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瑶儿,你是不是没有睡好?”墨染白关心的问道。

    “这……有点吧……我昨晚确实没有睡好……可能是那床榻不太舒服!”

    “真有不舒服吗?你到底怎么了?”花千寻也不放心的问道。

    “只是一点点不舒服罢了!”风芷瑶干笑了两声,这叫她怎么开口,她被俊男之魂缠着呢,这晚上如何睡的着,她风芷瑶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确是鬼魂,这说出去,都让人不敢置信。

    “是吗?小丫头,我看你印堂发黑,别是中邪了吧!”西门无暇笑着戏谑道,只是他说完也在打哈欠。

    风芷瑶心下冷笑,靠,你不也中邪了吗?还来说本小姐,真是笑死人不偿命!

    “大叔,我看你人到中年,还不成家,怕是某方面别有什么隐疾吧!”风芷瑶冷潮热讽道。

    “小丫头,你怎么说话的?”西门无暇闻言,俊容之上含霜染冰,恨不得如冰刃的目光杀了她。

    其实西门无暇这么生气也是应该的,是个男人的话,谁愿意自己被别人如此误会行房功能呢,更何况是在外人面前,这一刻的外人,自然指的是墨染白了。

    “切,难道我有说错?你三十了呀,还不想娶妻,能不让人往那方面想吗?”风芷瑶妩媚的冲他笑了笑,挺胸冷道。

    “你——你——你——”三个你字后,愣是啥也说不出来,让风芷瑶大笑!

    “芷瑶小丫头,其实无暇挺好的,你可是她带回来的第一个女子,你——”花千寻见自己的便宜儿子似在暴怒的边缘,立马出来笑着打圆场道。

    “夫人,我还小,不打算嫁人。”风芷瑶直接将花千寻的话给堵了回去,哎,她这个年纪在现代可是未成年人呢!

    花千寻闻言,也不多说什么了,便垂眸喝茶,不再多言,一时之间,花厅内的气氛陷入僵持之中。

    “大叔,夫人,我想离开噬魂山庄去月落山庄住一段日子。”风芷瑶想起自己的燃眉之急,厚着脸皮提了出来。

    墨染白自然很开心,瑶儿愿意住到月落山庄,那说明瑶儿心里有他,他自然很开心。

    “这……无暇,你说呢?人是你带回来的。”花千寻自然随风芷瑶去留,重要的是西门无暇的态度。

    “你要去月落山庄多久?”西门无暇沉着俊脸问道。

    “三日吧,三日后,我会回来看夫人的。”风芷瑶想想三日应该可以拿下墨染白了吧。

    她瞧着墨染白脸色红润,气血不错,想必,墨染白一定是补阳的最佳人选。

    “好,三日后,本夫人等你回来。”花千寻笑着答应了。

    “嗯。”西门无暇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

    “大叔,你别气了,气多了容易变老。”风芷瑶笑着打趣道。

    在场最开心的要属墨染白了,瑶儿是要给他机会了吗?他好激动,他好希望他可以成为她的相公之一。

    “染白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去月落山庄?”风芷瑶问道,其实她很急,她觉得自己的身子愈加的虚弱了,一定是那晚被鬼压了的缘故。

    她心里将轩辕皓玉骂了不下一百遍,也后悔自己不该为了狗屁蝗灾乱出主意,这下还惹到了一个超级麻烦。

    “好,现在就跟我去月落山庄吧。夫人,西门,染白告辞,三日后,染白会将瑶儿给平平安安的送回来。”墨染白笑着说道。

    “好,一路小心。”花千寻颔首笑了。

    西门无暇也道,“一路小心。”便转身走出了花厅。

    花千寻来送风芷瑶的时候,她问道,“你是喜欢墨大少了吧,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来是想告诉你,墨家太麻烦了,你要想早点回来,我也欢迎,去吧,我祝你好运!”花千寻扬唇笑道。

    风芷瑶听了但笑不语,她去月落山庄的目的,她可不会告诉别人。

    墨染白是骑马来的,自然这次是骑马将风芷瑶给带回月落山庄。

    “染白哥哥,为什么你要我的脸上覆上一层面纱呢?”风芷瑶一头雾水的问道。

    “因为西凉国的太子宗政少弦正在四处打听你的下落,难不成你想被太子府的人抓去给太子暖床吗?”墨染白笑着问道。

    “不……那我还是乖乖地戴上面纱吧。”虽然她来西凉国没有多久,但是也从花千寻那里得到了很多有关西凉皇室的事情。

    她因为太子宗政少弦的“丰功伟绩”早就了无兴致了,别说西凉第一美男子了,她可是宁愿躺在床榻上睡懒觉,也不要见宗政少弦,那么可怕的男人,她祈祷自己,这辈子都不要和他碰上。

    “瑶儿,最乖了。”墨染白垂眸看着风芷瑶,优美的唇角扬起一抹宠溺的笑容。

    “哎,人家又不是小孩子,干嘛用那个形容词啊!”风芷瑶不乐意了。

    墨染白听了风芷瑶的不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难不成我说错了?”风芷瑶不悦道。

    “不……不是的……只是觉得瑶儿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墨染白轻笑出声,声如清泉,颇为动听。

    一路疾驰,在晚膳前,到达了月落山庄。

    墨染白在下人们的众目睽睽之下将风芷瑶抱进了他的逍遥居。

    下人们自然不敢问墨染白如何带一名陌生女子回来山庄?

    逍遥居内植满了各色菊花,竟然连菊花的珍品绿菊都有。

    整个逍遥居被菊花烘托的香气袭人。

    “菊花很美。”风芷瑶扬手握住一朵大丽菊笑道。

    “这是我住的逍遥居,今儿个来晚了,明天早上让你见见我的家人可好?”墨染白笑道。

    什么?见家人?那还是算了吧!她可不想见他家人。

    “瑶儿,别光顾着赏花了,赶紧进屋去喝杯热茶吧,刚才一路上,风很大,你穿的如此单薄,可别着凉了。”墨染白关心的说道。

    “嗯,知道了。进屋去了。”风芷瑶颔首,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绽放的千姿百态的大丽菊,适才转身走入逍遥居。

    “瑶儿,你喜欢喝什么茶?”墨染白微笑着问道。

    “随意吧,只要暖身子就行,别拘泥什么好茶了。”风芷瑶心下想着该如何和他说明自己如今因为缺阳而找他补阳,只是如果实话实说,他万一生气了不理她咋办?实在是上次她想强上他的时候,被他怒斥的一幕还历历在目呢,愁!

    “瑶儿,你怎么无精打采的样子,你是不是饿了?”说完,墨染白就吩咐下人赶紧去准备晚膳。

    晚膳?机会来了吗?

    给墨染白下媚药?

    只是似乎行不通,因为上回在吃苏慕焰的时候,才被她使用过那招,偏偏还被墨染白给发现了,所以行不通啊行不通。

    “怎么?是这茶水不好喝?”墨染白见风芷瑶眼睛虽然盯着白玉杯里的茶叶,可是她似有心事,还在发呆,于是他出声问道。

    “不是的,茶水还行。”风芷瑶被他一喊,连忙作势喝了几口。

    “哦,那就行。”墨染白自己也喝了一杯清茶。

    风芷瑶仔细打量着墨染白的精致轮廓,红唇淡笑,这样的男子,上回为何拒绝她呢?

    可是昨晚他又在枫树林和她拥吻,她真是想不通了,不过,她已经不想去想通了。

    “瑶儿,我们用膳吧。”墨染白见她轻轻的按了按太阳穴,见她颇为疲惫,便去门口催促丫鬟们快些上菜。

    很快,训练有素的丫鬟们将一道道美味的菜肴都给上了过来。

    “闻着很香的样子,应该很好吃。”风芷瑶看到美食,难得吝啬的赞美道。

    “这是梅菜扣肉,佛跳墙,八宝酱鸭……”菜色很丰富,五荤三素,让风芷瑶看了很满意。

    “瑶儿,看你最近气色不好,可要多滋补一下,明儿个我让厨房给你炖燕窝吃。”墨染白热情的说道。

    “嗯,好吧。”她最希望的是吃你啊,吃你啊!

    风芷瑶如今把眼前一盆梅菜扣肉想象成墨染白的样子,于是很快便有了食欲,顿时吃的津津有味。

    “瑶儿,你可不能光吃肉啊,快点吃青菜。”墨染白笑意盎然的催促道。

    “好的,好的,我吃就是了。”风芷瑶轻轻颔首。

    “瑶儿,你今晚怎么一直用这种看猎物的眼神盯着我。”看的他心里发毛,瑶儿她到底在想什么?为何他无法走进她的心里,他好想看看她如今在想什么?

    “别瞎说,我可没有将你当成猎物!”就算是把他当成猎物,她也不会说的。

    “真的没有吗?”因为墨染白认为自己的感觉一般都是很准的。

    “没有……没有……”风芷瑶的螓首摇的似拨浪鼓一样,干笑两声。

    “瑶儿,可愿给染白哥哥机会?”墨染白望着对面倾国倾城的佳人,薄唇轻启道。

    “什么意思?”风芷瑶淡淡问道,她是故意这么问的,绝对是故意的。

    “字面上的意思?还是瑶儿心有所属?”墨染白见她故意问道,以为她已近确定谁是她的心上人呢,于是她问道。

    风芷瑶不想回答,于是干笑两声,继续埋首在碗里和鸭腿做“斗争”。

    “瑶儿,他们……他们都在各处寻你的下落,真的一点都不要将你的下落传递给他们吗?”墨染白试探性的问道。

    “不必。若是有缘自然会遇到,我急什么!”因为该急的是他们几只,和她可没有半毛钱关系,找不到她,那便是他们太笨了。

    “哦。”你不急才好,他墨染白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吃的差不多了,你让丫鬟们将剩菜撤了吧。”风芷瑶放下手里的筷子,对墨染白笑道。

    墨染白自然应允,马上笑道。“好。”

    “来人呐,撤桌!”墨染白朝着门外伺候的丫鬟们吩咐道。

    但见墨染白话音刚落,那群丫鬟们娉婷的身影再次闪入风芷瑶的眼中,训练有素的将盘子,碗筷收好。

    “瑶儿,你今天累了,要不,你沐浴后去东厢房就寝吧,我的房间就在东厢房的隔壁,有事的话,你可以叫我。”墨染白看她倦容,心疼道。

    “好的。”先洗澡,洗澡完毕吃美男,这个吃不同于其他时候的吃,这可是有关她的小命啊!

    今晚,墨染白,她势在必得。

    丫鬟们听了墨染白的吩咐,给风芷瑶端来了沐浴用的香汤,还有一篮子的玫瑰花瓣。

    虽然墨染白不清楚干嘛洗澡还弄的那么麻烦,但是想着姑娘家爱美,用玫瑰花瓣洗澡也就不稀奇了。

    风芷瑶在沐浴了之后,全身都觉得通畅,且香喷喷的,让她觉得自己的魅力值又在上升之间。

    在看到墨染白派人拿来的保守衣物后,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接着她找来剪刀,修改了下裙子。

    直到修改到她满意为止,此时已经是亥时,突然外面电闪雷鸣,似要下暴雨的样子,风芷瑶只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风芷瑶将绾着的长发全给披散了下来,如丝缎的秀发在空中勾勒出优美的弧线,又柔又顺,光滑无比。

    一袭雪白的烟罗云缎裙穿在她的身上,更显得她身段窈窕,倾国倾城。

    于是风芷瑶吱呀一声推开门,走去隔壁敲门,“染白哥哥,打雷了,我害怕,呜呜……”风芷瑶找了个借口,女子怕打雷也算合情合理。

    墨染白刚才看了一会儿书,正想歇下,如今听到门外急切的拍门声,而且听那声音是风芷瑶的声音,他连忙从床榻上下来了。

    “瑶儿,你怎么样了?”他问道,表情很是担忧的样子。

    “我……我害怕,你听雷声又响了。”风芷瑶扬手指了指天际的闪电,便迎头撞进墨染白的怀里。

    “瑶儿,你也太胆小了,不就是打雷吗。”墨染白闻言轻轻地摇头。

    我是不害怕打雷,我是害怕鬼啊!风芷瑶在心中暗暗叫苦,为了找个男人补阳,她可是牺牲了自己完美无缺的形象了。

    “可是我害怕,染白哥哥,呜呜……”风芷瑶埋首在他胸前,心里快笑抽了。

    “快进屋坐坐。”墨染白拧眉道。

    于是两人进屋,风芷瑶优雅的坐在红木太师椅上

    “好了,好了,我陪你一会儿,等雨停了,你再回去睡就是了。”墨染白温言道。

    “嗯。”风芷瑶答应道,她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不努力靠近,那么又当如何亲密接触呢?

    “瑶儿,你想看什么书?”墨染白见两人就这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似有点尴尬,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点那啥。

    “我想看春宫秘技,染白哥哥,你这儿有这书吗?”风芷瑶问道,一边说一边看墨染白的脸色。

    果然墨染白的脸色刷的一下红了。

    “那个……瑶儿……这类**,我这儿没有。”墨染白红着脸回答道。

    “没有就算了,那换一本吧,《西凉札记》吧。”风芷瑶耸了耸肩说道。

    “好。”适才他闻言,才轻轻的松了口气,还好她改看《西凉札记》了。

    “瑶儿,给。”墨染白从书柜顶端找到了那本蓝皮的《西凉札记》,接着他把书放在风芷瑶的手里。

    不料,风芷瑶却没有马上接那《西凉札记》,而是说了一句让墨染白石化的话,“染白哥哥,外面还在打雷,还是你念给我听吧,听到我睡着为止,然后你再把我抱到隔壁的东厢房去睡觉,你意下如何?”

    “瑶儿,真要染白哥哥念这札记给你听?”墨染白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是的,染白哥哥。开始吧。”风芷瑶已经从椅子上改睡墨染白的床榻上了,看的墨染白的俊颜更加红了。

    “瑶儿,这深更半夜的就别念了。”墨染白拒绝。

    “难道染白哥哥是想我还你那九十八个吻?”风芷瑶掩唇轻笑。

    “也可。”墨染白笑如初雪。

    “你想的美!”风芷瑶娇斥道。

    “瑶儿,你听外面没有雷声,我送你回隔壁东厢房睡觉吧,可好?”墨染白笑道。

    “好……好吧……”哎,老天爷不合作,怎么才打了一会会的雷。

    风芷瑶懒洋洋的从床榻上起来,道,“染白哥哥,你背我过去,可好?”

    “好。”墨染白笑看着她,宠溺的摇摇头。

    于是墨染白将她打横抱起,风芷瑶的一双藕臂则是勾住墨染白雪白的脖子,如瀑的长发垂落而下,绝美的小脸上的那双秋水明眸,正一眼不眨的看向墨染白。

    墨染白被她看的不好意思了,才恢复正常颜色的俊颜再一次染上绯红。

    “瑶儿,你怎么还是用这种目光看着我?”越来越像看猎物的那种眼神了。

    “染白哥哥,瑶儿是觉得染白哥哥很英俊,才多看几眼的。”风芷瑶笑着解释道。

    “哦。”墨染白摆明了不信,但是也只是哦了一声。

    很快,打开东厢房的门,墨染白将风芷瑶放在上好的梨花木雕刻的床榻之上,正准备走之时。

    却被风芷瑶的一双纤长的藕臂给搂住了他的精腰。

    “瑶儿,你做什么?”墨染白被她突然的一搂弄的糊涂了,现在又不打雷,为何要搂着他呢。

    “我……我还是很害怕,染白哥哥,今晚,你抱着我睡觉吧,可好?”风芷瑶见他转头看向自己,连忙眨着如小鹿斑比一样可爱的水眸,娇滴滴的说道。

    “厄……”墨染白沉默,再沉默,因为他想起了那次被风芷瑶强上却没有成功的那一幕。

    “染白哥哥,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风芷瑶这么说了之后,连忙松开了她的一双小手,一脸认真的说道。

    “好,我陪瑶儿睡觉。”墨染白见风芷瑶保证说她不会对他动手动脚,他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染白哥哥真好。”风芷瑶一听,好,第一步成功,红润的唇角微扬。

    “瑶儿也很好。”墨染白在她身边躺下和衣而卧。

    风芷瑶忽而又起身道,“染白哥哥,我穿太多了,我要脱掉这衣服才睡的着。”

    于是墨染白很君子的背对着风芷瑶。

    只是当墨染白听风芷瑶说,“染白哥哥,好了,你可以转身了。”

    “你怎么全脱了?”诧异加震惊!墨染白风中凌乱了,要知道眼前的可是真真正正的极品尤物,身形妖娆,五官明媚,一双勾魂眼,加上一丝不挂,墨染白是正常男人,哪里受得了这等诱惑,更何况眼前的女子是他心心念念的女子,是以,他体内叫嚣的**正不断的滋生疯涨。

    “染白哥哥,这样的我好看吗?”风芷瑶拿起锦被往自己身上一盖,浑然不知她已经在无意之中勾的人家美男心驰神往,现在就想扑倒她。

    “好看……特别好看……真的很好看……”墨染白看痴了,他只知道他快忍不住了。

    “瑶儿,我……我想要你……”被冲动的**全然掌控的他一把抱住了一丝不挂的风芷瑶,钻进他鼻腔的撩人体香更是刺激了他男性的原始**。

    “染白哥哥……”如梦呓一般的娇柔如水,娇媚的容颜,光滑如婴儿的雪嫩滑肤,透着粉色的光泽。

    “瑶儿……可以吗?”该死的小妖精,他快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这样的瑶儿好美好诱人,他该死的喜欢极了,原来他对她早就生出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渴望。

    当然可以,我要找个男人补阳!墨染白,你丫的别磨蹭了,补阳,补阳,补阳。

    “嗯……”风芷瑶娇羞的抬眸看了他一眼。

    “瑶儿……太好了……”墨染白马上压上了他渴望已久的娇躯,那娇躯的妖娆迷魅他一早看过,可当时太傻,没有来得及品尝,如今失而复得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

    “染白哥哥,你还没有脱衣服呢!”风芷瑶瞅了他两眼,提示道。

    她不提示还好,一说,墨染白再次脸红,今晚,这是墨染白有生以来脸红次数最多的一次了。

    “瑶儿,我……我……”墨染白一边说,一边手忙脚乱的脱他衣服。

    解除衣物的他,非常的耐看,肌理的线条非常的流畅,全是白皙如雪,伟岸挺拔的身材让风芷瑶迷恋的膜拜了好久好久。

    这样挑逗的膜拜,哪个男人能受的了,于是于是……两人疯狂的接吻,火热的xxoo了。

    巫山**后。

    风芷瑶满足的抬眸看向他,她的染白哥哥好英俊啊!

    发如青丝,面如冠玉,肌肤如凝脂,吹弹可破,眉清目秀,皓齿红唇,气如大玉湖畔的清柳一般醉人,特别是他那双柔情无限的双眸,宛如两旺清泉,望向风芷瑶的目光,更是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瑶儿,刚才有没有弄痛你。”他刚才有些粗鲁,是以,他关心的落下一吻与她的颈部,柔声问道。

    “没有,刚才,你是第一次可以理解。”风芷瑶愉悦的笑了,补阳成功,身体健康才能偷香窃玉,左拥右抱,生活无限好。

    那笑,如朝阳初升,彩霞蒸腾,美艳无双,国色天香。

    更如早晨荷花瓣上朝露灿烂夺目,或如娇艳的玫瑰火红明媚。

   &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37吃墨染白(必看)【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