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药王谷比外面还冷,周边的树木在暗夜之中打着斑驳陆离的光影,山风呼呼的吹着。

    风芷瑶冻得瑟瑟发抖。

    “瑶儿,过来,我抱你。”墨染白伸出强而有力的手臂看向她。

    “不用了,染白哥哥,我们反正已经在药王谷门口了,只等梓澈哥哥出现。”风芷瑶扬眉笑道。

    “小丫头,看你会轻功,你应该有内力,你可以用来御寒啊。”西门无暇笑着说道。

    “好吧,我怎么没有想到呢?”风芷瑶朝着西门无暇可爱的吐了吐粉舌。

    果然这法子有用,风芷瑶马上觉得全身都暖和起来了。

    令狐梓澈在听药童说门口来了月落山庄少主和噬魂山庄少主等人,让令狐梓澈挑眉,这两人深更半夜的来此做什么?

    风芷瑶望着叶寻和叶猛两兄弟抬的墨染月一眼,心道,他倒是运气好,有个好哥哥。

    她一定要在墨染月醒来的时候,单独一人面对他,用媚术控制他。让他恨不了她,对,只有这么办了。

    正当风芷瑶神游太虚的时候,令狐梓澈出现了。

    “西门?染白?瑶儿?”令狐梓澈看见风芷瑶是惊喜的,他的声音不由得拔高。

    “梓澈哥哥。”风芷瑶看到神医美男,风娇水媚的小脸上闪过一抹动人的娇红。

    “瑶儿,你怎么会来这儿?”令狐梓澈的桃花眼灼灼的看着她。

    “我来这儿是因为墨染月。”风芷瑶伸出纤纤玉指指着简易担架上抬着的墨染月,蹙眉道。

    “梓澈,染月如今生命垂危,还请你多多费心将其救治,挽救他的性命。”墨染白忧心的视线落在墨染月苍白的俊容之上。

    “那是自然。”令狐梓澈颔首应道,两家不止是多年的生意关系,还互相都是朋友,他自当尽力。

    令狐梓澈微微扬手,但只听咻的一声,一根极细的金线缠上了墨染月的手腕。

    墨染白紧紧的盯着令狐梓澈的动作,不敢放过他脸上丝毫的变化,他想从他的神色之中瞧出答案。

    “染月可还有救?”墨染白急躁的问道。

    “死不了。”令狐梓澈唇角轻勾。

    “只是西门如何会来我药王谷?”令狐梓澈问道。

    “为了保护瑶儿的安全。”西门无暇想起娘说的理由,慵懒的淡笑道。

    风芷瑶心中腹诽,你那老娘花千寻是怕她风芷瑶一个人先回现代去,而她自己没有法子回去,一定是这样的?只是风芷瑶怎么也没有想到花千寻真正的目的,是想让她风芷瑶和她成为一家人。

    “对啊,大叔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喽。”狗屁,把我掠来西凉国,还妨碍她的发财大计,看来出了如今这一出,她要去黑凝过,她要找东方曦。

    因为她如今身上带有墨家宝藏的钥匙,也算天下第一富婆,只不过没有人知道罢了,哦,不,轩辕皓玉肯定是知道的,但是这不代表什么?等他真惹毛了她,她就天天穿道袍睡觉,带黄水晶辟邪。

    “小丫头,他们已经进去了,你还傻乎乎的站在这里干嘛?”西门无暇低头,伸出好看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她的琼鼻,笑道。

    “大叔,请自重!”风芷瑶朝他火道,干嘛捏她鼻子啊,她好像还记得还有某男喜欢捏她脖子。

    “小丫头,大叔我不重,你看我体态修长,哪里和重扯的上关系,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西门无暇笑着反驳她,语气之中没有怒火,倒是有一丝淡淡的宠溺。

    “是啊某人见识很短,猪都不理,嗯哼。”风芷瑶别过头去不理她,径自走去药王谷入口处。

    “小丫头,这话太损人了哦。”西门无暇恼声道。

    “我哪里有损人了,难道你自己承认连猪都不会理你吗?大叔,原来你才是那个见识太短的人哦,哈哈……”风芷瑶说完,便一溜烟的跑了,徒留西门无暇一个人郁闷的在后面慢慢的走着。

    药王谷的竹屋内,令狐梓澈为墨染月施针,还喂墨染月吃冰蚕。

    风芷瑶看到那条滑嫩嫩的冰蚕,顿觉十分的恶心,匆忙跑到门外吐了。

    西门无暇随即跟上,一把抓住风芷瑶的手,怒道,“你怎么了?为何吐了?”

    “我……我没事,看到那冰蚕,就感觉吞了死苍蝇一样恶心。”风芷瑶摇摇头,她只是觉得不吐不舒服罢了。

    “瑶儿,你怎么吐了?”墨染白抱住风芷瑶问道。

    “我没事,染白哥哥,你去看看你弟弟吧。”风芷瑶下意识的离他远一点,这微妙的变化让墨染白很受伤。

    但是他终究太过担心墨染月的性命,便转身去了屋子里,只留下风芷瑶和西门无暇面面相觑。

    “小丫头,墨染月的伤是不是和你有关?你别不承认,大叔可不是傻子,他脖颈处的抓痕和你的手指的形状基本吻合。”西门无暇抓住风芷瑶的手去了近旁的百草园。

    “大叔果然聪明,墨染月会变成这样,确实与我脱离不了关系。”风芷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骗他,因为西门无暇实在是太聪明了,也是啊,在花千寻的现代教育方式下,西门无暇能不精明吗?

    “真的是你做的?你虽然小时候会张牙舞爪的,但是你为何要掐他脖子呢?”西门无暇感觉到事态的严重。

    “大叔,就在几个时辰前,墨染月……墨染月……墨染月……他……他差点占有我的身子……呜呜……”风芷瑶呜呜的哭了出来,她知道就在不远处,墨染白肯定也听的到。

    “小丫头,这事情,是墨染月不对,你掐他也不算过分,他人不是还没死吗?你也不要太过自责。”西门无暇想起娘的嘱咐,连忙伸出双臂将风芷瑶抱在他怀里,努力安慰道,他心里把墨染白骂了个半死,他好端端的把小丫头从黑凝国带到西凉国,墨染白把小丫头接去了月落山庄之后,却不好好的照顾小丫头,真是太欠揍了。

    “大叔,你真好。”风芷瑶听到这番话,感觉眼前的西门无暇虽然有时候喜欢和她抬杠,但是大抵上还是很好的,如今又这么挺她,她对他除了感激,心中还有一抹浅浅的悸动。

    “我一向都很好,你没有发现吗?”西门无暇低头望着那双盈盈动人的秋水明眸,看着看着,俊脸不自然的别开。

    “大叔,你做什么不敢看我,咦,你怎么脸红了?”风芷瑶似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叫起来。

    “我……我才没有脸红,我们进屋去吧,这儿一堆药草,难闻死了,而且风大,可不能把你冻着了,不然我就不能和我娘交代了。”西门无暇拉着她的手就要离开百草园。

    “那是海棠花吗?怎么是蓝色的?”风芷瑶看着近旁的一株海棠花问道。

    “是七星海棠,很毒的一种药草,你不要去碰。”西门无暇警告道。

    “不碰就是了,做什么那么凶嘛。”风芷瑶收回了小手。

    西门无暇摇摇头,“我没有对你凶。小丫头,你别把我的好心提醒当成驴肝肺。”说完,他将风芷瑶抱起,快速的用轻功飞往竹屋。

    却不知一株梧桐树后,走出一道俊逸修长的白衣身影,此人正是墨染白,他自然也听到了风芷瑶和西门无暇状似亲密的一幕,心里酸溜溜的,他感觉的出来,自从染月出事了之后,风芷瑶似乎也在开始改变了。

    瑶儿是不是不要他了?

    墨染白很担心西门无暇将风芷瑶抢走,虽然西门无暇比风芷瑶大十几岁,但是在他眼中,他会觉得若是瑶儿选择和西门无暇在一起,就似老牛吃嫰草了。

    不,他不要和瑶儿分开,他从前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不太懂,如今尝过了才知道何谓消魂,何谓蚀骨?

    如此极品尤物的娘子,他如何舍得放手?

    于是墨染白也离开百草园,往竹屋内飞去。

    风芷瑶和西门无暇自然是先一步到达竹屋。

    “梓澈哥哥,墨染月醒了没?”风芷瑶走近令狐梓澈,问道。

    “还有两个时辰会醒来的。”令狐梓澈伸了伸懒腰笑道。

    “梓澈哥哥,你辛苦了,来,喝口茶吧。”风芷瑶殷勤的给令狐梓澈端上一杯茶,笑盈盈的说道。

    “瑶儿,刚才我给行远发了一封飞鸽传书,说你在我的药王谷,我想,不消半个月,他该到这里了吧。”令狐梓澈想起好友为了追眼前的佳人几乎心力交瘁,是以,他就在刚才抽空抛了一只信鸽在天上。

    虽然他也有点喜欢眼前清新自然,心灵手巧的女子,可是她是好友行远的未婚妻,他不能横刀夺爱的。

    所以他强烈的说服自己,风芷瑶是温行远的未婚妻,他不可以肖想的。

    “梓澈哥哥……你……你说的可是真的?”风芷瑶没有想到令狐梓澈会给她帮倒忙。

    “自然是真的。”令狐梓澈很肯定的点点头。

    “那么,梓澈哥哥,我明日便走,行远若是来了,请你转告他,我已经回去南芍了。”风芷瑶红唇轻抿,她自然也清楚令狐梓澈也是为了关心自己,才会这么决定的。

    “如何这么快就要离开药王谷?为何?”令狐梓澈闻言,眸底难掩不舍。

    “我……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风芷瑶对他灿烂一笑道,她可不能说她是为了逃婚。

    犹记得那五只美男如何团结在一起,如何的欺负她。是以,她要逃的远远的,如今只能去东方曦那里避避难了,等明天一早出了药王谷,就去西凉国的丽春院,想必这儿的丽春院一定和东方曦那厮脱不了干系!

    “什么更重要的事情?”令狐梓澈和西门无暇一起问道。

    “我……这是秘密,我不会说的。”风芷瑶摇摇头说道,她才不是大嘴巴呢。

    “梓澈,染月他怎么样了?”是墨染白从门外走了进来。

    “只要他醒来,就没事了,这儿由我守着,你们都去隔壁的厢房睡觉吧,瑶儿,你去我的厢房睡觉吧,那床儿舒服。”令狐梓澈喊来了哑奴,让哑奴带着风芷瑶他们去了厢房。

    “谢谢你,梓澈哥哥。”风芷瑶想想有床榻睡觉,那还是很舒服的。

    西门无暇和墨染白面面相觑,令狐梓澈如何会那么大方,谁不晓得他的凤凰白玉床,他最是宝贝的很了。

    风芷瑶心道,令狐梓澈对她倒是极好的,竟然把他的床榻让给了她睡。

    风芷瑶一进令狐梓澈的房间,就隐隐的嗅到一阵淡淡的药香味。

    他的房间内的摆设很是素雅,一点也不华丽,都是极为精致的东西。

    他的书案上竟然摆放了一盆十八学士,好美的山茶花。碧绿清透之中略含着几丝妩媚和清纯,让人看了目不转睛。

    不过,风芷瑶实在太累了。又想呼呼大睡的时候,门外竟然有人敲门。

    “谁?”风芷瑶淡声问道。

    “你是哪里来的野女人,如何会在我大师兄的卧室内?”这声音很尖锐,也很熟悉,让风芷瑶大叹冤家路窄。

    是沈清涵在敲门。

    这下沈清涵听到陌生女子的声音,连忙推门进来,一看是情敌风芷瑶,她立时火冒三丈。

    “谁允许你进我大师兄的房间的?谁允许你睡我大师兄的床榻的?”沈清涵怒气冲冲,白了风芷瑶好几眼。

    “是你大师兄同意了的,可不是我自己想住进来的?难不成你沈清涵努力了这么多天,连你大师兄的衣角都碰不到吗?”风芷瑶看着沈清涵的怒容,倏然板着俏脸,冷笑道。

    “什么?我大师兄怎么可能同意给你睡他房间的,你一定是在骗我。”沈清涵可不相信令狐梓澈会愿意让陌生女子进他的房间,连她都不让进的,只因他的房里置放着一张凤凰白玉床。

    “我骗你做什么?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自己去问令狐梓澈,看我是不是说谎了!对了,我要睡觉了,你自便!”风芷瑶看见沈清涵就不想多烦,于是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准备躺在凤凰白玉床上睡觉了。

    “好,我自己去问,哼。”沈清涵才不相信令狐梓澈会将自己最宝贝的凤凰白玉床让给风芷瑶睡觉呢,幸好她睡不着,想要找大师兄说话解闷,不料却遇到了突然睡在大师兄房间里的风芷瑶,这让她大吃飞醋。

    竹屋里,令狐梓澈正在为墨染月探脉象,忽然耳边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他便知道是最难缠的小师妹来了。于是他转身看向沈清涵。

    “小师妹,你深更半夜不睡觉来竹屋做什么?”令狐梓澈不赞同的目光瞟向小师妹沈清涵。

    “我只是来问问你,你的房间何时让别人住进去了?为什么?大师兄,你说啦!”沈清涵撅着小嘴问道,语气很是不满,就那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凭什么住进去吗?她沈清涵还没有住进去呢。

    “我看她一路跋涉,很是疲倦,适才让她睡我的床。”令狐梓澈轻叹了口气,小师妹依旧对他的情执迷不悟呢,真是苦了宗政少卿了。

    “不行,我不准,大师兄,你让她睡其他的厢房好不好,那凤凰白玉床多好的东西啊,你怎么可以给她睡呢?”沈清涵听了猛摇头,心里暗骂令狐梓澈偏心。

    “我认为那凤凰白玉床给她睡,非常值得。小师妹,我这里有伤患要救治,你请回去,早点歇息啊,更深露重,你回去的路上自个儿小心。”令狐梓澈想了想,唇角轻扬,接着他的手指指着墨染月说道。

    啊,大师兄是关心她的,还让她回去的路上小心。本来很是生气的沈清涵在听到令狐梓澈如此关心的话语,心里的气愤早就被吹的烟消云散了。

    “那好的,大师兄,明儿个,我再来见你。”很好,顺带报仇,那天他们从南芍国回来,就她沈清涵一人吃了风芷瑶送给令狐梓澈的食盒,一路上特别的遭罪,连令狐梓澈也没有办法,一路上只是安慰她,终于熬过了七八天,那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才渐渐地消失。

    所以,这次,风芷瑶既然来到了她沈清涵的地盘上,那就怪不得她给她使绊子了!

    据说此次同来的一行人之中,还有几个男人,如果她让风芷瑶失去了名节,那大师兄肯定会看不起她了,然后就回乖乖地回到她沈清涵的身边来了。

    这么一想后,沈清涵连夜去百草园采摘了一些制作媚药需要用到的药草,捣碎了药汁后,来回加工成粉末状。

    这一切做好之后,沈清涵才去自己的住处睡觉。

    且说风芷瑶在沈清涵走了之后,连忙起床,点亮烛火,倚靠在凤凰白玉床上闭目养神,她现在不敢灭烛火睡觉了。

    令狐梓澈在看到墨染月醒了之后,便去喊人叫了墨染白,让墨染白去看着墨染月,他则是想要回房睡觉,只是才走到门口,看着房间里亮着的烛火,他以为风芷瑶还没有睡觉,便推门走了进去。

    “瑶儿。”令狐梓澈轻轻的喊了一声,却没有听见风芷瑶的回答,便想着许是风芷瑶睡着了,果然她抱膝靠着一边的芙蓉雕屏,人是坐在凤凰白玉床上的。

    “怎么睡着了也不盖床被子呢?”令狐梓澈喃喃自语后,抬手将一床锦被盖在了风芷瑶的身上。

    “梓澈哥哥,是你啊?墨染月他醒了吗?”风芷瑶揉了揉惺忪的眼眸,说道。

    “刚醒,如今是他哥哥墨染白在照顾,我不是有意要进房间的,只是从门外看到我的房间这个时辰竟然还亮着烛火,是以,我以为你这么晚还没有睡觉,所以,所以,我才冒昧进来了。”令狐梓澈桃花眼之中闪过一抹歉意。

    “不必如此,因为这里是你的房间,我觉得你进来这房间,你一点错也没有,不需要说冒昧的,真的!”风芷瑶打了个呵欠,微微一笑道。

    “瑶儿,那……那你继续睡,我去睡另外一个房间,你灭了烛火睡觉吧。”令狐梓澈呐呐道,毕竟是他进来看她睡觉的,而很幸运的是,瑶儿幸亏是和衣而卧,不然他就该挖了自己眼珠子跟她赔罪了。

    “不,我不能灭烛火睡觉。”风芷瑶一听令狐梓澈要她灭烛火睡觉,她连忙摇摇头说道。

    “瑶儿,可是点着烛火睡觉危险啊,你还是灭了吧。”令狐梓澈关切的说道。

    “那个……梓澈哥哥,我不敢在黑暗的房间里睡觉,你就让烛火这样点着吧。”风芷瑶继续摇摇头,接着解释道。

    “那我在美人榻上委屈一夜,你在凤凰白玉床上睡觉吧,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一定很君子。”令狐梓澈对风芷瑶说道,一脸严肃保证的样子。

    “梓澈哥哥,你不用这么委屈自己的,反正你我和衣而卧,你就睡在这床榻上来吧。我如今是鸠占鹊巢了,所以给你一半的床一起睡。呵呵。”风芷瑶眯眼笑了,她心里可打着小算盘呢。让令狐梓澈跟她一起睡觉,为的就是给她壮胆,因为有男人睡在她身侧的时候,轩辕皓玉就不会出现。

    “那……不太合适吧……”怎么说,风芷瑶都是他好朋友温行远的未婚妻啊,他如何可以那么不顾礼义廉耻呢?

    “喂,你怎么还那么磨蹭,梓澈哥哥,你很唐僧哦,快点啦,这样哦,我呢睡在里侧,你呢睡在外侧,可好?”风芷瑶指着床榻一一细说道。

    “嗯……那好吧。”令狐梓澈微微颔首,随后脱掉了他一袭火红的袍子,只穿月白中衣睡在风芷瑶的外侧。

    “瑶儿,我且问你,墨染月的伤是不是你的杰作?”墨染月脖颈处的掐痕,很明显是女子的长指甲,所以,令狐梓澈才要这么问道。

    “是啦,怎么了嘛?”风芷瑶无语,干嘛一个个的一猜一个准,害她大小姐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为什么要那样对待墨染月?”令狐梓澈虽然不是很了解墨染月的为人,但是他瞅着墨染月也算饱读诗书之人,缘何会让风芷瑶要去掐他脖子呢?

    “因为墨染月想要强占我的身子,我才要反抗,然后就……就是你看到的样子了。”风芷瑶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现在一点也不害怕墨染月醒过来了。

    反正已经杀了一次,她不介意再费点脑子再杀一次的。她对于敌人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

    而墨染月很倒霉的犯了她的大忌。

    “瑶儿,那你……那你……如今……你没事吧?”令狐梓澈担心了,于是他情不自禁的拥住了她的柔软娇躯。

    “我没事,有事的是墨染月,他不是被躺着带来救治了吗?”风芷瑶枕着令狐梓澈的手臂,微微含笑道。

    “对啊,他真是活该,不过,如果知道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导致他这样,那我就不答应帮着治了,啊,怪不得你说你明天一早就想离开药王谷呢。瑶儿,你放心,你来者是客,我是药王谷的主人,我自当会尽力护你安全,你且安心的住几天吧,等行远来了,你……你们一起离开。”令狐梓澈在说道你们这个词语的时候,心底深处闪过一抹刺疼。

    “不了,谢了,梓澈哥哥,我已经决定好了,明天我就离开,去我想去的地方。”风芷瑶埋首在他的胸前,纤纤玉指划着美丽的小圈圈。

    “真要离开吗?那也再住一天再走吧,等墨染月的情况稳定了,我陪你在西凉国各处风景区好好的玩玩,也算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可好?”令狐梓澈捉住她不规矩的小手问道。

    瑶儿怎么可以胡乱瞎摸呢,他令狐梓澈可不是柳下惠,是以,他连忙阻止她的进步不良行骚扰。

    “好是好,可是我真的很想明日就离开啦,你都不知道刚才你那小师妹多么在乎你我之间的关系,一个劲的问我,凭什么住在这个房间,睡这凤凰白玉床?哎,我怕我继续坐下去,你的药王谷马上会变成我和她两个女人的战场,你不怕硝烟四起吗?”风芷瑶扬唇笑道。

    “不会变成战场的,我了解小师妹,她不至于大胆到会去害你,你再住一天吧,好得让我亲自送你出谷啊,不然我不放心。”令狐梓澈摇摇头,他觉得小师妹虽然有时候刁蛮了点,但是大致上心地还算好的。

    “那,好吧,盛情难却,我再多留一日吧。”风芷瑶软绵绵的身子靠在里侧,说完,再打了呵欠,又睡着了。

    可怜令狐梓澈抱着她的手臂快痛的麻掉了,但是也没有舍得抽回来,可见他对风芷瑶也有几丝莫名的情愫,他想,今夜他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因为身旁睡着一个极品尤物,那呼吸声好均匀,高峰因为频率而高低起伏,分外妖娆。

   &nbs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40 令狐梓澈的暗恋,清涵心计(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