姑娘,瑶儿,他叫宗政少亓。”墨染白不想让人知道眼前的女子是各国皇帝争相寻找的凤凰玄女,是以,他简略的介绍道。

    “宗政公子,安好。”风芷瑶微笑着朝着宗政少亓拂了一礼。

    宗政少亓的视线落在风芷瑶的身上,眼眸里很是不赞同,虽然他们西凉国的民风开放,但是也没有到这个程度啊,这女子的服饰穿的很露很短。

    露呢是因为风芷瑶的裙子之布料轻盈飘逸看起来薄如蝉翼,短呢是因为她嫌弃裙子太长,不好走快,怕被裙角绊倒。

    只是宗政少亓岂会了解这些,他则扫了一眼,便淡淡的看向一侧的火红绚烂的枫叶了。

    切,你不爱看我,我还不爱看你呢!

    风芷瑶冷冷一笑,对墨染白道,“染白哥哥,你有贵客,想必,你俩私下定有事情想说,我就不奉陪了,拜拜,我上香去了!”

    “瑶儿,别走,再聊会儿吧!”墨染白哪里料到因为宗政少亓的出现,而让他失去佳人在怀的机会呢,顿时懊恼不迭。

    “不了,有人不待见我,我还是走吧!”风芷瑶望天,故意嘀咕道,让某只凶银气气也好。

    “这……瑶儿……少亓他人很好的,只是他最近心情不好罢了,你原谅他吧!”墨染白好说得说,希望有佳人再抱的机会,偏偏佳人娉婷转身,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走的时候还是用轻功飞走的。

    墨染白当然想去追佳人了,偏偏呢好友等他多时了,他又不好驳了宗政少亓的面子,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风芷瑶的背影越来越远,心下暗道,等他和宗政少亓谈完了事情,再去找她解释就是了,再说他现在知道她的住处了,他也就放心了。

    噬魂山庄虽然亦正亦邪,但是西门无暇的人品,他信的过,两人多年的好友了。

    如果瑶儿去了无极山庄的话,那他就该担心了,幸好不是。

    “染白,你有心事?”宗政少亓和他一同漫步在醉人的枫林之中,眼角的余光瞄了瞄墨染白问道。

    “算有吧。”他们俩多年的交情了,墨染白也不想瞒他,便轻轻颔首道。

    “是刚才那女子?”宗政少亓暗忖后,缓缓启口问道。

    “嗯,很独特的女子。”墨染白的眼角眉梢皆很愉悦。

    “染白,你动心了?”宗政少亓不苟言笑的脸上闪过一抹诧异。

    “嗯,是清白人家的女儿,我对她很满意。”墨染白笑了笑,语气轻快,让人一听便知他的心情极好。

    “这样我便放心了,之前我看着她的穿着,以为她是青楼女子,如今既然出身清白,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宗政少亓颔首道。

    “她不是青楼女子,说句不好听的,就算她是青楼女子,我也喜欢,因为动心了,那么心就收不回来了。”墨染白想起刚才两人缠绵的吻,一脸甜蜜的说道。

    “你倒是看的开!只是你如果娶了这瑶儿姑娘,你就必须放弃墨家的宝藏了?你可会后悔?”宗政少亓停下来,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墨染白,他当真肯为了一个女子,而放弃那么多那么多数之不尽的财富?

    “如果她值得我爱,我便不会后悔,就算她不值我爱,但是我已动心,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我能掌控得了的!”墨染白扬唇笑道。

    他就算不继承墨家的宝藏,他一样可以给瑶儿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是以,他的脸上闪过一抹自信,坚定。

    “对了,不谈我的私事了!对了,你母妃的身子好些了没?”墨染白想起宗政少亓不受宠的母妃,便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她时常念叨你呢!对了,你是否有空入宫见我母妃一面,她说你给她吹的笛声特能安神,说我太过严肃了,看起来凶巴巴的,她说,我若是有你一半好,该有多好。”宗政少亓说道。

    “淑妃娘娘贤德婉约,宽己待人,可怜身子骨太弱了,连带着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墨染白想起宗政少亓虽然为皇上的三皇子,可是住的地方还没有他的月落山庄大,可见他很不受宠。

    “总有一日,我会让我娘母凭子贵的。”宗政少亓淡言道,他看着蔚蓝的天空上悬着的红日,心下发誓道。

    “我相信你,对了上回我去南芍探访过,没有你说的绝世兵法典籍,会不会是哪个喇嘛说错了。”墨染白想起那次他自己被风芷瑶救了的情形道。

    “难道消息有误?”宗政少亓抬手扶额,叹道,再看了看墨染白道。

    “嗯。”墨染白嗯了一声。

    “对了,宗政少弦正在极力寻找一名身上长有凤凰展翅图的南芍女子,据说那女子是南芍第一美人,曾经被立为南芍上任皇帝的皇后,可惜后来是个假的,这不,这新任的皇帝还在大规模的搜寻她的下落,你说我要不要也派出死士去寻她下落?”

    宗政少亓想起由埋伏在东宫太子府邸的暗人禀报得来的有关太子宗政少弦最近几日的动作,便问道。

    什么?太子宗政少弦在寻找瑶儿,那怎么可以?如果让宗政少弦找到了瑶儿,那瑶儿岂不是要累死在床榻上。

    谁不晓得宗政少弦是西凉国最伟大的超级战神,曾经打退了东突国和东沐国的入侵军,在西凉国有着无上高大的地位。是任何一个皇子无法比拟的。

    但是他有唯一的缺点,便是特别的好色,抢来的女奴没有一个时辰就被玩死了!

    但是还是有很多待嫁闺秀对他充满着膜拜之情!

    这也难怪,宗政少弦长相俊美无铸,俊逸风流,素有西凉第一美男子之称,更是排列在西凉三公子之首,能不让众多女子趋之若鹜吗?

    宗政少弦更是西凉皇室正统,乃西凉国皇后嫡出,外公又是靖边候,手握着三十万兵力,外婆是无极山庄的超级女魔头,最喜研究毒蛊。

    这样彪悍的背景,其他皇子哪里敢望其项背,也不敢与他争,而宗政少亓却不一样,他的母妃淑妃是东雪国长公主,他是东雪国老皇帝的嫡外孙,而东雪国老皇帝只有一个女儿,自然这东雪国以后便是他继承了。

    不过东雪国的国土面积不如南芍国或者西凉国来的大,而且土地贫瘠,种的庄稼存活率低。

    不然西凉国老皇帝也不会那么对淑妃母子当做视而不见了,这也解释了为何宗政少亓身为皇三子,却不待见了。

    所以宗政少亓才会问墨染白,要不要派人去找凤凰玄女。

    “太子的羽翼渐丰,难道他想?”虽然墨染白将此话说到一半,但是宗政少亓还是听出来了。

    “所以,才要问你,我要不要先他一步找到凤凰玄女,好得人长的倾国倾城,我如果娶她为妻,我想我一定能为母妃争口气的。”宗政少亓希冀的说道。

   &nb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34 男人们,忍忍吧 (精)【三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