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瑶儿,别伤心了,让染白早点入土为安吧!”令狐梓澈看见风芷瑶哭的肝肠寸断,他不由得也万分心疼,无奈他刚才掐过他的脉搏了,是死脉,墨染白是真的死了。

    “你骗我,你骗我,他不会死的,他一定不会死的!”风芷瑶看着倒在血泊里的墨染白,只觉得自己全身透着冰冷。

    “相公,你告诉我还有没有办法,挽救染白的性命,我摸着他的鼻子似乎有一点气息呢。”风芷瑶的纤纤玉指放在他的鼻尖摸了摸。

    “如果是仙素婆婆肯舍弃紫灵芝救他,或许染白还有一线生机。”仙素婆婆是令狐梓澈师傅的师妹,如今归隐在黑凝国玉龙雪山一带。

    “你只需告诉我,我该如何寻的到她。”风芷瑶哭的红肿的双眸抬起,一瞬不瞬的盯着令狐梓澈瞧。

    “黑凝国玉龙雪山,那个地方终年积雪,要上的山去,必须内力深厚,能让她出手救治的少之又少。因为仙素婆婆脾气古怪,救人看缘分,她愿意出手相救,即使对方身无分文,她也肯救,有时候,对方乃一国之主,她也照样蒙头大睡,不理对方送上门的黄金白银。”令狐梓澈皱着眉头,心道这个仙素婆婆,他也只是在小时候见过她一次,他长大后也只听的师傅时常提起罢了。

    “仙素婆婆很特别。”风芷瑶说道,接着她对令狐梓澈说道,“染白还有机会,我不能放弃。”

    “好,我明白,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毕竟你们俩的关系不寻常,之前我已经封住了他六大穴位,他还能有半个月的时间,过了半个月,即使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令狐梓澈叹了口气,原来瑶儿还是在乎这小子的,心道,墨染白,你真好命。

    “谢谢你,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风芷瑶看向令狐梓澈的眼神里带着一抹柔情。

    “是的,你知道就好,毕竟我和他是多年的朋友,所以才留了一手。不过,他后背上的伤势,我得尽快为他处理,看来今儿个不适合举行婚礼,瑶儿,我们改日再选个好日子成亲可好?”令狐梓澈看到五人小组身上炫目的大红喜袍的时候,心中警铃大响。

    “厄……我想想……”风芷瑶颔首,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她大不了做妻主,照样可以大睡美男。

    “既然如此,那我只好效仿西楚女子了。娶夫纳男妾了。”风芷瑶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痕。

    风芷瑶知道,墨染白能否醒来,就要看仙素婆婆肯不肯出手了。

    “你们都来了,我也逃不掉了,这样吧,反正你们喜袍都已经穿了,干脆直接就这么一起拜堂吧,权当我对你们几个负责。”风芷瑶无视宗政少亓不悦的眼神,而是瞪了五人小组一眼,只是这瞪的俏模样,五人小组个个当媚眼如丝,是以,他们笑了,终于瑶儿肯吃了负责了。

    “不许,本王不同意。”宗政少亓哪里肯让这件大喜事办成呢,是以,他出声阻止道。

    “宗政少亓,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和你这个外人无关!”风芷瑶冷冷的剜了他一眼。

    “本王想要的人或者物,从来都是会去极力争取的。你曾经是染白的女人,又当如何?”凤凰玄女可遇不可求,他当然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放过。

    “宗政少亓,我还没有来得及荣登极乐世界呢,你就来抢我的女人了吗?”但见墨染白双眸睁开,极为利落的翻身跃起。

    “啊,诈尸啦……”所有药王谷弟子尖叫的跑着远远的。

    风芷瑶只觉得如今的墨染白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很是害怕,她担心他找到机会还阳了。

    此刻墨染白如所向披靡的王者,一步一个脚印,风云霸气的向着宗政少亓走去,斜射而入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他就似被镀上了一层金芒,高贵的犹如天神一般,在瞬间夺走所有人的心神。

    不,墨染白不可能有这样的气质,那除了是他,她不作第二人选。

    “染白……你……你没有死?”宗政少亓也以为墨染白诈尸呢,于是他也被墨染白吓了一跳。

    “谁说我死了?谁说的?是我娘子说的吗?不对啊,娘子她并没有穿丧服啊。”墨染白反问道,语气犀利。

    包括令狐梓澈,西门无暇,还有五人小组,所有人都认为墨染白莫名其妙复活了。

    “墨染白,你这是什么态度?”宗政少亓有点恼火了。

    “娘子,跟我拜堂吧,甭理他。”墨染白眸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目光,他走到风芷瑶跟前,拉住风芷瑶的手说道。

    “喂,你是轩辕皓玉,对不对?”风芷瑶压低声音问道。

    “没错,果然还是我的宝贝娘子聪明,那几个人还以为墨染白复活呢。”轩辕皓玉如今附身在墨染白的体内呢,他笑的一脸得瑟。

    “那墨染白如何才能回来?”风芷瑶问出自己最紧张的事情。

    “自然是由我代替他用他的身子去一趟黑凝国的玉龙雪山喽,不然你们如何带着他一起前往?”轩辕皓玉搂住风芷瑶的纤纤细腰,心里那个开心啊,墨染白为了重生,答应了和他的合作,两人共用墨染白的身躯。

    “好,好吧,算你狠。”风芷瑶就知道皇家的男人没有一个让她觉得不坏的。

    “娘子,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不是说却阳吗?我这不是为了你好,赶紧找机会附魂吗?如果不是我精明,帮助一条白蛇渡过了一次雷劫,我还真要被牛头马面给逮回地府了。这不,白蛇送了我一粒仙丹,让我含着,如果没有人间男人的躯体,我可以自由化身为大白蛇,和你xxoo了。”轩辕皓玉压低声音,在风芷瑶的耳边低低说道。

    靠,让她娇滴滴的大美人和一条大白蛇滚床单,亏他轩辕皓玉想的出来?

    “不,你……你……你还是弄个大美男的躯体和我xxoo吧。大白蛇就免了,咱难以消受美蛇恩!”风芷瑶被轩辕皓玉说的毛骨悚然,她怎么能忍受软绵绵的冰肌玉骨碰她的香喷喷的身体呢。

    想想,都要掉鸡皮疙瘩了,别说亲自上阵玩人蛇肉搏战了。

    “瑶儿,其实我会很温柔的。”轩辕皓玉故意在众人面前和她玩暧昧,很想气死那群醋夫们,那他就可以抱着娘子不撒手了。

    “厄……敬谢不敏。”风芷瑶摇摇头,抖掉全身的鸡皮疙瘩。

    “墨染白——”是宗政少亓在喊他。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44 负责(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