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染白哥哥,我没事了,你不要担心,我们出去用晚膳吧。”风芷瑶笑了笑,想让墨染白放心。

    “好。”墨染白抱着她起身。

    两人一起到花厅的时候,看见墨染月还在摆弄棋子。

    “染月,瑶儿醒了,我们一起用膳吧。”墨染白笑着招呼道,他马上吩咐婢女们上菜。

    晚膳比较丰盛,十荤十素,闻着很香。

    可是风芷瑶没有胃口,病恹恹的模样。

    “瑶儿,怎么不吃菜?光吃米饭呢?”墨染白蹙眉问道。

    “染白哥哥,我不是很饿。”风芷瑶无心美食倒是真的,刚才的梦境让她感到了恐惧,他这么缠着她,让她发愁,难道真要找个男人嫁掉?

    以后每晚可以枕着男人的手臂睡觉吗?这么想想似乎也不错,只是可惜了她的伟大梦想。

    吃遍天下美男会不会是个奢望呢?

    风芷瑶垂眸,百无聊赖的望着雪白的米饭粒,不经意的抬眸看见了墨染白眼里的款款深情,心里一阵悸动,如果嫁给他这样的男人,似乎也不错。

    而且他不在意她是不是处子之身,更重要的是他为了她放弃了墨家的宝藏,这样深情的男人,她如何舍得去伤害他?虽然现在她还没有爱上他,但是时间久了,也许日久能生情吧。

    可是,她如果和墨染白成亲了,其他美男们知道了,会不会砍了墨染白呢?

    还是会联合起来集体压她,那她岂不是很悲催?

    不,和一个男人成亲,就要放弃一大片森林,如果和一大片森林在一起,那最累的是她。

    权衡之下,找个暖床情人才是王道,其一,可以补阳,其二,不需要负责。

    而墨染白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最好哄。

    墨染月看着低头沉思的佳人,心下暗道,这么美的女子凭什么是大哥的女人?

    再看大哥对那女子那么的亲昵态度,怕是不肯让给他的,那他只能横刀夺爱了,虽然手段不光彩,但是他虽然为了墨家的宝藏不能娶她,但是他想让她做他的通房丫头。

    他在白天看到墨染白的手伸向她下裙摆处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热血沸腾,他要想办法搞到她,这样绝美的女子让他如何舍得放手?

    “大哥,我记得你藏着一坛子八年之久的幽州竹叶青呢?怎么不拿出来给弟弟我喝一口呢?”墨染月笑着说道,若细看之下,定然会发现,此人笑容不达眼底。

    “好吧,你小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贪杯呢!”墨染白笑着吩咐婢女去取来拿坛子幽州竹叶青。

    当红衣婢女将那坛子幽州竹叶青端过来的时候,满室的清香味,让人嗅着特别的香。

    风芷瑶适才抬头望了望那深黑色的酒坛子一眼,这酒坛子做的还真精致,上面雕刻着各种飞禽走兽。

    “染白哥哥,这酒坛子看起来很漂亮。”风芷瑶笑道。

    “是我八年前从一个道士那里买的,如今藏在土地下八年了,还是第一次开封呢。”

    当红封揭开的时候,清冽的酒香味扑鼻而来,让人嗅了还想再嗅。

    墨染月喝了好大一碗,墨染白也喝了一大碗,不过墨染白是千杯不醉,墨染月可就差远了,竟然一下子喝醉了,顿时醉的不省人事。

    “染白哥哥,让人撤了饭菜和酒坛子吧,染月他喝醉了,你派人将他送去他的院落吧。”风芷瑶听到墨染月一直在强调自己我不醉,我没有喝醉,大哥,喝,喝……

    “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喝就醉。”墨染白摇摇头,随即吩咐两名小厮将墨染月搀扶着去了墨染月的抚琴居。

    “看他路都走不稳了。”风芷瑶捂嘴笑道。

    “瑶儿,今晚夜色极好,我们现在要不要去后花园赏月?”墨染白看了看轩窗外的月色说道。

    “不去了,我好累,我们回屋睡觉吧。”风芷瑶懒洋洋的说道。

    “好,我听瑶儿的。”墨染白拉着她的手一起走出了花厅。

    东厢房内。

    风芷瑶才沐浴好,墨染白看到一丝不挂的风芷瑶,顿时欲火高燃,两人马上于床榻之上滚了一圈xxoo。

    翻云覆雨后。

    墨染白看了看风芷瑶因为绽放**而小脸红润绯红的她,唇角微扬。

    “瑶儿,你好美,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对了……那……你还痛吗?”墨染白俊美白皙的容颜上也是绯红一片,可见两人刚才多么消魂。

    “没有,我……现在……很好。”风芷瑶的小脸埋首在他的胸前,小声呢喃道。

    “瑶儿,刚才你还说累呢,我看是我累比较对,你看我的肩膀都被你咬出齿痕来了。”墨染白挑眉说道,但是眼底的笑容无限的宠溺。

    “对不起嘛。”风芷瑶抬头看向他,在他的俊颜上亲了一口,然后伸出纤纤玉指去抚了抚那粉色的齿痕,忽而她噗嗤一声笑了。

    “瑶儿。你笑什么?”墨染白不明白她为什么看着齿痕却笑了。

    “自然是觉得这齿痕的形状很可爱,是一个心形。”风芷瑶笑着解释道。

    “瑶儿,这一点也不好笑。”墨染白闻言唇角猛抽,他很痛的好不好。

    “染白哥哥,我们可以在一起。”风芷瑶见他皱眉了,便抬手去摸他的俊容,微笑着说道。

    “瑶儿,是真的吗?”墨染白很高兴,他以为她这含蓄的话语,是代表了她打算嫁给他。

    “嗯。”风芷瑶扬唇笑了,螓首贴在他雄健的胸膛之上,听着他的心跳声。

    “瑶儿,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墨染白抱着她的娇躯问道,语气十分的喜悦。

    “我不要婚礼,我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行。”这才是她的目的。

    “好,我答应你。”墨染白怕风芷瑶反悔,连忙答应道。

    墨染白根本就没有去细究风芷瑶为何给出的答复如此之快?

    “嗯。”风芷瑶笑了,计划成功就好,绝不拘泥形式。

    两人这般甜蜜的交谈对视,然屋檐之上。

    本该去睡觉的墨染月如今却在屋檐之上当偷窥者。

    刚才墨染白和风芷瑶的蚀骨缠绵看的他热血沸腾,但是他的心底最多是窝火,那么火辣身材的女子,他好想去品尝下。

    所以他才带了最绝顶的**香,他一点点的吹入东厢房内。

    墨染白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一丝绵长的呼吸,但是仔细一听又没有,待看到如迷烟一样的东西吹了进来,心里大叫不好,想告诉风芷瑶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了。

    风芷瑶看到他突然昏迷,担心的不得了。

    “染白哥哥,你醒醒,染白哥哥,你怎么了?”风芷瑶觉得奇怪,刚才墨染白可没有说马上睡觉,他怎么那么快就睡着了呢?

    只是墨染白还是睡的像死猪一样。

    随后,风芷瑶也颤巍巍的昏倒了。

    这时候,有一抹黑影从悬梁顶上轻盈的滑落了下来,将昏迷的风芷瑶给抱走了。

    ……

    当风芷瑶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张陌生的床榻上,身上竟然是一丝不挂的。

    再往四处一瞧,朱红色雕花木门,雕花屏风上的飞禽走兽栩栩如生,妆台铜镜,漆金描银的流云矮木柜,雕工精细的雕花镂空红木窗尽显贵气,珠帘摇曳,纱幔飘飞,麝香萦绕。

    还好还是在古代,她还以为自己穿越回去了呢?只是这里是哪里,为何她是赤果着身子的?再抬眸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影,于是她起身走向铜镜前,一瞅还是风芷瑶的那张脸,但是究竟是谁将她带来这里的?

    她的衣服呢?怎么办?她没有衣服如何走出去呢?

    “醒了?”竟然是墨染月的声音,风芷瑶一看来人是墨染月,然后联想昏迷前的一些片段,她马上聪明的分析出墨染月非常有可能是她和墨染白昏迷的罪魁祸首。

    只是她不明白为何墨染月要将她带到这边来。

    “害我们昏迷,是不是你做的?”风芷瑶双手抱胸,一脸的怒意。

    “瑶儿,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是我做的,何必再多问呢!”墨染月带着浓浓**的目光看向她的妖娆曲线。

    “我是你大嫂,你快放我出去!”风芷瑶怒道。

    “我不会放你出去,因为我要你好好的对我!”墨染月的唇角扬起一抹得意洋洋的笑容,这儿是他抚琴居的地下密室,连墨染白都不知晓,何况山庄内其他人。

    “不,你疯了吗?快点给我衣服穿上!”风芷瑶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如此阴险。当初亏她还觉得他是阳光美男呢,如今看来不过如此。怪不得墨染白的老爸老妈不喜欢他。

    “我不会给你衣服的,你就躺在床榻之上,努力伺候我吧!”墨染月的脑子里再次出现那些凌乱不堪的片段。

    “我是墨染白的女人,是你大哥的未婚妻,还是你的大嫂,你要不顾伦理,强上我吗?”风芷瑶冲着他撕心裂肺的吼道。

    死男人,逼急了,做了他!

    “是又如何,我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我才要为了得到你,费尽心机的哄骗我大哥喝下有昏迷散的幽州竹叶青,还用了最顶级的**香。”墨染月走上前去,伸手抬起她的精致下颚,告诉她道。

    “我不要你喜欢我!我已经是你大哥的女人了,你别白费心机了,我和你是不可能的!”风芷瑶冷冷的剜了他一眼,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你如今一丝不挂,且身体内中有我喂食给你的极品春露,你等下药效发作,求我还来不及呢!”虽然他很想现在就和她做,但是他希望她是心甘情愿的,即使是服了药,也是极好的。

    “你好卑鄙!”风芷瑶继续骂道。

    “谁让你长的这么美,让我不得不从谦谦君子,变成疯狂野兽,你都不知道,白天,你和我大哥**……我当时就想……哎……要怪就怪你长的太妖娆了,让我不上你都难!”墨染月带着深深**的目光一寸寸的浏览着她的窈窕曲线,让她尴尬的想钻地缝。

    切,明明是他自己的错,却责怪于她,气死了。

    死了,好像是他说的药效发作了,让她顿时浑身滚烫起来。

    该死的,要现在自己尚能控制身体的时候,杀了墨染月!

    于是风芷瑶努力让自己维持镇定,于是她拿出现代美兮的那种为了任务潇洒人生的妖媚笑容。

    “染月哥哥,好,我愿意。”风芷瑶想通之后,立马对墨染月抛了个媚眼,还柔声甜甜的说道她愿意。

    “真的吗?瑶儿?”墨染月很精明。他很怀疑,但是想想她现在一丝不挂,而且长发及腰,根本就没有危险的利器在手,是以,他放心了。

    “嗯,当然了。难不成染月哥哥不想和人家行那鱼水之欢吗?”风芷瑶扬眉浅笑,一脸的风骚。

    “想,很想。”说完这话,墨染月迫不及待的脱下了衣物,倾身就想去压风芷瑶。

    “染月哥哥,你如何这般猴急?”风芷瑶故意问道,她垂眸看下自己的十个纤纤玉指,很好,有一段日子,没有修剪指甲了,今儿个正好用指甲来杀死他。

    这样的男人留在世界上,便是一个祸害!她一定要杀了他!

    “瑶儿,你全身都香。”墨染月的大手在她身上不老实的游移着,让风芷瑶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墨染月,今晚,你死定了!正好拿了他身上墨家宝藏的钥匙,以后墨家宝藏就是她美兮的!这也算是他摸了她不该摸的代价!

    风芷瑶的眸底闪过一抹嗜血。

    然而墨染月太过注重**之欢,正当两人即将结合之际,勾住他脖子的那双纤纤玉指化身为修罗刀,咔嚓一下,筋骨错咧,疼的他张牙舞爪。

    “贱人,你想杀我?”墨染月怒了,恨道。

    “是又如何?只有本小姐强上男人的份,你算哪根葱!”风芷瑶冷冷一笑,丝毫不在意自己如今一丝不挂,因为在这房间内就他和她二人。

    “你——”墨染月正想要挥拳杀她的时候,他的身子忽然间摇摇欲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他竟然掐自己的脖子,掐的咽气了?

    怎么会这样?

    风芷瑶抱膝坐在地上,望着血流如注的墨染月很是诧异。

    死人她是不怕的,然她偏偏怕鬼魂。

    “轩辕皓玉,你出来,是不是你掐死他的?”刚才那诡异的一幕只能让风芷瑶解释为是轩辕皓玉附身墨染月,然后呢他掐墨染月脖子,于是墨染月死?

    “轩辕皓玉,你个胆小鬼,快点出来,我知道是你掐死了墨染月,你快滚出来啊!”风芷瑶朝着四处喊道,许是墨染月之前想要和风芷瑶秘密滚床单,门外都没有安排人守着。

    所以风芷瑶才这么大声的喊着。

    后来想着轩辕皓玉是鬼魂,自然不能见光,于是她主动灭了烛火,接着扯下纱幔,盖住夜明珠的光亮。

    果然漆黑之中,轩辕皓玉现身了。

    “瑶儿,你……你刚才没事吧?”轩辕皓玉关心的问道,不过站的很远,并没有靠近她。

    “我是没事,但是如今我和人命扯上关系了!哎!”月落山庄上上下下一定会认为是她杀人了。因为她一来月落山庄,他们的墨二少就死翘翘了!

    “瑶儿,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被他逼迫和他行那鱼水之欢!”轩辕皓玉抱歉道。

    “你做的很好,就算你不掐死他,我也会想办法弄死他的!”风芷瑶摇摇头,然后说道。

    “上次我错了,我强占了你的身子。”轩辕皓玉自然也听到了刚才风芷瑶对墨染月大吼的话。

    “那天你是被媚药控制,情有可原,而他墨染月的所作所为太让人所不齿,竟然想罔顾人伦上我,所以他,我是一定要杀的。”当然就在刚才,墨家宝藏的钥匙也已到手。

    既然墨染白不要,那她要了!宝藏哦,不要白不要,不要是傻瓜!

    她美兮聪明的,所以自然要染指宝藏了。

    “瑶儿,原来在你心里,你还有我。”轩辕皓玉如释重负的说道,喜悦爬上他的眼角眉梢。

    “我可没有这么说,可是你自己如此想的。”风芷瑶懒洋洋的摇摇头。

    “瑶儿。”轩辕皓玉呐呐道。

    “什么?”风芷瑶抬头看向他。

    “瑶儿,我要你。”轩辕皓玉看向风芷瑶,眼中竟然也是满满的**。

    “皓玉,求你了,别再害我了。”风芷瑶的脚步往后退,她忘记她此刻一丝不挂了。

    只是轩辕皓玉如何肯放过如此尤物,此刻他俊美无暇的绝色容颜,被**沾染的风情妖娆,让风芷瑶着迷的看了很久。谁让风芷瑶是外貌协会的呢。

    “瑶儿,我们好了后,你可以找其他人,你又不是没有做过,还是你歧视身为鬼魂的我?”轩辕皓玉走近她,拥住她一丝不挂的身子。

    他的靠近,冰冷轻盈。

    “我……我才没有。”我就是有歧视,怎么着?怎么办?怎么办?她不要被鬼压。

    “瑶儿,我对你的**一点都没有减少。”轩辕皓玉如此说道,温柔的笑着,让风芷瑶觉得自己这回又是在劫难逃。

    “滚,再不滚,我掐死你,或者你掐死我,你自己选一个吧!”风芷瑶豁出去了,她不要和鬼做,他明不明白?

    “不,瑶儿,我舍不得掐死你,还是你掐死我吧?”轩辕皓玉毫不犹豫的说道。

    “滚,你已经死了,让我还怎么掐啊?”风芷瑶颓死一般的闭上了眼睛,手颓然的垂了下来,彻底的想杀死自己的心都有了。死吧!干脆纵欲过度而死。

    “就知道瑶儿是舍不得掐死我的……”轩辕皓玉绝美的容颜一瞬间笑开,伸手抓住了风芷瑶的垂落的小手,在唇瓣上轻吻了一下,吻过每一根手指,一双眸子晶亮的看着她的小脸,吻上了她的唇瓣,声音轻柔极了:“等下,我一定好好的温柔对你……”

    风芷瑶闭上眼,暗道罢了,等天亮了,去三虚观弄几道驱鬼符贴在身上,避避邪。

    繁星铺满天空,月光皎洁,轻纱如烟的帘帐内,暗影成双,叠叠纠缠,缠绵悱恻……

    承欢之后,他终于放过了她。

    风芷瑶拖着疲惫的身子,在这房间里的柜子里寻了件男人的外衫穿好,再把墨家宝藏的钥匙收好,准备离开这个密室。

    古代的密室无非就是有机关,风芷瑶聪明,很快寻了控制那个房间出入的机关,只是等她出了密室后,她却无法走出抚琴居。

    在抚琴居走了很久,仿佛设了精致的阵法似的,她怎么也走不出去,依旧在原地,如今,她恨死古代的这种五行八怪之说了。

    “姑娘,你是如何进了抚琴居的?”一张俊颜比墨染月看起来更出挑的男人出现在风芷瑶的视线之中,把风芷瑶吓的差点灵魂出窍。

    “你……你……到底是谁?”风芷瑶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眼睛看向那美男,她没有想到墨染月还是gay,在抚琴居内养男人?

    “我是墨染星,姑娘,你为何如此害怕在下?”墨染星看着神经兮兮的风芷瑶,笑道。

    “墨染星?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也是墨家的少爷?奇怪,染月如何没有向我提起你呢?”风芷瑶一听名字也是染字辈的,心道,她倒是误会墨染星和墨染月是攻与受的关系了。

    “对,我是墨家庶出的长子,不受宠,如今在抚琴居当小厮。”墨染星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当小厮而觉得卑微,相反,他的笑容灿烂,让风芷瑶想到了向日葵,如向日葵一样生命力旺盛的男子。

    墨家果然麻烦,还真被花千寻说对了!不过,古代的嫡庶之分真是让人头痛。

    “我只想知道怎么出去?”风芷瑶轻启朱唇问道。

    “我带你出去吧。”墨染星看着一身男装的她,心里生出几分疑惑。

    “好的,谢谢你。”风芷瑶心道,还好,还好,没有被他发现她的神色有异。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39 强占,美人休想逃(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