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娘,你拿着我的书笑什么?”西门无暇俊脸酡红,该死的,娘肯定看见他在里面画的小丫头的小像了。

    “无暇,这是你画的吗?”花千寻笑着问道。

    花千寻记得自己给小时候的西门无暇讲过如何画漫画的,如今西门无暇用简约流畅的线条勾画出来的芷瑶小丫头,当真是明艳动人,倾国倾城。

    “嗯,是我画的。”西门无暇低头看着地上,他现在很后悔随心所欲之下,随便涂鸦了小丫头的小像了。

    “画的真不错,栩栩如生也不过如此,怎么不见无暇你给为娘我画过呢?”花千寻不满的瞪了西门无暇一眼。

    “娘,你要是喜欢,我也给你画一副。”西门无暇闻言唇角抽了抽,他娘就像是没有长大的孩子似的。不过,碍于爹怕娘的恐怖劲,他还是画一副比较好,在噬魂山庄,他老娘最大!

    “好,这可是你说的!”花千寻扬眉笑道。

    “娘,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老人家?”西门无暇唇角扬起,不和她一般见识,从她的手里抢回书籍放在自己手心,适才说完这话,抱着书籍,倚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了。

    “无暇,你又想睡觉了?”花千寻冷汗狂滴,这便宜儿子的睡劲简直让她崩溃。

    “是的,我又想睡觉了,娘,不许吵我哦。”西门无暇朝着花千寻说道。

    “好的,知道了,不说就不说,懒得理你。”花千寻抬手继续摆放棋子。

    ……

    风芷瑶抬头看向墨染白,他说什么?墨染月要来逍遥居?

    那个阳光美男墨染月?简直和苏慕焰口中逼着兄长娶亲的墨二少相去太远了。

    “那你的意思是?”风芷瑶没有想到这么快又要见到墨染月了。

    “瑶儿,你只要安静的坐着就行,等下我和他说说我想放弃墨家宝藏的继承权,我想,他应该是最开心的。”墨染白抚着风芷瑶如墨的长发笑道。

    “你真的决定了吗?你这么做是不是太快了,还是……还是以后找机会再说吧!”风芷瑶一想到他是为了娶她为妻才想要放弃墨家的宝藏的,所以她有些内疚。

    因为她不曾想过为他停留,可她又不能在他面前说真话,是以,她迟疑的说话,想要劝阻他。

    “不,墨家的宝藏和你相比,不及你的一根头发丝,瑶儿,我要和你在一起,永远,永远。”墨染白将她轻轻的揽在怀里,柔声呢喃道。

    “染白哥哥,你真傻。”风芷瑶感叹道。

    “为你变成傻子,我也甘愿。”墨染白抱住了她,迎着她如水的明眸,让他的心湖荡漾着一丝丝幸福的涟漪。

    “染白哥哥。”风芷瑶将螓首靠在了他的身上,眼眸之中闪过以前和他相识的点点滴滴,不可否认,他还算是个好男人,只可惜遇上了她。

    “二少爷到。”门外传来门子的禀报声。

    风芷瑶闻言,连忙退开墨染白的怀抱,低头看脚。

    “瑶儿,是我弟弟来了。”墨染白笑道。

    “哦。”风芷瑶如之前一般淡淡的语气,这两兄弟怎么感觉怪怪的。

    因为墨染月一进来,看见风芷瑶的手被他大哥墨染白牵着,于是他淡淡的笑了,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大哥,听说你回来了,这位是?莫不是下人们传言昨晚被你带回家的那名蒙面女子?”墨染月扬声问道。

    “是的,她是我想娶的女子,名唤瑶儿姑娘。瑶儿,这位便是我那一奶同胞的弟弟,墨染月。”墨染白为他们双方介绍道。

    “墨染月,我们在噬魂山庄见过。”风芷瑶嫣然一笑道,当初她初见他时,还感觉自己扑通扑通的心乱跳呢。

    “是的,见过,瑶儿姑娘安好。”墨染月很意外自己竟然在大哥墨染白的逍遥居见到了一见钟情的女子。

    “墨二公子有礼了!”风芷瑶朝着墨染月微笑着拂了一礼。

    墨染月的视线落在风芷瑶的身上,上回她那么快的退场,他都没有好好的打量她,如今他的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如秋水的眸清澈见底又不失明媚,却透着神秘,令人无法琢磨,如柳般的秀眉,眉宇眼角满是甜甜的笑,水灵得能捏出水来,小巧精致的鼻子,如樱桃般轻薄如翼的小嘴,荡漾在精致无暇的脸上的笑颜,妩媚动人,集万千风情与一身,诱惑着人心,白皙的皮肤有两团淡淡的红晕,婴儿般的皮肤吹弹及破,煞是可人。

    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显得楚楚动人,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盘成发髻,其余垂在颈边,更衬那白质修长的天鹅般的美脖。

    堪称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疑是从天而来的仙女清丽出尘,不需粉黛便艳若桃李,艳冠群妍。

    整个人秀美如画,清丽如仙。粉色繁花云锦石榴裙,外面披着一层粉纱,宽大的衣摆上锈着金丝,头上插着白玉蝴蝶簪,莲步轻摇微微颤动,衬得别有一番风情美丽可人之姿。

    墨染白见墨染月的视线一直定格在风芷瑶的身上,脸色颇为不悦,就差开口说,墨染月,不许看我娘子。

    “咳……咳……”墨染白咳的一声比一声响。

    “瑶儿姑娘。”以墨染月的身份,自然见过很多美人,环肥燕瘦,大家闺秀,或者小家碧玉,都有,然而风芷瑶这样清丽婉约之中透着娇媚的女子却很少见。

    “大哥,你找我有事?”墨染月终于将视线从风芷瑶的身上移开,只是移动的非常之慢,缓缓的,让墨染白看了,很想就这样剜了他的眼珠子。

    “是的。我想娶瑶儿姑娘为妻,关于墨家的宝藏,我选择放弃。”墨染白将风芷瑶轻轻的揽在怀里,郑重其事的跟墨染月说道。

    “大哥,你真的舍得放弃?”墨染月闻言,璀璨的星眸之中晕染着不可置信,甚至是浓浓的震惊。

    “对,瑶儿值得我放弃墨家宝藏,染月,这是墨家宝藏的银月钥匙,你拿着。”墨染白转身去书房内的暗格里拿来了一把雕刻成月亮形的钥匙。

    墨染月看着向往已久的墨家宝藏钥匙,唇角勾起一抹胜利的笑容,钥匙终于到手了。

    只是墨染白给他的钥匙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染月,这钥匙不会有假的,你去试试看就知道了,午膳时间,你回来就好了。”墨染白见他将信将疑的表情,心中暗暗探了口气,便催促墨染月道。

    “好。”墨染月也不客气,扬手把玩着手里的月亮形钥匙。

    风芷瑶心下暗笑,墨二少果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阳光。

    哎,可怜了好好的美男,竟然是阴险心计男,罢了,今晚还是选择墨染白补阳吧。

    “瑶儿,怎么了,你似乎无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昨晚太累了。”墨染白担忧的看看她,接着主动去为她倒了一杯香茗。

    风芷瑶也不客气,立马接了过来,喝了几口,感觉味道还不错,继续喝了几口。

    “瑶儿,为何不说话?”墨染白好奇她怎么突然之间不说话了。

    “没……只是觉得你们兄弟俩好奇怪。”风芷瑶抬头看向墨染白,希望可以从他的眼睛里得到了答案。

    “一直是这样的相处模式,染月一心想要宝藏,如今我这么做,算是成全了他。”墨染白浅浅一笑,说道。

    “呵呵,染白哥哥,我在想,他小时候一定喜欢抢你的东西,是不是?”不然为何那么想要墨家的宝藏呢?而且墨染月虽为嫡出,却只是嫡次子,所以风芷瑶从刚才两人的态度上看出来,两人不是很亲善。

    “瑶儿,你是如何知晓的?”墨染白见她放下了那杯香茗,便睁开黑白分明的黑眸看向他,问道。

    “自然是猜测的。”风芷瑶想着明明是一奶同胞的兄弟可是说话却不如真正的兄弟话多。

    “你猜的没错,我们俩小时候就喜欢抢东西,他就喜欢抢我手里的东西,比如说我拿到了最后一块马蹄糕,明明到嘴里了,才咬了一口,偏偏他过来蛮横的要和我争抢,于是被咬了一口的马蹄糕就这样被他给抢了去。”墨染白一边告诉风芷瑶,他一边陷入对童年的回忆。

    “你是哥哥,所以你会让给他?”风芷瑶饶有兴趣的问道。

    “是的,会让给他,娘在世的时候,就说了,做为兄长的我,应该把好东西都让给弟弟,但是我唯独不肯让出墨家宝藏的继承权,适才我和他的关系才这样给人很奇怪的感觉。如今,他去那边一检验,发现那宝藏的钥匙是真的,我想我们两兄弟的关系,应该会缓和许多吧。”墨染白抱着风芷瑶,将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说与她听。

    希望如此吧,毕竟风芷瑶也不希望自己三日后离开了月落山庄,让墨染白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还要和他弟弟斗智斗勇。

    只是他说了他的决心,他为了她不要宝藏,这话听了,让她的心里很难受,简直是一路受着良心的谴责。

    以后他会不会责怪她呢?

    “瑶儿,你低头再想什么?”墨染白见风芷瑶不说话,便担忧的问道。

    “在想你弟弟啥时验证完钥匙回来?”风芷瑶淡淡笑道。

    “瑶儿,弟弟他并没有反对我娶你的意思,不如我们早些挑个日子成亲了吧。到时候你若大着肚子嫁给我,那名声似乎不太好。”墨染白考虑周到的说道。

    “肚子一直这么大,好不好?”风芷瑶闻言风中凌乱,她的肚子一直保持如此,他不要乱说好不好啊!

    “瑶儿,我昨晚那个……播……播种……播种了……”墨染白说着说着脸红了。

    靠,播种了就会中奖吗?

    那也要她点头才行。

    她难道不会吃药预防中奖吗?

    “染白哥哥,这……很难说的清楚的……”风芷瑶想想自己如今是古代女子,一般提到这类问题,立马装作羞涩道。

    “瑶儿,生个女孩,和你一样美丽就好了。”墨染白是喜欢女宝宝的。

    嘎?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他倒是会预估。

    “如果是男孩呢?”风芷瑶配合的问下去,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容。

    “如果是男孩子,我也喜欢的。瑶儿,我们的孩子一定长的很漂亮。”墨染白垂首,红润的薄唇在风芷瑶的玲珑耳垂上种下一个个的草莓印。

    “染白哥哥,不要啊,大白天的,你怎么了嘛,不许对人家动手动脚。大门还开着呢。”风芷瑶没有料到,她自己的挣扎换来的不是他的松手,而是他更进一步的探索,且他把她拥的更紧了。

    “瑶儿,你好香。”墨染白那修长白皙的指尖正往她的下裙摆探去……

    “大哥。”门外传来墨染月不合时宜的声音,其实他早就在门口了,只是看了一会儿香艳刺激的**一幕,再也忍受不了了,于是他闪至门外,故意大声响亮的喊道。

    墨染白听了,慌忙皱着眉头把他的大手从风芷瑶的下裙摆里拿出来。

    风芷瑶暗笑,墨染白肯定郁闷死了,这一定是他生平第一次**却被弟弟给逮住了。

    “瑶儿,有那么好笑吗?还是我刚才把你那里弄的不舒服了?”墨染白呵气如兰的在她耳边问道。

    “不是啦,只是觉得你那弟弟刚才看了很久,一定忍的很辛苦。”风芷瑶噗嗤一声笑了,笑声如银铃般清脆好听。

    “还有呢?”墨染白浅浅笑着问道。

    “很舒服啦,讨厌,晚上再说,你弟弟还站在那里呢。”风芷瑶趴在他的肩膀上,好一阵戏谑。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38 男人妒心(精)【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