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西门无暇和墨染白面面相觑,这……这是什么情况?

    风芷瑶竟然让他们饿肚子!

    “小丫头,把你的素色面全给大叔我吐出来!催吐也得吐!”西门无暇怒道!

    “大叔,你别太过分!这吃进去的东西如何吐的出来?”风芷瑶甩开墨染白的大手,接着看着西门无暇,嘲讽的笑道。

    “那你亲自给我去下一碗面来!不然今儿个你一个人留在玉佛寺,我和娘先回去,嗯哼!”西门无暇饿的快抓狂了。

    “是啊,瑶儿,你的厨艺那么好,不露两手是不是太暴殄天物了!”墨染白也很赞成西门无暇的这个烂主意。

    “哎!可是我累呢,走不动啦!”风芷瑶懒洋洋的双手托腮看着窗外的红枫美景。

    “走不动,我可以背你。”西门无暇闻言,唇角猛抽。

    “那我帮你捏肩。”墨染白为了美食,更为了饥肠辘辘的五脏庙,立马狗腿道。

    此刻的风芷瑶听了两人这话,顿时觉得心情无比的美好,真有一种自己是被人宠着的公主。

    “好啊,什么时候,你们让我不累了,我就勉为其难的下两碗面给你们俩吃吃。”风芷瑶笑了笑,笑容不染尘埃,纤尘的如荷花仙子,让两大美男看的移不开视线了。

    “喂,你们怎么还不快点按你们俩说的做?还是你们不想吃美味的素色面了,想饿肚子?啊,如果你们想饿肚子的话,那可是省却了我不少的麻烦呢,呵呵……”风芷瑶笑道,一脸的开心,只是她说着说着就打起了哈欠。

    “瑶儿,我……”还是墨染白识时务,立马弯腰给风芷瑶捏肩了。

    半个时辰后,风芷瑶听着他们俩此起彼伏的肚子饿的咕咕叫的声音,心里暗暗发笑。

    不过她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

    “瑶儿,舒服了吧?”墨染白的薄唇靠向她的耳垂边问道。

    “嗯。那答应背我的人呢?”风芷瑶睁开眸子看了看西门无暇,拖长了音调说道。

    “西门,你快点背她吧,你年长她许多,快别和瑶儿置气了。”墨染白为了填饱肚子,努力游说道。

    “嗯。”西门无暇心道,墨染白说的有理,他于是不情不愿的起身,弯腰在风芷瑶跟前,“上来吧,小丫头。”

    “好,那我不客气了!”风芷瑶扬唇笑了笑便爬上了他的后背,细嫩的藕臂勾住了西门无暇的脖子,风芷瑶是开心了,然而一旁的墨染白又开始吃醋了。

    西门无暇则是皱眉,不过为了填饱肚子,他也只有忍了。

    西门无暇当真将风芷瑶背去了玉佛寺的厨房里。

    风芷瑶懒洋洋的从他后背上滑下来,洗洗手为两大美男下面去也。

    然君子远疱厨,两枚大美男兀自在门外候着,只是彼此腹内的声音此起彼伏。

    半个时辰后,从厨房里飘出了素色面的香味。

    这香味儿勾的两人的味蕾蠢蠢欲动,两眼放光。

    “给,一人一碗!这里的食材有限,你俩凑合着吃吧。”风芷瑶将乘好的两碗素色面递给了他们。

    素色面上的浇头很丰富,有香菇,黄花菜,黑木耳,胡萝卜,总之都是素的。

    “虽然不是荤的,但是瑶儿的手艺真是不赖啊!”墨染白头一个赞美道,如果把这么贤惠的女子娶回家,他当真幸福之极。

    “嗯,好吃,好吃。小丫头,回去了噬魂山庄,明儿个还给我做素色面!”西门无暇也忍不住赞美了。

    “虾米?回去了还要给你干苦力?大叔,你要吃,记得给好处!”风芷瑶秀眉轻挑,唇角扬起道。

    “小丫头,你想要什么?”西门无暇问道。

    “凤尾琴!”她要自然要最值钱的东西。

    “换个要求!”西门无暇摇摇头。

    “我就要凤尾琴!”风芷瑶坚持。

    “除非你成为噬魂山庄的新一代女主人!”西门无暇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碗沿说道。

    “这……那还是算了吧……那交易作废!”新一代女主人不就是他未来的娘子吗?

    “小丫头,你害怕了,对吗?”西门无暇颀长的身子往后仰了仰,说道。

    “不害怕,只是那东西既然是未来噬魂山庄的少夫人所能拥有,我自然不能妄想了!”风芷瑶微笑摇头。

    “小丫头,如果你想,也不是不可能。”西门无暇笑着戏谑道。

    “大叔真会开玩笑。”风芷瑶抿嘴笑了。

    “西门,我和瑶儿早在南芍就认识了,所以我想邀请瑶儿去我们月落山庄居住。”墨染白微笑道。

    墨染白要她去月落山庄居住?那她要不要去呢?

    不过,如今她还是先等花千寻问了得道高僧的话,再看看能否回去再说。

    “厄……”风芷瑶正想拒绝呢,谁料西门无暇突然出声道,“我娘和这小丫头很是投缘,所以我娘说要让小丫头多陪她几日,所以,染白,你再等几日吧!”西门无暇想起近些日子娘不再对他逼婚了,他巴不得风芷瑶延长在噬魂山庄的时间呢!

    “那……好吧……”墨染白清楚西门无暇绝对是一个大大的孝子。

    两碗素色面被吃完,两人的脸上都是非常愉悦的笑容,可见这素色面非常合他们的口味。

    ……

    从膳食堂出来,看见花千寻正在往这边走来。

    “芷瑶小丫头,快过来!”花千寻朝着风芷瑶喊道。

    “小丫头,我娘喊你呢,你快过去吧!”西门无暇让风芷瑶赶快过去。

    “既然伯母叫你,瑶儿,快些去吧。”墨染白也催促道。

    “哦!”风芷瑶轻轻地哦了一声,难道花千寻已经问到如何回去现代的途径了吗?

    于是风芷瑶连忙飞奔过去。

    “快说,快说,那回去的事儿有没有谱?”风芷瑶赶紧问道。

    “这……那老和尚老是闭着眼睛,我好不容易见着了他,他不告诉我也就罢了。还送我六字箴言。”花千寻气得快吐血了。

    “怎么会这样呢?难不成得道高僧也是徒有虚名?”风芷瑶感叹道。

    “先别管是不是徒有虚名了,你赶紧跟我去前面那个得道高僧的清修之地。换你去问。”花千寻推她往前走。

    “哎,你都没有问出来,我去了不也白去吗?对了,那六字箴言是什么?”风芷瑶很好奇,那老和尚到底对花千寻说了什么呢?

    “既来之,则安之!”她早知道是这六子箴言,她也就不来玉佛寺问他了。

    “呵呵……”风芷瑶听了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等下你见了他,他说不定也给你这六字箴言,你信不信?”花千寻促狭的说道。

    “嗯,见了才知道。”风芷瑶颔首。

    等守门的小沙弥通报了之后。

    风芷瑶和花千寻被迎到了那白眉白须的主持跟前。

    “大师,我想问你,我能否回去属于我自己的地方?”风芷瑶在花千寻的眼神催促下问道。

    “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女施主,你请回吧!”他并未睁眼,便说道。

    “喂,老和尚,你不要说这么深奥的话语可好,我听不懂,不明白,你可否直接告诉我,我能回去吗?能或者不能,请你做个选择吧!”风芷瑶听了这种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答案,人已经风中凌乱,快要暴跳如雷了。

    “女施主,你昨晚是不是碰到冤魂了?”他的眸子微微睁开,一脸威严的看向风芷瑶。

    “你……你怎么知道?”等等,冤魂?轩辕皓玉算冤魂吗?不过是夺位失败罢了!死了就死了吧,偏偏那家伙死了还不放过她!

    “贫僧瞧着你的气色不太好,怕是那魂在你身边逗留时间太长了啊,所以你现在缺阳了!”他说了一声阿弥陀佛之后,便缓缓的再次合上了眸子。

    哇塞,这老和尚连这都能看出来,确实有点像得道高僧了。

    等等,他说她缺阳?那她该怎么补阳呢?

    “那我该怎么办?”风芷瑶急切的问道。

    “女施主,答案如今已在你心里了!”他说道,语气平和,让人感觉不到他的情绪波动,果然是得道的高僧。

    “老和尚,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我到底能不能回去啊?”风芷瑶差点要去把老和尚手里的佛珠给拽下来了。

    “是与不是,天机不可泄露!”这样的回答让风芷瑶摔门就走!

    “芷瑶小丫头,我感觉我们这次是白来了,一点收获也没有!哎!”花千寻探了口气。

    “别叹气,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们肯定还有希望回去的,你别泄气啊,来,笑一个,呵呵……”风芷瑶虽然在生那老和尚的气,不过看见身边的花千寻很失落的样子,便柔声劝说道。

    “对了,刚才那老和尚说的你遇上冤魂,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花千寻关心的问道。

    “不碍事的,抽空烧些纸钱给他就是了!”风芷瑶假装轻描淡写的说道。

    该死的,她到哪里去补阳啊?

    呜呜,她咋那么命苦!

    “你……真的没事吗?”花千寻依旧不放心,她抬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

    “真的没事,就算有事,你也不该摸我额头啊!我又没有发烧!”风芷瑶撅着小嘴说道。

    “你没事便好,可是刚才那老和尚说的缺阳?是何意思?所谓女为阴,男为阳,难不成他的意思是说你阴阳不调和?”花千寻联想了一遍后,猜测道。

    “哎,我们别管阳不阳了,这太阳都快落山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她想要回山庄去睡觉,等睡饱了再考虑如何找男人补她所缺的阳!

    “那好,回去,对了你何时和墨染白认识的,那个男人可是绩优股,说,你是不是看上他了?”花千寻这个时候不去管她的便宜儿子了,而是问风芷瑶。

    “没,没有的事情,你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35 找个男人要补阳(精)【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