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凤凰玄女?

    原来宗政少弦是为她有凤凰玄女的预言而来,心下冷笑,得到了她,他亦能如何?

    “不是,你认错人了!”风芷瑶打算先死不认账。

    “抬起头来。”宗政少弦亦如飓风一般掠至她的身边,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蛮恨的拖起她的精致下颚。

    风芷瑶别过头去,“这里是药王谷,你别乱闯人家地盘!”

    清冷的声音没有打消他的进一步动作,反而促使他更想将她一手掌控。

    想他堂堂宗政少弦乃西凉国超级战神,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有碰到过如此不将他放在眼底的女子呢?

    “把你的手拿开!”轩辕皓玉一个箭步上前,就把宗政少弦的手给拍掉了。

    “墨染白——”宗政少弦见墨染白的胆子如此之大,不由的火了,恼怒着咆哮道。

    “来人呐,把这些男人都给本殿抓起来,看你这个凤凰玄女如何解围?”宗政少弦倨傲的眼神斜睨着风芷瑶。

    他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到处寻找有关她凤凰玄女的下落,然而却差点让三弟他捷足先得了。

    幸好他未雨绸缪,派人跟踪了宗政少亓,否则他还派人到处瞎找呢。

    “宗政少弦,你就算是太子,也不能为所欲为啊!”风芷瑶没有想到他在药王谷,竟然也敢带了大批禁军,难道西凉老皇帝已经被宗政少弦所掌控?

    “美人儿,你最好少说话,来人呐,将太子妃带回东宫太子府!”宗政少弦一声令下,顿时十个无头僵尸从门外闯入。

    “快点闪开,僵尸身上带有尸毒,碰到一点便是万劫不复!”但见宗政少卿从门外跑来。

    宗政少卿一看太子的弓箭手在门外,就晓得宗政少弦一来,大师兄他们就惨了。

    轩辕皓玉自然清楚何为尸毒,连忙闪开,温行远和司徒烨磊想要伸手去抓风芷瑶。

    不料风芷瑶被宗政少弦给伸出双臂给抱住了。

    贺兰祺,苏慕焰,傅雪残都一起运足内力攻击宗政少弦的时候,那些僵尸们蜂拥而来,一个个的臭气熏天。

    令狐梓澈赶紧扔驱臭粉,如行云流水的身姿飘飞到风芷瑶跟前,却被狡猾的宗政少弦一枚暗器甩出,飞向令狐梓澈的左腿。

    “相公——”风芷瑶看到黑血从令狐梓澈的左腿处逸出的时候,整颗心都痛了。

    “瑶儿,我不碍事的,你快点和他们一起走,这里由我善后。”令狐梓澈努力提气一跃,旋动开关,出来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铁笼子快速的降落,将一半的僵尸罩在了里边。

    “不,你快点想法子止住你腿上的血啊,我不要我的相公变成瘸子啊!”风芷瑶哭的泪如雨下。

    “宗政少弦,那上面到底涂抹的是什么东西?”风芷瑶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质问道。

    “自然是剧毒,他是药王谷少主,会解不了吗?哈哈哈……”宗政少弦看着风芷瑶的眼泪,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而是将她牢牢的禁锢在他的怀里。

    宗政少亓见自己的好事被太子宗政少弦搅黄了,心里很是窝火,这会子,见宗政少弦出动僵尸阵,他自然也不想空手而归。

    于是宗政少亓的手里多了一柄琉璃银箫。

    一曲群魔乱舞吹的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风芷瑶,都是头疼的东倒西歪,于是宗政少亓乘乱带走了风芷瑶。

    雷郁驰在宗政少亓扔给他一枚清心丸吞了之后,立刻精神抖擞的跟着宗政少亓走了。

    轩辕皓玉紧随其后,他如今的脑海里有着宗政少亓藏身之地的信息,是以,他才能准确的追踪到宗政少亓的地盘。

    宗政少弦见美人儿被宗政少亓带走,醒来后,吩咐弓箭手们射死那些男人,他则带着精锐手下去追踪宗政少亓。

    五人小组这次惊人的同心协力,拼尽全力打退了弓箭手们的袭击,五人都挂彩了。

    西门无暇本来就受伤,由于血蚕的反噬,让他欲火难耐。

    令狐梓澈为他封住了穴道,“西门,要帮你找女人解血蚕反噬之毒吗?”

    “不必,让我去寒潭消除**即可!”他等了三十年,最美好的自然要留给自己中意的小丫头,岂能不明不白的给了外人呢。

    “好,冲你这句话,我会竭力为你救治的。”令狐梓澈先给自己的腿伤上了药,之后给西门无暇的嘴里丢了一颗止疼丸。

    “寒潭之水太冰太凉,万一有碍你的生育能力,你可不要责怪我没有提醒你。”令狐梓澈似想起了什么便说道。

    “不必,其他女人我都看不上,我愿意受寒潭之苦,来解血蚕反噬之欲毒。”西门无暇非常坚定的口气,让其他几人很是佩服。

    “大师兄,你叹气什么,你看看,你为了她,差点变成残疾了!”宗政少卿关心令狐梓澈,看到他的腿伤很重,于是不悦的责备道。

    “为她,我心甘情愿。”令狐梓澈颔首道。

    宗政少卿见大师兄如此执迷不悟,便不再多言,只是淡淡的叹了口气,他算是比大师兄在感情方面理智一些,小师妹确实不适合他。

    “对了,这些僵尸如何处置?”令狐梓澈看到那么多僵尸,问道。

    “这些僵尸用石灰粉烧死吧!”宗政少卿说道。

    “如今瑶儿的下落,倒是一个问题,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却让卑鄙的宗政少亓给带走了。”温行远愁眉苦脸,也怪自己疏于防范。

    如果一早将风芷瑶看好了,也就不会出来风芷瑶莫名其妙来到西凉国一事,说到底,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他们没有好好的照顾风芷瑶,有愧岳父大人的交代。

    其实这和风无才那老头有什么关系呢?不过。说来,也是风芷瑶这女人长的太美了,不然也不会招惹一群又一群桃花了。

    “如今瑶儿的下落,我们应该在西凉国长安城里面寻找了,或许还有一线机会,对了,你们说宗政少亓会不会将瑶儿藏在皇宫里呢?”傅雪残想起宗政少亓是西凉国老皇帝的第三子,于是问道。

    “极有可能,这样吧,既然大师兄已经认风姑娘是娘子了,我在大师兄的份上,帮你们去皇宫内探问看看,至于是什么结果,你们不要对我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你们应该清楚如今的西凉国是太子宗政少弦在暗中掌控实权,是以,这事情,我还真不能打包票。”宗政少卿看到令狐梓澈黯然忧伤的表情,不忍心他太过忧心,便说道。

    “好,谢谢你三师弟,只有你有这份心,我就心满意足了,你且快点回宫,代替我打探一下瑶儿的下落,如果见着了她,让她无论如何别太傲气,什么都可以丢弃,但是活命第一!”之前他看宗政少亓看风芷瑶的眼神,那是一种男人欣赏女人的眼神,所以他未雨绸缪的说道,他不希望娘子硬碰硬,为了所谓的贞洁,而害她失去年轻轻的生命。

    不管如何,他要娘子好好的活着,贞洁算什么,在他眼中,娘子什么都是最好的。

    于是令狐梓澈的目光瞄了瞄其他男人,待看到他们一个个的点头之后,便对宗政少卿说道,“大家的想法是一样的,只要她保住性命即可,其他无需考虑!”

    宗政少卿见这些男人,一个个爱风芷瑶爱的深入骨髓,甚至可以不在乎这些事情,倘若是他,他可以做到吗?

    在返回皇宫的一路上,宗政少卿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温行远在药王谷呆了一天后,实在太过挂念风芷瑶的下落,便和其他四人商议,不如一起去长安城内寻找风芷瑶下落。

    至于长相问题,他们自然也想到了易容,这种事情叫交给令狐梓澈了,他的易容术虽然比不得风芷瑶,但是已经很不错了。

    于是温行远,司徒烨磊,贺兰祺,苏慕焰,傅雪残被易容成相貌平凡的五个男人。

    “你们如果先找到了瑶儿,记得给我们发生烟火信号弹。”令狐梓澈望了望还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145 贞洁算什么(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