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那好,我娶她就是了。”墨染月挑眉道,反正宝藏到手比什么都强,女人嘛?以后再纳妾就是了。

    “梓澈,我弟弟答应娶沈姑娘为妻了,你就放心吧。”墨染白见弟弟点头了,于是立马说道,他还真怕墨染月反悔丢他们月落山庄的脸面。

    “好,那就订个良辰吉日,让两人早点成亲吧。”免得夜长梦多。令狐梓澈此刻有一种松口气的感觉,真好,终于把小师妹嫁出去了。

    沈清涵如今对令狐梓澈再不能抱有期望了,于是她走到令狐梓澈身边,对他说道,“大师兄,你会看不起我吗?”

    “不会,我相信清涵的为人。”令狐梓澈心里隐隐有了答案,但是他不敢去相信,更不敢去验证,是她做的。所以他全当这个假设不成立。

    “好,谢谢你,大师兄,有你这句话,我很欣慰。”说完这话,沈清涵闭着眼睛,噙着泪花飞奔了出去。

    “大师兄,我去看看小师妹。”宗政少卿终究舍不得一直疼在心坎,爱在心尖的小师妹,于是他飞也似的追沈清涵而去。

    风芷瑶心道,宗政少卿这男人对沈清涵还真的太痴情,当初她都教授他用生米煮成熟饭那一招了,他竟然没有使用,哎,真不知道他是太有自信,还是太傻了。

    “梓澈,我们明日就启程回去月落山庄。”墨染白和令狐梓澈敲定了墨染月和沈清涵的婚期后,墨染白向着令狐梓澈拱手作揖道。

    墨染月则翘着二郎腿,斜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西门无暇听到墨染白和令狐梓澈说告辞,于是他本就没有睡着的他,也优雅的起身,移步走到令狐梓澈跟前说道,“梓澈,我明天也要带着小丫头回去噬魂山庄了。”

    “瑶儿?这是怎么一回事?”令狐梓澈感觉疑惑,便看向风芷瑶。

    “厄……我明天不回去,我留在药王谷玩几日再走。”风芷瑶摇摇头,她决定了,她不和他们这些少主一起走了,免得烦心,还不如一个人来的清静。再说她的目的是要去黑凝国,而她如今是在西凉国境内。

    “小丫头,你忘了你答应我娘的话了吗?”西门无暇将花千寻搬了出来。

    “哎,好吧,好吧。”也是啊,花千寻不会那么轻易放开她的,难道她那么想穿越回去吗?

    ……

    夜晚,令狐梓澈将他们喊到了凉亭里用膳,晚膳很丰盛。

    风芷瑶猜测,这晚膳一定是为了给他们一行人践行吧。

    众人推杯换盏,都是一脸的笑容,唯独墨染白和墨染月脸色不佳,前者是因为被心爱的女子拒绝,后者是因为被强娶一个女子。

    风芷瑶只说身体不好,提前退席了。

    墨染白不放心风芷瑶,便借口出恭,尾随而至。

    “瑶儿,你一个人站在这个池塘前做什么?”墨染白以为她要跳池塘呢,这不,急的他要命。

    “我只是在看风景。”风芷瑶淡淡道。

    “看风景也不该来池塘边啊,你不好好吃饭,不好好睡觉,风这么大,来池塘边做什么?你想把我折磨死吗?”墨染白从来没有这么气过。

    他气她不肯好好珍惜自己的身子。

    “墨染白,我没事。我回房了。”风芷瑶想了想最近自己身体的健康状况似乎越来越不乐观了。

    等下,睡觉前让令狐梓澈给诊脉下。

    风芷瑶的步子加快,墨染白无论如何都跟不上,当快跟上的时候,风芷瑶却进了令狐梓澈的房间。

    “染白,瑶儿累了,你请回吧。”令狐梓澈见墨染白一眼不眨的盯着风芷瑶的背影瞧,顿时有一丝醋意自令狐梓澈的心底喷涌而起。

    “梓澈,你跟我出来一下,我现在有话要问你。”墨染白拱手道。

    “好。”令狐梓澈正好也有话对墨染白交代。

    两人一同漫步的后山的树林中。

    “染白,等我的小师妹嫁到了月落山庄,希望你能好好的替我照顾好我的小师妹,谢了。”令狐梓澈拜托他道。

    “梓澈,你不说,我也会那么做的,只是你还有什么话想问我?”墨染白觉得令狐梓澈不会只为了这一件事而又找他。

    “染白。你和瑶儿之间怎么了?”令狐梓澈也不是笨蛋,他刚才在用晚膳时,他不经意的瞄到墨染白投在风芷瑶身上那种无奈的眼神,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是以,让他有了探究之心。

    “我和瑶儿之间太复杂了,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清的。”墨染白很精明,他一定也不想将他和瑶儿的那些亲密之事给说出去。是以,他含糊带过。

    “梓澈,瑶儿昨日呕吐了,你等下给看看,我怕她的身子有问题……”墨染白关心风芷瑶的身体,于是她说道。

    “好的,没有问题。”令狐梓澈颔首,他觉得墨染白很奇怪,他没有把他心里想说的话给说出来。

    ……

    令狐梓澈本想不进屋去,但是想起墨染白的话,便想进去给风芷瑶把脉。

    “瑶儿,你在看医书?你不困吗?”令狐梓澈问道。

    “还好,只是有点累了,往这凤凰白玉床榻上一躺,仿佛所有的疲倦都烟消云散了,这凤凰白玉床榻上可真是个宝贝。”风芷瑶用粉拳捶了捶凤凰白玉床榻说道。

    “你若喜欢,我把这凤凰白玉床榻送你吧。”令狐梓澈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谢谢,太重了,不好拿。”你怎么不把你这美男送给我呢?风芷瑶暗暗咬唇。

    “瑶儿,我看你脸色不佳,你把你右手拿来给我看看。”令狐梓澈微微含笑道,让风芷瑶伸手。

    “给,不会是想为我诊脉吧?”风芷瑶虽然照着他说的做了,但是她依旧伸手给令狐梓澈。

    “嗯。”令狐梓澈点点头。接着这次没有用他惯用的金丝线,而是用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柔柔的如羽毛一样贴了上来。

    风芷瑶觉得自己仿佛等了一个世纪之久,只因为令狐梓澈的神色越来越凝重,他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梓澈哥哥,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啊?你怎么皱眉头了?你直接实话实说吧,求你了,别吊我胃口。”风芷瑶见他神色凝重,他着急的很。

    “你没病,我才着急啊,看你的脸色很差,活像中邪了似的?对了,你最近有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令狐梓澈似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怎么会呢?”她如何能说她是被轩辕皓玉这只风流俊俏的男鬼给缠上了呢,呜呜,她咋那么命苦?

    “瑶儿,今晚我陪你,你不会介意吧?”令狐梓澈担忧的神色再次显现在他的脸上。

    “我不会介意的。”风芷瑶心里暗笑,她开心还来不及呢。

    心道,看来还是que阳的问题,哎。

    两人聊了很久,最后风芷瑶躺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令狐梓澈挑眉,他今晚又要受着痛苦的折磨了。

    “嗯……”风芷瑶梦呓般的申吟,显然她又做梦了,不过,应该是美梦,因为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浅笑。

    “瑶儿,我好喜欢你。”令狐梓澈将薄唇贴在她的额头上,让风芷瑶微微的酥痒了下,随后她翻了个身寻了个舒适的位置给睡下了。

    风芷瑶的手无意识的放在他的腰腹上,惹起他的一阵颤栗,他的俊脸倏然一红。

    忽然风芷瑶醒了,“梓澈哥哥,你脸红什么?我又没有吃你。”风芷瑶打趣的话语让令狐梓澈的俊脸更红了。

    “瑶儿,你怎么醒了?”令狐梓澈问道。

    “想出恭了而已。”风芷瑶翻身下床,去屏风处小解去了,那如溪流一样的声音让令狐梓澈的脑海里顿时浮想联翩。

    等风芷瑶身姿摇曳的走来,看见令狐梓澈在发呆,于是伸出纤纤玉指去摸他的俊脸。

    “梓澈哥哥,你有黑眼圈了。”风芷瑶抬头看向令狐梓澈。

    “这……是啊……”令狐梓澈被她突然一叫唤,马上回神了。

    “怎么了啊?干嘛这么个反应。声音还变大了,说,梓澈哥哥,你是否对我这个大美女有什么企图?”风芷瑶觉得逗逗他挺好玩的。

    令狐梓澈本想隐瞒,可是在她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他脸红的低下了头。

    “梓澈哥哥,你喜欢我的,对吗?”风芷瑶爬上凤凰白玉床榻,觉得吃令狐梓澈的机会来了,况且她刚才睡的差不多了,如今正值凌晨,她的**顿时高涨。

    “对的。”令狐梓澈在她媚眼如丝的攻势下,所有的理智都崩溃了。

    什么他和温行远是好友了,什么朋友妻不可欺了,都tm的滚一边去,他要她,他喜欢她,他想将她狠狠的纳在他的羽翼之下照顾着。

    “梓澈哥哥,抱我,疯狂的吻我,然后……”风芷瑶一边主动脱衣,一边用极美的声音诱他,声音柔媚的好比蜜桃汁,一点一滴渗透进他的五脏六腑。

    可怜令狐梓澈童男一枚,就这么被风芷瑶诱惑的主动脱衣抱她,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则顺理成章。

    缠绵悱恻的巫山**后。

    令狐梓澈抱着风芷瑶,笑的一脸甜蜜幸福。

    “瑶儿,我怎么觉得你的脸色似乎好点了?”当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风芷瑶心中自然是明白的,昨晚修补健康成功。

    “是吗?也许是你的功劳吧,古话有言,阴阳调和……”风芷瑶乱掰了一通,只是等她说完,让她唇角猛抽,原来令狐梓澈竟然听的睡着了。

    风芷瑶秀眉微挑,也只好睡下。

    谁知,两人都太晚睡觉了,竟然睡过了头。

    西门无暇是来叫风芷瑶起床一起回去噬魂山庄的。

    “小丫头,我们该启程了。”可是他喊了很久,都没有人来开门。

    西门无暇由于担心风芷瑶,便破门而入了,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看到了一副男女合抱luo睡图。

    为什么?小丫头怎么和令狐梓澈在一起了?

    对了一定是令狐梓澈欺负小丫头了,他可是还记得是令狐梓澈让小丫头睡这房的。

    “令狐梓澈,你给我穿好衣服起床。”西门无暇觉得自己愧对娘的嘱咐,他没有把小丫头照顾好,这回还被一只大野狼给吃干抹净了。

    只是西门无暇不知道是小红帽诱惑大野狼的,这大野狼可冤死了。

    令狐梓澈被西门无暇的声音给惊醒了,心道,这回自己真的做错了,真的夺去了瑶儿的清白。此刻的他和墨染月有什么区别?

    他很是自责。

    “瑶儿,对不起。”令狐梓澈将风芷瑶喊醒,第一句话,便是他要向风芷瑶说抱歉。

    “梓澈哥哥,你不必对我说对不起,昨晚的事情,我也有错的。”因为风芷瑶是为了修补健康。

    “西门无暇在外面很生气呢,看来我不给你一个交代,我自己心里都不会好过的。”令狐梓澈马上想起墨染白训斥墨染月的话语。

    他是不是该对瑶儿负责呢?

    “别说,我不需要。”聪明如风芷瑶当然知道令狐梓澈想说些什么,于是她笑着拒绝道。

    令狐梓澈想起她已经是温行远的未婚妻了,她自然不能要求他对她负责,是以,他眸光黯然,有一下,没一下的穿着衣服。

    风芷瑶看了看他的沉默表情,心知刚才她自己定然是说的有点过分了,于是她补偿似的柔声说道,“梓澈哥哥,你可以把你心里想的事情都给说出来吗?”

    “瑶儿,你是行远的未婚妻,所以……所以等行远来了药王谷,我会跟他请罪的,如果他不娶你,我会……我会娶你的,一定。”毕竟发生这种事情错在他,令狐梓澈低头说道,满脸的抱歉,虽然他很喜欢她,可是他昨晚那么做是不对的,他都没有考虑温行远,而且温行远必定已经在启程的路上了,哎,该怎么办呢?

    “好,这可是你说的。”风芷瑶笑了笑答应了。起码令狐梓澈的身家清白,不需要她费脑去玩宅斗。

    “当然是我说的,瑶儿,是你把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以后如果我们有幸成为夫妻,我一定会对你极好的。”令狐梓澈的唇角勾起一抹舒心的浅笑,他现在倒是有一点坏坏的期望,最好温行远放弃风芷瑶,那他就有机会抱得美人归了。

    “好的,我相信你。”风芷瑶此刻已经穿好了衣服,头发快速的绾成飞仙髻,斜插一根白玉芙蓉簪,尾端几缕流苏轻扬。

    两人携手一起走出去,让门外的西门无暇看的一头雾水。

    “小丫头,你告诉大叔,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你们刚才有那么不雅观的睡觉姿势?是不是他欺负了你?”西门无暇冲上前去,伸手拽着风芷瑶的手问道。

    “大叔,你别胡说,梓澈哥哥才没有欺负我,他对我很好的。”风芷瑶摇摇头解释道。

    “小丫头,你的眼睛不敢看我,这说明你在撒谎对不对?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西门无暇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这件事情那么的反感,好像有点酸溜溜的样子,他搞不懂自己这是怎么了?他只知道刚才他看到那不雅观的一幕,他的心有多难受,有多疼痛!

    好奇怪的感觉?他不懂。

    “大叔——我才没有对你撒谎,我就算和梓澈哥哥发生了什么,那也是情有可原的,你别忘记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风芷瑶觉得西门无暇很无聊,他这样的反应让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令狐梓澈强上了似的。

    “真的没有吗?两人脱的一丝不挂的抱在一起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吗?”西门无暇恨铁不成钢的视线盯着风芷瑶云淡风轻的小脸蛋瞧着。

    “无暇,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是墨染白的声音,他的身后自然还跟着墨染月。

    西门无暇并没有如墨染白所说,再念一遍,而是他征询的目光看向风芷瑶,他似在问,到底是不是真的?

    “瑶儿,西门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两人脱的一丝不挂的抱在一起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吗?”终于,墨染白最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而且发生的如此之快。

    “与你何干!”风芷瑶状似亲密的挽住了令狐梓澈的手臂,冷寒的声音逸出了唇口。

    “瑶儿,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爬上了令狐梓澈的床榻吗?为什么?我哪里不如他了,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墨染白听到那四个冰冷的字,第一次感觉到无边的痛楚,他以为自己可以把她追回来的,可是当真看到瑶儿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不可抑制的痛,痛的想杀人。

    于是墨染白气愤之下,一个箭步窜了上去,抓住了令狐梓澈的衣襟,“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抢瑶儿?是不是因为我弟弟夺取你那小师妹的清白,你才这样的?”

    曾经是好友的他们如今为了一个女人,多年的友情说破碎就破碎了。

    “墨染白,你到底在胡说什么?我喜欢瑶儿和你弟弟夺取我小师妹的清白可是无关的,你不乱扣帽子,瑶儿,我们走。”令狐梓澈被他一抓衣襟也恼火了,怒气冲冲的反驳道。

    “令狐梓澈,瑶儿是我的。”墨染白不顾墨染月的阻拦,就要和令狐梓澈开战。

    “墨染白,令狐梓澈是我的相公,你满意这个答案吗?大叔,你也听明白了吗?梓澈哥哥,别管他们,我们快些去用早膳。”风芷瑶干脆将自己和令狐梓澈的关系胡扯一通,她总要成亲的,令狐梓澈算起来还是不错的人选。

    于是,风芷瑶被令狐梓澈拦腰抱起,往膳食堂的方向飞掠而去。

    “大哥,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粘着风芷瑶不放呢?”墨染月叹息道,心想大哥就是个傻男人,有钱有权后,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

    “染月,你没有爱过人,你如何懂情?哎。”说完,墨染白内力催动,往膳食堂的方向而去,自然墨染月和西门无暇也去了。

    墨染月没有料到墨染白竟然对风芷瑶是动了真心的。

    看来,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墨染月垂眸冷冷一笑,风芷瑶,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

    西门无暇盯着风芷瑶和墨染白十指相扣的背影,他怎么觉得那么的刺眼呢?

    只是小丫头不肯和他回去,那他该怎么跟娘交代呢?

    令狐梓澈跟着风芷瑶往膳食堂而去的一路上,他咧嘴笑了好几次,芷瑶刚才说,他是她的相公,这……这简直让他大感意外啊?

    “瑶儿,刚才你说的话是真的吗?你愿意嫁给我了吗?”令狐梓澈一脸的期待和喜悦。

    “梓澈哥哥,我……我只不过口头上说说的,也就气气墨染白罢了。”风芷瑶连忙眨着美眸撇清道,她要不是不知道令狐梓澈对她情根深种,她还在思考怎么逃出药王谷呢?

    “大师兄,你这是去哪里?”是雷郁驰的声音,他此刻正牵着一头毛驴走过来。

    “小师弟,好啊,这个点上自然是去吃早膳了。”令狐梓澈解释道。

    “这位姑娘,我们又见面了。”雷郁驰满脸笑容的看向风芷瑶。

    “是啊,是啊,我们又见面了,怎么那么倒霉。”风芷瑶应付似的笑了笑。

    “大师兄,这位是?”奇怪,两人十指相扣,这漂亮的女子和他们大师兄到底是何关系呢?

    “厄……”这让令狐梓澈犯难了。

    “梓澈哥哥,我们走吧。”风芷瑶很饿,她催促道。

    “小师弟,回见啊。”雷郁驰总觉得这女子似乎在哪里见过,之前只是觉得她很美很美,可如今大师兄的迟疑,这都让他产生怀疑。

    不过这是大师兄的事情,和他无关,是以,他摇摇头牵着小毛驴走了。

    宗政少卿因为昨天沈清涵和墨染月的jq,他晚上都没有心思吃饭,一直在喝酒,足足喝了十坛的幽州竹叶青,这酒后劲足,喝的他酩酊大醉。

    这不,一醒来头痛的很。

    忽然他想起一件顶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太子和其他皇子似乎都在寻找凤凰玄女风芷瑶的下落,可是会是他认识的风芷瑶吗?

    只说那女子的后背有一张熠熠生辉的凤凰展翅图,不知道此风芷瑶是不是就是彼风芷瑶?

    不过,宗政少卿对于皇权看的不是很重,不然也不会来药王谷学习医术了。

    宗政少卿觉得肚子饿了,于是起床披衣,往膳食堂的方向而去。

    “大师兄,风姑娘,你们也在啊?”宗政少卿刚想坐他们对面,不料墨染白也赶来了,一脸的气势汹汹。

    “瑶儿,跟我回去,不许再呆在药王谷了。”墨染白现在后悔的要命,早知道不让瑶儿跟着来药王谷了,如今好好的新娘似到口的鸭子飞了。

    “不许,你凭什么不许?墨染白,我早和你说过了,我们不可能的,你不要再纠缠着我了?相公,你快说话啊。”风芷瑶踩了令狐梓澈一脚。

    令狐梓澈也有点生气,自然是生风芷瑶的气,靠,要利用他的时候,就是相公,不要利用他的时候,就和他撇的一干二净的。

    “相公……你说句话啊。”风芷瑶继续踩令狐梓澈的脚背。

    “瑶儿,你确定你没有叫错?你确定我是你相公?你确定你没有骗我?”令狐梓澈连忙求个保证。

    风芷瑶没有料到令狐梓澈如此腹黑,是以,她为了证明她说的话是真的,连忙起身,对着令狐梓澈的脸颊吧唧一下,顿时全膳食堂都沸腾了。

    天啊,风华绝代的少主终于要成家了,他们这些人比自己结婚还要开心。

    风芷瑶无奈被逼,只好自认苦逼,于是她苦哈哈的点头了,如果不点头就是她撒谎了。

    “瑶儿,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娘子……哈哈……”令狐梓澈没有料到墨染白的出现反而帮了他一把,是以,他开心的将筷子一扔,跳的一蹦三尺高。

    “呵呵,开心就好。”风芷瑶脸上笑着,心里却道,这回死了,要逃出药王谷等于难上加难。

    “瑶儿,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墨染白如何能忍受风芷瑶要嫁人了,可是新郎不是他。

    “是真的,你别自欺欺人了,相公,你告诉他,我们何时举行婚礼。”风芷瑶抿唇优雅的笑道。

    殊不知,风芷瑶这句喜悦的话语听在墨染白的耳朵里,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被钝刀一刀一刀的活生生的割的好痛好痛。

    “瑶儿,我们和小师妹他们一起举行婚礼吧,这样也让咱们药王谷热闹热闹。”令狐梓澈笑着说道,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温行远来的话,他不会退出竞争的,他会让瑶儿选择,她究竟想要嫁给谁,因为强扭的瓜儿不甜,他不想瑶儿过的不开心。

    “好啊,那就一起举行婚礼吧。”反正她还没有将墨染月和沈清涵玩够,如果一起举行婚礼,想必沈清涵和墨染月肯定不会对她善罢甘休的,不如想个法子一起除掉他们,她美兮可不是善哉,她当然知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道理,是以,就算那两人不来找她,她也会去找他们的。

    “瑶儿,你不要说了!”墨染白亲自听到风芷瑶说这话,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给晕过去了。

    “瑶儿,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令狐梓澈想着他和墨染白毕竟是多年的朋友,是以,他呐呐的问道。

    接着他连忙喊来药王谷的弟子把墨染白抬去了竹屋休息。

    “过分什么啊?”谁让墨染白疼爱亲弟弟胜过疼爱她的,活该被她甩。

    找男人就是要找,绝对的,百分百的宠爱自己的男人。

    风芷瑶自然是这么想着的,所以呢,很不幸的,墨染白华丽丽的被三振出局了。

    “瑶儿,温行远如果来的话,你有何打算?”令狐梓澈紧张的瞄着她的脸色问道。

    “这是你们男人之间的较量,和我无关,我反正真决定嫁给你了,啊,不对,我不要嫁给你,还是你嫁给我吧,这样我以后说话也硬气一点,你会答应吧,你不会在乎,谁娶谁吧?”风芷瑶权当令狐梓澈听进去了,于是她想离开膳食堂,去各处走走,顺便探出口。

    宗政少卿听了瞪大了眼睛,这么自大的话语,也只有眼前的女子说的出来,竟然是如同女尊的一样的西楚国,女人娶男人,男人嫁给女人?

    不料令狐梓澈的回答让宗政少卿狂晕。

    “好的,我嫁给瑶儿。”令狐梓澈如今完全是陷入爱河的男人,虽然不知道那条河倒底爱不爱他,不过他还是义无返顾的跳了下去。

    “大师兄,你……你……你……考虑清楚了吗?你想嫁给她?”宗政少卿回神后,结结巴巴的问道。

    “三师弟,爱了就是爱上了,你爱过清涵,你应该了解我此刻的心情。”他很幸运,瑶儿终于肯要他了,他几乎兴奋的落泪。

    “宗政少卿,吃你早饭吧,我和你大师兄的事情,你还是甭管了。”如今,风芷瑶对于皇室中人有着莫名的反感,她似乎有反权威症候群。

    “好,那你自己小心,最近不少人马,包括我们西凉皇室也有人找你,我不知道所谓的凤凰玄女是不是你,不过,你还是小心些吧。”宗政少卿见大师兄比自己先成亲了,心里不由得有点儿失落,因为他一直以为他会比大师兄先成亲的,可是如今他却失恋了。

    虾米?这凤凰玄女的预言还有人相信吗?靠,明明是某只腹黑狼深更半夜的为她画上去的好不好,原来全天下的人都被那只狼给骗了。

    那就让他们去找吧,反正她出去的时候会易容的,保准一个个认不出她来。

    “谢谢。”风芷瑶清浅一笑,跟宗政少卿道谢。

    “不必,因为你是我大师兄喜欢的女子,我才告诉你的。”说完,宗政少卿翩然离去。

    “梓澈哥哥,你三师弟心情不好呢,你要不要去劝劝?”风芷瑶瞅了一眼宗政少卿的背影,适才对令狐梓澈说道。

    “不必了,有些事情需要自己想清楚,自己从失败的阴影之中找出来,他会明白的,风雨过后便是彩虹。”令狐梓澈摇摇头,淡笑道。

    “也对。”风芷瑶优雅的拭去了唇角的粥渍。

   &nb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42 令狐梓澈是我的相公(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